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6、雨打风吹之后的风流
    “这是……”叶青羽微微一怔。

    七杀碑!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七杀碑了。

    之前曾听医神和丹神两位老人说过,在光明殿之中,有一块七杀碑。

    当年那位创立了光明殿的存在,曾经在光明殿中,立下了这样一块剑碑,拥有者镇压鬼神妖魔的威能。

    应该就是眼前这块剑碑了。

    有镇压鬼神妖魔的威能?

    自己似乎并没有感应到啊。

    这剑碑周围,并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啊。

    其上除了字迹,似乎也并无符文阵法之类的玄奥。

    莫非是外人以讹传讹?

    叶青羽抬头看这石碑上的字,盯得救了,突然觉得一阵阵的眼晕。

    变化开始出现了。

    那字迹宛如刀削斧砍,铁画银钩,每一个字迹都像是以长剑劈砍出来,经历了百年的光阴,岁月流逝,此时叶青羽依旧能够感受到这二十一个字里面,似是有电光闪烁刀意铮铮,仿佛是金戈铁马万刃交结般的气势,不知道什么时候,叶青羽猛然之间觉得身边的景色一变,自己不再是站在七杀碑前,而是位于一片尸山血海的战场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叶青羽心中大惊。

    他猛地摇头,催动神识,坚定意志,甚至运转无名心法,竟然都无法勘破眼前的幻境。

    阵法?

    还是幻象?

    就看眼前一幕幕沧桑古朴可怕的画面出现——

    虚空之中有遮天蔽日的战舰战船,能量炮在轰鸣,一个个神魔仿佛是飓风中的枯叶一般坠落,看到地面上尸山血海,无数奇异的种族战士在挥动武器厮杀,鲜血像是河流一样汇集在一起奔腾呼啸,白骨识海堆积如山,看到残垣断壁和燃烧的火焰,看到倒塌的山峦,看到干涸的汪洋,看到被打碎了的虚空,看到被地火岩浆淹没的城阙和高楼……

    整个世界在叶青羽的身边疯狂地旋转。

    他看到了神魔交战之中天地毁灭版的场景。

    看到无数追随神魔的种族在战争之中毁灭的场景。

    看到整个世界宛,在这样的战争摧残之中,如一座精美的沙雕一般一点一点地坍塌凋零的场景。

    叶青羽不知不觉之中就握紧了双拳。

    看到无数生灵惨死,看到神与魔相争不休,看到世界因为战争毁灭,渐渐地他心中升腾起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杀意,一种难以而至的愤恨,整个人像是被某种东西彻底点燃了一般,恨不得化作一团灭世火焰,翻滚过去,席卷那漫天争斗厮杀、面目狰狞的神与魔,让这些宛如生灵毒瘤一般的东西,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叶青羽的双眼,仿佛是被火焰笼罩。

    然后他整个人似乎都化作了一团火焰。

    耳边传来了无数生灵的哀嚎和怒吼,渐行渐远……

    也不知道多了多长时间,他猛然清醒。

    再看周围时,之前的一切幻象都消失了,唯有一面高耸的剑碑而已。

    再看剑碑上的二十一个字的时候,只是觉得那一笔一划锐利到了极点,但却再也没有之前看时那种头晕目眩产生幻觉的。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青羽再看七杀碑。

    当年那位存在为什么要立下这样一块碑呢?

    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应该是这块剑碑的碑意吧?

    当年那位存在,立下这块剑碑的时候,武道精神意志里蕴藏着的画面,应该就是这些了。

    只是传说之中,那位存在应该是雪国战神,一百年之前的人物,怎么看起来,似乎是经历过神魔时代一样,而且对于神魔是如此的愤恨仇视?

    叶青羽觉得有些事情,可能不仅仅是传说那么简单。

    又在七杀碑前站了一会儿,叶青羽只觉得之前填塞身体之中的那股恨意和杀意渐渐消退而去,这才转身离开,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可以再慢慢观察这七杀碑。

    出了微型瓮城,便是一个开阔大的大广场。

    中间是宽达十米的车马主道。

    主道两侧是两行光明甲士雕像的甬道,每一尊甲士雕像都有十米高,通体淡银色,栩栩如生,都是当胸执剑,极有威势。

    甲士雕像的外面,左边是演武校场,右边则是营地、军械库之类的东西。

    有铁木栅栏将其与车马主道分开。

    叶青羽慢慢地走在车马主道上。

    耳边传来一阵喧哗声。

    却是右边的营地里,有人在嬉闹玩耍。

    是一群穿着便服的军人,有两个身形魁梧的汉子,裸露着上身,头顶着头,怒目圆睁,在疯狂地摔跤角力,旁边近百的军士疯狂地呐喊加油,还有一个坐在石墩上看起来像是一座肉山一样的大胖子,又白又宣,大声叫喊着开局下注,组织赌局,在赌到底那两个魁梧汉子谁能在摔跤中胜出……

    “哈哈哈,下注了下注了啊,老子身上没钱了,这个月饷银还没,先欠着,老子口头押十锭狗头金……”胖子一脸的疯狂痴迷,大声地道。

    他每笑一声,都能看到他宽松睡衣一样的长袍下的肥肉都会颤抖好几下。

    “胖子,为什么你又打白条,你都欠下我们几百锭狗头金了,拖了好几个月了,凭什么?”有人不服气大喊。

    “就凭老子是甲士营统帅,军衔比你们都高,哇哈哈哈,不服气怎么的?”胖子很是嚣张地大叫。

    “一开始我们都说好了的,赌局无父子,官职算个屁……”另一位大汉很是有性格地大喊道。

    胖子就有点儿恼怒,怔了怔,然后回头道:“段天德,段天德,别他妈的一天到晚睡觉了,把老子的将军印拿过来……”

    一会儿后面的大帐里,就有一个打着呵欠的年轻军士走出来,应该就是胖子口中的段天德,手里拿着一个淡银色的东西,随手一丢,老远地就扔了过来……

    那东西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抛物线。

    叶青羽看的真切,是一枚极为精致的官印令牌。

    这剑形的官印令牌泛动不俗的能量气息,显然并非是凡物,品秩也绝对不低,至少也是二品军侯的品阶官位。

    但那肥猪一样的胖子,头也不回随手一接,然后直接将这枚观音灵牌丢到了身前的一堆碎银子里,大声地道:“老子押官印,怎么样,这回总行了吧?”

    “切,每次都用这一招,怕了你。”旁边的人都很鄙夷地看着胖子。

    远处。

    叶青羽站在主道上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这就是如今光明殿的甲士营吗?

    那个胖子似乎是甲士营统帅。

    军纪烂到了这种程度,看起来光明殿真的是衰落到了一个境界了。

    叶青羽也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