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拼命的时候到了
    哪怕是光明天干圣徒也没想到。阿金的攻击竟然如此生猛,当那甲木系黑暗死卫被*掉,黑暗白虎被重创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阿金发出的并不是一个超必杀技,而是两个。一个高阶范围型的超必杀技阻挡敌人,另一个中阶单体超必杀技用来偷袭黑暗死卫。配合着阿金附加在灭绝金环上的穿刺魔域,竟是一举功成,将对方因为失去了黑暗青龙而实力不足的甲木系黑暗死卫直接干掉。

    阿金的得手,也让光明天干圣徒们信心大增,甲木系黑暗死卫的死以及黑暗白虎的重创让他们充分认识到了,这些黑暗死卫和黑暗天干神兽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当然,在光明天干圣徒中,哪怕是有这五行相生循环阵法的支持,能够同时施展出两个超必杀技的,其实也就只有拥有圣级体魄的姬动和阿金了,因为只有他们的身体才能够承受得起那么庞大的魔力冲击。

    甲木系黑暗死卫的死以及黑暗白虎的重创,也同时让这些黑暗死卫和黑暗天干神兽出现了变化,剩余的八名黑暗死卫几乎是同时跃起,瞬间在空中聚集在一起,朝着光明天干圣徒布下的五行阴阳界发起了冲锋,而在他们身后的黑暗天干神兽则是作出了一件令光明天干圣徒们心中都有些发冷的变化。

    一道道灿烂的致魔力从那八个黑暗天干神兽身上绽放而出。化为光柱直射前方。但它们的目标却并不是攻击光明天干圣徒们,这一道道光柱,乃是各自射在了相应属性的黑暗死卫身上。光明天干圣徒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正在发起冲锋的黑暗死卫,魔力都在急速提升,背后有着黑暗天干神兽的魔力支持,他们的实力再不会受到先前消耗的影响。这却是姬动始料未及的了。毫无疑问,光明天干圣徒们将要遭遇的,是八个拥有完全实力,甚至还要超过他们原本最佳状态魔力的黑暗死卫,尽管那些黑暗天干神兽没有参与到进攻之中,但它们这样为黑暗死卫们进行增幅反而是更为可怕的。就像是灭神击的魔力压缩一样,将黑暗死卫与它们的魔力结合在一起发动攻击,其破坏力毋庸置疑。

    “阿金,持续攻击。”天机大声喝道,他此时已经充分的意识到,足够的魔力还需要一个能够全面输出的人来使用才行,毫无疑问,现在最适合的就是拥有圣级体魄和穿刺魔域的阿金。

    就在天机说话的工夫,那八名黑暗死卫已经在背后八大黑暗天干神兽的支持下,冲到了五行阴阳界前方,他们的速实在快了。而阿金刚刚施展完两个技能,多少也要有所缓冲。

    没有真正与这些黑暗死卫交手过,永远也不可能明白他们的可怕。八名黑暗死卫,完全是凭借肉身近战攻击,在他们冲到五行阴阳界面前的同时,八个人同时抬起双手,用他们各自不同的擅长方式轰击在了五行阴阳界之上。

    轰然巨响之中。恐怖的魔力瞬间迸发,五行阴阳界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原本平稳的十彩光晕绽放出一圈圈涟漪。整个五行阴阳界似乎都颤抖起来了似的,这就让阿金想要持续的攻击不得不再停顿片刻,因为他们必须要释放出更多的魔力来维持五行阴阳界的稳定。

    不得不说,五行阴阳界不愧为当今第一结界,由十系致魔力释放而出,完全将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特性发挥到了致,哪怕是八名黑暗死卫这么强悍的攻击,也未能将其一下轰破。

