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将生死置之度外
    当光明要塞元帅府中的一众强者、统帅们听完了阴朝阳转述姬动带回来的消息后。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点。他们虽然也知道黑暗五行大陆的强大,但随着光明天干神兽、龙族的先后加入,以及光明要塞的完工,令众人心中的信心越来越强,自问足有与黑暗大军一拼的实力。此时听了阴朝阳的话和龙皇的确认,他们才明白原来一切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者说,一切情况要比他们想象中糟糕的多。

    尤其是听到数量超过五万、平均修为在四冠以上的黑暗魔军,还有十几万后备魔师的时候,在场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背后凉飕飕的。

    “这黑暗天机简直就是个疯。”阴昭融忍不住说道。这件事她在事先也是不知道的,因为她的脾气不够沉稳,阴朝阳并没有把这些告诉妹妹。

    姬云生有些急切的道:“那后来呢?姬动他们后来有没有再传回什么消息?”不论是他还是其他人,这都是第一次知道黑暗五行大陆上确切的情况,也更加明白对于敌人未知的可怕。更何况,那可是他嫡亲的孙啊!此时身在如此危险的敌营之中,姬云生不论是出于大局还是私人,他比任何人都更想知道姬动的情况。

    阴朝阳和龙皇同时摇了摇头,阴朝阳道:“自从姬动进入黑暗五行大陆之后,这是唯一一次传回来消息。目的就是告诉我们黑暗天机那黑暗大军真正的实力。姬动走的时候说,他们会尽可能打击和削弱黑暗大军的实力,当时已经很大程上的影响了黑暗大军的补给。摧毁了对方前线大军全部十个仓库中的七个,后勤补给军队以及军械也摧毁了不少。同时打击了黑暗神庙。具体杀伤数字不详,他们会持续进行骚扰和削弱对方实力,尽可能的扭转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

    龙皇叹息一声,“转眼已经是八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这小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菊花猪小眼睛眨了眨,道:“会不会,他们已经……”

    龙皇双目一瞪,怒视菊花猪,“已经你个头,他们吉人天相,姬动这小更是天生命硬,绝不会有事的。你再已经,我就把你变成红烧猪肉,你信不信?”

    菊花猪吐了吐舌头,要说在场众人之中,它唯一不敢得罪的,恐怕就是龙皇了,“你别急啊!我也不希望他们出事。但那黑暗天机可是吞噬了我四个兄弟,圣级巅峰的实力是姬动他们能对付的么?看起来,你和姬动的关系很不一般啊!”

    龙皇冷冷的横了它一眼,“我一共只有个孩,都跟这小去了黑暗五行大陆,你说我能不急么?以姬动的性格,如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一定会尽可能送信回来的。可到现在都没消息,只有两个可能。一种就是你刚才说的,另一种就是他们在黑暗大陆深处,如果红莲天火消失之前他们还没有赶回来,这场圣战我们恐怕就只有一成胜算,反之,则最起码有五成。所以,你们所有人都跟着我一起祈祷吧。祈祷他能够回来。”说到这里,龙皇猛然站起身,大踏步的离开了议事大厅。他自知自己情绪不稳定,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了。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的个孩都和姬动在一起,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要是姬动死在了黑暗五行大陆,他的孩们恐怕也……,每当一想到这些的时候,龙皇就会变的无比烦躁,它已经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大衍圣火龙和思动跟姬动一起去黑暗五行大陆。

    龙皇走了,整个议事厅中变得鸦雀无声,从姬动带回来的消息以及龙皇和菊花猪对他的评价,在场众人中。就算是不熟悉姬动的人,对光明天干圣徒也有了一种由衷的期盼。

    “姬动,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啊!”就在这时,一声充满哀怨的声音在议事厅中响起,要不是因为这声音是来自于男人,恐怕众人还会以为是姬动留下的情债孽缘呢。

    天罡冕下姬长信看了一眼下位的周小小,微怒道:“死胖,你鬼叫个什么?”

    周小小一脸的痛苦,脸上肥肉都攒到了一起,“姬动这小要是不回来,我就去死。这小可是答应我了要做我傻有钱商业协会的会长,还从我这里带走了件神器和大量的天之玉、卷轴。我们商业协会的藏宝库都被他们这些小家伙清扫了一遍,我能不叫么?”为了能让姬动成为傻有钱商业协会的继承人,他付出的确实是巨大的。

    周小小这一哀号,令议事厅中的气氛变得怪异了几分,尤其是一众至尊强者们,谁不知道这胖是出了名的无利不起早,有了他的确定,众人对姬动的实力更加相信了几分。

    “活该,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难道还是我那曾孙求你的不成?”姬长信哼了一声,就不再理会胖了。

    周小小可怜兮兮的道:“我祈祷,我祈祷姬动他们一定能够完完整整的活着回来。臭小,你们可要回来啊!”

