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9、立誓
    &bp;&bp;&bp;&bp;如果他全力爆发,足以瞬间将这个光头壮汉傀儡撕成粉碎。

    &bp;&bp;&bp;&bp;但那样的话,过于暴露实力,一旦对反感觉今晚事不可成,也许会立刻悄然撤走,甚至会连累到【雪崩】,还不如先维持局面,麻痹对方,要是能够捕捉到那个隐藏在阵法之中的阴冷身影的位置,今晚也许有机会破局。

    &bp;&bp;&bp;&bp;“早知道这样,今晚应该带着呆狗九来,这家伙的鼻子灵敏,可能早就找到主谋所在了。”

    &bp;&bp;&bp;&bp;叶青羽心中有点儿懊悔。

    &bp;&bp;&bp;&bp;咻!

    &bp;&bp;&bp;&bp;破空声传来。

    &bp;&bp;&bp;&bp;恢复了正常的光头壮汉符文傀儡挥动巨斧,展开了攻击。

    &bp;&bp;&bp;&bp;叶青羽的身影如若雷霆般闪烁而出,双脚猛然踏地,这一脚如若天崩地裂,庞大的力量将叶青羽脚踝周遭的空气都震得溃散,崩塌,发出刺耳的爆鸣声。

    &bp;&bp;&bp;&bp;“呼!”

    &bp;&bp;&bp;&bp;电光火石间,叶青羽已然冲杀出数十丈外,跃至那壮汉头顶的虚空。

    &bp;&bp;&bp;&bp;“开!”

    &bp;&bp;&bp;&bp;这雷霆一拳,仿佛包罗万象。

    &bp;&bp;&bp;&bp;从他双拳之中迸发出来的力量,浩浩荡荡,宛若浪潮般袭杀出去,龙拳修炼到极致后,产生的威猛气势,劈金裂石!

    &bp;&bp;&bp;&bp;壮汉傀儡双眸之中的血光宛如流瀑一样,战斗本能爆发,反应极快,巨斧落空之后,双臂以正常人做不到的弧度翻转,斧面上撩,反斩而出。

    &bp;&bp;&bp;&bp;“轰!”

    &bp;&bp;&bp;&bp;叶青羽一拳豁然轰砸在血斧的斧刃上!

    &bp;&bp;&bp;&bp;在刹那间,他右拳之中蕴含着的恐怖力量,瞬间迸发出去,全部冲击在这斧面刃上!

    &bp;&bp;&bp;&bp;“嗡!”

    &bp;&bp;&bp;&bp;一道沉闷的炸响在斧面响起,整个斧面生生凹陷下去一大片,凸显出一个触目惊心的拳印!

    &bp;&bp;&bp;&bp;那壮汉在这瞬间如若被恐怖妖物的爪子拍中,从血斧上传来的巨大力量反噬,震得他浑身血色纹络疯狂地闪烁,如果是真人的话,只怕是这一击之间,就会胸膛中热血滚滚,几乎吐血,五脏六腑似乎在这时都已经移位!

    &bp;&bp;&bp;&bp;“噗!”

    &bp;&bp;&bp;&bp;壮汉不由自主的朝着身后退出十来步,紧握着斧柄的双手虎口早已震得开裂,鲜血淋漓,但流淌出来的血液,却是淡黑色的,像是某种燃料一样,染红了斧柄。

    &bp;&bp;&bp;&bp;“吼吼吼!”

    &bp;&bp;&bp;&bp;壮汉血色深潭眼眸之中,宛如血流一般的光焰流淌,发出了愤怒的嚎叫。

    &bp;&bp;&bp;&bp;“呵呵,叫什么叫?”叶青羽从容而走,缓缓而行,道:“看起来你的这道大餐,效果很差呢……”

    &bp;&bp;&bp;&bp;这话是对那个暗中隐藏的幕后黑手所。

    &bp;&bp;&bp;&bp;“桀桀桀桀……是吗?那就好好吃吧,桀桀桀桀,心撑着。”那阴沉冰冷怨毒的声音果然再度响起。

    &bp;&bp;&bp;&bp;叶青羽的耳朵动了动。

    &bp;&bp;&bp;&bp;他仔细地查询着话之人的位置。

    &bp;&bp;&bp;&bp;这才是破局的关键点。

    &bp;&bp;&bp;&bp;其实这个时候,暗中隐藏的那人,也是有点儿微微心惊。

    &bp;&bp;&bp;&bp;光头壮汉符文傀儡的实力,到底如何,他心中很清楚,但却没有想到,一出手完全被【战神】所压制。

    &bp;&bp;&bp;&bp;在这人看来,论修为或许光头傀儡不如叶青羽,可是这尊傀儡是他手中力量最大的一尊,天生神力,一般同等的强者,如若与其硬撼力量的话,根本是找死的份儿!

