0522、古画白发人
    &bp;&bp;&bp;&bp;“这是什么地方?”

    &bp;&bp;&bp;&bp;叶青羽跃出水面,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惊呆。一看书?·1·

    &bp;&bp;&bp;&bp;这应该是地下暗河的某个节点,也不知道是天然还是人为,又或者是河水冲刷的原因,一个占地足足有四五亩的地下空间出现,。

    &bp;&bp;&bp;&bp;这个空间并没有被奔腾呼啸的地下河水给淹没,充满神秘宁静的色彩。

    &bp;&bp;&bp;&bp;而他此时站的位置,正是一块浑圆如巨型鹅卵一样的礁石上。

    &bp;&bp;&bp;&bp;是这样的白玉色圆形礁石,还有无数,一直蔓延向远处。

    &bp;&bp;&bp;&bp;整个空间,朦胧之中带着一种令人心醉的美感,让人在一瞬间,有一种飘飘欲仙,仿佛下一瞬间就要羽化飞仙的感觉。

    &bp;&bp;&bp;&bp;而原本冲击力恐怖的地下暗河的河水,在这个空间里显得无比的娴静,听不到丝毫的水深,也没有一点点的水面波纹涟漪,以至于叶青羽站在这浑圆而巨型鹅卵石上低头看的时候,河面平静,光滑犹如一面镜子一样,甚至都能倒映出他叶青羽的面容,无比清晰,连每一根丝,都看的清清楚楚。

    &bp;&bp;&bp;&bp;“简直就是奇观啊。”

    &bp;&bp;&bp;&bp;叶青羽心中暗赞。

    &bp;&bp;&bp;&bp;因为他很清楚,水面之下,暗流之中的水流之力,足以瞬间将一个苦海境大成巅峰之境的武者撕成肉沫肉酱。

    &bp;&bp;&bp;&bp;整个地下空间,都泛出白色的光芒,皎皎如圆月光辉洒落在人间一样。

    &bp;&bp;&bp;&bp;不仅仅是叶青羽脚下的巨型鹅卵石,就连头顶倒垂着的钟乳石,周围的水泪墙壁上……到处都有这种奇异的白色光晕洒落,让这个地下空间充满了柔和的光明,就真的如同到了传之中的皎月仙宫一样,美轮美奂。

    &bp;&bp;&bp;&bp;叶青羽在一块块巨型鹅卵石上跳跃着,仔细观察。

    &bp;&bp;&bp;&bp;突然

    &bp;&bp;&bp;&bp;“那是什么?”

    &bp;&bp;&bp;&bp;他不由得惊叫出声。

    &bp;&bp;&bp;&bp;绕过几颗巨大的倒垂钟乳石,视线豁然开朗,这个地下溶洞了空间的面积,要远比叶青羽之前看到的更大,更令叶青羽感到震惊的是,而在地下溶洞空间的后方,有一片白玉一般的石阶,滴答滴答的水声中,他看到一座古老而又神秘的白玉石门,一条白玉甬道,在那里静静地屹立着。??要看??书???·1·

    &bp;&bp;&bp;&bp;这一瞬间,叶青羽立刻意识到,这个空间,果然绝非是天然生成。

    &bp;&bp;&bp;&bp;略微犹豫之后,他提起所有的精力,全神戒备,然后朝着石门靠近。

    &bp;&bp;&bp;&bp;这样的地下暗河,这样的凶险环境之中,突然出现这样一个石门,绝对不正常。

    &bp;&bp;&bp;&bp;叶青羽也无法确定,石门后的甬道之中,会不会有什么怪物怪人居住。

    &bp;&bp;&bp;&bp;更无法确定,会不会有危险存在。

    &bp;&bp;&bp;&bp;在距离白玉石门还有二十多米的距离时,叶青羽心中一动,反手抓住头顶一颗儿手臂粗细的钟乳石,反手一拧。

    &bp;&bp;&bp;&bp;他想要拧下钟乳石,朝着白玉石门丢过去,投石问路。

    &bp;&bp;&bp;&bp;但是

    &bp;&bp;&bp;&bp;“哎?”

    &bp;&bp;&bp;&bp;手腕处反震之力传来,叶青羽震惊地现,以自己如今的力量,就算是一块精铁,也足以被捏成泥巴一样,但却不能丝毫撼动那纤细的钟乳石。

    &bp;&bp;&bp;&bp;“怎么回事?这么硬?”