    与此同时,天机已经向外面的坐骑魔兽们下达了命令,一道道澎湃的魔力,狠狠的轰向了黑暗死卫。

    但是,令光明天干圣徒们骇然的是,面对这些普遍九阶,甚至是十阶的魔兽攻击,黑暗死卫根本不屑一顾,他们的魔力完全内蕴,几乎只是挥手之间,就已经解决了这些攻击问题。

    阿金的第二次出手终于完成了,灭绝金环带着强烈的金色光晕和穿刺魔域呼啸而出。但是。这一次他面对的却不再是先前被大幅削弱后的甲木系黑暗死卫,而是完全状态下的黑暗死卫。

    阿金选择的攻击目标是乙木系黑暗死卫,金克木,每干掉一个对手,光明天干圣徒们的压力自然会小一些。

    面对阿金的攻击,癸水系黑暗死卫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乙木系黑暗死卫背后,右手在乙木系黑暗死卫后背上拍了一掌,而乙木系黑暗死卫则是双手一圈左手按在右臂大臂的位置上,而右手则就那么一指点出。正中灭绝金环。

    嗡——,灭绝金环被激射的倒飞而起,重新回到阿金手中,而那乙木系黑暗死卫则是上身后仰,被震退了数十米,但是,下一刻他却已经行若无事的再次冲了回来。

    就在阿金发出这一次攻击的时候,黑暗死卫们落在五行阴阳界上的攻击却已经足足超过了十次。五行阴阳界的防御虽然强横,但在他们这种近身攻击,而且都是魔力压缩的轰击之下,也在大量消耗着光明天干圣徒们的魔力。

    天机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他知道,继续这样下去,对方有着黑暗天干神兽的支持,可以长时间保持这样的攻击,而他们虽然凭借五行阴阳界的特性来节省魔力,还有五行相生循环阵法来增强、恢复魔力。但消耗下去,五行阴阳界最终还是会被攻破。到了那时候,恐怕众人之中除了阿金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有战胜一名黑暗死卫的能力以外,其他人恐怕都不是这些黑暗死卫的对手。

    但是。天机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撤回五行阴阳界,恐怕他们坚持的时间会更短。而在这个时候,在发动着五行阴阳界的情况下,就算他们想要传送离去也无法做到。现在他只是盼望着,姬动能够快一些和那火神剑融合完毕,唯有如此,他们才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所有的希望,可以说都落在了姬动那柄火神剑之上。

    战局发展到这里,已经完全出乎了姬动之前的计划,毕竟,他也没想到火神剑在进化完成后,还要和他进行二次认主。如果现在这战场上有他的指挥,战局很可能就是另一种样了,就算是不能战胜对手,带领伙伴们全身而退也是毫无问题的。

    就在天机开始下令伙伴们全力支撑五行阴阳界,甚至停止对外攻击输出的时候,那些黑暗死卫的攻击却突然变了。

    原本的十名黑暗死卫之中,甲木系和丙火系的黑暗死卫已经被*掉了,剩余八人。眼看五行阴阳界虽然摇摇欲坠,但实际上却十分坚挺,无法攻破。这些黑暗死卫立刻变阵。

    戊土系黑暗死卫闪身到庚金系黑暗死卫背后。庚金系黑暗死卫则闪身到壬水系黑暗死卫身后,剩余的这名阳属性黑暗死卫站成一列,后面的两人将双手都按在前面一人的肩头,通过土生金、金生水的特性,将他们人的魔力全都凝聚在了前方的壬水系黑暗死卫身上。刺目的黑色光芒骤然从那壬水系黑暗死卫身上迸发而出,他的双眼也变成了更加深邃的暗红色,双手提起,在身前易错,两只手掌已经变得漆黑如墨,彼此相握成重拳,再狠狠的砸向五行阴阳界。

    在他们这边人发动的同时。另一边,五名阴属性的黑暗死卫也使用了同样的方法,阴属性的五名黑暗死卫是五行俱全,他们利用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的五行相生,最终将魔力集中在了辛金系黑暗死卫身上,虽然他们不会相生循环,但魔力相生却还是会的,金系更是五行之中最擅长突破的一系,在五行俱全的情况下,自然是选择了以金系为突破点。

