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相约观战
    “哦?天机安排好圣徒了?都是谁?”姬动惊讶的问道。他的瞳孔也明显收缩了一下,天干圣徒是谁对于他来说为重要。如果不是上一代光明天干圣徒的卑鄙或许就不会有圣邪岛大劫了。

    姬夜殇道:“都是你的熟人,或者说是自己人。

    光明甲木圣徒姚谦书,

    光明乙木圣徒空缺,

    光明阴阳双火圣徒姬动,

    光明阳雷圣徒弗瑞,

    光明戊土圣徒空缺,

    光明己土圣徒渺渺,

    光明庚金圣徒杜馨儿,

    光明辛金圣徒阿金,

    光明壬水圣徒杜明,

    光明癸水圣徒蓝宝儿。”

    听了姬夜殇的话,姬动松了口气,脸上难得的流露出一丝笑容,“果然都是自己人。”

    姬夜殇无奈的道:“如果不是这个的身份,我一定会当仁不让,成为光明戊土圣徒的。可惜,身在其位,我却不能这么做。兄弟,你不要怪我。”

    姬动看着姬夜殇,他发现。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不但比以前多了许多威严,也明显成熟了,再也没有青年那种青涩和冲劲,更多的是沉稳和深邃。

    “戊土圣徒和乙木圣徒我都有了打算。现在大家都在天干院么?”姬动问道。毕竟,这些伙伴们各有各的身份,像渺渺要掌控魔盟,杜明、杜馨儿兄妹是调酒师公会会长的女,未必都会留在这里。

    姬夜殇用力的点了点头,“他们都在天干院。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你回来,一定会到天干院去找他们。一个都不缺,他们在等着你,等着你这天干圣王的王者归来。”

    姬动沉声道:“我明天就会前往天干院去见他们。哥,我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或者说是中土帝国的帮助和支持。”

    姬夜殇道:“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姬动道:“我希望你后天能和爷爷一起来天干院观战。”

    “观战?你要对付天干院?”听了姬动这句话,姬夜殇不禁大吃一惊,在他眼中,自己这个弟弟虽然有的时候冲动一些,但也不是会乱来的人。当今之日,理应一致对外,他怎么会对付天干院呢?

    姬动道:“不是对付天干院,是相互交流习。你没看到我带来的那些人么?那都是我炽火院的员。这段时间,我一直留在老师创立的炽火院当老师。这次带队前来,一个是处理一些自己的事,另一个就是与天干院进行切磋了。”

    听姬动这么一说,姬夜殇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就凭你那些小萝卜头么?除了那个蒙着脸的女孩以外,其他人普遍修为也就是冠左右吧。你带这些员和我们天干院的普通员进行切磋似乎没有大的意义。弟弟,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你去做呢。你怎么能去当普通的老师。这简直是大材小用了。”

    姬动淡然一笑,“哥,如果我说,我要交流的不是普通员而是阴阳堂呢?哦,可以告诉你,我带来的这些员,是我们炽火院日月堂的弟。日月堂就是由我来执掌的。”

    “日月堂?”姬夜殇愣了一下,有些好笑的道:“你这是在向阴阳堂挑衅么?是了,你还没忘记当初的事情么?”

    姬动道:“那些都已经不再重要,或许在我心中一直都有些芥蒂,但你认为,我会因为当初的那点龌龊事置大局于不顾么?我带这批员来切磋,自然是有目的的。在你眼中,阴阳堂在院界或许是至高无上的,但在我眼中却并不是这样。这次我来,就是要带着我的员们挑战阴阳堂排名前十的弟。”

    姬夜殇瞪大了眼睛看着姬动,“这怎么可能?虽然你的实力强大,可是,除非你肯进行大规模杀伤。否则的话,正常切磋交流也是不可能获胜的,你也在阴阳堂待过,自然知道我们阴阳堂是怎样的实力。一对十,就算是你和弗瑞师兄恐怕也……”

    姬动瞥了他一眼,“谁告诉你我要参加比试了?我是老师。切磋交流是员们的事。”

    “啊?”姬夜殇看着姬动,就像是在看怪物一般,“你不是吧?你要让你带来那些小家伙和阴阳堂正面硬撼?弟弟,你……”

    姬动自然他要说什么,“我很正常,否则,你认为我要请你和爷爷来观战么?我要改变当今天下魔师界的局面。”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平淡,可他的每一句话在姬夜殇心中却都掀起了滔天波浪,要知道,现在的姬夜殇可不是以前阴阳堂的一名员了。而是中土帝国的继承人,他的想法,甚至会决定未来中土帝国局面的走势。对于姬动这个弟弟,他自然是会毫无保留支持的,血缘关系摆在那里,是任何利益所无法替代的,更何况自己这个弟弟还是一代天干圣徒的圣王。在民间,或许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可是在各国高层,尤其是中土帝国高层以及魔师界,他却已经有着高的威望,隐隐与雷帝弗瑞并称为当代新星。可不论怎么说,姬动此时所表达的意思都过匪夷所思了。曾经身为阴阳堂排名前十的强者,姬夜殇对阴阳堂的综合实力实在是清楚了,姬动要拿他那些普遍冠的员面对阴阳堂排名前十的弟。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姬夜殇此时甚至有些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姬动,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不许要你现在就相信我。请爷爷来观战吧。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同时还会请魔师公会的高层前来。这也是我此次来到中原城最主要的目的之一。”

    姬夜殇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情,“弟弟,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就算是奇迹,我也无法相信这是事实。这奇迹也强烈了。我根本想不出,你有任何成功的机会。那些小家伙……”

    姬动皱眉道:“不要小家伙小家伙的叫我的员,我也比他们只大两岁而已。魔力等级永远不是战斗的全部。在我眼中,没有奇迹,只有实力。”

    姬夜殇道:“好吧。虽然我绝不会相信你能成功的,但你提出的要求我肯定会满足,相信爷爷也不会拒绝。谁让我们是一家人呢?后天什么时候?”

