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9、白发三千丈
    这么快?

    叶青羽吃了一惊。

    三十斤源晶,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备好了,然后又在这么快的速度就送到了幽燕关,百草堂的势力真是不可小觑啊。

    叶青羽兴奋了起来。

    源晶到手,立刻就可以闭关修炼了,在武道会盟之前,应该可以再有大的突破,这可真的是雪中送炭,毕竟对于叶青羽来说,源晶的效果,要比玄天丹好了许多。

    “小师叔,弟子昨日已经将这里的消息传回了家族,林家也愿意拿出十斤源晶,感谢小师叔您的赠送丹方之恩,不过大概十日之后,才能送到。”林青衣脸色有点儿尴尬地道:“本来林家应该凑齐剩下的二十斤源晶的,可是,短时间内力有未逮,还请小师叔恕罪。”

    叶青羽看了看林青衣,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起来这个林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十斤源晶送出来,立刻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想来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赠送了丹方,更是因为【雪国丹神】独孤全和自己结拜为义兄弟,林家想要进一步朝着以独孤全为首的雪国丹道大师们靠近,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决定吧。

    “好,不着急,”叶青羽点了点头,道:“到时候再说吧。”

    林青衣大喜。

    他当然不会以为叶青羽年轻看不透这背后的关窍,但凡是知道叶青羽这些日子在关中做的事情之后,没有人会把这位年轻的侯爷真的当做是一个年幼无知的毛头小伙来对待,一个愚笨的人,是不可能达到今时今日的地位的。

    而现在既然叶小师叔没有拒绝林家抛出来的橄榄枝,那就说明,他对林家并无反感。

    正说话着呢,吴妈手里拿着半截扫帚,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老爷,外面有两个人求见,我拦不住,英儿和小绮正在拦人,快挡不住了……”

    叶青羽哭笑不得。

    但吴妈显然一副很愤愤的样子。

    想自己好歹也算是名声在外,谁知道白马塔看门妇人的厉害,手中一根扫帚不知道打退了多少幽燕关中的大人物,谁知道今天来的一个中年文士和一个小书童,却是刁蛮的紧,非要闯进来,连自己的扫帚地给碰断了。

    正说着呢,就听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叶兄弟,你这门也守的太紧了一些。”

    叶青羽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身朝着外面迎去。

    却见门口的院子里,【画圣】刘雨卿一脸无奈地摊手,李英和李琦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死死地拖住了他的大腿,像是两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上面,性子比较顽劣的李英,甚至嘴巴都咬在了刘雨卿的腿上,喉咙里还发出小老虎一样呜呜呜的声音……

    而书童杏儿则捂着肚子在一边笑的最都合不拢了。

    堂堂军机阁的重要人物,幽燕战神的左膀右臂,到哪里别人都是陪着笑脸,何曾这么狼狈过,被两个小孩子搞得哭笑不得。

    “小英小琦,快下来。”

    叶青羽简直要捂住脸。

    因为这段时间各种各样投机取巧前来求见的人实在是太多,像是一群苍蝇一样不厌其烦,而且一个个偏偏还都是带着礼物陪着笑脸来的,伸手不好打笑脸人,叶青羽干脆就让吴妈不问姓名来历全部一顿扫帚打走,在慨叹这个白马悍妇实在是难缠之余,有人就会谎称是叶青羽的朋友,吴妈上了一两次当之后,就更是变得油盐不进。

    今天刘雨卿两人在门口,也自称是叶青羽的朋友,结果就被吴妈一顿扫帚招呼。

    但此时看叶青羽这幅神态,吴妈立刻就知道自己这回是打了真佛了,顿时吓得战战兢兢,拉起一儿一女连忙向刘雨卿赔不是,前一刻这妇人还觉得儿女给自己脸上帖光了,这一刻她恨不得掐死这两个小兔崽子。

    “算了算了,不知者不为罪。”

    刘雨卿也是哭笑不得,但他当然不会去介意这种事情,随手揭过了。

    一边把刘雨卿和杏儿往里迎,叶青羽一边好奇地问道:“刘先生是稀客啊,怎么今天居然来到了我这里?”

