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0、一脸懵逼
    &bp;&bp;&bp;&bp;“杂碎,你等着……”肖云龙气的几乎咬碎了一口牙,一脸的阴狠,如要吃了叶青羽的血肉一样,狰狞地笑了笑:“左师弟,你先给我看住这个杂碎,我去请神器出来!”

    &bp;&bp;&bp;&bp;着,肖云龙咬牙切齿地冲天而起。

    &bp;&bp;&bp;&bp;“杂碎,有种你就等着,不要跑。”他遥遥指着叶青羽,似乎是生怕叶青羽跑了。

    &bp;&bp;&bp;&bp;“跑?你当我是什么人?会跑?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你,去请你那什么狗屁神器吧,老子还怕了不成?”叶青羽双手叉腰,哈哈大笑,一脸的不屑之色,根本不怕。

    &bp;&bp;&bp;&bp;“好,有种……”肖云龙的声音如滚雷,远远地从高空中传来,还不当心地叮嘱了一句:“左师弟,看好这个杂碎。”

    &bp;&bp;&bp;&bp;他的身形,消失在了天空。

    &bp;&bp;&bp;&bp;地面上,除了一脸紧张的左立,还有那几个衣衫湿透瞠目结舌的青莲峰女子弟子,就剩下一群哼哼唧唧全部被打翻在地打碎了鼻子的狗腿子了。

    &bp;&bp;&bp;&bp;“嘿嘿,子,你惨了,等肖师兄回来来……”左立嘿嘿狞笑着,“有神器在手,你就是铜筋铁骨也得化作肉泥。”

    &bp;&bp;&bp;&bp;叶青羽耸了耸肩……

    &bp;&bp;&bp;&bp;“咦?”他猛然指着天空:“这个姓肖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bp;&bp;&bp;&bp;左立一怔,回头看去:“怎么可能?”

    &bp;&bp;&bp;&bp;他知道,肖师兄身为宗门中重点培养的弟子,的确是有一件【太一分光剑】的仿品在手中。

    &bp;&bp;&bp;&bp;这把剑的真品乃是宗门镇宗神器,威力无穷,在整个清姜界都威名赫赫,所以即便是仿品,也算得上是次神器,威力无穷。

    &bp;&bp;&bp;&bp;肖师兄得到【太一分光剑】的仿品之后,万分珍惜,平日里都供奉在自己的洞府天阁峰上,以宗门之灵气蕴养,平日想要将其取出催动,至少也需要半柱香的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取回来?

    &bp;&bp;&bp;&bp;所以左立下意识地回头去看。

    &bp;&bp;&bp;&bp;却在这个时候,叶青羽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狡黠之色。

    &bp;&bp;&bp;&bp;恐怖的**之力爆发,叶青羽动若脱兔,毫无征兆地猛然间一个寸步,跨越数十米距离,瞬间就来到了左立的跟前,毫不留情地一拳轰出。

    &bp;&bp;&bp;&bp;轰!

    &bp;&bp;&bp;&bp;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在了左立的肚子上。

    &bp;&bp;&bp;&bp;“呕……你……”左立弯腰如虾米弓身一样。

    &bp;&bp;&bp;&bp;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下界蛮子居然如此卑鄙,一声不吭地出手偷袭,这一拳被轰了个结结实实,立刻觉得肚子里像是有一座火山爆发了一样,鼻涕眼泪一下子就全都不受控制地出来了。

    &bp;&bp;&bp;&bp;左立弯着腰,干呕了几声,然后张口就把前一餐吃的东西都哗啦啦吐了出来。

    &bp;&bp;&bp;&bp;“哎?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被打哭了?”叶青羽笑嘻嘻地又是在左立后脑勺上一巴掌,将他打翻在地,鄙夷地道:“身为太一门的重点培养弟子,居然像个娘们一样,挨了打就哭哭啼啼,你也真的是奇葩。”

    &bp;&bp;&bp;&bp;“你……胡……无耻,你……”左立都快气疯了。

    &bp;&bp;&bp;&bp;不是自己想要流鼻涕眼泪啊。

    &bp;&bp;&bp;&bp;是身体不受控制啊。

    &bp;&bp;&bp;&bp;这个下界蛮子太阴了。

    &bp;&bp;&bp;&bp;不但出手暗算偷袭,居然这样阴自己。

    &bp;&bp;&bp;&bp;旁边的那几个青莲峰女弟子,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下子完全看傻眼了,一个个像是吓呆了的傻狍子一样,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bp;&bp;&bp;&bp;她们只是青莲峰的普通弟子,论辈分还比肖云龙和左立低一辈,平日里就媚俗,想要攀高枝,所以和左立肖云龙走的很近。

    &bp;&bp;&bp;&bp;哪里见过左立被人收拾的这么惨过?

