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7、只有一个人
    叶从云按照叶青羽的示意,全身放松,闭上双眼,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自己的眉心中央而入,如潺潺流水一般,瞬间弥漫整个脑部,然后继续朝着身体其他地方流淌而去……

    这种感觉,倒像是被缓慢地浸入热水中,整个人慢慢地被淹没一样。

    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下,叶青羽仔细地观察着叶从云的状态。

    昨夜他回来,开始祭炼哪滴鲜血。

    经过之前一段时间的熬炼,这滴鲜血中的黑暗火焰之力,基本上已经被他控制。 ,因此昨晚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他就将其彻底从鲜血之中祛除了出来。

    那黑暗火焰之力,极为霸道,其中蕴含着恐怖的黑暗炙热之力,叶青羽原本想要如对待那一滴白色诅咒之力一样,将其直接炼化,融入己身,用来增强修为。

    但是想到另一件事情,叶青羽突然觉得,留下这颗黑暗火焰精元,或许还有其他的用途。

    最终叶青羽将它以【天地烘炉唯我心意诀】略施封印,保存在了【天地铜炉】之中。

    至于最终剩下的这滴纯净鲜血,叶青羽考虑再三,又连夜去了一趟百草堂,将已经睡下的隋掌柜叫起来,仔细商议,确定再无其他办法治疗血虚之症后,决定这滴鲜血的力量,来改变叶从云的体质。

    这滴疑似属于陆朝歌的神奇鲜血之中,蕴含着普通高手强者难以想象的磅礴元力,如果度入己身的话,叶青羽毫不怀疑,会和上一次融合那一滴白色异力一样,让自己的修为,一夜之间再度暴增五眼灵泉左右……

    这滴鲜血的效果,堪称是一粒罕见灵丹。

    但叶青羽却丝毫没有犹豫,决定用它来治疗叶从云。

    哨兵们对于叶青羽的恩德,叶青羽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其万一。

    那日,若不是哨兵们舍身以命相互,叶青羽也许根本等不到陈墨云前来截杀,就被刘元昌给玩死了,更不可能有后来的机缘,可惜只有叶青羽活了下来,那几个忠勇英烈的哨兵,却都牺牲了。

    这是叶青羽心中最大的痛。

    可以说他将对于哨兵们的所有感恩,都倾注到了叶从云的身上。

    尤其是在了解了这个哨兵甲的弟弟的品行心性之后,对他就更加欣赏,而且叶从云也姓叶,在叶青羽的心目之中,已经将他当做是亲人来看待了。

    昨夜,叶青羽甚至连夜去了一趟百草堂,将睡得迷迷瞪瞪的隋掌柜叫起来,仔细咨询询问之后,确定再无其他办法治疗血虚之症后,他就下定了决心。

    连夜回到白马塔,命人去请叶从云。

    天还未亮的时候,柳宗元就亲自送小军官叶从云到了白马塔。

    经过新兵训练营一事之后,谁都看的出来,叶青羽对这个小军官另眼相待,所以柳宗元也不敢怠慢,因为小军官伤势眼中,一直孱弱,柳宗元亲自送人来。

    到了之后,叶青羽也不耽误,直接将叶从云安排到密室,将前后因果,都讲了一遍。

    小军官毕竟是凡武境修为,处于元气武道的底层,想要承受一滴来自于巅峰境界顶级强者的精血,极为危险,甚至有可能爆体而亡,那一线生机,可谓是险之又险。

    叶从云几乎没有犹豫,就决定冒险。

    此时,这滴鲜血,已经彻底度入了叶从云的体内。

    根据那本古籍上记载的方法,接下来一切就都要靠小军官自己了,如果他的毅力足够,承受下这滴精血的力量,那就可以脱胎换骨重生,如果意志力不弱的话,那……

    叶青羽看着眼前这个神色从容的小军官,心中也十分紧张。

    精血入体之后,前半柱香的时间,小军官看起来面色从容,脸上还带着淡淡的舒适笑意。

    但半柱香之后。

    一层冷汗,猛然间刷刷刷在叶从云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他浑身的肌肉,禁不住微微地颤抖,整个人好像是突然羊角风发作了一样,身体痉挛,汗水瞬间就湿透了他身上的衣服,整个人猛然剑如同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有变化了。”

    叶青羽心中一凛然,神色更是紧张。

    很快就看一滴滴细细密密如针眼一般的血珠,从叶从云身体肌肤表层中沁了出来,血管暴凸,青筋如一条条虬龙一般,仿佛要从肌肉之中爆裂出来。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房间里。

    而在不到半柱香时间之后,小军官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已经被鲜血浸透,他的身体表层,裂开一道道裂纹,像是干旱之后干涸的河床一样,裂开一道道龟纹般的口子,鲜血肌肉都其中流淌出来,他身上像是被抹了一层血浆,面目表情都已经看不见了。

