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6、埋死人
    &bp;&bp;&bp;&bp;“难道是之前出现过的那触手怪物?”

    &bp;&bp;&bp;&bp;叶青羽心中悸动。

    &bp;&bp;&bp;&bp;一股极其可怕的气息,从那大片阴影之中传来。

    &bp;&bp;&bp;&bp;叶青羽化身天龙之后,可以算得上是海中的皇者,心中无所畏惧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片巨大的阴影,却还是禁不住一阵阵的颤栗。

    &bp;&bp;&bp;&bp;“要不要潜下去看看……算了,时间紧迫,寻找符文皇帝遗泽要紧。”

    &bp;&bp;&bp;&bp;叶青羽打消了潜下去观察的想法。

    &bp;&bp;&bp;&bp;心中一动,银色天龙冲天而起,破出海面。

    &bp;&bp;&bp;&bp;一瞬之间,就到了海岸上。

    &bp;&bp;&bp;&bp;金黄色的沙滩,在血色海水的冲刷下,竟是不带丝毫的血色,宛如一颗颗黄金一般,微微发光,层层叠叠地扑出去,海岸极宽极缓,海水也是极浅……毫无疑问,这里是一处平缓完美的海滩。

    &bp;&bp;&bp;&bp;再往远处,却是山峦绿树,层峦叠嶂,郁郁森森,竟是一片充满了活力的大森林。

    &bp;&bp;&bp;&bp;宋、秦止水三个人,在岸上等待着。

    &bp;&bp;&bp;&bp;铁甲老人没有了踪迹,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bp;&bp;&bp;&bp;叶青羽越过海滩,落在一片树林之中,换上了衣服,才从树林之中走出来,和三个人汇合。

    &bp;&bp;&bp;&bp;【天龙真意】的确是强悍,但唯一有一点不好,就是一旦变身,身上的衣物瞬间破损,等到变回来之后,就城赤身**了,幸亏叶青羽身上带了不少备用的衣物,否则真的就只能裸奔了。

    &bp;&bp;&bp;&bp;“方才多谢叶兄了。”

    &bp;&bp;&bp;&bp;秦止水再次感谢。

    &bp;&bp;&bp;&bp;“秦兄客气了……”叶青羽笑了笑,然后看向西门夜两人,道:“黑色玉诀地图上的标识路线,我们已经走完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这岛是符文皇座行宫吗?”

    &bp;&bp;&bp;&bp;西门夜看了看远处的层峦森林,道:“家曾经过,血海尽头,有神皇之宫,应该没错了,这里,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符文皇帝行宫,啊哈哈,我们的机缘到了……你看那里?”

    &bp;&bp;&bp;&bp;他伸手指向层峦森林深处。

    &bp;&bp;&bp;&bp;却见巍巍白云笼罩的地方,隐约真的有一座宫殿浮现在虚空。

    &bp;&bp;&bp;&bp;那宫殿,和之前众人在雾区尽头,等待神门开启的时候,看到的天空中浮现出的那座神殿,几乎一模一样,给人一种神圣浩瀚恢弘磅礴的气息。

    &bp;&bp;&bp;&bp;“走!”

    &bp;&bp;&bp;&bp;叶青羽也不再耽误时间,一马当先,腾跃而起,朝着森林深处冲去。

    &bp;&bp;&bp;&bp;此时已经落在地面上,和洋面上时不同,有了可以借力的地方,如他们这般的强者,一次腾跃,就是千米,星丸投掷一般跳跃,速度并不比内元存在时慢多少。

    &bp;&bp;&bp;&bp;轰轰轰!

    &bp;&bp;&bp;&bp;众人像是巨力兔子一样,不断地跳跃,急速前进。

    &bp;&bp;&bp;&bp;只有宋君一个,脚踩暗黑色妖莲,漂浮于天空之中,潇洒到了极点。

    &bp;&bp;&bp;&bp;瞬息之间,众人就入了森林。

    &bp;&bp;&bp;&bp;看起来是寻常的植被,没有什么奇异气息,也不存在想象之中应该有的阵法之类的东西,一切都很正常,草木之间,还有鸟昆虫鸣叫,蛇虫豹蚁都有,和远处那片一望无尽的死亡之地血色汪洋比起来,这片森林仿佛是生命的乐园一样。