    “哼哼,当然是有事情找你啦。”杏儿气哼哼地道。

    这小家伙还在记恨那日关主府门口叶青羽不辞而别的事情呢。

    叶青羽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接这一茬。

    一边的隋掌柜当然认识刘雨卿这位关主府近期崛起的新贵人物,对林青衣使了个眼色,两人拱手告辞。

    叶青羽也不阻拦,让白远行代为送客。

    出了白马塔,街道上阳光暖暖。

    林青衣毕竟不认识刘雨卿等人,回头看了一眼白马塔,不由得问道:“刚才那位中年文士是……”

    隋掌柜压低了声音,道:“幽燕关新晋崛起的人物,据说如今已经是陆战神关主府军机阁中的第一号人物了,权柄极重,人称画圣,是个智计无双的人物,有传闻说,最近幽燕关之中的一切,陆战神从来都不过问,一切都是这位刘先生在布局,来历不简单,连他身边的那个小书童,据说都能自由无阻地出入陆战神关主府,随时都可以见到陆战神,颇为受宠。”

    林青衣呆了呆。

    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看小叶师叔了。

    那中年文士刘先生既然权柄如此厚重,却在白马塔前被一个妇人和两个孩子缠的哭笑不得,当然并非是因为他脾气真的就好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地步,也还是因为他们是小叶师叔的人的原因。

    如此说来,小叶师叔和陆战神的关系,岂不是也非同一般?

    这位年轻的丹道天才揉了揉脸,越发庆幸这一次来幽燕关实在是来的太对了。

    一开始他也只是抱着对于玄天丹的好奇和质疑来的,权当是一次外出散心,离开帝都的风波诡谲,出来松一口气,但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奇遇,自己和整个林氏家族的命运,都有可能被改变。

    ……

    白马塔中。

    主客坐定。

    吴妈像是赔罪一样,赶紧端上了茶点。

    “听闻叶兄弟你也接到了李秋水的武道会盟请帖?”刘雨卿喝了一口茶,赞了一声好茶,然后似有所指地问道。

    叶青羽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收到了。”

    “那你会不会去呢?”

    叶青羽哈哈大笑,道:“当然要去,正好见识一下所谓的武道天才们。”

    刘雨卿脸上一副早就知道会是如此的表情,笑眯眯地道:“不过叶侯爷你最近在城里做的这些事情,已经把自己推向了宗门的对立面,据我所知,有不少的宗门强者,对你很是不满,只怕到时候会有一番风云。”

    叶青羽微微一笑,道:“好吧,既然刘先生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去了。”

    刘雨卿差点儿噗地一声将口中的茶喷出来。

    怎么不按规矩出牌啊。

    “哼哼,胆小鬼。”一边的杏儿傲娇地哼哼。

    叶青羽瞪了这小书童一样。

    “这不像是叶侯爷你的风格啊。”刘雨卿放下茶盏笑着道。

    “刘先生今天是话里有话啊,不如直接说吧。”叶青羽笑的贼也兮兮。

    刘雨卿本来还想要卖卖关子,但一看叶青羽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笑了笑,道:“这回可不是我找你有事,而是杏儿要来找你,让杏儿自己和你说吧。”

    诶?

    叶青羽没想到是这样,扭头看向杏儿。

    杏儿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羞涩之色,但旋即像是没事人一样,挺起胸膛气哼哼地道:“本来我想要帮你的,但是谁让你那天不理我的……”

    简直就是胡搅蛮缠啊。

    这两件事情的时间先后顺序根本就不对嘛。

    叶青羽在心里腹诽。

    “好吧,那天我是真的有点儿急事……”叶青羽假装自己很诚恳地地道歉。

    杏儿立刻就心满意足傲娇地点点头,道:“算了,我大人不计你小人过……”说着,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白玉鎏金饕餮纹盒子,小心翼翼地递过来,道:“这件东西,先借你用一用,有它在,到时候三宗三派的人都动不了你,不过不到关键时刻,不要乱用啊,用完记得还我。”

    “什么东西?”

