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7、动坟·小剑
    &bp;&bp;&bp;&bp;虽然时间过去才不过是一年时间,看到这间的漆黑院落,叶青羽仍然忍不住心中产生了感慨。

    &bp;&bp;&bp;&bp;可惜走完了整个思过院,叶青羽依旧是没有遇到那位神秘的瘦老人。

    &bp;&bp;&bp;&bp;“看来他是故意避而不见了。”

    &bp;&bp;&bp;&bp;叶青羽心中猜测。

    &bp;&bp;&bp;&bp;瘦老人实力高深莫测,如果他不愿意见自己的话,那想要找到还是太难。

    &bp;&bp;&bp;&bp;想通了这一节,叶青羽也不再留恋,直接离开了思过院。

    &bp;&bp;&bp;&bp;回来再看的时候,寒冰七星王座上,七杯龙酒都已经有了主人。

    &bp;&bp;&bp;&bp;龙酒的功效,对于高阶灵泉境强者和苦海境强来,效果一般,但对于白鹿学员们这种武道之路才刚刚起步的少年们来,却不啻于灵丹妙药一般。

    &bp;&bp;&bp;&bp;第一个抢上王座的李沉舟还在呼呼大睡。

    &bp;&bp;&bp;&bp;第二个上去的秦无双还盘膝而坐在上面,闭目凝眸修炼,越发凌厉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之中弥漫了出来。

    &bp;&bp;&bp;&bp;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bp;&bp;&bp;&bp;七个冰晶客座上,人人都在闭目修炼。

    &bp;&bp;&bp;&bp;这七个人中,有两个是叶青羽不认识的。

    &bp;&bp;&bp;&bp;不过这无关紧要。

    &bp;&bp;&bp;&bp;叶青羽以苦海境的武道意志,设下考验,只有符合他的心性的学员,才能登上七星寒冰王座,喝下龙酒,既然那两个学员能够上去,那就明他们的资质和心性,绝对没有问题。

    &bp;&bp;&bp;&bp;随便看了一眼,发现周孤寒和他那两个心腹已经离开了。

    &bp;&bp;&bp;&bp;人群中,也不见了蒋涵的身影。

    &bp;&bp;&bp;&bp;叶青羽又去院长办公室,和孔空打了一声招呼,就此离开了白鹿学院。

    &bp;&bp;&bp;&bp;蓝天现在依旧是白鹿学院四年级的学员,返回自己的宿舍去修炼了,对于这个天蓝色长发帅哥的身份来历,叶青羽还一无所知,但这并不妨碍两人的交情,晋入了苦海境之后,叶青羽对他人的气息感应更为敏锐准确,直觉告诉叶青羽,蓝天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bp;&bp;&bp;&bp;不过话又回来,两人之间,也并无太大的交集。

    &bp;&bp;&bp;&bp;叶青羽自然没有什么资格,当面去问蓝天的真正身份。

    &bp;&bp;&bp;&bp;毕竟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秘密,或者是一些不愿意提起的往事。

    &bp;&bp;&bp;&bp;这一次白鹿学院之行的结果,叶青羽很满意。

    &bp;&bp;&bp;&bp;因为周孤寒的捣乱,贵族学员们没有得到细谈拉拢试探叶青羽的机会,而寒门学子中,也发现了类似于李沉舟这样的卓越弟子,让叶青羽心中欣慰,又给白鹿学院留下了的强大的火种,不论从任何角度而言,都算得上是圆满了。

    &bp;&bp;&bp;&bp;离开学院之后,叶青羽第一时间回到了叶府。

    &bp;&bp;&bp;&bp;除了母亲遗嘱上所的迁坟之事外,其他事情都已经结束。

    &bp;&bp;&bp;&bp;因为这些意外的耽搁,时间上已经有些赶了,叶青羽和温晚等人商议之后,当晚【亮剑号】提前一步出发,由温晚带队,带着吴妈、白远行等人,载着哨兵们的尸身,前往青鸾行省,寻找哨兵乙的亲属,而叶青羽则留下来,找风水先生算好了适合迁坟的时间,准备按照遗嘱所,为父母迁坟。

    &bp;&bp;&bp;&bp;整个行程都安排的满满的。

    &bp;&bp;&bp;&bp;晚上和秦兰等人吃完家宴,叶青羽回到后院锐意园中,继续修炼。

    &bp;&bp;&bp;&bp;晋入苦海境,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bp;&bp;&bp;&bp;叶青羽需要不断地转化己身的力量,感悟天地法则规则之力,将流淌在经络穴窍之中的气态元气,彻底转化为液态,遍布全身,这样才能真正掌握和拥有苦海境强者的力量。

