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乱象
    刘雨卿点点头,道:“紫魅星的龙鞭】荆命,紫薇的李秋,落大河的权震东,鹿鼎派的王丰昨已经先后到了幽燕关,龙虎派的赵山河,无双刀城的秦止估计今下午就会到,这几个都是派的新生代顶级天才,他们到了,只怕幽燕关就要热闹了。”

    陆朝歌点了点头:“门中人,都自命不凡,实力越高天赋越好,越是如此,这些人到这里,只怕是没那么听话,军中若是没人压他们,就会许多麻烦……随风他们几人,都身要事,君命在身,不能自降身份去压这些人……实在不行的话,就要麻烦你身边的那位啦。”

    “您是说……好的,现在看起来,似乎也只能如此了。”刘雨卿点点头。

    “可叹这么多年,我幽燕军中,竟不能出个年轻天才,莫非真的只门,才能培养出最顶级的年轻武道强者?”陆朝歌叹息了声,道:“只个燕不回,他们就容纳不下,酿成如今的苦果……雨卿,你说当年的事情,我还机会弥补吗?”

    刘雨卿没说话。

    今天的陆朝歌,和往所不同,修炼绝情道心经的他,不应该这么多的感慨。

    当年的事情,很多人都能够猜出来怎么回事,燕不回本来是要死的,但最终却活了下来,斩草除根变成了逼反,这件事情是幽燕军创立以来最大的耻辱,但很少人知道,这份耻辱,本来不该由幽燕军来背负,而在必杀的计划之中,燕不回是如何活下来的,成为当年参与那件事情的诸方势力心中最大的谜团。

    但是听了昨陆朝歌和燕不回的对话,只怕隐约之中,些人可以找到答案了。

    刘雨卿不知道为什么陆朝歌要说那番话,但想来以陆朝歌的智慧,其中必很深的用意。

    至于幽燕军中为什么出不了真正的年轻武道顶级天才,这些年来,依旧是这些个老人来支撑局面,原因那就复杂了,陆朝歌未必就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所以感叹也只是感叹而已,些事即便是知道了,也很难去改变……

    不过,也并非是真的没天才出现。

    刘雨卿想到了个字。

    他刚要说,就听陆朝歌接着道:“哦,对了,那个叶青羽……你觉得如何?”

    刘雨卿微微笑,刚才就要提这个字来着,当下点点头,道:“可堪大用。”

    “可堪大用?”陆朝歌看了刘雨卿眼,笑道:“刘先生评价人,很少这么直接啊,看起来这个叶青羽,倒是很符合你的胃口,当初军部直接下令,不经过我幽燕军的举荐,就让这少年来到军中,担任巡营执剑使,我本来以为,这件事情会很复杂,但是没想到……”

    “是啊,我已开始也是这么认为,但是后来影营】的高手详细侦查,却发现他来历完全清白,更消息说,这则任命,是直接从帝宫之中传出来的……”刘雨卿道:“也许是我们将简单的事情,想复杂了,这少年军功章在身,本身就值得信任。”

    陆朝歌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我觉得是个不错的苗,就是脾气点儿冲,做事直接,实力和他的脾气比起来,还点儿不相符,我本来想要重用他,但就怕他这性过刚烈,惹到了多人,反倒是对他不好,刚易折,反倒是害了他,当年燕不回的先例,历历在目啊。”

    刘雨卿没说话。

    陆朝歌的评价,的确是很道理,叶青羽做事完全不将回转余地,即便是面对张这样的巨头,依旧是选择了硬碰硬,虽然最终的结果令人意外,但这种处事方式,让刘雨卿也为这位少年英才捏了好几把汗。

    “如果他的实力,能够更进步,现在就可以承担更多点的担了,”陆朝歌笑了笑,道:“说实话,我对他的期待,还是挺高的,这个小家伙,如柄锋利的剑,打磨打磨,未来可期。”

    “是啊,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可惜了,如果叶青羽早出现年……不,年,甚至是年,都可以承担更多……时不我待啊。”刘雨卿感叹。

    陆朝歌点点头,正要说什么,突然惊讶地咦了声。

    他猛地神色变,朝着窗外看了过去。

    “怎么?”刘雨卿诧异。

    “点儿意思。”陆朝歌脸上浮现出了丝好奇之色,道:“昨战,我遗失滴血,后来曾仔细感应,却发现竟然不见了,就在刚才,我隐约感觉到了它的所在,但再仔细感应之时,却又无踪,真是奇怪啊。”

    “这等事?”刘雨卿大感震惊。

    以陆朝歌的实力,就算是缕发丝掉落,遗弃于里之外,都可以找回来,其神识感知之力,如果全力以赴,整个幽燕关都可以被控制在范围之内,血液之中,蕴含着他的力量和灵识,就算是被人禁制收取,都可以感知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奇事?