    叶青羽看杏儿这么小心翼翼,口器又这么大,倒是起了一丝好奇,道:“这是什么……”

    玉盒打开。

    里面空无一物。

    叶青羽抬头看了看杏儿,你玩我呢?

    杏儿用一副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叶青羽又低头看了看……等等,这是什么?

    饕餮纹玉盒的底部,有一根淡银色的细如发丝的东西,不过半尺长,静静地摆放在里面,难道杏儿说的就是这件东西?

    叶青羽凑近了仔细看看。

    这根本就是一根银色头发而已。

    他刚要说什么,却突然面色一变,隐约在这根发丝上,感觉到了一丝丝奇异的气息。

    杏儿笑了笑,一招手,那银色发丝从愈合之中飞出,落在他的掌心之中,迎风变长,转眼之间竟是不知道化作多长,宛如无尽蚕丝一样,一圈一圈地缠绕在杏儿的手上,仿佛是一团银色光辉笼罩着他的手掌一样。

    一种奇异的气息,以一种极为收敛的姿态,在杏儿的手掌上若隐若现。

    即便是如此,叶青羽也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着的恐怖爆炸性力量。

    在一瞬间,有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杏儿的手掌,已经化作了神之右手一样,主宰一切。

    “嘿嘿,【白发三千丈】,顶级道器,巅峰级苦海境界强者一下,一击必杀。”

    杏儿倨傲地抬起手,亮了亮这团银丝,很是自信自傲地道。

    叶青羽张大嘴巴,点了点头。

    “诶……不对啊,杏儿,原来你不仅会武道,而且实力这么好。”叶青羽惊讶地道。

    这么快?

    叶青羽吃了一惊。

    三十斤源晶,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备好了,然后又在这么快的速度就送到了幽燕关,百草堂的势力真是不可小觑啊。

    叶青羽兴奋了起来。

    源晶到手,立刻就可以闭关修炼了,在武道会盟之前,应该可以再有大的突破,这可真的是雪中送炭,毕竟对于叶青羽来说,源晶的效果,要比玄天丹好了许多。

    “小师叔,弟子昨日已经将这里的消息传回了家族,林家也愿意拿出十斤源晶,感谢小师叔您的赠送丹方之恩,不过大概十日之后,才能送到。”林青衣脸色有点儿尴尬地道:“本来林家应该凑齐剩下的二十斤源晶的,可是,短时间内力有未逮,还请小师叔恕罪。”

    叶青羽看了看林青衣,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起来这个林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十斤源晶送出来,立刻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想来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赠送了丹方,更是因为【雪国丹神】独孤全和自己结拜为义兄弟,林家想要进一步朝着以独孤全为首的雪国丹道大师们靠近,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决定吧。

    “好,不着急,”叶青羽点了点头,道:“到时候再说吧。”

    林青衣大喜。

    他当然不会以为叶青羽年轻看不透这背后的关窍,但凡是知道叶青羽这些日子在关中做的事情之后,没有人会把这位年轻的侯爷真的当做是一个年幼无知的毛头小伙来对待,一个愚笨的人,是不可能达到今时今日的地位的。

    而现在既然叶小师叔没有拒绝林家抛出来的橄榄枝,那就说明,他对林家并无反感。

    正说话着呢,吴妈手里拿着半截扫帚,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老爷,外面有两个人求见,我拦不住,英儿和小绮正在拦人,快挡不住了……”

    叶青羽哭笑不得。

    但吴妈显然一副很愤愤的样子。

    想自己好歹也算是名声在外,谁知道白马塔看门妇人的厉害,手中一根扫帚不知道打退了多少幽燕关中的大人物,谁知道今天来的一个中年文士和一个小书童,却是刁蛮的紧,非要闯进来,连自己的扫帚地给碰断了。

