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姬动出战
    弗瑞这十四条雷龙的来历,没有人比姬动更清楚了。此肿他脸上

    的笑容也不禁浓郁起来。四只时间,弗瑞对五行法阵的领悟显然不只是

    凝聚法阵一个”这可以几何倍数增强自身魔力的存续法阵也被他掌握

    了。

    尽管弗瑞只是单纯的阳雷。不能像他那样同时存续阴阳魔力,但这

    存续的七条雷龙,也足以瞬间令他的魔力提升一倍。这样的威压,换

    了至尊强者,也会感到压力。更何况是刚网全力抵御了弗瑞攻击的沃

    佛呢?

    紫雷耀天龙优哉游哉的飞向沃佛的方向小弗瑞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沃佛昏会长,还要再继续下去么?”没有使用雷狱神斧。弗瑞依旧

    全面压制了汰佛。不动则已,动则必胜。沃佛对于魔力的控制力确实

    惊人,可是,在弗瑞所释放出根本就不是他能抗衡的庞大魔力面前,他

    还能怎么办?

    沃佛的脸色和下面两位水系至尊强者一样,面如死灰。握住天水

    神杖的手甚至在微微的颤抖着。他无法相信,自己就这么败了,败的

    如此凄惨。而他的对手,才只不过是一名七冠魔师而已。多年以来追

    求的致控制,难道真的就这么败了么?他不愿意相信,真的不愿意相

    信。可是,身体周围这十四条致阳雷凝聚的雷龙,散出的属性压

    制,已经令他体内的魔力变得越来越暗淡。再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了。哪怕是死,他最多也就是与这些雷龙同归于尽,根本沾不到弗瑞

    的边缘。

    “我输了。”沃佛是咬着牙说出这个字的,当这个字从他口

    中吐出后,他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岁一般,身体在白水神鸥背上晃了晃,

    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上再无一丝人色。

    十四条雷龙悄然散去,如果仔细注意的话就能现,其中七条是

    直接回到弗瑞头上阳冕之中的。对于存续法阵的应用,弗瑞已经不在

    姬动之下。毕竟,姬动可是“荒废”了四只时间的。五行法阵的奥

    妙,还没来得及去全面领会。

    紫雷耀天龙在魔师公会一方的魔师们欢呼声中从天而降,弗瑞端坐

    在龙背上,朝着这边的四位至尊冕下躬身行礼。“弟幸不辱命。”

    阴朝阳神色不变的点了点头,弗瑞这才骑着紫集耀天龙退到一旁。

    姬长信哈哈一笑,道:“朝阳兄,我真是很佩服你。竟然培养出

    了这么一位好徒孙,如此压倒性的胜利,怎么,你还不满意么?可惜

    了,我这些年一直在找吟空,看样,我也该收个弟才是。”

    阴朝阳微微一笑。“如果最后他的制胜方法不是十四条雷龙,我会

    更加满意。”。%,腆至

    姬长信对阴朝阳的话有些听不懂,姬动和弗瑞对视一眼。他们都知

    道,师祖这是在说,弗瑞不应该使用存续法阵也能战胜对手。虽然弗

    瑞魔力不如对手,但他可是致魔力的拥有者。当然,沃佛八十八级的

    实力,再加上那致控制的能力,如果弗瑞不使用存续法阵积蓄的魔力。想要战胜他绝非一时半会儿能够做到。

    弗瑞略微有些羞愧的搓了搓手,高傲的头低下,朝着姬动道:“小、

    师弟,师兄我丢人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姬动呵呵一笑,道:“师兄。说不定我也要用存续法阵呢。魔技

    公会的魔师对技能上的理解果然非同一般。我也很有启。”

    这时,阴朝阳的自光已经投射过来,“姬动,你过来。”

    姬动赶忙走上前,恭敬的道:“师祖。”

    阴朝阳向他点了点头,道:“不可勉强,还有,你没有你师兄的那

    些限制。全力以赴。明白么?”