    叶青羽心中越发的紧张。

    但那古籍之中描述了这种反应,一切似乎都在正常范围之内。

    叶青羽只能强自压制心中的担忧,静静地等待。

    “哨兵甲啊哨兵甲,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和你的哨兵兄弟们一起,好好保佑保佑你的弟弟吧,只要他能迈过这一道坎,那就可以鱼虫化龙,从此一步登天了。”

    叶青羽在心中暗暗地念叨。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小军官身体表层的血浆,已经渐渐地干涸了下来,血浆凝固,仿佛是一层血壳子一样,罩在他身体的表层,颜色也从一开始的鲜红,变得有些暗淡了下来,情形看起来有点儿恐怖。

    如果不是还能感应到小军官的心脏,在缓慢有力地跳动,叶青羽真的要忍不住破开血壳子一看究竟了。

    不过,这倒也是无名古籍中记载的阶段。

    结茧。

    结血茧。

    以自身精血凝结血茧,才能如蝴蝶一般,破茧重生。

    这一天,叶青羽足足等待了两个时辰。

    一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

    咔嚓!

    血茧表层,裂开一道缝隙,

    叶青羽心中一动。

    下一瞬间,咔嚓咔嚓声音不断地传出。

    然后嘭地一声,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从血茧之中破茧而出,微微震动,血茧就如干涸了的泥浆一样,四分五裂,被震飞到旁边,面色略带茫然的小军官,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全身肌肤,宛如白玉一般,之前因为在牢房受到的酷刑折磨而留下的伤疤,也离奇地彻底消失,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全身上下无尘无垢,宛如初生的婴儿一般。

    汪洋一般的血气在他的体内翻滚沸腾。

    如果闭上眼睛的话,真的会以为小军官是一头洪荒巨兽一样,这种强悍磅礴的血气,简直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凡武境修为的武者身上,

    叶从云茫然地丢头,看着自己洁白的双手。

    体内如跗骨之蛆一般纠缠了自己数十年的那种孱弱感觉,真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源源不绝的力量在翻滚沸腾,仿佛只有一伸手,就可以撕裂虎豹龙象。

    这是……新生的感觉。

    “我……”

    小军官张了张口,泪水就滚滚而下。

    砰!

    双膝跪地。

    “侯爷再造之恩,从云粉身碎骨无以为报,从今以后,从云愿为侯爷马前小卒,即便是刀山火海,亦在所不辞。”

    小军官声音锵锵如金铁交鸣。

    这个平日里就算是泰山崩于前也年不改色的年轻人,在这一刻,终于再也难以如往日那般扼守自己的心神,重获新生的感觉,没有经历过噩梦磨难的人,永远都不会懂。

    叶青羽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起来吧,也是你自己意志坚定,才能痊愈。”叶青羽终于是放了一颗心。

    正说话间——

    砰砰砰。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叶青羽皱皱眉。

    之前已经吩咐,不管是任何人求见,都不能前来打扰,怎么还是有人敲门,白远行不是守在门口吗?这个白马剑奴向来极为懂事,怎么今天……

    难道有什么意外不成?

    叶青羽打开门。

    “大人……”白远行面色通红地想要解释什么。

    叶青羽的目光,却已经不在他的身上。

    门外已经密密麻麻地挤了不少人,而且还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柳随风、彭一真、刘雨卿……这些关主府的巨擘们,竟然都眼神炙热地看着自己,还有这位是……

    叶青羽的目光,落在最中间一位身披帽衫,挡住了面容的,被柳宗元和刘雨卿小心地搀扶着的身影身上,顿时瞳孔骤缩,心脏狂跳了起来。

    整个幽燕关之中,能够被【幽燕人屠】和【画圣】两人如此恭敬地搀扶着的人,只有一个。

    叶青羽知道是谁来了。

    ……

    ……

    百草堂。

    一大清早,隋掌柜就哈欠连天。

    昨夜被叶青羽打扰了半夜,没有休息好,今早起来,精神不佳,他毕竟不是高手,修为浅薄,人老自然是精力不济了许多,

    “掌柜,总部的人到了。”一位伙计慌慌张张地跑来。

    隋掌柜一惊:“这么快?”

    说话之间,四个身影,就从大堂外面走了进来,另一位伙计恭恭敬敬地领着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隋掌柜连忙抹了一把脸,笑着迎上去。

    “林巡视,这么快就到了,有失远迎,赎罪赎罪。”隋掌柜连忙道歉,只因为眼前这个身穿青衣的年轻人,实在是宝草堂之中的实权人物,虽然年纪轻轻,却绝对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丹师。

    “兹事体大,不敢不快啊,隋掌柜,你前日快讯所说,关于那【玄天丹】的事情,可是真的?”青衣年轻人直接开门尖山地开门见山地道。

    果然是那【玄天丹】闹得。

    隋掌柜心中狂跳了起来——

    第二更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