    正说着呢,就听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叶兄弟,你这门也守的太紧了一些。”

    叶青羽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身朝着外面迎去。

    却见门口的院子里,【画圣】刘雨卿一脸无奈地摊手,李英和李琦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死死地拖住了他的大腿,像是两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上面,性子比较顽劣的李英,甚至嘴巴都咬在了刘雨卿的腿上,喉咙里还发出小老虎一样呜呜呜的声音……

    而书童杏儿则捂着肚子在一边笑的最都合不拢了。

    堂堂军机阁的重要人物,幽燕战神的左膀右臂,到哪里别人都是陪着笑脸,何曾这么狼狈过,被两个小孩子搞得哭笑不得。

    “小英小琦,快下来。”

    叶青羽简直要捂住脸。

    因为这段时间各种各样投机取巧前来求见的人实在是太多,像是一群苍蝇一样不厌其烦,而且一个个偏偏还都是带着礼物陪着笑脸来的,伸手不好打笑脸人,叶青羽干脆就让吴妈不问姓名来历全部一顿扫帚打走,在慨叹这个白马悍妇实在是难缠之余,有人就会谎称是叶青羽的朋友,吴妈上了一两次当之后,就更是变得油盐不进。

    今天刘雨卿两人在门口,也自称是叶青羽的朋友,结果就被吴妈一顿扫帚招呼。

    但此时看叶青羽这幅神态,吴妈立刻就知道自己这回是打了真佛了,顿时吓得战战兢兢,拉起一儿一女连忙向刘雨卿赔不是,前一刻这妇人还觉得儿女给自己脸上帖光了,这一刻她恨不得掐死这两个小兔崽子。

    “算了算了,不知者不为罪。”

    刘雨卿也是哭笑不得,但他当然不会去介意这种事情,随手揭过了。

    一边把刘雨卿和杏儿往里迎,叶青羽一边好奇地问道:“刘先生是稀客啊,怎么今天居然来到了我这里?”

    “哼哼,当然是有事情找你啦。”杏儿气哼哼地道。

    这小家伙还在记恨那日关主府门口叶青羽不辞而别的事情呢。

    叶青羽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接这一茬。

    一边的隋掌柜当然认识刘雨卿这位关主府近期崛起的新贵人物,对林青衣使了个眼色,两人拱手告辞。

    叶青羽也不阻拦,让白远行代为送客。

    出了白马塔,街道上阳光暖暖。

    林青衣毕竟不认识刘雨卿等人,回头看了一眼白马塔,不由得问道:“刚才那位中年文士是……”

    隋掌柜压低了声音,道:“幽燕关新晋崛起的人物,据说如今已经是陆战神关主府军机阁中的第一号人物了,权柄极重,人称画圣,是个智计无双的人物,有传闻说,最近幽燕关之中的一切,陆战神从来都不过问,一切都是这位刘先生在布局,来历不简单,连他身边的那个小书童,据说都能自由无阻地出入陆战神关主府,随时都可以见到陆战神,颇为受宠。”

    林青衣呆了呆。

    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看小叶师叔了。

    那中年文士刘先生既然权柄如此厚重,却在白马塔前被一个妇人和两个孩子缠的哭笑不得,当然并非是因为他脾气真的就好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地步,也还是因为他们是小叶师叔的人的原因。

    如此说来,小叶师叔和陆战神的关系,岂不是也非同一般?

    这位年轻的丹道天才揉了揉脸,越发庆幸这一次来幽燕关实在是来的太对了。

    一开始他也只是抱着对于玄天丹的好奇和质疑来的,权当是一次外出散心,离开帝都的风波诡谲,出来松一口气,但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奇遇,自己和整个林氏家族的命运,都有可能被改变。

    ……

    白马塔中。

    主客坐定。

    吴妈像是赔罪一样,赶紧端上了茶点。

    “听闻叶兄弟你也接到了李秋水的武道会盟请帖?”刘雨卿喝了一口茶,赞了一声好茶,然后似有所指地问道。

    叶青羽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收到了。”

    “那你会不会去呢?”