    &bp;&bp;&bp;&bp;叶青羽原本还在期待,能够在这森林之中,找到一些珍稀罕见的草药神草之类的东西。

    &bp;&bp;&bp;&bp;但他失望了。

    &bp;&bp;&bp;&bp;森林之中的草木,都是极为普通常见的种类,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bp;&bp;&bp;&bp;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奇异的血腥味道。

    &bp;&bp;&bp;&bp;叶青羽三人落在一块岩石上。

    &bp;&bp;&bp;&bp;流水潺潺。

    &bp;&bp;&bp;&bp;溪水晶莹透亮,颜色明媚,和血海之水不同,在树荫之间匆匆流过。

    &bp;&bp;&bp;&bp;河滩上,一片狼藉,草木摧折。

    &bp;&bp;&bp;&bp;还有一滩滩晶莹的血迹,还未完全干涸,散发出淡淡的奇异幽香味道,而在血泊的周围,却是有数十头大虫蟒蛇的残躯,都爆裂了开来,死状极惨。

    &bp;&bp;&bp;&bp;“看来是有强者,在这里交过手,有人还负了伤。”

    &bp;&bp;&bp;&bp;“恩,应该是之前三次神门开启的时候,进来的强者,他们已经提前到了。”

    &bp;&bp;&bp;&bp;“顶级强者的血液,洒落在这里,香味吸引了这些虎豹大虫前来舔舐,可惜这岛上的兽类,只是普通生灵,无法承受这些强者血液里面的力量,那是舔了一滴滴,也被瞬间撑爆了……”

    &bp;&bp;&bp;&bp;秦止水忍不住感叹。

    &bp;&bp;&bp;&bp;“是啊,追求力量和寿命,追求生命质的提升,是每一种生灵的本能,但真正走到最后的,又能有几个呢?”叶青羽也颇为认同。

    &bp;&bp;&bp;&bp;“走!”

    &bp;&bp;&bp;&bp;西门夜催促。

    &bp;&bp;&bp;&bp;几个人继续赶路。

    &bp;&bp;&bp;&bp;一路上,又遇到了一些强者搏杀的痕迹。

    &bp;&bp;&bp;&bp;只是因为被压制了元气,单凭**之力,战斗的破坏力终究还是有限,所以这片森林看起来还算是完好,也遇到了一些战死强者的尸体,体内的气息都令人心悸,最弱者也是苦海境的存在,放在外面真实界,哪一个不是雄霸一方的恐怖存在,可惜在这里,命如蚁贱,死了连一个掩埋的人都没有。

    &bp;&bp;&bp;&bp;叶青羽每每看到,都忍不住心生叹息。

    &bp;&bp;&bp;&bp;他性子里终究是有点儿偏执。

    &bp;&bp;&bp;&bp;是妇人之仁也好,是愚蠢也罢,最终还是停下来,耐心把这些强者的尸体,都一一掩埋了。

    &bp;&bp;&bp;&bp;又到一处战斗痕迹现场。

    &bp;&bp;&bp;&bp;随着越是靠近中央区域,战斗越是触目惊心,这处战场上,足足有五具尸身。

    &bp;&bp;&bp;&bp;叶青羽也没有话,一具一具地开始整理掩埋。

    &bp;&bp;&bp;&bp;“我兄弟,这个时候,你管这些死人干嘛啊?”西门夜忍不住吐槽道:“

    &bp;&bp;&bp;&bp;西门夜和秦止水两人,被他这么连续耽误,最终都忍不住了,劝叶青羽也没有效果,眼看着就要到了符文皇座,虽然明知道自己来的已经有点晚,早就有人到了,但终究是忍不住心中的冲动,干脆叮嘱了叶青羽几句,两个人都心急火燎地朝着前方赶去了。

    &bp;&bp;&bp;&bp;只有宋君,脚踩黑暗妖莲,不紧不慢地漂浮在天空,陪着叶青羽。

    &bp;&bp;&bp;&bp;“丫头,你也赶紧去吧,不要等我了。”叶青羽笑了笑,抬头大声道。

    &bp;&bp;&bp;&bp;宋话,也没有走。

    &bp;&bp;&bp;&bp;叶青羽笑了笑,没有再什么。

    &bp;&bp;&bp;&bp;“汪汪,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呆狗九也快急疯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去寻找符文皇帝遗泽啊,眼看着就到手的东西,你这么慢悠悠……唉,真是急死个狗啊。”

