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6、太一真人
    &bp;&bp;&bp;&bp;“拜见韩长老,拜见几位师叔。&bp;”

    &bp;&bp;&bp;&bp;林毅等人劫后余生,欣喜万分,纷纷恭恭敬敬地行礼。

    &bp;&bp;&bp;&bp;“就剩你们几个了?其他人都……”鹤发童颜老人脸上已经浮现出了痛惜之色,已经猜到其他人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bp;&bp;&bp;&bp;“请韩长老为那些惨死的师兄弟报仇啊。”

    &bp;&bp;&bp;&bp;“就是,那些师兄弟都死的好惨啊。”

    &bp;&bp;&bp;&bp;几个太一门的弟子就哭哭啼啼了起来。

    &bp;&bp;&bp;&bp;这些日子对于他们来,简直就像是在地狱里轮回一样,看着身边的师兄弟们一个个死去,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终于安全了之后,反而是有人在巨大的刺激之下,终于快要情绪崩溃了。

    &bp;&bp;&bp;&bp;“哭什么?”老人身边的三个少年中,最右边那个剑眉星目,古铜色皮肤的少年,猛然一皱眉,开口呵斥道:“我太一门的弟子,铮铮铁骨,纵然刀刃加于身,也不露丝毫惧色,你们几个,哭哭啼啼像是女人一样,真是丢人。”

    &bp;&bp;&bp;&bp;那几个哭泣的弟子,立刻面色尴尬惊恐,连忙收声了。

    &bp;&bp;&bp;&bp;“这两位朋友是?”韩长老的目光,落在了叶青羽两人的身上。

    &bp;&bp;&bp;&bp;有太一门的弟子面色阴沉,正要什么,却见林毅在一边已经抢先开口,道:“回禀师尊、三位师叔,这位叶兄弟和鱼姑娘,是弟子一行人被魔蛛族追杀时,误入时空裂缝,到了一个叫做天荒界的界域,认识的朋友,多亏他们帮忙,弟子等人才能活下来。”

    &bp;&bp;&bp;&bp;原来这个鹤发童颜的白发老人,竟然是林毅的师尊。

    &bp;&bp;&bp;&bp;“哦?你们竟然闯入了其他界域?”鹤发童颜的韩长老微微一怔,旋即目光又落在叶青羽两人的身上,笑道:“多谢两位友对我太一门的弟子施以援手。”

    &bp;&bp;&bp;&bp;叶青羽见这位老人慈眉善目,语气也很和善,也没有怠慢,道:“韩长老客气了,我们也是相互帮助而已。”

    &bp;&bp;&bp;&bp;“哼,大言不惭。一个运气修为不足五眼灵泉的废物,穿的破破烂烂像是个野人一样,竟敢自己帮助我太一门的弟子?真是笑话。”老人身边的三个少年中,最左边一位鹰钩鼻刀眉的少年,冷冷一笑,不屑地道。

    &bp;&bp;&bp;&bp;“左师弟,不可无礼啊。”韩长老呵斥了一句。

    &bp;&bp;&bp;&bp;那叫做左立的鹰钩鼻刀眉少年,竟是和这鹤发童颜老人平辈,闻言,冷笑着不做声了,但明显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bp;&bp;&bp;&bp;倒是三个少年之中,最中间那位,也是长相作为英俊的一个,星眸剑眉,面若涂丹,似笑非笑,扫了一眼叶青羽,并不在意。

    &bp;&bp;&bp;&bp;他目光落在鱼杏的儿身上,似是发现了什么,道:“身蕴皇气,气质尊贵,莫非你是那个什么天荒界的皇族不成?”

    &bp;&bp;&bp;&bp;这个少年,目光倒是敏锐非常。

    &bp;&bp;&bp;&bp;林毅连忙道:“回禀肖师叔,这位玉姑娘是天荒界人族皇室雪帝的独女,这位叶兄弟是……”

    &bp;&bp;&bp;&bp;“恩,我知道了。”不等林毅介绍完,肖云龙就直接独断了,显然他对野人一样的叶青羽没有丝毫的兴趣。

    &bp;&bp;&bp;&bp;林毅有点儿尴尬地对叶青羽使了个眼色。

    &bp;&bp;&bp;&bp;叶青羽毫不在意。

    &bp;&bp;&bp;&bp;“韩师兄,我看这位鱼姑娘身具皇气,又根骨不凡,是个可培养的人才,何不降下恩德,收入我太一门门下,如何?”肖云龙根本没有问鱼杏愿不愿意,直接扭头对那位韩长老道。

    &bp;&bp;&bp;&bp;鹤发童颜老人笑着抚须,然后道:“肖师弟言之有理。”