    叶青羽哈哈大笑,道:“当然要去,正好见识一下所谓的武道天才们。”

    刘雨卿脸上一副早就知道会是如此的表情,笑眯眯地道:“不过叶侯爷你最近在城里做的这些事情,已经把自己推向了宗门的对立面,据我所知,有不少的宗门强者,对你很是不满,只怕到时候会有一番风云。”

    叶青羽微微一笑,道:“好吧,既然刘先生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去了。”

    刘雨卿差点儿噗地一声将口中的茶喷出来。

    怎么不按规矩出牌啊。

    “哼哼,胆小鬼。”一边的杏儿傲娇地哼哼。

    叶青羽瞪了这小书童一样。

    “这不像是叶侯爷你的风格啊。”刘雨卿放下茶盏笑着道。

    “刘先生今天是话里有话啊,不如直接说吧。”叶青羽笑的贼也兮兮。

    刘雨卿本来还想要卖卖关子,但一看叶青羽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笑了笑,道:“这回可不是我找你有事,而是杏儿要来找你,让杏儿自己和你说吧。”

    诶?

    叶青羽没想到是这样,扭头看向杏儿。

    杏儿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羞涩之色,但旋即像是没事人一样,挺起胸膛气哼哼地道:“本来我想要帮你的,但是谁让你那天不理我的……”

    简直就是胡搅蛮缠啊。

    这两件事情的时间先后顺序根本就不对嘛。

    叶青羽在心里腹诽。

    “好吧,那天我是真的有点儿急事……”叶青羽假装自己很诚恳地地道歉。

    杏儿立刻就心满意足傲娇地点点头,道:“算了,我大人不计你小人过……”说着,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白玉鎏金饕餮纹盒子,小心翼翼地递过来,道:“这件东西,先借你用一用,有它在,到时候三宗三派的人都动不了你,不过不到关键时刻,不要乱用啊,用完记得还我。”

    “什么东西?”

    叶青羽看杏儿这么小心翼翼,口器又这么大,倒是起了一丝好奇,道:“这是什么……”

    玉盒打开。

    里面空无一物。

    叶青羽抬头看了看杏儿,你玩我呢?

    杏儿用一副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叶青羽又低头看了看……等等,这是什么?

    饕餮纹玉盒的底部,有一根淡银色的细如发丝的东西,不过半尺长,静静地摆放在里面,难道杏儿说的就是这件东西?

    叶青羽凑近了仔细看看。

    这根本就是一根银色头发而已。

    他刚要说什么,却突然面色一变,隐约在这根发丝上,感觉到了一丝丝奇异的气息。

    杏儿笑了笑,一招手,那银色发丝从愈合之中飞出,落在他的掌心之中,迎风变长,转眼之间竟是不知道化作多长,宛如无尽蚕丝一样,一圈一圈地缠绕在杏儿的手上,仿佛是一团银色光辉笼罩着他的手掌一样。

    一种奇异的气息,以一种极为收敛的姿态,在杏儿的手掌上若隐若现。

    即便是如此,叶青羽也感觉到了其中蕴含着的恐怖爆炸性力量。

    在一瞬间,有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杏儿的手掌,已经化作了神之右手一样,主宰一切。:(筆)阁*

    “嘿嘿,【白发三千丈】,顶级道器,巅峰级苦海境界强者一下,一击必杀。”

    杏儿倨傲地抬起手,亮了亮这团银丝,很是自信自傲地道。

    叶青羽张大嘴巴,点了点头。

    “诶……不对啊,杏儿,原来你不仅会武道,而且实力这么好。”叶青羽惊讶地道——

    第一更。

    欢迎添加乱世狂刀公众微信号,^_^,到时候关于改编电视剧的各种速度和进度,都可以看到哦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