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5、关主府中
    关主府。

    作为幽燕关之中地势最高的建筑物之,这里的楼阁虽然不是最精美,这里的墙壁虽然不是最坚固,这里的灯虽然不是最辉煌,但这里是却是整个幽燕关无数人心目之中最为崇高神圣之地。

    因为这里,是那个人的家。

    自从年之前,陆朝歌来到幽燕关,住进这座府邸之后,年来,他就从未再离开过这里——除了出征。

    对于幽燕关中的万千人族来说,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墙,最完美的防御阵法,以及最强大的军队,所带来的安全感,甚至还不如这个人的身影出现的那瞬间的感动。

    陆朝歌,幽燕军神。

    幽燕关的守护神灵。

    他的强大,从来都没人质疑。

    但是昨的那战,却让很多人的心头,都蒙上了层阴霾。

    燕不回嚣张的大笑之声,还那个号称是来自于黑暗不动城的焰少,他们临走之时留下的话,都让幽燕军团上下感觉到担心和困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所人在这刻,仰望关主府的时候,都觉得相比于以前,这里的守卫更加森严了些。

    在天将拂晓之前,进进出出关主府的身影,也要比平里多了数倍。

    只是这些,因为宵禁的原因,大部分都并不知道。

    关主府后院花园中,座篱笆院。

    院里间并排的黄色屋。

    军机阁的智囊们,都面色凝重地出现在屋之前,偶尔小声地议论和交流着什么,但并不敢大声。

    正中间的那件巨大屋前面的台阶上,站着位身穿麻布长袍,脚踏芒鞋的中年人,都是褐色短发,硬发如钢针般闪烁着乌光,面容如同刀削斧砍般,为周正坚毅,只幽燕军团的高层才知道,这人是陆朝歌身边最强大的护卫,实力深不可测,如果外放军中的话,足够担当成为营统帅的武力。

    据闻这人,当年都是门中的天才,后来被陆朝歌收服,带在身边。

    这人已经很长时间没出手过了,也从不和其他人说话,宛如天聋地哑般,传闻他们人,都是醉心于武道,不愿被外事打扰,所以封闭感观来修行,即便是军中的高层,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也会感觉到种语言难以形容的压力。

    般这人很少现身,隐居于关主府中,即便是陆朝歌出关征战,都不带他们。

    但今天人却联袂出现,守护在了屋之前,就让原本紧张的气氛,变得更加令人不安。

    吱呀!

    屋的小门打开。

    刘雨卿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神色平静,站在台阶上。

    看着下面刷刷刷同时齐齐投射过来的目光,他咳嗽了声,道:“陆帅无碍,各位同僚都请回吧,各司其职,保证幽燕军的运转,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陆帅让我,谢谢大家的关心,之后,陆帅会亲自出席军团春季攻势的第次动员会,希望到时候不要什么纰漏才是。”

    下面众人,听到他这么说,脸上的神色才稍稍缓和。

    “既然这让,我等还是回去吧。”

    “是啊,陆帅无碍,天大之幸啊……”

    “刘兄说得对,各司其职,不要出纰漏,才是对陆帅最大的支持呀。”

    众人都低声说了几句,缓缓转身离去。

    些人的心中还疑惑,刘雨卿以前在军机阁之中的地位,只是个卷审核审阅递交的角色而已,算不上是重要职位,在很多决策之中,也没扮演什么显眼的角色,怎么这次,陆帅受了点伤,平里不显山不露的人物,突然站了出来。