    &bp;&bp;&bp;&bp;两日之后。

    &bp;&bp;&bp;&bp;吉时。

    &bp;&bp;&bp;&bp;宜动土,迁坟,祭司。

    &bp;&bp;&bp;&bp;叶青羽和叶府上下,来到那片坟冢区域,按照城中古老的仪式和传统,开始动土迁坟。

    &bp;&bp;&bp;&bp;城北石鼓寺的僧人,在方丈圆通大师的带领下,开辟陆地道场,在两旁做法事,梵音阵阵,倒也肃穆,除了叶府的人之外,因为之前早就打听到了消息,鹿鸣郡城中有头有脸的人,都来献花,连城主府和四大兵主府,都派人送花圈来缅怀。

    &bp;&bp;&bp;&bp;叶青羽羽翼已成,城中没有人敢在这样的时候怠慢。

    &bp;&bp;&bp;&bp;青萝商会尤其重视,会长宋剑南亲自现身,石鼓寺的和尚们,也是他请来的。

    &bp;&bp;&bp;&bp;宋青萝也是一身素衣,出现在了现场。

    &bp;&bp;&bp;&bp;动土之时,叶府上下哭声一片。

    &bp;&bp;&bp;&bp;叶青羽一身素缟,头戴孝帽,跪在最前面。

    &bp;&bp;&bp;&bp;他并没有哭。

    &bp;&bp;&bp;&bp;他不太喜欢和适应,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在那日见到母亲的遗书之时,叶青羽的心情就曾天翻地覆过,现在他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情了。

    &bp;&bp;&bp;&bp;尘土飞扬。

    &bp;&bp;&bp;&bp;长满了绿草的坟头被破开,在一锹一锹中,白玉色的石棺,终于露出。

    &bp;&bp;&bp;&bp;入土五年,玉石依旧崭新如故,看着那两座合埋在一起的石棺,叶青羽脑海之中,昔日的一幕一幕再浮现,心情禁不住又剧烈浮动了起来。

    &bp;&bp;&bp;&bp;升棺。

    &bp;&bp;&bp;&bp;哀乐长鸣。

    &bp;&bp;&bp;&bp;哭喊声一片。

    &bp;&bp;&bp;&bp;圆通和尚带着弟子们绕着石棺而行,咏念往生咒超度。

    &bp;&bp;&bp;&bp;然后石棺搭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灵车,僧人开道,叶青羽怀中抱着父母的遗像,身后有下人高举着白色亡旗,将灵车夹在其中,开始朝着鹿鸣江的方向缓缓而行。

    &bp;&bp;&bp;&bp;这些都是遗书上所叮嘱的事情。

    &bp;&bp;&bp;&bp;最后灵车要被投入到鹿鸣江之中。

    &bp;&bp;&bp;&bp;原本叶青羽是想要开棺,亲手为父母整理遗体,添加一些陪葬之物,但因为信中的叮嘱,最后还是未曾开棺。

    &bp;&bp;&bp;&bp;很快到了鹿鸣江之前。

    &bp;&bp;&bp;&bp;江河水淘淘而过,时值盛春,正是冰雪消融之际,因此江水正处于一年之中唯二两次水面暴涨的时节,显得异常的浑浊,水面上还有大块大块的碎冰漂浮,相互撞击,不断地破碎沉浮,迷蒙的湿润水气弥漫着四周。

    &bp;&bp;&bp;&bp;叶青羽想了想,开始亲手在玉石棺上篆刻铭文阵法。

    &bp;&bp;&bp;&bp;石棺虽然坚硬,但若是投入江中,被碎冰撞破,到时候父母的遗体不得保全,最终要沦为鱼蛇口中之物,这是叶青羽无法接受的——事实上父母要求将石棺沉入鹿鸣江中,也是叶青羽一直无比困惑的事情。

    &bp;&bp;&bp;&bp;以叶青羽的修为,篆刻铭文阵法自然是极快。

    &bp;&bp;&bp;&bp;半柱香时间,一切准备妥当。

    &bp;&bp;&bp;&bp;叶青羽掌心浮动光芒,一股无形之力,将两尊石棺托起,缓缓地朝着鹿鸣江中心区域飘飞而去,转眼就到了近千米开阔的江中心,然后一点一点地缓缓下沉,不断地靠近水面。

    &bp;&bp;&bp;&bp;“爹,娘,如你们所愿,在这滔滔江水之中安息吧,儿子会完成你们所有的遗愿……”

    &bp;&bp;&bp;&bp;叶青羽在心里默默地许愿。

    &bp;&bp;&bp;&bp;眼看着两尊石棺就要沉入到浑浊的江水之中,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变化,突然出现了——

    &bp;&bp;&bp;&bp;咻!