    &bp;&bp;&bp;&bp;“遗泽有缘人得之,不再先后。”叶青羽不换不忙地道。

    &bp;&bp;&bp;&bp;“可是……可是缘分也是自己争取来的,你不去争,怎么到你手中啊……”呆狗焦躁地道:“主人,这个时候,你可千万不要犯傻啊,这些死人,也未必都是什么好东西,管他们做什么。”

    &bp;&bp;&bp;&bp;“我们已经迟了,前面进入的那些强者,都是真正的顶级存在,连【天残脚】莫凌峰这样的登天境存在,都已经陨落,可见争夺有多残酷,我们就算是急着赶过去,估计也没有办法分一杯羹。”看着焦躁的呆狗,叶青羽笑着道:“既然凭实力抢不到,那就要靠运气和人品了。”

    &bp;&bp;&bp;&bp;“可……运气和人品,与你埋死人有什么关系?”呆狗九疯狂地跳了起来,恨不得拉着叶青羽狂奔。

    &bp;&bp;&bp;&bp;叶青羽神秘地一笑,道:“怎么没有关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埋个死人怎么也算得上是一两级浮屠吧,做好事攒人品啊。”

    &bp;&bp;&bp;&bp;“我……”带头呆狗呼天抢地:“我这么好一条狗,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主人啊,造孽啊。”

    &bp;&bp;&bp;&bp;叶青羽瞥了它一眼,道:“你要是忍不住,可以自己去,回头我们再汇合。”

    &bp;&bp;&bp;&bp;呆狗很认真地想了想,虽然一脸的冲动,但最终还是颓然道:“算了,我还是留在你这里吧,万一你待会儿遇到危险,我还可以救你。”

    &bp;&bp;&bp;&bp;叶青羽呵呵笑了笑,没有再什么。

    &bp;&bp;&bp;&bp;挖坑,敛尸,埋土,竖碑……

    &bp;&bp;&bp;&bp;几具尸体都埋好。

    &bp;&bp;&bp;&bp;他站起来拍了拍手,道:“好啦,我们……”

    &bp;&bp;&bp;&bp;话音未落。

    &bp;&bp;&bp;&bp;叶青羽的脸色猛然一变,看向了远处的树丛,神色顿时警惕了起来,一步一步地逼过去,道:“什么人,为何躲在树后,请现身吧。”

    &bp;&bp;&bp;&bp;没有动静。

    &bp;&bp;&bp;&bp;呆狗跳到叶青羽的身上,粉嫩的鼻子耸动着,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bp;&bp;&bp;&bp;咻!

    &bp;&bp;&bp;&bp;它化作一道闪电,冲到了树后。

    &bp;&bp;&bp;&bp;“心。”叶青羽连忙也跟了下去。

    &bp;&bp;&bp;&bp;“主人,快来,是这个老家伙,快不行了……”呆狗九的声音响起。

    &bp;&bp;&bp;&bp;叶青羽跟过去。

    &bp;&bp;&bp;&bp;拨开茂密的草丛,却见是之前逃跑了的铁甲老人,气息微弱地躺在了草丛里,一脸的灰败和颓唐,竟是一动都不能动,进的气多出的气少,显然是快要死了,连话都出来了,手中紧紧地握着那一支船桨……

    &bp;&bp;&bp;&bp;叶青羽蹲下来,仔细观察时。

    &bp;&bp;&bp;&bp;却见铁甲老人的胸口,一只掌印清晰地印在铁甲上,看其凹陷程度,只怕已经塌陷到了胸腔里,出手之人气力恐怖,只是一掌,就震碎了铁甲老人的五脏六腑,在这种元气力量被压制的情况下,显然铁甲老人是活不成了。

    &bp;&bp;&bp;&bp;这个老好人,和事佬,老奸巨猾,一路上闯到这里,却最终还是踏不过这一步。

    &bp;&bp;&bp;&bp;叶青羽蹲下来,单手扶起他,想了想,一缕淡淡的【无上冰炎】,注入到了铁甲老人的心肺经络之中。

    &bp;&bp;&bp;&bp;p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