    这个时候,就连很多在关主府中多年的老人,也才惊讶地发现,似乎之前轻看了这位画圣】。

    目送众人都离开,刘雨卿的脸上,才闪过丝焦虑之色。

    他转身回到了屋之中。

    屋中并没什么空间阵法之类的存在,里面的陈设也都相对简陋,简单的桌椅床,常年使用棱角都磨得些发黄变色,朴素的画面之中流转着种淡淡的自然气息,很容易令人心神安静。

    屋中间的草席毯上,陆朝歌盘膝而坐,指捏出掌印,头顶朵无形元气之花上下升腾,淡淡的雾气,从他的身体之中,源源不断地溢出。

    那张普通平凡的脸上,股诡异的红色异光,不断地闪烁,时隐时现。

    站在门口看起来,好像整个屋之中安静无比。

    但刘雨卿知道,这只是表象。

    旦靠近陆朝歌身体前米之内,立刻就是毁灭般的力量澎湃而来,就算是苦海境的强者,被这种力量波及,只怕瞬间也会重伤。

    此时的陆朝歌,已经将身宛如天神般的元功,催发到了淋漓尽致的程。

    “自从当年那战以来,从未见过陆关主受过如此严重的伤。”刘雨卿心中也点儿担心,坐在边的椅上,只能静静地等待。

    时间分秒地流逝。

    半个时辰之中。

    陆朝歌头顶元气花缓缓下沉,进入了泥丸宫之中,周身缭绕的白色雾气,渐渐散去,那些只在最清澈阳光照射下才可见的漂浮在他周身的异物,也缓缓地着落道地面上的草席间。

    幽燕军神,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轻轻地呼出口气。

    “大人,怎么样?”刘雨卿脸上露出喜色,焦急地问。

    陆朝歌轻轻地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突然张口——

    “噗!”

    口鲜血喷出来。

    “大人……”刘雨卿大惊。

    陆朝歌摆摆手,道:“不妨事,陆朝歌的骨匕之中,蕴含妖族的诅咒之力,时难以去祛除,那黑暗之的焰中,也黑暗之力,我时不查,被这两种力量,侵入体内,想要祛除它们,得费番功夫……呵呵,这次,燕不回真的是差点儿得手啊。”

    说着,他伸出手,掌心在虚空之中,缓缓引。

    那团被他喷出去的鲜血,突然像是活了样,滴滴地自动流转,从地面、草席和桌椅上流动汇集,最终缓缓升起来,凝聚为团赤红色明珠般的光团,滴溜溜地涌动落回到了陆朝歌的掌心之中。

    血液之中沾上的些杂质,被瞬间就排挤出去。

    这团血液晶莹剔透,纯净至,还散发着缕缕奇异的光辉。

    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其中却又道道白色奇异纹络,宛如毒蛇般蜿蜒,还簇簇淡淡的暗黑色,时隐时现。

    “好可怕的诅咒之力,应该是来自于雪地妖王的王庭之物了,”陆朝歌仔细观察着血液之中的那两种异力,微微笑,道:“雪地妖庭的诅咒,传说之中种连神灵都会害怕的力量,果然不虚传。”

    边刘雨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不虚传?

    情况都这么严重了,我说陆帅大你也真是心宽呐,还心思说这些,好像被诅咒之力困扰的人不是自己样。

    “两种异力都进入体内,祛除起来点难,要花费段时间。”陆朝歌张口,将那团血液吞入到口中。

    顶级强者身体血肉骨骼,都如天才地宝样,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失去肌肤血肉,对于元功也会造成损伤,而且这种血液年不腐,又蕴含着诅咒之力和黑暗之的血液,很容易成为祸元,伤及其他生灵。

    “如果我最终不能祛除这两股妖力,只怕……”陆朝歌想了想,道:“只怕会耽误军团的春季攻势,如果时间赶不上,那幽燕军团,估计要换新的统帅了。”

    刘雨卿闻言,顿时大惊,忽地下站起来,长大了嘴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以陆朝歌之能,竟然说出这种话,足见这次,他也没把握,真的可以挺过这关,那诅咒之力和黑暗妖,真的就恐怖到了这种程?

    “这怎么行,大帅您……”刘雨卿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朝歌笑了笑,将体内的异力压制,道:“不要为我担心,妖族这次联合了黑暗不动城,对于我们来说,大大的不利,我那想要套话,只可惜那黑暗不动城的新王,并不愿意多说,只透露出交易字,希望妖族和黑暗不动城,并未真的联合在起吧,说起来,他们也没什么联合的理由才对。”

    说到这里,他又道:“如果我需要的那件东西,皇室能够及时送达,或许能够敢在春季攻势之前,解决我体内的问题,怕只怕……”

    刘雨卿闻言,眉间闪过丝怒意,道:“难道那些家伙,真的敢不顾大局,在这件事情上,为难陆帅您?他们疯了?”

    陆朝歌笑了笑,道:“对于那些做梦都想要瓦解幽燕军的门阀来说,这不是次大好的机会吗?我想他们没那么容易就放过这次机会的。”

    顿了顿,陆朝歌又道:“对了,听闻大门都已经派了门中的强者来到了关中?”

    -

    第更,继续去第更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