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6、哇,你裸奔了
    &bp;&bp;&bp;&bp;西门夜和呆狗九一人一狗一路上较劲,都没有注意到叶青羽的变化。

    &bp;&bp;&bp;&bp;继续前行。

    &bp;&bp;&bp;&bp;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的战场残迹。

    &bp;&bp;&bp;&bp;几乎每隔数千米,就有发现有强者战死在地上。

    &bp;&bp;&bp;&bp;这仿佛是一场鲜血死亡之路。

    &bp;&bp;&bp;&bp;只不过后来的尸体,并非都是死于枪伤,显然并非是只有那位神秘的红缨枪主人出手,既然事情涉及到符文皇帝罗素的遗泽,那每个人都会拼死争夺那一份机缘,武者的界,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bp;&bp;&bp;&bp;只是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bp;&bp;&bp;&bp;而且都还是高手。

    &bp;&bp;&bp;&bp;叶青羽心中忍不住一阵阵的惋惜。

    &bp;&bp;&bp;&bp;这么多的高手,如果都能真正捍卫人族,镇守边疆的话,那对抗妖族甚至反攻妖族腹地,都是有可能的,如果这些人出现在战场上,那帝**中男儿可以少死多少,帝国局势也不会如今这么萧瑟……

    &bp;&bp;&bp;&bp;可惜啊,后三皇五帝时代的人族,始终不能真正的团结起来。

    &bp;&bp;&bp;&bp;只是时间紧迫,叶青羽甚至都不再停下来观察那些亡者的死因。

    &bp;&bp;&bp;&bp;他们加快了速度。

    &bp;&bp;&bp;&bp;越是往里,怀中的黄铜军工徽章就越是炙热。

    &bp;&bp;&bp;&bp;这让叶青羽越发地确定,一定是这个疑似【符文皇座】的神秘空间里,有某种东西或者是力量,激发了徽章之中的什么东西,两者之间有了某种共鸣。

    &bp;&bp;&bp;&bp;两个时辰之后。

    &bp;&bp;&bp;&bp;叶青羽带着西门夜,来到了第十号雾区之前。

    &bp;&bp;&bp;&bp;进入十号雾区的一瞬间,叶青羽禁不住咬紧了牙关。

    &bp;&bp;&bp;&bp;十号雾区之中,【湮灭之力】的强横程度,已经快要到了叶青羽自身实力所能承受的极限,湮灭之力虽然没有混沌之力那么可怕,但其中蕴含了雷霆、光暗、五行种种破碎补全的力量,秩序混乱,令人十分头疼。

    &bp;&bp;&bp;&bp;叶青羽咬着牙,并没有激发【无极神道】状态来抵御。

    &bp;&bp;&bp;&bp;按照西门夜那张地图上的标注,必须要通过重重雾区,才能真正进入所谓的【符文皇座】的核心区域。

    &bp;&bp;&bp;&bp;如果现在就底牌尽出的话,叶青羽觉得自己估计没有办法坚持到走完雾区。

    &bp;&bp;&bp;&bp;而且这种湮灭之力,虽然可怕,却也可以帮助武者淬炼肉身,各种混乱力量的力量处于一种无序的杂乱融合状态中,比之那种单纯单一的压力,更能淬炼武者的**之力。

    &bp;&bp;&bp;&bp;叶青羽踏入武道以来,先是在结界峡谷战场之中的龙穴之中,融合了一池神秘的血液,后又被【青鸾丹王】陈墨云关在【云顶铜炉】之中祭炼了一些时日,再在暴雪冰原【雪龙巢穴】之中得到了无上冰炎炼体,这都是炼体的奇遇。

    &bp;&bp;&bp;&bp;所以他的**强度,已经堪称是同阶最强的一批之一。

    &bp;&bp;&bp;&bp;但自从在天骄园武道会盟之战中,巨大压力之下,激发了【无极神道】的三禁状态之后,叶青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强度,还是远远不够。