    &bp;&bp;&bp;&bp;这个蛮子,实在是太……

    &bp;&bp;&bp;&bp;女孩子们都被吓傻了。

    &bp;&bp;&bp;&bp;“妈的,你们算计老子,还不许老子算计你们了……踩死你这个贱人,我踩踩踩……”叶青羽一脚一脚地踩在左立的脸上。

    &bp;&bp;&bp;&bp;左立一张脸,和之前那位弟子一样,也被深深地踩到了土里去了。

    &bp;&bp;&bp;&bp;“你……”左立气疯了。

    &bp;&bp;&bp;&bp;一身登天境的元气,因为刚才那一拳,被打的丹田混乱剧痛,无法催动,只能不断地被动挨打。

    &bp;&bp;&bp;&bp;“我?我什么?”叶青羽又是一脚。

    &bp;&bp;&bp;&bp;“士可杀,不可辱,你这个……”左立疯狂地挣扎。

    &bp;&bp;&bp;&bp;“你也算是士?卑鄙人,想要抢夺我身上的宝贝,设计害我……现在这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

    &bp;&bp;&bp;&bp;叶青羽毫不留情地一顿胖揍。

    &bp;&bp;&bp;&bp;左立的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如同杀猪一样惨叫,最后连两条腿都被叶青羽给打断了。

    &bp;&bp;&bp;&bp;“啊,住手,快住手,不是我的主意,是肖师兄想要你身上的东西,与我无关……”左立终于害怕了。

    &bp;&bp;&bp;&bp;他感觉到这个下界蛮子无法无天,力量太大,一时失手不定真的会弄死自己。

    &bp;&bp;&bp;&bp;“呵呵,现在怕了?求我啊。”叶青羽咔嚓咔嚓,又将左立的手臂也踩断了。

    &bp;&bp;&bp;&bp;对于自己的敌人,他毫不客气,可以想象,如果是自己落在他们的手里,下场绝对比这更加凄惨一千一万倍。

    &bp;&bp;&bp;&bp;况且对于登天境的强者来,这样的伤势,根本连皮外伤都算不上,只要元气恢复,瞬间就可以还原。

    &bp;&bp;&bp;&bp;这只是一种精神上的羞辱而已。

    &bp;&bp;&bp;&bp;先收一点利息再。

    &bp;&bp;&bp;&bp;“你……蛮子……你这样羞辱我……我必报仇……啊啊啊,气死我也……”左立挣扎着从土里把自己的脑袋抬出来,又气又疼,喷出一口黑血,然后就被活生生地气昏过去了。

    &bp;&bp;&bp;&bp;终于安静了。

    &bp;&bp;&bp;&bp;“誒?这么不抗揍啊?不会是装死吧?”叶青羽停手了。

    &bp;&bp;&bp;&bp;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离开太一门,但也不能真的弄死这些太一门弟子,否则留在青莲峰的鱼杏会受到牵连,毕竟两个人都来自天荒界。

    &bp;&bp;&bp;&bp;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叶青羽笑了笑。

    &bp;&bp;&bp;&bp;他想到了什么,转身看向那几个毫无战斗经验的青莲峰女弟子,然后嘿嘿笑着,一步步地走过去。

    &bp;&bp;&bp;&bp;“你……你要干什么?”

    &bp;&bp;&bp;&bp;“不要过来,你这个淫贼……”

    &bp;&bp;&bp;&bp;女弟子们吓得花容失色,步步后退,连逃跑都忘记了。

    &bp;&bp;&bp;&bp;“淫贼?嘿嘿,这可是你们的……就淫贼给你们看看。”叶青羽故意阴阴一笑,刺啦一声,把还披在身上的零碎破衣猛地撕开。

    &bp;&bp;&bp;&bp;完美精壮的胸膛,瞬间就彻底露了出来。

    &bp;&bp;&bp;&bp;“啊……”一个女弟子尖叫一声,吓得昏了过去。

    &bp;&bp;&bp;&bp;其他女弟子更是腿都软了,捂着眼睛,疯狂尖叫。

    &bp;&bp;&bp;&bp;“哈哈哈……一群胆鬼。放心,我才对你们没什么兴趣呢,只不过是因为刚才不心看到了你们洗澡,虽你们是故意设计陷害我,但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不愿意欠别人东西,嘿嘿,我不心看了你们的身体,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我的身体,我们算是两清了,哈哈哈……”

