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最终兵器的诚意
    黑暗要塞这边,只留下了两名紫袍大祭司坐镇。黑暗魔军更是只有一千人。这一切当然都是因为红莲天火即将熄灭的原因,光明天干圣徒来的可以说是恰到好处。以他们的实力,硬撼这些黑暗魔师都没什么问题,更何况他们只需要抵挡,让仓库内的物资燃烧殆尽就足够了。

    要不是天机以稳为主,怕黑暗天机会及时赶到,光明天干圣徒甚至连另一座仓库都有机会毁掉。可就算是这样,死在他们手上的黑暗魔师数量也超过了人,更是一枚黑暗晶冕都没有浪费,姬动创造的以战养战之法,早已是深入人心,完全被众人所掌握。

    光明天干圣徒全身而退,离开黑暗要塞的时候,还不忘用上几个超必杀技,要不是那两名紫袍大祭司还算机灵,一直都在众多黑暗魔军的护卫之下不断释放魔技抵抗,恐怕他们的损失会更加严重。

    光明天干圣徒为了表示与反抗天机联盟的诚意,也是因为沫儿的原因,离开黑暗要塞后,第一时间将掠夺而来的粮食到附近城市交给反抗天机联盟处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得到了闪雷直接转告的消息,黑暗天干圣徒已经在李永昊的带领下进驻黑暗要塞,并且李永昊提出,要和他们光明天干圣徒谈一谈。退出城后,此时,天机正和众人聚集在一起商讨李永昊的来意。

    “这会不会是个圈套?”问出这句话的是渺渺,其实不只是她,所有光明天干圣徒在听到李永昊要见众人的情况下,心中的第一反应都是一样的。眼看着红莲天火就要消失了,在这个时候李永昊提出要见他们,确实是不得不防。虽然李永昊是反抗天机联盟的会长,但天知道他会不会和黑暗天机设下这个圈套,将众人一网打尽。如果有姬动在,众人或许还有一拼之心,但缺少了姬动和陈思璇,他们就必须要更加谨慎小心了,何况黑暗天机要是来了,身边还有黑暗天干圣徒的辅助,恐怕要比他们当初面对黑暗死卫的时候更加危险。

    听了渺渺的疑问,杜馨儿立刻附和道:“我也觉得是个圈套。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这李永昊见我们,肯定没什么好事。我们和他之间有什么可谈的?天机,你说呢?”

    天机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我在想,如果姬动在的话,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怎么做?”

    狼天意沉声道:“当初,少主曾经说过,会让李永昊看到我们和他们进行合作的基础。毫无疑问。当我们在圣邪岛上释放了创世**以后,这个基础就建立了。而当我们杀死了所有黑暗死卫和黑暗天干神兽之后,这个基础可以说是更加稳固。李永昊是反抗天机组织的领,他现在恐怕也是进退两难的。他绝不会希望黑暗天机带领黑暗大军统一整个世界,要是那样的话,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他最希望的,应该是我们与黑暗天机两败俱伤。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帮助黑暗天机设下圈套围杀我们,因为对他现在的处境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从实力上来看,毕竟黑暗大军现在还要凌驾于我们光明大军之上。如果少了我们,胜利的天枰就会更加倾斜。所以,我认为,这应该不是个全套。”

    狼天意的分析显然要比刚才渺渺和杜馨儿的话有力的多,听的光明天干圣徒们纷纷颔。确实,从理论上分析,现在光明天干圣徒如果被全歼,对于李永昊来说没有半点好处。如果没有弗瑞的话,或许李永昊还会对黑暗天机抱有几分希望,可弗瑞的出现,必定彻底粉碎了他最后的期望。黑暗天机又不是傻,就算他再冷血,选择继承人的时候也必定会选择自己的儿而不是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统治的黑暗天干圣徒。

    姚谦书道:“我也同意天意的话,李永昊伏击我们的可能很小。而且,大家不要忘记,现在红莲天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黑暗天机来说最重要的并不在于我们这边,而是前线的圣战。如果我要是他,就一刻都不会离开前线,随时都要做好迎战的准备,先不说他那圣级巅峰的实力,他更是整个黑暗大军的主心骨,如果大战开始的时候他不在,毫无疑问会导致黑暗大军气势低落。而且,只要圣战开始,他就不怕我们不去前线。黑暗天机连黑暗神庙都能舍弃,在这圣战即将开始的重要时刻,确实不可能专门来对付我们。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会因为黑暗死卫而计算到我们必定有重大损伤,根本不足以兴风作浪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去见李永昊。天机,你来决定吧。”

    天机之眼从天机的眉心处悄然浮现出来,光芒一闪而没,天机缓缓点头,沉声道:“我们去。”通过灵魂的感应,他能够大概预知此行的祸福,结果显然是良性的。

    一天后。

    距离黑暗要塞最近的一座城市的酒馆中。光明天干圣徒静静的等待着,他们来的很早,凭借当初与反抗天机联盟结下的渊源,再加上这次赠送的大量粮食和沫儿的关系,他们才能得到准确消息,提前来到这约见低点。尽管因为缺少了姬动和陈思璇的关系,他们无法在这里设下全方位传送法阵,但多少对周围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也略有布置。毕竟,现在的光明天干圣徒可都是九冠级别的强者,他们的修为可不是普通九冠魔师所能相比的,天干圣徒的优势令他们的魔力比普通魔师更加凝聚的多。只要不是黑暗天机带领着黑暗天干圣徒全体到达这里,他们就没有任何可惧怕的。