    &bp;&bp;&bp;&bp;那次三禁状态之中,元气爆发,经络经脉近乎于难以承受这种爆炸状态,当时就感觉到了阵阵酸涩肿胀,等到战斗结束之后,回到军营之中疗伤,叶青羽发现,自己的经络穴窍之中,无数道撕裂的暗痕暗伤。

    &bp;&bp;&bp;&bp;这种暗伤就像是河道里的淤塞淤泥,一时之间或许不会有太大的损伤,但若是日积月累,很可能毁掉经脉穴窍。

    &bp;&bp;&bp;&bp;幸亏当时发现的及时。

    &bp;&bp;&bp;&bp;经过叶青羽一段时间有意的温养滋润,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bp;&bp;&bp;&bp;当时,叶青羽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武道之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bp;&bp;&bp;&bp;随着自己的元气修为疯狂提升,**淬炼强度,已经隐隐有一些难以与之匹配了。

    &bp;&bp;&bp;&bp;所以一直以来,自己大部分时间只能激发【无极神道】的一禁状态,一禁以上很难自主激发,有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强度无法承载那么巨大的力量。

    &bp;&bp;&bp;&bp;只是**淬炼打磨,并不像是元气增长那样,可以通过丹药或者是源晶来提升,所以叶青羽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

    &bp;&bp;&bp;&bp;实际上,叶青羽也是连续奇遇,**强度远超同阶,所以才能如此,换做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元气修为在一年之内从一眼灵泉暴增到六十灵泉,只怕是**早就无法承受这种力量爆体而亡了。

    &bp;&bp;&bp;&bp;只是虽有奇遇,却还是不过。

    &bp;&bp;&bp;&bp;因为叶青羽的元气修为增长,实在是太快。

    &bp;&bp;&bp;&bp;**淬炼是开始显得有些掣肘。

    &bp;&bp;&bp;&bp;倒是此时,在【湮灭雾区】之中感觉到了磅礴压力,叶青羽意识到,这是个机会。

    &bp;&bp;&bp;&bp;他咬牙忍着,运转无名呼吸吐纳功法,配合这种压力,开始淬炼**。

    &bp;&bp;&bp;&bp;这个过程在无声无息之中进行。

    &bp;&bp;&bp;&bp;无名呼吸吐纳功法早就深入到了叶青羽的骨髓,无需打坐,亦能自然运转,所以丝毫不耽误行进速度,一边正在和狗较劲的西门夜,却也没有能够察觉到什么。

    &bp;&bp;&bp;&bp;半个时辰,十号雾区走完。

    &bp;&bp;&bp;&bp;叶青羽现在已经完全无法确定,自己被这扭曲空间的迷雾带到了哪里,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已经不是在鹿鸣山之中了。

    &bp;&bp;&bp;&bp;“咦?你出汗了啊……”西门夜惊讶地看到,叶青羽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不由问道:“要不要我帮忙?”

    &bp;&bp;&bp;&bp;他的意思,自然是指在下一次进入雾区的时候,出手帮助叶青羽,抵挡雾区【湮灭之力】的杀伤之力。

    &bp;&bp;&bp;&bp;叶青羽摇了摇头。

    &bp;&bp;&bp;&bp;“哈哈,别逞强啊,”西门夜笑了笑,道:“我这个人话很直接,你的实力,还是有点儿不够啊,估计是很难走完所有的雾区,虽然如果没有你,我大概又要在这雾区之中走丢,但我也不能勉强你带路,兄弟,你可要想好了啊,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

    &bp;&bp;&bp;&bp;“不用,继续走吧。”叶青羽笑了笑。

    &bp;&bp;&bp;&bp;刚才半个时辰的时间里,配合无名呼吸吐纳功法,利用【湮灭之力】来淬体,效果竟是比自己想象的更好,走出雾区的那一瞬间,叶青羽隐约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暖流,在肌肤表层游走,这是炼体有成的征兆之一。

    &bp;&bp;&bp;&bp;“好吧,要是实在扛不住了,就一声,我帮你扛。”西门夜一副很够义气的姿态,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道:“接下来的路,也许会有点儿难走,但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有我在,不用怕。”