    “更意思的是,我刚才隐约感觉到,那滴血之中的诅咒之力和黑暗焰之力,竟然是被消解了部分,”陆朝歌脸上露出了丝奇异的神色,道:“人得到了那滴血,甚至还能力化解血中的诅咒之力,这件事情,点儿令人费解了。”

    刘雨卿听,略微沉思,道:“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这个人,如果这个人是人族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大帅您的伤势,希望痊愈?”

    陆朝歌点点头,然后摇摇头,道:“问题是,这个人不好找,以我的感应,竟然不能确定他的具体位置,股很神的力量,将他的行踪气息都遮掩了,我只能确定,他在东北方位……雨卿,看来你我都大意了,幽燕关中,这样的强者,竟然没发现。”

    刘雨卿的脸色,震惊之中点儿沉重,点点头,道:“我这就去查。”

    ……

    ……

    白马塔中。

    叶青羽脸上的汗珠,滴滴地落下来。

    他看着自己的掌心。

    那滴奇异的鲜血,终于再次安静了下来。

    大约半个时辰之前,掌心刺痛之时,叶青羽发现,原来是这滴融入掌心的奇异血液之中,种诡异的力量在涌动,仿佛是种无形的剧毒藤蔓样,要从这血液之中蔓延出来,疯狂地侵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好在叶青羽第时间,催动了无上冰炎,才再次将这种诡异力量压制下来。

    这滴血液,真的古怪。

    “好在那诡异之力,已经被我的无上冰炎】消磨了至少分之,剩余的老实了起来……”叶青羽看着掌心,觉得又点儿郁闷,这叫什么事情啊,万在关键时刻,这血液之中的异力发作,绝对会致命。

    但现在的问题是,当它不发作的时候,叶青羽似乎并无法催动无上冰炎彻底消解它。

    “这血液之中,共种力量,种是血液本身的力量,相对纯净平和,另种是那种白色的诡异妖力,还种是股暗红色的灼热之力,后两种力量并不友善,具强的破坏力……”

    叶青羽仔细回忆刚才的感觉。

    他隐隐觉得,那种暗红色的灼热之力,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

    “以后要小心了,必须尽快将这滴血祛除消融,不然会大问题。”叶青羽心余悸。

    ……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幽燕关之中,查捕杀妖族的活动,愈演愈烈。

    妖族奇袭幽燕关事件,仿佛是点燃了团不可控制的焰。

    这团焰如今在整个幽燕关之中疯狂地燃烧了起来,军中的高手处查妖族,那些因为妖族入侵失去了亲人的平民在查妖族,还为了赏而炙热的江湖中人,也加入到了这场疯狂的猎妖行动之中。

    许多在幽燕关中,生活了数年的人,突然觉得手足无措。

    因为他们觉醒来,突然被告知,原来自己的邻居,自己认识的人,曾经打过交道的人……些曾经很熟悉的人,竟然是妖族化身。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在幽燕军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关中,竟然这么多妖族的探隐藏着。

    每,都妖族的探被查出来,直接在斩妖台上斩杀,血粼粼的头颅尸身挂在铁笼中示众。

    血腥的味道,在幽燕关之中弥漫着。

    如果说开始,这种活动控制在正常的范围之内的话,那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血腥味的蔓延,随着些别用心的人在其中煽风点,事情变得越来越疯狂,所人仿佛是被鲜血的红色蒙上了眼睛,眼睛里都是杀杀杀……

    甚至还出现了些趁打劫的现象。

    幽燕关之中,呈现出了种前所未的诡异的乱象。

    军方虽然抓捕和惩处了些浑摸鱼的家伙,但乱象似乎并没就此被遏制。

    些江湖门中人,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街道之中,面色不善地盯着来来往往的人,旦发现可疑的地方,立刻冲上去盘问,像是群疯狂的鬣狗样,手中拿着各种画像和符器具,眼中放射着狂热的光芒。

    ...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