    他们当然不知道,此时他们心中祈祷的对象,还处于沉睡之中,而他已经沉睡了整整八个月的时间。

    黑暗五行大陆。

    “姬动还没醒过来么?”天机看着静静的躺在那里,神态安详的姬动,向他身边的陈思璇低声问道。

    自从姬动昏迷之后。陈思璇就一直衣不解带的守在他身边,侍候着他。众人干掉了黑暗死卫后,四人濒死。好不容易才稳定住了伤势。

    有了千年生命之源的帮助,十天后,姚谦书果然如陈思璇所说的那样清醒了过来,他以燃烧生命为代价瞬间提升实力击杀一名黑暗死卫,消耗的就是生命力,有了千年生命之源的补充,虽然依旧是元气大伤,但却是恢复最快的一个。他醒过来之后,简单的调整了一下,立刻就投入到了对阿金和狼天意的救治之中。这两人虽然也是重创,但比起姬动来还是要轻的多了。在姚谦书、蓝宝儿和杜明的不断治疗之中,渐渐稳定住了伤势,逐渐好转起来。

    阿金拥有纯净的龙皇血脉,自愈能力强,当她的伤势稳定下来后,只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能够恢复行动了,又用了一个月,伤势尽复,又恢复了本来的实力。

    狼天意可没有阿金那圣级体魄的强悍,他足足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才算是恢复过来,这还只是身体的,又用了一个月,战斗能力才算是随之恢复。

    和他们比起来,姬动的情况就要糟糕的多了,昏迷了整整八个月,到现在却连醒转的迹象都没有。这八个月的时间中,凭借着他服用的生命之源以及生命之核,陈思璇小心翼翼的帮他先后修复了骨骼、肌肉、经脉,将内脏归位。然后再驱动他自身的魔力重新形成循环,小心翼翼的吸收着体内的魔力。单是做完这些。就整整用去了半年的时间,陈思璇因为过于疲劳,数次昏迷。但她却依旧不听伙伴们的劝告,始终都守护在姬动身边,侍候着他,帮他治疗着。哪怕是姚谦书要换她,她都不肯。

    到了现在,姬动体内那积郁的魔力几乎已经被他自身吸收的差不多了,身体的生命体征也十分正常,但是,他却始终都没有要清醒的迹象。就像是他的灵魂已经封闭了似的。除了身体会因为体内庞大魔力的运转若隐若现的产生一些光彩之外,他就和个死人没什么区别。

    陈思璇抬起头看向天机,她虽然还是那么美,但却要憔悴的多,整个人都瘦了几圈,苍白的俏脸上更是没有一丝血色,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还不行。他的身体虽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因为之前创伤重,灵魂自我封闭保护意识,无法与身体进行沟通。”

    天机略微犹豫了一下后,道:“要不,我们联手试试帮姬动引动灵魂之力?”

    陈思璇摇了摇头,道:“不行。机会只有一次,我宁可稳一点,如果操之过急的话,一旦姬动的灵魂封闭解开,他的意识未能及时回复,那就有魂飞魄散的危险。还是我一个人慢慢来吧,我和姬动的灵魂融合很多次,对他的情况最为了解。”

    天机轻叹一声,默默的点了点头,“思璇,距离红莲天火消失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上次你的创世**释放后,红莲天火的整体魔力明显受到了影响。我用天机之眼预测了一下,恐怕不出一个月。它就会消失了。”

    陈思璇看了天机一眼,然后转过头,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姬动,抚摸着姬动的面庞,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到了最后决战的时刻了,你们这就走吧。等到姬动清醒过来之后,我们也会立刻前往圣邪岛。”

    天机深吸口气,虽然他也不愿意离开,可是,他知道,如果姬动有意识的话,一定会让他们第一时间赶去战场。

    八个月前那一战,光明天干圣徒固然是损失惨重,但是,他们的收获也同样是巨大的。十名黑暗死卫和十只黑暗天干神兽,留给了他们庞大的财富,那就是他们的晶核和晶冕。

    将这些晶核、晶冕吸收之后,现在所有光明天干圣徒的修为都已经突破了九冠。其中阿金、狼天意、姚谦书,更是突破了九十五级。虽然大部分人都失去了坐骑魔兽,但光明天干圣徒的实力却是有惊无险。如果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再碰到当初的黑暗死卫,就算是没有姬动出手,他们也绝对可以一拼了。

    天机心中天人交战片刻之后,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思璇,你也要多保重。圣战的事你就不用多想了,一切有我们呢。就算姬动醒过来,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已经完全恢复,你们也不要轻易前往圣邪岛。黑暗天机失去了黑暗死卫和黑暗天干神兽这部分实力,这一战的胜负已经十分难以预料了。”

    思璇轻轻的点了点头。

    天机知道,她的心全都在姬动身上,自己再多说什么也没有任何意义,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姬动身边,沉声道:“主人,我知道,你最大的心愿就是化解这场圣邪之战。虽然我们的力量还不够,但我会尽一切努力来完成你的心愿,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说完这句话,天机最后深深的注视了姬动一眼,毅然决然的站起身,昂阔步向外面走去。

    其他的光明天干圣徒们早已等在洞外,他们都没有进去,因为他们怕自己忍不住会选择留下来,就在洞外向里面的姬动深鞠一躬,加上归来的天机,一起发动了传送法阵。可以说,他们的第二次生命都是姬动给的,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们,姬动也不会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完全将生死置之外,光明与黑暗的一战就要到来了,是看到黎明的曙光还是夜晚来临前的晚霞,就要看这一战的结局。他们没的选择,在当初成为光明天干圣徒的那一天起,他们的生命就已经不属于自己。

    陈思璇看着洞口的方向,幽幽的说道:“姬动,你看见了么?你的伙伴们已经踏上了征程。我知道,我不能阻止你去参加这一战。哪怕是我明知道你在这一战之后会有所选择,可我却必须要让你去。我只是希望,我最后的一计能够实现,否则的话,我就告诉你,我是谁。”说完这句话,她温柔的一笑,泪水却悄然落下,轻轻的伏在姬动身上,拉起他的手臂,环绕在自己腰间,就那么依偎在他怀抱之中。姬动的沉睡才让她有了如此亲近的机会。

    求月票、推荐票、打赏。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