    &bp;&bp;&bp;&bp;我也没怕啊。

    &bp;&bp;&bp;&bp;叶青羽对这个自来熟的搭档,有点儿哭笑不得。

    &bp;&bp;&bp;&bp;呆狗九也是万年记仇的性格,此时他依旧死死地咬着西门夜的手指头,死也不松口,西门夜用尽了办法,都没有把这吃货甩下来。

    &bp;&bp;&bp;&bp;转眼之间,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时辰。

    &bp;&bp;&bp;&bp;两人一狗,已经走到了十四雾区之中。

    &bp;&bp;&bp;&bp;叶青羽浑身大汗淋漓,衣衫差点儿都湿透。

    &bp;&bp;&bp;&bp;之前只是淡淡游走在肌肤之中的热力,此时已经如燎原之火一般,遍布他的身体内外,五脏肌肉骨骼之中,仿佛是无尽的火焰火苗才游窜一般,整个人仿佛是炙烤在了地火岩浆之中。

    &bp;&bp;&bp;&bp;叶青羽每呼出一口气,都像是有硫磺火焰喷出来一样,进入了一种极为奇特的状态之中。

    &bp;&bp;&bp;&bp;而令人感觉到奇怪的是,在这种状态之下,【湮灭迷雾】的灭杀之力,已经再也感受不到,而这种恐怖雾气尽管数倍于之前可怕,却已经不能再让他感觉到压力。

    &bp;&bp;&bp;&bp;“你这是在练功吗?什么功法?有点儿奇怪啊,我觉得你再这样下去很危险,会被内火煮熟的……真的不要我出手帮忙?”

    &bp;&bp;&bp;&bp;西门夜不断地絮絮叨叨。

    &bp;&bp;&bp;&bp;显然他也对叶青羽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极为好奇。

    &bp;&bp;&bp;&bp;叶青羽没有理会这个话唠。

    &bp;&bp;&bp;&bp;周围无尽的【湮灭迷雾】挤压过来,终于到了极限程度。

    &bp;&bp;&bp;&bp;叶青羽身体周围的护身元气,彻底被挤压消失。

    &bp;&bp;&bp;&bp;下一瞬间,【湮灭雾气】彻底突破了叶青羽最后的护身元气!

    &bp;&bp;&bp;&bp;刷!

    &bp;&bp;&bp;&bp;叶青羽身上的衣物没有了元气的支撑保护,瞬息之间就化作了飞灰消失。

    &bp;&bp;&bp;&bp;“哇,兄弟,你在裸奔了!”

    &bp;&bp;&bp;&bp;西门夜大叫了起来。

    &bp;&bp;&bp;&bp;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仿佛他早就等待这一刻一样。

    &bp;&bp;&bp;&bp;“汪哈哈哈……”九也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bp;&bp;&bp;&bp;这一笑,九的口终于张开了,西门夜等的就是这一刻,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的手指收了回来。

    &bp;&bp;&bp;&bp;九一愣,反应过来,重新闪电一般扑过去,想要再咬,西门夜却是得意洋洋地将自己的双手都藏了起来,根本找不到机会。

    &bp;&bp;&bp;&bp;“汪!”

    &bp;&bp;&bp;&bp;呆狗九一发狠,直接一口咬在了西门夜的脚后跟上。

    &bp;&bp;&bp;&bp;“啊……你还真是狗啊!”西门夜惨叫了起来。

    &bp;&bp;&bp;&bp;叶青羽根本没有功夫理会这两个活宝。

    &bp;&bp;&bp;&bp;衣物瞬间消失,他一下子变得赤身**。

    &bp;&bp;&bp;&bp;好在叶青羽早就有准备,以【无上冰炎】化作冰炎氤氲,将自己重新笼罩了起来,才没有真的在迷雾里裸奔。

    &bp;&bp;&bp;&bp;而其他注入百宝囊之类的东西,都抵抗不住湮灭雾气的灭杀之力,叶青羽早有准备,提前已经纳入了丹田界之中臣服于元气清泉的【云顶铜炉】之内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