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1、初入清姜界
    &bp;&bp;&bp;&bp;“成功了成功了,灵灯闪光,这明已经收到了宗门的回讯。”

    &bp;&bp;&bp;&bp;一个时辰之前操控天荒界的界域天壁,将众人送到传送到清姜界之中的那位清瘦太一门弟子黄信,花费了多半个时辰施展秘法之后,看着一盏逐渐亮起来的油灯,不由得兴奋地大呼出声。

    &bp;&bp;&bp;&bp;其他太一门弟子,闻言也都喜形于色。

    &bp;&bp;&bp;&bp;“太好了,终于联系到师门长辈了。”

    &bp;&bp;&bp;&bp;“哈哈,等到我太一门的强者驾临,那个时候,也不用怕魔蛛族了,大不了再战一场,反正这些年,我太一门与魔蛛族的纷争也不少,早就撕破了脸皮,不用怕这魔族。”

    &bp;&bp;&bp;&bp;“起来,我等杀了那位魔蛛族血脉亲王,乃是大功一件呀,等安全回到宗中,一定可以得到重赏,嘿嘿,我要奏请师尊,去修炼镇宗元气心法【太一大经】,冲击登天境修为就指日可待啦。”

    &bp;&bp;&bp;&bp;“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太一大经】乃是我们太一门的镇宗武学,深奥晦涩,只有天纵奇才,才可以修炼,你的资质还是差了一些,就算是得到经书,也无法融会贯通,还不如恳请师尊,赏赐一枚本命道器,战斗力瞬间飙升。”

    &bp;&bp;&bp;&bp;“是呀,我们的本命武器,都被那下界蛮子给打碎了,得重新寻觅了。”

    &bp;&bp;&bp;&bp;到这里,太一门的弟子们,目光不由得朝着叶青羽的方向看去了。

    &bp;&bp;&bp;&bp;显然在天荒界的那场冲突中,这些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们,被叶青羽一双肉拳打的灰头土脸,心中都有儿嫉恨,当时他们一个个都沦为了阶下囚,到现在还都耿耿于怀。

    &bp;&bp;&bp;&bp;离开了天荒界,重回清姜界,他们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bp;&bp;&bp;&bp;但是想到叶青羽那如暴龙一般的可怕体修实力,这些太一门的弟子却也没有勇气去挑衅,只是用不太友善的眼神看着叶青羽,偶尔大老远阴阳怪气地挑衅几句,不敢正面冲突。

    &bp;&bp;&bp;&bp;而此时的叶青羽,却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他们。

    &bp;&bp;&bp;&bp;“这就是清姜界吗?”

    &bp;&bp;&bp;&bp;叶青羽站在一块巨石之上△℉△℉△℉△℉,≦≦tyle_tt();,极目远眺,观察四周。

    &bp;&bp;&bp;&bp;一个时辰之前,通过中央界域之门,他和这些太一门弟子,一起来到了清姜界。

    &bp;&bp;&bp;&bp;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天荒界意外的界域。

    &bp;&bp;&bp;&bp;放眼看去,周围郁郁森森的原始森林,犹如莽荒一般,根本看不到边,那一颗颗不知道在这片土地上生长了多少年的巨树,如一柄柄的墨绿色的利剑一般插向天穹,树身细一些的需数十人合抱,粗一些的则需百人合抱,远远看去,仿佛一棵树就是一座绿色悬空山峦一样,宏伟巨大到令人不可思议。

    &bp;&bp;&bp;&bp;连绵起伏的山势,犹如汪洋巨浪。

    &bp;&bp;&bp;&bp;叶青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一种天荒界不曾有的魔性气息,在这片天地之间的大陆上缭绕沸腾,周围的空气之中,有着浓郁到了极的天地元气,一呼一吸之间,天地元气滚滚入胸腹,似是都比得上在天荒界之中认真修炼的效果。