    “来了。”天机眼神微微一动,光明天干圣徒们的目光也同时变得锐利起来。

    脚步声从酒馆外面响起,身穿一件黑色斗篷,连头都遮盖住的李永昊大步走了进来,直接坐在了天机面前。令光明天干圣徒们有些惊讶的是,李永昊此行竟然就只有他一个人,任何一个黑暗天干圣徒都没带。不只是没带到酒馆中来,而是根本就没带进城。

    “阁下看来很有信心。”天机淡淡的说道。

    李永昊目光一扫,眼底也是流露出一丝惊容,他也没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光明天干圣徒竟然会有这么多人。之前反抗天机联盟给他的消息也没有说光明天干圣徒具体人数。不过,他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因为在众人之中,他并没有看到姬动的身影。

    “姬动没来么?”李永昊淡淡的问道。

    天机道:“我可以全权代表他,他有他的事情。圣战即将开始,我想,我们彼此之间都会有所保留吧。”

    李永昊眼神微动,直视天机,仿佛要看到他内心深处的奥秘似的,可惜,想从灵魂修为远高于他的天机眼中得到他想知道的,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姬动在那与黑暗死卫的一战中死了?这个念头在李永昊心中徘徊了一下,他的心也不禁随之波动。如果姬动真的已经死了的话。对于他的计划是不利的。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姬动才有可能带领这些光明天干圣徒与黑暗天机抗衡。

    “我想,我们不必再谈下去了。”一边说着,李永昊已经站起身,就要向外走去。

    天机没有阻拦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向外走,其他光明天干圣徒们眼中却都流露出了询问的光芒,李永昊虽强,但现在的光明天干圣徒整体实力可不是黑暗天干圣徒所能相比的,以他们的修为,只要全力出手,李永昊根本不可能跑得了。

    李永昊一直走到门口,都没有发现身后有任何声音传来,甚至没有半分魔力波动出现,要知道,他虽然是背对着光明天干圣徒的,但却为谨慎,一直在仔细感受着身后的变化。停下脚步,李永昊回身看向天机,发现天机也正在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我需要姬动在场,他还活着,是我们商谈合作的基础。他已经让我看到了你们与我们合作的底蕴。但是,如果没有他在,我想,任何计划都是没有意义的。这一点,恐怕你们自己也会有同样的认识。”

    听着李永昊的话,天机缓缓站起身,右手抬起,缓缓按在自己的额头上,李永昊清晰的看到,天机之眼浮现而出,天机庄严的道:“我以天机之名起誓,光明天干圣王姬动还活着,而且实力和以前相比有增无减,如有半句虚言,光明倾覆。”

    刹那间,一道金光从天机之眼中电射而出。朝空中一闪而没。

    李永昊是识货的人,自然认得出,这可是契约誓言,普通魔师就先想要发下这样的誓言都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个誓言是从眼前这位光明天机口中说出的,尽管他没有强大的修为,但是,在光明与黑暗这两片大陆上,他的意义可是与黑暗天机等同的,不由得李永昊不信。

    而事实上,天机这誓言并没有什么意义,姬动确实还活着,修为也比以前强的多,问题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姬动却没醒着,他的誓言中可没有姬动要参加圣战之类的话。可以说是个字游戏,偏偏又是让李永昊不得不信的字游戏。

    看着天机,李永昊的目光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脸上刚硬的线条也明显的柔和了许多,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相信,我们就有和谈的基础了,各位也应该知道,身为黑暗五行大陆的一员,我绝不希望我们黑暗五行大陆被你们光明五行大陆所统治,因此,不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帮助你们去对付我们黑暗大军。我们这反抗天机联盟,反抗的只是黑暗天机,尽管我们都是人类,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却属于不同的种族。因此,我与各位和谈的前提有两个,第一,和谈的基础,必须是也至少是保证我黑暗五行大陆安全无虞,第二,就是黑暗天机必须死。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利用手上的资源来统一黑暗五行大陆,改善现在这民不聊生的局面。我可以先展现我们的诚意,现在黑暗要塞之中,还有一个仓库之中存有军械和粮草,这次黑暗天机让我前来,就是让我将这些东西运送到前线的。但我却可以让你们将仓库搬空,当然,都要给我们反抗天机联盟以支援受苦受难的民众。而你们必须要让我看到的诚意,就是杀死黑暗天机。只要黑暗天机一死,一切就都简单的多了,以你们光明天干圣徒的力量,再加上我们黑暗天干圣徒的实力,凭借光明与黑暗的二十件神器,我们完全有可能重现第一代圣徒存在时圣邪岛上所展现的盛况。或许我们的实力不如第一代圣徒,但圣邪岛是现成的,创造出一个像当初圣邪岛那样的法阵并不算困难。重新将我黑暗五行大陆与你们光明五行大陆隔绝开来,和平就将重新出现在我们两片大陆之上,也能避免无数平民因为战胜而死亡。至于以后如何,我们都不知道,但在我们这一代圣徒来说,这已经是我们所能做到的致了。”

    说到这里,李永昊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沉声道::“这是我所能展现出的诚意,我相信各位也能感受到我的诚意,请可谓仔细考虑一下。”

    李永昊眼中流露着诚挚之色,注视着天机,这位黑暗天干圣王看起来为诚恳,似乎正像他所说的那样,非常有诚意。

    天机静静的看着李永昊,缓缓点了点头,“阁下确实很有诚意,但我们又如何保证,在黑暗天机被我们杀死后,你还能遵守诺言呢?”

    求月票、推荐票、打赏。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