    “是。”姬动答应一声。

    阴朝阳的目光从姬动身上掠过,向后面看去,当他的目光落在烈焰

    和阿金身上时,不集流露出几分疑惑。

    烈焰朝着阴朝阳点了点头,没有吭声,阿金则依旧是那么冰冷。除

    了烈焰以外,她不会对任何人假以辞色。

    另一边,水明月和冷风云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点,水明月接过沃

    佛递上的天水神技,看着面色惨白的沃佛,叹息一声,“好了,这也不

    能怪你。是弗瑞那小强了。看来,未来的世界是这些年轻人的了。如果我没记错,弗瑞应该还不到十五岁吧。我看,用不了二十

    年,他就能冲击九冠了。”

    冷风云道:“明月,我们已经输不起了。第二场,我们必须要赢,

    而且要赢的漂亮。”

    水明月点了点头,“阴朝阳提出战两胜,显然是很有把握的。

    他手中至少有两张王牌。弗瑞是其中一张,另一张王牌不知道是什

    么。但如果是他的徒徒孙,那就一定是火系魔师。我估计,他会将

    第二张王牌放在最后一场。这第二阵,很可能会上希洛或者是魔师公

    会中的八冠魔师。土系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们派一名木系天尊出阵应

    该比较有把握。”

    冷风云点了点头,道:“这个时候也只能赌了。就让天邪上场

    吧。他的实力与沃佛不相上下。虽然装备略逊,但我们现在也顾不了

    许多了。能用的底牌都上吧。”

    水明月向一种魔技公会的魔师方向喝道。“天邪何在。”

    吾爱历州北

    “会长。”一道身影闪身而出,露出了英俊的相貌。此人看上去

    五十岁左右的样,剑眉入鬓,鼻直口方,相貌为英俊。身材高

    大,肩膀宽阔。给人一种正义凛然的感觉。

    水明月从手上摘下一个指环,屈指一弹。落在天邪手上。“这里面

    有什么你自己看。第二阵由你上场。你要记住。这是我们公会最后的

    机会了。在公会中,你是屈一指的木系魔师。此战胜利,今后你就

    是公会第二副会长。你是木系天才,也是毕业于天干院阴阳堂的高

    材生,年仅六十。就突破了八冠境界,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的。”

    天邪将指环戴在自己手上,只是略微一扫,脸上已经流露出惊容,

    “会长放心,此战天邪定然全力争胜,必将对手斩落。”

    水明月点了点头,道:“去吧。就算是用戒指中的东西砸,也要给

    我砸出这场胜利来。”

    天邪从魔技公会一方走出。一步踏出,腾身而起,只听化一声大

    喝,光芒闪耀中,浓烈的青光爆开来,木系特有的气息在空中爆开

    来,一头姬动为熟悉的魔兽出现在天邪身下。正是翡翠地蜥龙王。

    与灭绝军团大统领陈龙傲的坐骑一样。

    看到对方竟然是一名木系魔师出战。姬动不禁笑了。魔技公会恐怕

    就要从大6除名了吧。致双火对甲木系,姬动已经决定了,绝不使

    用自己存续法阵中存储的魔力来获得这场胜利。他要向师祖和师母证

    明,这四只的时间,自己并没有荒废。

    面对骑乘在翡翠地蜥龙王,高高在上的天邪,姬动也从魔师公会这

    边走了出来。

    看到他的出现,魔技公会这边的人全都愣住了。谁能想到,魔师

    公会竟然会派出一名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青年来进行如此重要的比

    试。

    看到对方的年轻,水明月和冷风云对视一眼。他们神色中并没有

    惊喜而是充满了不解。为什么阴朝阳、姬长信他们会派出一名如此

    年轻的魔师?难道他们这是在羞辱自己么?而且从刚才他们的对话来

    看,这年轻人应该也是阴朝阳的徒孙。甚至还是姬长信的玄孙。可再

    怎么说。他也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实力又能怎样?