    &bp;&bp;&bp;&bp;叶青羽双手握住钟乳石,猛然力。

    &bp;&bp;&bp;&bp;恐怖的力量爆,就算是一座神山,只怕也要被叶青羽给摇塌。

    &bp;&bp;&bp;&bp;但那的钟乳石,却始终岿然不动。

    &bp;&bp;&bp;&bp;叶青羽心中大惊。

    &bp;&bp;&bp;&bp;震撼之余,他换了另外一块钟乳石,力,试图撼动。

    &bp;&bp;&bp;&bp;但这一根钟乳石同样坚不可摧。

    &bp;&bp;&bp;&bp;叶青羽联系尝试了好多次,也换了好几根倒垂钟乳石,竟是不能撼动丝毫。

    &bp;&bp;&bp;&bp;“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钟乳石,简直宛如仙金一般,我的**之力,彻底爆之下,就算是登天境巅峰的强者,那要退避三舍,却不能撼动几块石头?莫非是这钟乳石中,有什么符文阵法加持不成?”

    &bp;&bp;&bp;&bp;叶青羽越觉得奇怪了起来。一看书?·1?·

    &bp;&bp;&bp;&bp;他仔细观察,全身心的感应。

    &bp;&bp;&bp;&bp;但这钟乳石上,天然花纹简洁明了,石质之中不带丝毫的力量波动,分明就是普通的石头而已。

    &bp;&bp;&bp;&bp;很快叶青羽就现,不仅仅是钟乳石,就连周围的白色水泪石壁,也都坚硬如现金,自己全力轰击在石壁上,连一个的印痕都不能留下,反而是反震的自己的拳头骨头隐隐作痛。

    &bp;&bp;&bp;&bp;“这可真的是奇也怪哉了……这些石头要是能够搬出去,足以当做是武器,连那些巅峰道器都能杂碎,就算是肖云龙的【太一分光剑】凡品,只怕也不能将这石头给斩碎。”

    &bp;&bp;&bp;&bp;叶青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事。

    &bp;&bp;&bp;&bp;他意识到,这些石头是宝贝。

    &bp;&bp;&bp;&bp;可惜却偏偏砸不下来,掰不开,根本就带不走。

    &bp;&bp;&bp;&bp;纠结了一会儿,叶青羽放弃了。

    &bp;&bp;&bp;&bp;刚才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二十米外的白玉石门和白玉甬道里面,没有丝毫的声响传出,基本上可以确定,里面不会有什么活物存在了。

    &bp;&bp;&bp;&bp;来到白玉石门跟前,叶青羽微微驻足。

    &bp;&bp;&bp;&bp;这石门很是粗糙,只有门框,没有门面,是由一根根的钟乳石,以很简单随意的方式搭建堆砌而成,充斥着原始粗糙的美感,门框中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入,要是略微胖一点儿,还会觉得有些卡。

    &bp;&bp;&bp;&bp;门后就是差不多也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入的甬道。

    &bp;&bp;&bp;&bp;叶青羽仔细观察。

    &bp;&bp;&bp;&bp;他实在是无法确定出,这石门存在有多久了。

    &bp;&bp;&bp;&bp;仿佛是从远古岁月沧桑之中走出来,静静地在这里等待着千万年。

    &bp;&bp;&bp;&bp;除了斑驳的岩石纹理,上面并无丝毫的其他人工痕迹。

    &bp;&bp;&bp;&bp;“石门是以钟乳石堆砌而成,算下来,整个石门至少花费了三四十根钟乳石,这几根裸露在外面的钟乳石的底部,光滑如镜,分明是以无上利器斩下来的痕迹,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可以斩断这钟乳石?”

    &bp;&bp;&bp;&bp;叶青羽摩挲着石门,心中无比震惊。

    &bp;&bp;&bp;&bp;钟乳石的坚硬程度,他早就见识过了。

    &bp;&bp;&bp;&bp;就算是肖云龙手中的【太一分光剑】仿品,最多只怕是在这钟乳石上,能够留下一个浅痕,但想要将其斩断,却是根本不可能。

    &bp;&bp;&bp;&bp;进入白玉石门,叶青羽进入了白玉甬道。

    &bp;&bp;&bp;&bp;“这白玉甬道,竟然也全部都是以钟乳石堆砌镶嵌而成,这些椭圆的镜面一样的东西,应该就是钟乳石的根部了,被人以无上之力,齐根斩下,根部朝外,堆砌成为了这甬道。”