    &bp;&bp;&bp;&bp;可是,叶青羽此时展现出来的拳头劲道,已经大幅度超越了他的想象,甚至,比他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bp;&bp;&bp;&bp;“哈哈,这样的傀儡,你有几尊?苦心经营的东西,亲眼看着它被摧毁,一定很心痛吧,呵呵呵……”叶青羽大声地道。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他双脚再度蹬踏虚空,在半空中还未落下的身子,腰身猛然扭转,荡出狂躁的力量,踏空而行,整个人如一道闪电一般,再度朝着壮汉扑杀而去。

    &bp;&bp;&bp;&bp;龙拳之秘,讲究的是势!

    &bp;&bp;&bp;&bp;叶青羽的力量,本就远超于这个壮汉,同时出拳的速度,早已快到令人眼花缭乱,在这般迅猛的出拳速度下,瞬间爆发出来的冲击力,根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bp;&bp;&bp;&bp;“嗖嗖嗖!”

    &bp;&bp;&bp;&bp;他的双拳如若雨点般不断轰砸而出。

    &bp;&bp;&bp;&bp;这是叶青羽第一次如此全力施展龙拳秘典。

    &bp;&bp;&bp;&bp;伴随着道道龙吟破空声,虚空之中银色神龙幻影飞舞流转,拳芒甚至在天穹中产生无数道虚幻的残影,一时间,叶青羽如若生了数百只臂膀,数百道拳影,疯狂的落在壮汉全身上下每一处要害!

    &bp;&bp;&bp;&bp;快!

    &bp;&bp;&bp;&bp;太快了!

    &bp;&bp;&bp;&bp;“噗噗噗噗!”

    &bp;&bp;&bp;&bp;壮汉的身上不住爆发出沉闷的骨裂声响。

    &bp;&bp;&bp;&bp;以叶青羽此时的速度和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光头壮汉符文傀儡的反应范畴。

    &bp;&bp;&bp;&bp;这尊光头傀儡的胳膊,臂膀、腹、膝盖,各处要害在短短一个呼吸间,便遭受到叶青羽成千上万次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四肢百骸都要被叶青羽打的碎裂!

    &bp;&bp;&bp;&bp;他手中的斧柄已经彻底炸裂成两半,整个斧面都坑坑洼洼,布满了被叶青羽生生砸出来的凹痕拳印,触目惊心!

    &bp;&bp;&bp;&bp;在这样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之下,他就像是一尊布偶一样,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多余且迟缓,宛如慢动作一样,根本跟不上叶青羽的速率。

    &bp;&bp;&bp;&bp;只能被动地挨打,挨打,再挨打。

    &bp;&bp;&bp;&bp;“咳咳!”

    &bp;&bp;&bp;&bp;数百拳后,这壮汉傀儡空有不死之声,也是力大无穷,但却根本对叶青羽产生不到半点伤害,终于抵挡不住这恐怖的攻击,双腿的骨骼被叶青羽打的碎裂,噗通一声双膝跪地。

    &bp;&bp;&bp;&bp;“咕噜,咕噜……”壮汉跪伏在地面。

    &bp;&bp;&bp;&bp;他的嘴角溢流出淡黑色宛如油脂一般的诡异鲜血,血红色宛如深潭血池一般的眼眶里,错乱的红芒死死仰望盯着叶青羽,张了张嘴巴刚想话,一口夹杂着黑色碎肉的鲜血便喷涌出来。

    &bp;&bp;&bp;&bp;“呜哇!”壮汉双目赤红,露出一丝疯狂。

    &bp;&bp;&bp;&bp;他浑身那宛如刺青一般的血色纹络疯狂地闪烁,整个人似乎瞬间又膨胀了一倍,疯狂地提起最后一口气,抡起右拳狠狠的砸向面前的叶青羽,斗大的拳头蕴含着的霸道力量,震得空间似乎都被压缩出褶皱来,欲要与其同归于尽!

    &bp;&bp;&bp;&bp;“让你解脱吧。”

    &bp;&bp;&bp;&bp;叶青羽面色冷峻,目光淡然。

    &bp;&bp;&bp;&bp;龙拳再出!

    &bp;&bp;&bp;&bp;“吼!”

    &bp;&bp;&bp;&bp;在这叶青羽右拳轰杀出的瞬间,空气的爆鸣声如若龙吟般的咆哮,震撼整个杀阵!