    &bp;&bp;&bp;&bp;在远山的墨绿阴影之中,时有虎啸龙吟之声传来,震动天地,犹如山呼海啸。

    &bp;&bp;&bp;&bp;天地之间,云气翻滚。

    &bp;&bp;&bp;&bp;偶尔有巨大的阴影投射在地面上,旋即快速而过,那是天空之中动辄有数千米长的巨兽飞禽,正在赶路,凶唳的气息弥漫,乍一看就像是一座座悬空飞行的岛屿一样。

    &bp;&bp;&bp;&bp;一炷香之前,叶青羽亲眼看到,一只犹如水中电鳗形状般的奇异飞兽,浑身弥漫着蔚蓝色的电光,犹如神魔一般掠空而去,所过之处,万兽慑服,但紧紧飞出数十里,突然被远处万米山峦端跃出的一头天狗偷袭,咬住了它的头颅,重创了这奇异飞兽……

    &bp;&bp;&bp;&bp;这两头巨兽相互搏斗翻滚,身躯不知道压塌了多少座山峦,电光引燃了森林,一入一场灭的灾难一般,叶青羽看的心惊肉跳,这画面根本就是神魔时代那些传神话画面一样,不应该存在于人间。

    &bp;&bp;&bp;&bp;最终电鳗飞兽被天狗吞噬,而在搏斗之中也受了伤的天狗,则在五十多里之外的魔山中隐身消化食物休息去了。

    &bp;&bp;&bp;&bp;“这简直就是一片莽荒之地啊。”

    &bp;&bp;&bp;&bp;叶青羽心神动摇。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他非但没有恐惧,反而有一种跃跃欲试、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

    &bp;&bp;&bp;&bp;这样的天地,才是大好男儿纵横驰骋的疆域啊。

    &bp;&bp;&bp;&bp;以前在天荒界之中,纠葛纠缠于雪国人族的内斗内乱,眼界存于一域,格局无法提升,气魄不高,此时却骤然有种‘这才是我所应该闯荡的天地’的念头。

    &bp;&bp;&bp;&bp;这时,林毅和另一位太一门弟子凑了过来。

    &bp;&bp;&bp;&bp;来到清姜界之后,太一门弟子之中,也唯有林毅对叶青羽挺亲热,没有罅隙。

    &bp;&bp;&bp;&bp;“叶兄弟,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名为天关,是清姜界之中百族共用的试炼场,保存了清姜界自诞生之初,就孕育的最原始的魔性地域,保存了最原始的天地之色,存留有仙魔时代的法则和物种,有很多太古时代的遗种,算是一片猎场,由清姜界之中的各大宗门和势力把控,每隔十年,开启一次,试炼采摘,争夺杀戮,各凭机缘。”

    &bp;&bp;&bp;&bp;林毅笑着解释道。

    &bp;&bp;&bp;&bp;叶青羽了头。

    &bp;&bp;&bp;&bp;原来是这样。

    &bp;&bp;&bp;&bp;“这天关猎场方圆数千万里,最深处危险重重,据传连天神进入其中吗,都要陨落,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中级区域,危险性相对较少。”林毅笑着道:“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黄信师弟精通空间系符文阵法,已经联系到了我们宗门的长辈,燃了【太一灵灯】,按照灵灯的亮度计算,最多再有五日的时间,宗门强者就能赶来了。”

    &bp;&bp;&bp;&bp;叶青羽笑了笑,道:“五日时间?就不怕魔蛛族的人先到吗?”

    &bp;&bp;&bp;&bp;林毅道:“黄信师弟布置下了一些隔绝术法,可以暂时阻挡一阵魔蛛族对诅咒的感应,没有意外的话,撑过五日时间不成问题。”着,他将一枚皮纸符文递过来,道:“叶兄弟,这边是隔绝符文,你带在身上,也可最大程度地隔绝诅咒烙印的气息。”

    &bp;&bp;&bp;&bp;叶青羽结果皮纸,仔细观察了一下。

    &bp;&bp;&bp;&bp;这皮纸应该是某种神兽的皮毛硝制,入手极重,如一块玄铁一般,上面有鲜红符文纹络,大略是某种遮掩气息的阵法。

    &bp;&bp;&bp;&bp;将这符文皮纸留在身上,到了一声谢,叶青羽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林毅身边那名太一门弟子的身上,微微一怔。

    &bp;&bp;&bp;&bp;这些太一门弟子,之前在天荒界的时候,叶青羽的都见过。

    &bp;&bp;&bp;&bp;他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但印象之中,似乎并未见过眼前的这位年轻弟子。

    &bp;&bp;&bp;&bp;而且这年轻弟子的眉宇之间,隐约有些熟悉。

    &bp;&bp;&bp;&bp;“你是……”猛然之间一股极为熟悉的幽香飘入叶青羽的鼻子,他顿时明白过来,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道:“你……你怎么也来了?”

