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9、拙劣的圈套
    &bp;&bp;&bp;&bp;“哎?我去!”

    &bp;&bp;&bp;&bp;叶青羽顿时被吓了一跳。

    &bp;&bp;&bp;&bp;自从神魂不全之后,体内元气受限,他的感知能力就下降了很多,刚才也是心中想着事情,顺这溪水走下来,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

    &bp;&bp;&bp;&bp;按他如今的年龄,也是血气方刚,看到这样的场合,不免多看一两眼,但如今却是在清姜界,事事都得心,所以叶青羽还是第一时间立刻转身离开。

    &bp;&bp;&bp;&bp;但是——

    &bp;&bp;&bp;&bp;“哪里来的贼,竟敢偷看姐妹们洗澡?”

    &bp;&bp;&bp;&bp;一个声音已经迫不及待地在身后喊了起来。

    &bp;&bp;&bp;&bp;这一声立刻像是微热的油锅里撒了一把盐一样,让那几个在水潭里尽情玩闹嬉戏的女子们,顿时像是被偷了蛋的母鸡一样尖叫了起来。

    &bp;&bp;&bp;&bp;“来人啊。”

    &bp;&bp;&bp;&bp;“淫贼,哪里走。”

    &bp;&bp;&bp;&bp;各种各样的喊声响起。

    &bp;&bp;&bp;&bp;这一瞬间事情的变化就有点儿奇妙了,原本四周无人静悄悄只有水潭流水声的周围,突然窜出来了一个个身影,就连那水潭里嬉闹的女子们,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追了过来。

    &bp;&bp;&bp;&bp;叶青羽于是就被围在了中间。

    &bp;&bp;&bp;&bp;周围十多个身影,凶神恶煞,为首的两个人,叶青羽竟然认识,正是那日和韩琦在一起三个年轻人之中的两个,如果叶青羽没有记错的话,名字叫做肖云龙和左立。

    &bp;&bp;&bp;&bp;“当日一看,就觉得这子不是个好东西,谁知道色胆包天,竟然刚来第一天,就敢偷窥清莲峰上的姐妹们洗澡,简直可恶。”

    &bp;&bp;&bp;&bp;肖云龙盯着叶青羽,戏谑讥诮地呵斥道。

    &bp;&bp;&bp;&bp;“哦,肖师兄认识这个淫贼?”有人问道。

    &bp;&bp;&bp;&bp;“一个下界来的低贱贼而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加入我们太一门,结果却因为资质太差,只做了一个杂役弟子而已。”左立一脸鄙夷地道。

    &bp;&bp;&bp;&bp;“和这个淫贼那么多干嘛?竟敢偷看我们姐妹洗澡,实在是无耻之尤,先剜掉他的眼睛。”一个头发湿漉漉,身上裹着纱裙的年轻女子恶狠狠地道。

    &bp;&bp;&bp;&bp;人群中心。

    &bp;&bp;&bp;&bp;在最初的心惊之后,叶青羽此时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

    &bp;&bp;&bp;&bp;这可真的是有意思。

    &bp;&bp;&bp;&bp;这些人出来的也太巧了吧。

    &bp;&bp;&bp;&bp;自己只不过是无意之中远远看了一眼,察觉到不对之后,就立刻转身离开,却还是被四面突然跳出来的人给堵住了。

    &bp;&bp;&bp;&bp;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陷阱。

    &bp;&bp;&bp;&bp;一个拙劣到了极点的陷阱。

    &bp;&bp;&bp;&bp;可问题是,自己来到太一门,也不过才一天时间而已,竟然就有人这么迫不及待地用这种方法,来陷害自己……这就很令叶青羽意外了,好歹你也等几天观察一下再啊。

    &bp;&bp;&bp;&bp;难道自己真的长着一张欠揍的嘲讽脸不成?

    &bp;&bp;&bp;&bp;心中哭笑不得地想着,叶青羽面色从容地看了看周围的人影,除了肖云龙和左立之外,他又在人群中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bp;&bp;&bp;&bp;其中一个,就是因为在天荒界禁军大营主帐中嚣张装逼,被叶青羽几巴掌抽烂了脸的那个三角脸弟子,而另一个则是因为抢夺魔风翼狼的原骨魔源同样被叶青羽一巴掌抽飞的太一门弟子。

    &bp;&bp;&bp;&bp;这两个人,和林毅一样,都是靠叶青羽的保护,才活下来的八名太一门弟子之一。

    &bp;&bp;&bp;&bp;而他们也是全程见到叶青羽在天关试炼区之中一路打打杀杀收获了无数天才地宝的人。

    &bp;&bp;&bp;&bp;看着这两个人眼眸里炙热贪婪的光芒,再看看肖云龙和左立两个同样的眼神,叶青羽突然之间,就明白了这些人的目的。

    &bp;&bp;&bp;&bp;这还真的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bp;&bp;&bp;&bp;这些家伙,是想要抢夺我身上的那些天才地宝?