    &bp;&bp;&bp;&bp;这肖云龙乃是太一门第四代弟子之中,极为出色的几人之一,并且极为年轻,天赋不凡,颇受宗门重视,韩琦虽然是师兄,但对他的话,倒也不敢太过怠慢。

    &bp;&bp;&bp;&bp;鱼杏在一边冷哼了一声,刚要什么,却被旁边的叶青羽给一把拉住,示意她暂时不要话。

    &bp;&bp;&bp;&bp;就在这时——

    &bp;&bp;&bp;&bp;虚空之中,魔性光华闪烁。

    &bp;&bp;&bp;&bp;“啧啧啧,真是援军,援军就到啊,实在是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又来几个送死的,好久没有好好尝过人族鲜肉的味道了。”

    &bp;&bp;&bp;&bp;又是那个熟悉且癫狂的声音。

    &bp;&bp;&bp;&bp;又是那个熟悉而又圆脸的胖子。

    &bp;&bp;&bp;&bp;空间涟漪闪烁的瞬间,圆脸魔蛛亲王追杀到了。

    &bp;&bp;&bp;&bp;而在虚空的另一边,半瘸着腿的墨五也出现,浑身黑色魔气缭绕,如一尊盖魔王一样,丝丝绦绦的黑色魔气直接弥漫逸散开来,在天空之中,结出了一张黑色的大蜘,覆盖了半边天空。

    &bp;&bp;&bp;&bp;“魔蛛执法队墨五。”

    &bp;&bp;&bp;&bp;“第二亲王墨金?”

    &bp;&bp;&bp;&bp;左立和肖云龙都惊呼出声。

    &bp;&bp;&bp;&bp;韩长老的脸色也变了变。

    &bp;&bp;&bp;&bp;之前宗主和长老院亲自下令,让宗中各峰的高手和所有在天关试炼区附近的太一门强者,全力营救林毅等人,倒也了。这些弟子,是被魔蛛族的强者追杀,但却没有清楚,竟然是被魔蛛族执法队和血脉亲王这种层次的存在追杀。

    &bp;&bp;&bp;&bp;韩琦虽然是太一门长老,但毕竟不是主峰太一峰的核心长老,修不到太一门真正的核心顶级功法,实力不算是太一门中的顶级。

    &bp;&bp;&bp;&bp;这些年他在清姜界也有些名声,但同时对付一位魔蛛族执法队强者和一名血脉亲王,却是不太可能的。

    &bp;&bp;&bp;&bp;肖云龙和左立,脸色也变得很看。

    &bp;&bp;&bp;&bp;两人心中一致的想法,早知道追杀者是这两货,刚才还会在这里废话?肯定是第一时间闪人逃走啊。

    &bp;&bp;&bp;&bp;倒是那右边的古铜色皮肤俊朗年轻人,并未如何紧张,只是眼眸之中露出了些许疑惑之色,这些弟子,到底做了什么?

    &bp;&bp;&bp;&bp;竟然招惹到了魔蛛族这种层次的强者追杀?

    &bp;&bp;&bp;&bp;难道宗门高层隐瞒了什么信息?

    &bp;&bp;&bp;&bp;这少年的心中,一时间闪烁过无数个念头。

    &bp;&bp;&bp;&bp;对面。

    &bp;&bp;&bp;&bp;“噢噢噢噢,快看,白胡子老头都吓傻了。”圆脸魔蛛亲王很兴奋地欣赏着这些人的表情,道:“实话,我最喜欢看对手看到我时那种精彩的面部表情了,哈哈,真有成就感。”

    &bp;&bp;&bp;&bp;墨五舔着嘴唇:“少爷,不用和他们客气,让我先杀了他们。”

    &bp;&bp;&bp;&bp;圆脸魔蛛亲王想了想,道:“恩,那个白胡子太老了,肉肯定很柴,一点儿都不好吃,你杀了算了,那三个鲜肉给我吃……”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咻!

    &bp;&bp;&bp;&bp;墨五身边缭绕着的黑色雾气,如缚魔绳索一般,数十道尖啸着喷出,朝鹤发童颜的韩琦绞杀了过去。

    &bp;&bp;&bp;&bp;韩琦面色一变,断喝道:“太一钟!”

    &bp;&bp;&bp;&bp;嗡!