    &bp;&bp;&bp;&bp;一道暗淡银芒,在淡黄色蒙蒙水气的掩护之下,无声无息地朝着石棺激射而来。

    &bp;&bp;&bp;&bp;叶青羽瞬间警觉。

    &bp;&bp;&bp;&bp;“鼠辈尔敢?找死。”

    &bp;&bp;&bp;&bp;叶青羽大喝一声,心念转动的瞬间,人已经来到了石棺之前,手掌弥漫着银色冰晶,一抬手,直接朝着那暗淡银芒抓过去。

    &bp;&bp;&bp;&bp;叮!

    &bp;&bp;&bp;&bp;金属交鸣的声音传来。

    &bp;&bp;&bp;&bp;银芒被叶青羽抓在手中,顿时一股犀利到了极点的劲气,陡然爆发开来,以叶青羽的实力,竟是无法控制,水晶被震碎,掌心皮肤割破,手掌中瞬间冒红。

    &bp;&bp;&bp;&bp;叶青羽临危不乱,【无上冰炎】瞬间催动,遍布掌心之中,恐怖的**之力爆发,将那银芒,死死地捏在了掌心里。

    &bp;&bp;&bp;&bp;铮铮锵锵!

    &bp;&bp;&bp;&bp;剧烈的金铁交鸣之声,不断地从叶青羽的掌心之中爆发出来。

    &bp;&bp;&bp;&bp;如同捏住了一尾湿滑的金属鱼儿一般,那银芒疯狂剧烈地挣扎,想要挣脱叶青羽的掌心,但最终在号称克制一切力量的【无上冰炎】的作用之下,缓缓地安静了下来,最终被冻结在了一层坚冰之中。

    &bp;&bp;&bp;&bp;叶青羽眸光落实在掌心中,一看之下,顿时心中大震。

    &bp;&bp;&bp;&bp;诡谲剑。

    &bp;&bp;&bp;&bp;又是诡谲剑。

    &bp;&bp;&bp;&bp;被冻结在掌心坚冰中的,正是一柄古朴无华的淡银色剑。

    &bp;&bp;&bp;&bp;不论是造型模样还是尺寸大,都与那一日叶青羽在妖兽群中遇到的那柄剑一模一样,只是材质看起来略显的粗糙了一些,其中还蕴含着丝丝诡谲之力,尤有挣扎的余地,可惜被【无上冰炎】包裹,最终还是挣扎不脱。

    &bp;&bp;&bp;&bp;竟然是这种剑?

    &bp;&bp;&bp;&bp;叶青羽元力催动,眸光如电,朝着对岸凝视过去,却隐约感觉到,远处有空间元素气息涌动的余波,没有丝毫人影,显然之前出手的人,一击不得手,立刻远遁而走了,遁法奇妙,叶青羽一时捕捉不得其行踪。

    &bp;&bp;&bp;&bp;出手之人,已经逃走了。

    &bp;&bp;&bp;&bp;叶青羽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bp;&bp;&bp;&bp;这是怎么回事?

    &bp;&bp;&bp;&bp;为什么银色诡谲剑,在这个时候,再度出现?

    &bp;&bp;&bp;&bp;而且这一次,竟然是直接袭杀向石棺,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bp;&bp;&bp;&bp;刚才的一切,都在电光石火的瞬间发生,旁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叶侯爷已经到了江面上,同时传来了金属交击的声音,并未意识到是有高手偷袭,反而以为是叶侯爷在进行某种仪式,都抬头看向江中。

    &bp;&bp;&bp;&bp;叶青羽看着身边的石棺,突然有点儿犹豫了。

    &bp;&bp;&bp;&bp;能够催动银色诡谲剑的人,实力绝对恐怖,只怕也在苦海境,这样的存在,放在哪里都是无比尊崇的存在,但就是这样的顶级强者,却向两尊已经逝去的人的石棺出手……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bp;&bp;&bp;&bp;难道石棺之中,有什么巨大的秘密吗?

    &bp;&bp;&bp;&bp;莫非……

    &bp;&bp;&bp;&bp;叶青羽的脑海之中,一道灵光闪过,突然激动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