    &bp;&bp;&bp;&bp;叶青羽没想到,太一门中的风纪,竟然差到了这种程度,肖云龙几个人,这么迫不及待地就跳出来巧取豪夺。

    &bp;&bp;&bp;&bp;“看什么看,你这个淫贼,真是胆大,一会儿一定剜掉你这一对狗眼。”一个裹着红裙的女弟子,见叶青羽非但不慌张,反而一双眼睛从容地在人群中打量,顿时大怒,杏眼圆睁地娇喝。

    &bp;&bp;&bp;&bp;叶青羽闻言,眯着眼睛笑了笑,瞪大了眼睛,故意往前凑了凑,道:“好呀,你来剜啊,就怕你剜不掉。”

    &bp;&bp;&bp;&bp;“你……”那红衣女弟子气急,素手一展,一柄精巧锋利的牛耳匕首浮现在掌心,反手直奔叶青羽的眼睛都刺了过来。

    &bp;&bp;&bp;&bp;肖云龙面色一变。

    &bp;&bp;&bp;&bp;他刚想阻止,但有一想,刺瞎了眼睛,一会儿逼问宝物的下路,也没有什么影响,于是冷笑着没有阻止。

    &bp;&bp;&bp;&bp;而叶青羽却也是没有躲闪,反而把自己的眼睛,往那牛耳匕首上凑过去。

    &bp;&bp;&bp;&bp;这一幕让其他人都有点儿傻眼。

    &bp;&bp;&bp;&bp;有人心莫非这下界蛮子竟是被吓傻了?

    &bp;&bp;&bp;&bp;下一瞬间——

    &bp;&bp;&bp;&bp;叮!

    &bp;&bp;&bp;&bp;金属撞击的轻响声之中,红衣女弟子惊呼一声,握着自己的手腕就被震飞出去,而她手中的那柄牛耳匕首,只剩下了一个刀柄。

    &bp;&bp;&bp;&bp;“你……”

    &bp;&bp;&bp;&bp;她惊骇万分。

    &bp;&bp;&bp;&bp;叶青羽笑嘻嘻地眨了眨眼睛:“你看,我好心提醒过你,你剜不掉,你不识好人心,偏偏不信,赔上了一件顶级宝器,现在信了吧?”

    &bp;&bp;&bp;&bp;周围人也都傻眼了。

    &bp;&bp;&bp;&bp;除了肖云龙和左立,还有那两个见识过叶青羽肉身修为厉害的弟子,其他人都在倒吸冷气,那牛耳匕首可是一柄宝器啊,竟然被这个下界蛮子的眼珠子被撞碎了。

    &bp;&bp;&bp;&bp;“大胆,偷看女弟子洗澡,还敢出手伤人,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大家一起出手,把他宰了。”

    &bp;&bp;&bp;&bp;“就是,一个杂役弟子而已,杀了他。”

    &bp;&bp;&bp;&bp;左立使了个眼色。

    &bp;&bp;&bp;&bp;仓朗朗。

    &bp;&bp;&bp;&bp;周围一片兵器出鞘之声,元气波动疯狂都涌动,将叶青羽包围在最中心,杀意沸腾,这些人显然是存了心思,要直接置叶青羽与死地。

    &bp;&bp;&bp;&bp;肖云龙也是冷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到了这里,你就算是龙,也得盘着……一会儿先斩了你的双手双腿,再慢慢炮制你,我太一门的刑讯手法,连魔神都会哭泣求饶……”

    &bp;&bp;&bp;&bp;咻咻咻!

    &bp;&bp;&bp;&bp;众人出手。

    &bp;&bp;&bp;&bp;无数光刀光剑,无情地斩在叶青羽的身上。

    &bp;&bp;&bp;&bp;“唉,又一件衣服。”

    &bp;&bp;&bp;&bp;看着身上又被砍碎了的衣服,叶青羽叹息了一声,没有了内元的保护,现在每一次打架,身上的衣服先化作碎屑,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只怕是要被当做是裸奔狂魔了吧?

    &bp;&bp;&bp;&bp;叶青羽不爽地叹息着伸手。

    &bp;&bp;&bp;&bp;一柄刺过来的道器长剑,被他像是捉鸡一样就轻松捉在了手里,不能伤他手掌丝毫。

    &bp;&bp;&bp;&bp;那长剑本能地震颤,想要挣脱。

    &bp;&bp;&bp;&bp;但却如何敌得过叶青羽那无敌的**之力,叶青羽五指微微发力,砰砰,剑身瞬间崩碎出一条条裂缝,接着连同它的主人,都被叶青羽抡了起来。

    &bp;&bp;&bp;&bp;噗噗!