    &bp;&bp;&bp;&bp;叶青羽走在白玉甬道之中,仔细观察。

    &bp;&bp;&bp;&bp;甬道的墙壁上,一个个人脸大的钟乳石镜面,反射着光华,玉色皎皎,就仿佛是数百轮玉盘明月出现在墙壁上一样,诡异且美丽。

    &bp;&bp;&bp;&bp;叶青羽伸手抚摸墙壁。

    &bp;&bp;&bp;&bp;一股淡淡的温热感觉,传入手心。

    &bp;&bp;&bp;&bp;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抚摸女人的肌肤一样。

    &bp;&bp;&bp;&bp;沿着这样美丽的白玉甬道往里走了大概数百米,终于到了尽头。

    &bp;&bp;&bp;&bp;“这个白玉甬道,只怕是用了数千跟钟乳石……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力量神通,一口气斩下这么多的白玉钟乳石。”

    &bp;&bp;&bp;&bp;叶青羽心中越震惊。

    &bp;&bp;&bp;&bp;这时,他来到了甬道尽头。

    &bp;&bp;&bp;&bp;一个宽敞整洁的石室,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bp;&bp;&bp;&bp;石室墙壁光滑,方方正正,约四十多平米的样子,正对面的照壁上,悬挂着一张古画,大约一米宽两米长,上面却是一个人像,画的是一位青衫飘飘,站在孤峰之巅,手持一柄古朴神剑的女子,身形窈窕,线条明快,一看就是一位绝女仙子般的感觉。

    &bp;&bp;&bp;&bp;唯一遗憾的是,这画上的女子,面容却是一面模糊,并没有五官。

    &bp;&bp;&bp;&bp;也不知道没有画上去,还是后来被人给将五官的容貌给磨掉了。

    &bp;&bp;&bp;&bp;叶青羽并没有仔细去看这幅画上的女子。

    &bp;&bp;&bp;&bp;因为他的心,在下一瞬间疯狂地跳动了起来。

    &bp;&bp;&bp;&bp;因为他看到,在这一张古画的下方,一张白玉石床上,一个人正仰面躺在其上,头雪白,双手合拢放在腹上,双足并在一起,静静地躺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bp;&bp;&bp;&bp;“有人?”

    &bp;&bp;&bp;&bp;叶青羽咽了一口唾沫。

    &bp;&bp;&bp;&bp;莫非就是这石室的主人不成?

    &bp;&bp;&bp;&bp;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居住,还能斩下那么多坚硬无比的白玉钟乳石,铸下白玉石门和白玉甬道,开辟出这个石室,这样的人,实力会有多么可怕?

    &bp;&bp;&bp;&bp;莫非是一位仙人不成?

    &bp;&bp;&bp;&bp;叶青羽心中紧张。

    &bp;&bp;&bp;&bp;他屏息凝神地站立了一会儿。

    &bp;&bp;&bp;&bp;却见那石床上的白人,依旧是丝毫不动。

    &bp;&bp;&bp;&bp;“不对啊,若是这人还活着,那之前我在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早就听到了,不会还这么安静地睡着……莫非是?”

    &bp;&bp;&bp;&bp;叶青羽心中一动。

    &bp;&bp;&bp;&bp;所谓艺高人胆大,他这个时候,非但不退,反而缓缓地靠近过去。

    &bp;&bp;&bp;&bp;越是靠近,就越能看到石床上的白人的面目。

    &bp;&bp;&bp;&bp;但遗憾的是,白人的脸上,竟然不知道为什么,罩着一张白色的手帕,所以看不到他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bp;&bp;&bp;&bp;而在那白色的手帕上,以极为精巧的绣工,绣着一行白鹭天空中排行而起,下方的水面上,有一对鸳鸯正在相互依偎着顺流而下,一种甜蜜幸福的味道流溢。

    &bp;&bp;&bp;&bp;这白人身上穿的是一种奇异而又古老的长袍,与太一门弟子们的制式长袍有些相似之处,但仔细看的话,却又截然不同。

    &bp;&bp;&bp;&bp;“前辈……”

    &bp;&bp;&bp;&bp;叶青羽尝试着开口试探。

    &bp;&bp;&bp;&bp;但是话音未落,床上的身影,却又生了无异的变化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