    &bp;&bp;&bp;&bp;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

    &bp;&bp;&bp;&bp;“嗖……”

    &bp;&bp;&bp;&bp;杀阵中那一条条一道道触须般的光芒,悄无声息的从叶青羽身后出现,就要入其四肢百骸中。

    &bp;&bp;&bp;&bp;一股冰寒到极致的冷意立刻包裹住叶青羽。

    &bp;&bp;&bp;&bp;但叶青羽早有准备和提防。

    &bp;&bp;&bp;&bp;身体表层一层淡淡的【无上冰炎】一闪而逝,将这一股冰冷的阵法杀势瞬间被瓦解。

    &bp;&bp;&bp;&bp;阵法杀势并没有影响到叶青羽。

    &bp;&bp;&bp;&bp;“轰!”

    &bp;&bp;&bp;&bp;两拳相对!

    &bp;&bp;&bp;&bp;两道拳面周遭的虚空中,荡出狂躁气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四面八方冲散而去,震得尸堆都被掀翻了开。

    &bp;&bp;&bp;&bp;“咔擦!咔擦!”

    &bp;&bp;&bp;&bp;道道骨裂声从壮汉手臂中传来,他的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变形,骨骼尽皆碎裂成齑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整个拳头化作细碎的粉末,飞速地消失,就好像是一座沙雕一样。

    &bp;&bp;&bp;&bp;最终他整个人生生被叶青羽一拳轰的飞出去!

    &bp;&bp;&bp;&bp;“噗!”

    &bp;&bp;&bp;&bp;下一刻,壮汉的身形狠狠地撞在地上。

    &bp;&bp;&bp;&bp;“咕噜……”

    &bp;&bp;&bp;&bp;他挣扎着站了起来。

    &bp;&bp;&bp;&bp;眼眸之中那血色的光焰,逐渐散去。

    &bp;&bp;&bp;&bp;眼眶里空洞洞像是两个深坑一样,什么都没有。

    &bp;&bp;&bp;&bp;但是他脸上那种疯狂的杀意和屠戮之色,却是渐渐消退,表情微微表的正常了一些。

    &bp;&bp;&bp;&bp;“嗬嗬……”他喉咙里第一次发出类似于人语的声音:“我……嗬嗬……我……终于……自由……站着……死……我……谢……”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轰!

    &bp;&bp;&bp;&bp;他身上的血色纹络疯狂急骤地闪烁,最终整个人都爆裂了开来。

    &bp;&bp;&bp;&bp;这尊不死的怪物,终于彻底消亡了。

    &bp;&bp;&bp;&bp;叶青羽的脸上,没有战胜之后的喜悦——事实上战胜这样一尊人肉傀儡机器,对于叶青羽来,并不算是什么,最主要的是,叶青羽听明白了光头傀儡机器最后那断断续续的话的意思。

    &bp;&bp;&bp;&bp;很显然,在最后的时刻,他恢复了一些神智。

    &bp;&bp;&bp;&bp;毫无疑问他是人肉傀儡邪术的受害者,并非是主动承受了这种邪术,在死亡之前的最后时刻,终于得到了解脱,之所以强行站起来,就是因为他身为一名强者的尊严,要让他站着死,谢谢叶青羽帮助他实现了解脱。

    &bp;&bp;&bp;&bp;这光头壮汉,身前是谁的儿子,是谁的丈夫,是谁的父亲……

    &bp;&bp;&bp;&bp;叶青羽心中的怒意,升腾到了极点。

    &bp;&bp;&bp;&bp;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帝都之中,以这样的邪术来害人?

    &bp;&bp;&bp;&bp;“如果有朝一日我大权在手,一定荡涤帝国之内一切邪恶,不管是贵族还是宗门,敢行害人之事,必让他遭受百倍的报应。”

    &bp;&bp;&bp;&bp;叶青羽在心中暗暗地发誓。

    &bp;&bp;&bp;&bp;这时——

    &bp;&bp;&bp;&bp;“桀桀……”禁制中隐匿的那人,再度发出一声诡异的怪笑:“厉害厉害。战神果然名不虚传呢。”

    &bp;&bp;&bp;&bp;“如果你真的知道厉害,就给我滚出来,我以武者的名义发誓,此生必杀你。”叶青羽的声音宛如黄钟大吕,激荡在天地之间。

    &bp;&bp;&bp;&bp;似乎是感应到了叶青羽的意志,阵法之中的杀势突然如废水一般沸腾了起来。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