    &bp;&bp;&bp;&bp;一剑一人被叶青羽当做武器,抡了两圈,直接朝着人群丢了出去,直接把三五个太一门弟子,就像是木雕一样给砸飞了出去。

    &bp;&bp;&bp;&bp;其他人何曾见过这样的战斗方式?

    &bp;&bp;&bp;&bp;“你们弄烂了我的衣服,快赔。”叶青羽一旦出手,再无顾忌,大笑这逼过去。

    &bp;&bp;&bp;&bp;他犹如虎踏羊群一样,根本无视那些斩在自己身上的刀招剑诀,直接冲过去,噼里啪啦一阵拳脚,打的那些太一门弟子哭爹喊娘。

    &bp;&bp;&bp;&bp;“怪物啊。”有人流着鼻血惨叫。

    &bp;&bp;&bp;&bp;“不可能啊,这子……怎么这么硬。”有人鼻子都被打歪了。

    &bp;&bp;&bp;&bp;不论是天荒界还是清姜界,甚至整个大千界之中的绝大部分界域,都是以符文元气武道为主流,很少见过如此程度的体修,太一门这些弟子,也从未见过这种战斗方式。

    &bp;&bp;&bp;&bp;叶青羽那犹如玉石雕琢般的血肉之躯,刀枪不入,彻底震撼了他们。

    &bp;&bp;&bp;&bp;不足十息的时间,除了肖云龙、左立和那几个女弟子之外,其他人都被叶青羽用最原始的拳脚打翻在地了。

    &bp;&bp;&bp;&bp;“妈的,让你恩将仇报,居然带人来算计老子。”叶青羽一脚踩在那三角脸弟子的脸上,毫不留情地猛踹:“当初在天关试炼区,像是狗一样求老子保护你……养不熟的白眼狼。”

    &bp;&bp;&bp;&bp;“啊,饶命……”那三角脸弟子脸都被踩烂了:“我错了,饶命啊……”

    &bp;&bp;&bp;&bp;“饶?踩死你这个贱货。”叶青羽不心软,一脚一脚地踩下去,直接把这个三角脸弟子的脑袋,踩到了地里面去。

    &bp;&bp;&bp;&bp;另外那个太一门弟子,见状狗一样爬着就跑,却被叶青羽看到,过去又是一脚,直接将他踩到了土里。

    &bp;&bp;&bp;&bp;“你也是个贱货,当时就要抢老子的原骨魔源,现在居然还勾搭了人来抢我的东西。”叶青羽踩在这货的身上,狠狠地蹦跶了两下,将这家伙直接给踩晕了。

    &bp;&bp;&bp;&bp;“还有你们两个,也不是东西,我才来太一门不过一天,就来算计我,一个个的倒是道貌岸然。”叶青羽大步朝着两个人逼过去。

    &bp;&bp;&bp;&bp;肖云龙和左立此时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

    &bp;&bp;&bp;&bp;他们两个心中也是骇然。

    &bp;&bp;&bp;&bp;之前听那几个幸存的弟子过,这个下界蛮子的肉身修为很可怕,可惜他们并未放在心上,还以为是那几个家伙为了邀功乱,现在看来……

    &bp;&bp;&bp;&bp;现在这是个什么事儿啊?

    &bp;&bp;&bp;&bp;简直就像是俗间流氓在街头斗殴。

    &bp;&bp;&bp;&bp;可偏偏是这种俗街头斗殴的方式,却把一群苦海境的太一门弟子打的鼻歪脸肿,毫无还手之力。

    &bp;&bp;&bp;&bp;这真的是见了鬼了。

    &bp;&bp;&bp;&bp;“杂碎,别以为我真的拿你没办法。”肖云龙擦了擦留下来的鼻血,阴狠地道。

    &bp;&bp;&bp;&bp;为了抢在别人的前面,夺得叶青羽身上的宝贝,他才和左立一起,找了几个平日里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的清莲峰女弟子,设计了这个圈套。

    &bp;&bp;&bp;&bp;在他看来,这个圈套虽然拙劣了一点,但对付这样一个只是杂役弟子身份的下界蛮子,应该够用了,但是没想到……

    &bp;&bp;&bp;&bp;没想到这个蛮子的体术,居然这么恐怖。

    &bp;&bp;&bp;&bp;对面。

    &bp;&bp;&bp;&bp;“有办法你就快用出来,不然一会让我就打的你娘都不认识你……”叶青羽也是狠了心。

    &bp;&bp;&bp;&bp;他现在没有了丝毫顾忌,眼眸之中,凶光闪烁,准备收拾了这几个狗东西,然后立刻走人,离开太一门。

    &bp;&bp;&bp;&bp;今天这件事情,让他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的。

    &bp;&bp;&bp;&bp;留在太一门固然可以避开魔蛛族,但如肖云龙这样的货色,在太一门中,实在是有太多太多,这样的白眼狼,却也不会放过自己,留在太一宗,自己的境遇一样危险。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