    &bp;&bp;&bp;&bp;那年轻弟子本来在叶青羽的目光之下,还有儿躲躲闪闪,此时见躲不过去,于是很光棍地挺直了身躯,随手在脸上一抹,摸下一张类似于人皮面具之类的东西,露出一张清丽脱俗的脸,笑嘻嘻地道:“表哥你都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

    &bp;&bp;&bp;&bp;不是雪国太子鱼杏又是谁?

    &bp;&bp;&bp;&bp;叶青羽有儿瞠目结舌地道:“你竟然混在太一门弟子中间……你简直是胡闹啊,你可是雪国太子,居然溜出天荒界,以身犯险,你走了,军国大事怎么办?”

    &bp;&bp;&bp;&bp;鱼杏很是得意地哈哈大笑,然后挤了挤眼睛,做了个鬼脸,道:“哈哈,什么军国大事,与我一个女子何干?太子我不想当了,就算是雪国帝位,有怎么比得上表哥你眉间的风华,上一次我差儿没有留住你,这一次一定要跟你一起。”

    &bp;&bp;&bp;&bp;叶青羽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bp;&bp;&bp;&bp;“你这些乱七八糟的话,都是和谁学的?”叶青羽气乐了。

    &bp;&bp;&bp;&bp;“嘿嘿,都是大姑姑交给我的哦。”鱼杏很得意地道:“没想到吧,嘻嘻,反正我现在是想开了,其他什么都不管了,就跟定表哥你了……”

    &bp;&bp;&bp;&bp;叶青羽:“……”

    &bp;&bp;&bp;&bp;“你先等一等,别话,先等等,让我吐一下,听你这么,我突然有儿恶心……”叶青羽一脸嫌弃地别过脸去。

    &bp;&bp;&bp;&bp;他觉得都快没有办法和鱼杏交流了。

    &bp;&bp;&bp;&bp;这孩子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bp;&bp;&bp;&bp;但鱼杏却也不生气,只是笑嘻嘻地看着,道:“表哥,你连恶心呕吐,都是那么帅。”

    &bp;&bp;&bp;&bp;叶青羽扑倒。

    &bp;&bp;&bp;&bp;鱼杏得意洋洋,心大姑姑教的这些果然管用,表哥被治的没有办法了。

    &bp;&bp;&bp;&bp;叶青羽不再理会这丫头。

    &bp;&bp;&bp;&bp;鱼杏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叶青羽的计划。

    &bp;&bp;&bp;&bp;他原本是要在进入清姜界之后,与这些太一门的弟子分开的,在骨子里叶青羽还是不太信任太一门这些人的,况且他身上还是有些保命的手段,但是现在……为了鱼杏的安危,叶青羽前思后想,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

    &bp;&bp;&bp;&bp;过了片刻。

    &bp;&bp;&bp;&bp;“我们要离开这里了。”林毅走过来,道:“需要不断变换方位,才能更好躲避魔蛛族的追杀,有太一灵灯在,宗门长辈会第一时间循迹而来……”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轰隆。

    &bp;&bp;&bp;&bp;大地开始震颤。

    &bp;&bp;&bp;&bp;一股乌黑烟尘骤起,远处的参天巨树如草茎一样轰然折断倒塌。

    &bp;&bp;&bp;&bp;墨绿色的林海骤然掀起巨浪。

    &bp;&bp;&bp;&bp;一道道墨绿色的巨大身影,宛如一道道闪电,朝着众人急速突进了过来。

    &bp;&bp;&bp;&bp;煞气漫天。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