    &bp;&bp;&bp;&bp;叶青羽恶作剧得逞般地哈哈大笑。

    &bp;&bp;&bp;&bp;他转身从几个昏过去的太一门弟子身上,剥了几件完整干净的衣袍,随便换上了一身,然后大踏步地朝着远处飞奔,两腿轮的浑圆。

    &bp;&bp;&bp;&bp;看这个架势,分明就是要逃命了。

    &bp;&bp;&bp;&bp;那几个女弟子回过神来,叶青羽已经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bp;&bp;&bp;&bp;女弟子们面面相觑,一个个都是一脸懵逼。

    &bp;&bp;&bp;&bp;“他……跑了?”

    &bp;&bp;&bp;&bp;“好像是逃了。”

    &bp;&bp;&bp;&bp;“我记得……之前他不是双手叉腰信誓旦旦地,根本不怕,要等着肖师叔取神器回来决一死战吗?难道我听错了??”

    &bp;&bp;&bp;&bp;“这个下界蛮子,太狡猾了。”

    &bp;&bp;&bp;&bp;“这个……该死的淫贼。”

    &bp;&bp;&bp;&bp;“不过话,他的胸肌真的好精壮,像是艺术品一样啊,不知道摸一摸是什么感觉?”

    &bp;&bp;&bp;&bp;“你发春啊。”

    &bp;&bp;&bp;&bp;回过神来的女弟子们,已经不知道该什么好了。

    &bp;&bp;&bp;&bp;这个下界蛮子已经彻底打破了她们的界观。

    &bp;&bp;&bp;&bp;这个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bp;&bp;&bp;&bp;咻!

    &bp;&bp;&bp;&bp;一道光华从天际而至,落在地面上。

    &bp;&bp;&bp;&bp;正是去而复返的肖云龙。

    &bp;&bp;&bp;&bp;只见他一身银色软甲,光辉闪耀,宛如天神一般,手中一柄银光闪闪不可逼视的华丽细剑,涌动着强横无匹的力量波动,气势强横到了极点。

    &bp;&bp;&bp;&bp;“那个杂碎呢?人呢?”

    &bp;&bp;&bp;&bp;肖云龙大声喝问。

    &bp;&bp;&bp;&bp;一个女弟子期期艾艾地道:“逃……逃了……”

    &bp;&bp;&bp;&bp;“逃了?往哪里逃了?”肖云龙气结。

    &bp;&bp;&bp;&bp;“没……没看清楚……”女弟子们都低头不敢看他。

    &bp;&bp;&bp;&bp;肖云龙身形一晃,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bp;&bp;&bp;&bp;“哼,逃?我倒是看看,在我太一门的地盘上,你这个杂碎,能逃到那里去。嘿嘿,正好,身为杂役弟子,竟然背逃师门,死罪一条,正好给了我口食,等我找到你,就可以直接杀了……”

    &bp;&bp;&bp;&bp;他阴阴一笑,眸光中闪烁着歹毒的光芒。

    &bp;&bp;&bp;&bp;咻。

    &bp;&bp;&bp;&bp;手握神剑的肖云龙,化作剑气宏光,追了下去。

    &bp;&bp;&bp;&bp;……

    &bp;&bp;&bp;&bp;……

    &bp;&bp;&bp;&bp;叶青羽就像是一只大号的猴子一样,在山峦巨树之间跳跃奔逃。

    &bp;&bp;&bp;&bp;因为事发突然,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太好的计划,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往身上之中逃跑,然后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先躲一段时间再。

    &bp;&bp;&bp;&bp;“杏儿已经入宗,算是太一门的弟子了,暂时是安全的,肖云龙几个家伙,不是青莲峰的人,也不敢真的去青莲峰胡闹……”

    &bp;&bp;&bp;&bp;“再,以杏儿的资质、心思和手段,应付这种局面,问题不大……恩,不过我还是要找个机会,回太一门和她见面一下。”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