    &bp;&bp;&bp;&bp;一只金色巨钟闪烁而出,钟身流转金色神秘符文,犹如游龙般要走不定,瞬间膨胀,化作直径百米的透明巨钟,将自己和所有人都护在其中。

    &bp;&bp;&bp;&bp;魔气如柱,连绵不绝地轰击在巨钟光壁上。

    &bp;&bp;&bp;&bp;叶青羽一看这架势,立刻就知道,太一门来的这几个援军,不是魔蛛族两大魔王的对手。

    &bp;&bp;&bp;&bp;转眼之间。

    &bp;&bp;&bp;&bp;咔嚓咔嚓。

    &bp;&bp;&bp;&bp;那金色的巨钟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缝,眼看着随时都要碎裂。

    &bp;&bp;&bp;&bp;里面的众人都瑟瑟发抖。

    &bp;&bp;&bp;&bp;韩琦面色狂变,咬破舌尖,连喷了几口精血,都无济于事。

    &bp;&bp;&bp;&bp;轰!

    &bp;&bp;&bp;&bp;金色巨钟终于被轰破了。

    &bp;&bp;&bp;&bp;一股魔气,犹如地狱里伸出来的恐怖利刃一样,朝着韩琦的心脏瞬杀过来。

    &bp;&bp;&bp;&bp;韩琦怒吼,白色须发疾张,手中一柄金色利剑浮现,一股远超苦海境的力量爆发出来,想要阻挡那黑色魔气。

    &bp;&bp;&bp;&bp;轰!

    &bp;&bp;&bp;&bp;只是一击。

    &bp;&bp;&bp;&bp;韩琦手中的金色长剑,就被轰成了片片金色碎片,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面色瞬间苍白了下去……

    &bp;&bp;&bp;&bp;“师尊!”

    &bp;&bp;&bp;&bp;林毅大急。

    &bp;&bp;&bp;&bp;左立和肖云龙也是各自施展出吃奶的本事,召唤出了一件件道器阻挡护身,可惜在那黑色魔气的轰击之下,即便是道器也瞬间化作了碎片。

    &bp;&bp;&bp;&bp;墨五显然是故意戏谑这些人,并没有瞬间击杀他们。

    &bp;&bp;&bp;&bp;倒是那又有几个倒霉的太一门弟子,一瞬间被黑色魔气卷中,顿时化作了枯骨飞灰。

    &bp;&bp;&bp;&bp;“不好,你们到底干什么了,惹了这种家伙。”

    &bp;&bp;&bp;&bp;“逃。”

    &bp;&bp;&bp;&bp;左立和肖云龙如丧家之犬一般,气急败坏地大吼。

    &bp;&bp;&bp;&bp;叶青羽一看,顿时心生鄙夷。

    &bp;&bp;&bp;&bp;刚才还在那里一个劲儿地装逼,拽的二五八万一样,现在这一幅怂逼样子,这太一门难道上下一门都是奇葩吗?

    &bp;&bp;&bp;&bp;他立刻就要催动闪现符文离开。

    &bp;&bp;&bp;&bp;却在这时——

    &bp;&bp;&bp;&bp;刺啦。

    &bp;&bp;&bp;&bp;像是一张纸被撕开了一样的声音传来。

    &bp;&bp;&bp;&bp;虚空瞬间被一股神秘力量撕裂,一道数百米的巨大空间裂缝出现,裂缝中一只天神巨手伸出来,轻轻一握,空间涟漪就将韩琦等所有人连同叶青羽和鱼杏,都握在了其中,直接带走。

    &bp;&bp;&bp;&bp;墨五操控的黑魔气,甚至都不能靠近那天神巨手,瞬间消散。

    &bp;&bp;&bp;&bp;圆脸魔蛛亲王墨金也没有出手。

    &bp;&bp;&bp;&bp;“哎?”他有点儿惊讶:“这是怎么回事?太一假人那个老东西,竟然亲自出手了?不就是杀他一个长老和几个蝼蚁弟子嘛,这都舍不得?”

    &bp;&bp;&bp;&bp;桀骜凶残的墨五也是一脸的震惊。

    &bp;&bp;&bp;&bp;太一门的掌教太一真人,乃是清姜界中最强的几大巨头之一,神秘强大,有数百年未曾出手过了,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昔日即便是太一门有登天境巅峰的强者陨落,也未见他出过手,怎么这一次……

    &bp;&bp;&bp;&bp;同时他也有点儿害怕。

    &bp;&bp;&bp;&bp;刚才若是那天神巨手想要杀自己,绝对是瞬秒。

    &bp;&bp;&bp;&bp;“这件事情,变得有点儿意思了啊,看来我们好像是忽略了什么,难道那些弟子的身上,竟然有什么秘密不成?”

    &bp;&bp;&bp;&bp;圆脸魔蛛亲王砸吧着嘴,非但不怒,反而笑了起来。

    &bp;&bp;&bp;&bp;p

    &bp;&bp;&bp;&bp;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