    姬动道:“上午吧。”

    姬夜殇点了点头,道:“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对了,刚才为什么那经理会管你叫老板,你和傻有钱商业协会是什么关系?兄弟,你可要小心,傻有钱商业协会隐藏的实力为强大,一直都是各大帝国争取的对象,但却没有一个国家能得到它的绝对支持。这个商业协会的底蕴足以令任何人震惊。其会长更是至尊强者级别的实力。”

    姬动道:“你说的是周小小那个胖吧。那枚徽章就是他给我的。他说过。拿这东西可以在傻有钱商业协会任何产业进行消费不需要付钱。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有那么多钱来挥霍么?”

    姬夜殇愣了一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难道说傻有钱商业协会有求于你?”

    姬动道:“算是吧。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自有分寸。”他并没有告诉姬夜殇自己有可能被确立为傻有钱商业协会继承人的事。很显然,如果这件事他说出来,一定会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姬夜殇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相信你能处理好的。弟弟,我还要去参加内阁会议,这就走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最好回家去看看爷爷吧。我进皇宫以后,爷爷一个人在王府实在是有些孤单。”

    姬动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间,低沉威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还是我看看他吧。”

    伴随着声音响起,门开,平等王姬云生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门一打开,姬动和姬夜殇还看到,门口站了很多人,似乎都是傻有钱酒店的工作人员,其中就包括那位受到惊吓不小的经理。应该是这间酒店所有的高层了。

    姬夜殇和姬动几乎是同时站起身,而姬云生一进门,就是全身巨震,怔怔的注视着一头白发的姬动,隐藏在衣袖中的双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要知道,以他的年纪尚未满头白发,可自己这风华正茂的孙竟然……,这要遭受多大的打击才会变得如此啊!看到姬动,姬云生就不可遏止的想起他的父亲,内心之中顿时一阵强烈的绞痛,原本因为姬动回到中原城却没有去王府的不快荡然无存,眼中光芒也只剩下了痛惜。

    “爷爷。”姬动向姬云生行礼。姬夜殇也在一旁同样行礼,但他已经过继给了皇室,这一声爷爷当着外人的面是如何都不能叫出来的。

    姬云生一步跨入房间,左手一挥,轰的一声,门已经被他重重的关上。下一步就已经来到了姬动面前,“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姬动暗暗叹息一声,难道自己的伤疤就要一次又一次的被揭开么?幸好,这时姬夜殇为聪明的凑到平等王身边,在他耳边低声将姬动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听了姬夜殇的话,姬云生不禁重重的叹息一声,看着姬动,道:“你和你父亲真像。都是为了一个情字。”

    姬动道:“不说这些了。爷爷,后天您能来么?”姬夜殇的声音虽小,但他又怎么会听不到呢?刚才自己这位哥哥已经将后天观战的事情对姬云生说了。

    姬云生点了点头。道:“我会去。这是家族对你的支持。但你真的有把握么?如果你带来的员不堪一击,那么,受到打击的不只是你一个人。”

    姬动深深的注视着姬云生的双目,“我是一个喜欢将一切控制在自己手里的人。我不想再多解释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你们一定不会失望的。”

    姬云生比姬夜殇要果决的多,“好。如果你创造了这个奇迹,那么,今后不论你做什么,家族都将无条件的支持你。现在,跟我回家吧。”

    姬动摇了摇头,道:“不,爷爷,我要和我的员们住在一起。”

    姬云生怒道:“难道咱们平等王府就没地方住么?你个混小,回了中原城都不说第一时间来见我。”

    虽然姬云生的声音充满了不可一世的霸气,但姬动却能深刻的感受到其中的温暖之意,心中一软,道:“爷爷,不是我不愿意回去。而是现在不能回去。天之后,我和我带来的员毕竟会处于风口浪尖。我要面对的,将是整个魔师界,我不希望牵扯上中土帝国官方的一切。也绝不会表明仅对中土帝国的支持。一切都等天后再说,好么?我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姬云生眉头皱了再皱,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好吧。姬动,别的我可以不管,甚至都可以支持你。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要答应我。”说到这里,这位中土帝国最具有权势的老人目光突然变得柔和下来,看着嫡亲的孙道:“保护好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不论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我已经失去了儿,不想在失去孙。”说完这句话,姬云生重重的拍了拍姬动的肩膀,才向姬夜殇挥了挥手,带着长孙一同走了。内阁会议又怎么少得了这位平等王殿下呢?

    看着姬云生离去的方向,姬动的目光不禁变得柔和了许多,亲人带来的温暖,令他有种想哭的冲动。不论何时,自己都并不是一个人啊!

    “老板。”正在这时,站在外面的傻有钱酒店一种管理人员,同时恭敬的向姬动行礼。为一人,是一名年约六旬的老者,看上去精神矍铄,眼中神光弥漫。在一众管理人员中,也只有他眼中没有那种诚惶诚恐的感觉。

    新的一周,求月票、推荐票。最后几天了,大家的月票疯狂投起来吧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