    那辛金系黑暗死卫和之前乙木系黑暗死卫应对阿金灭绝金环的攻击一样,右手抬起,看上去轻飘飘的一指点向五行阴阳界。他的攻击和另一边的壬水系黑暗死卫几乎是同步而至。

    “不好。”天机大喝一声。光明天干圣徒们也下意识的将更多魔力注入到五行阴阳界内。但是,这五行阴阳界就算在强大,它也是一个范围型的结界。而对方黑暗死卫的攻击,却正是做到了以点破面。

    轰——,壬水系黑暗死卫的攻击狠狠的砸在了结界上,顿时,五行阴阳界前所未有的剧烈震荡起来,也就在这时候,辛金系黑暗死卫的那一指也点在了五行阴阳界之上。看上去轻飘飘的一指,却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穿透性。只听一声刺耳的尖啸响起,五行阴阳界竟然被他硬生生的刺破了一个洞。一股无比锋锐的辛金魔力直透而入。那不是什么技能,就是最纯粹的凝聚辛金魔力,目标直指光明天干圣徒中央的天机。

    “小心。”狼天意右手一抖,他的厚土之珠已经飞了出去,滴溜溜旋转着挡在天机身前。嗡的一声,厚土之珠在被辛金魔力点中的那一刹那,顿时爆发出强烈的黄色光芒,而狼天意则是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要知道,这一指的威力甚至已经凌驾于普通的顶级超必杀技之上,其穿透性之强,还要超过之前他们偷袭丙火系黑暗死卫的冰神之矛。虽然被五行阴阳界削弱了大半,但这一道浓缩的魔力就算是凭借厚土之珠防御的狼天意也有些承受不住,顿时受了伤。

    狼天意这一受创,光明天干圣徒们维持着的五行相生循环阵法顿时迟滞了一下,对于实战能力无比强悍的黑暗死卫来说。这样的机会他们又怎会放过呢?那辛金系黑暗死卫一指点出之后,竟然是毫不停顿的又是一拳轰击在了刚刚被他点透的五行阴阳界之上。顿时,一声宛如水晶器皿破碎般的清脆声音响起。整个五行阴阳界在剧烈的震荡之下轰然炸碎,化为庞大的气流席卷而起。

    光明天干圣徒们只觉得体内魔力一泄,精神都是瞬间恍惚了一下,而那些黑暗死卫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庞大气流带动的退出米。但是,下一刻他们却已经又朝着光明天干圣徒的方向冲了过来。

    天机的脸色已经是一片苍白,到了这个时候,再想依靠防御来挡住对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空气中魔力无比紊乱,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重新建立起五行阴阳界。一旦被对方近身,五行相生循环阵法还怎么发挥作用?完了,难道真的就这么完了?

    “跟他们拼了。”姚谦书怒喝一声,第一个从大衍圣火龙背上闪身而出,光明天干圣徒中,除了姬动这个异类以外,其他能够肉身飞行的,就只有他们名九冠的圣徒。姚谦书身形闪出的同时,他那神木傀儡效果已经用了出来,身边顿时多了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青色光影。受伤的狼天意,以及实战能力最强的阿金,也同时闪身而出,在这么多擅长近战的黑暗死卫们面前再保持五行相生循环阵法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和天机的想法一样,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姬动完成与火神剑融合的那一刻。唯有如此,他们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就在这时,一团红光从他们人身边掠过,在空中瞬间爆发开来,顿时,九条巨大的火龙将正冲上来的黑暗死卫们暂时阻挡了一下。尽管九转炎龙超必杀技在黑暗死卫们面前短时间内就会撕成碎片,但终究还是令他们要停顿一下。

    “时间就是一切,不惜一切代价为姬动争取时间。”说话的不是天机,而是陈思璇,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此时姬动所处的状态。

    求月票、推荐票。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