    天邪看到从对方阵中走出来的姬动。也不禁愣住了,别说是比试,

    在他看来,这年轻人有没有魔兽坐骑都成问题。

    小兄弟,你走错了吧。请你们参加第二场比试的魔师出来。”

    天邪沉声说道。如果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他这一场是绝不能再

    失败了。否则的话,魔技公会就完了。不过想想戒指里的东西。他的

    心神还算安定几分。有那些东西作为保障,自己这一战总不会输了才

    对。

    “我就是你第二场的对手。”姬动淡淡的说道。

    你?”天邪一愣,看着姬动的眼神充满了怪异。但他心中的紧张

    在这时候也不禁放松了几分,难道说,魔师公会要放弃这一场?自己的

    运气实在好了。生怕姬动反悔似的,天邪立刻说道:“好。在下天

    邪。代表魔技公会出战。请。”

    吾爱丑泣心

    姬动向他点了点头,“姬动,代表盾师公会。请。”一边说着,

    他也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下一刻,两人几乎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阴

    阳冕。不同的是,天邪是在他的坐骑翡翠地蜥龙王背上释放,而姬动

    则是就自己站在地上释放的。

    天邪的魔力不如沃佛那么高,八冠两星。八十四级魔力,甲木系。

    伴随着甲杯日冕的释放,一片片碧绿色树叶形状的光芒围绕着天邪的身

    体盘旋起来。与沃佛不同,厚重的全身铠甲。第一时间覆盖在了这位

    八冠魔师身上。

    或许是木系魔师都喜欢使用长枪,天邪的武器,也是一柄巨大的龙

    枪,长和陈龙傲那柄相差无几。也在七米左右。

    看着他释放魔力,身穿铠甲,拿出武器。姬动在心中不禁简单的对

    比了一下眼前这个对手和那灭绝军团大统领陈龙傲之间的实力。

    在魔力等级上,两人相差无几,坐骑也一样,魔力武器装备感觉也

    差不多。但姬动却总觉得眼前这个对手和陈龙傲相比少了什么。很

    快,他就想清楚了,与陈龙傲相比,天邪少的是气势。少了陈龙傲那在

    战场上不断历练而来的杀气与自身魔力的完美结合。姬动可以肯定,就

    算天邪在魔技上能够优于陈龙傲,要是这两个人拼杀的话,最后获胜的

    也肯定是陈龙傲。

    ,茫

    姬动在注视天邪。天邪以及两大公会的所有人也都在注视着姬动。

    魔师公会副会长希洛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庆幸。

    为什么他当初对姬动如此关照,甚至是阿谀。最主要的原因,就

    是姬动的身份,而不是他的实力。姬动的身份可以说是牵一而动全

    局。曾经参与抵抗两大至尊强看来中原城要人那一次的事件,希洛

    为清楚姬动对于阴朝阳兄妹的重要性。再加上平等王也曾说过,这是

    他的亲孙啊!

    对于阴朝阳、阴昭融兄妹,希洛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去联系,但平等

    王这边他要联系上却不费吹灰之力。在将事情告诉平等王之后,希洛

    表示,姬动要代表魔师公会出战。平等王姬云生几乎是当时就向他表

    示,这件事平等王一误会干预。同时也直白的告诉了希洛,天罡姬长信

    会亲自前往。当然,所有的前提都是姬动肯定参加这次挑战,如果姬动

    没有来。那么一切与平等王一脉无关。

    希洛只不过是一个公会的哥会长,论头脑,怎么可能和平等王相

    比。当下信以为真,这才如此焦急于姬动的到来。不说别的。有天罡

    姬长信这样的强者加入到这次事情中。凭借平等王一脉的势力,再加上

    天罡冕下的强大。魔技公会就很难讨好。更何况,希洛一直都知道姬长

    信和上官吟空的关系。

    其实,就算没有姬动参与这件事,平等王一脉也绝不会坐视两大

    公会结合的。从光明五行大6五大帝国的角来看。没有一个帝国会

    希望两大公会合并的。原因很简单,两大特级公会,各自都拥有着庞大

    的势力。可以说是魔师们的圣殿,本身就已经能够影响到国家级别的决

    策了。一旦两大公会合并,那么,这股力量就是任何一个国家所不能

    忽视,甚至要平起平坐的势力。

    试问,哪一个国家愿意看到这么强势的实力崛起?那是决不可能

    的。除非

    来吧,为了迎接我们的暴君出场,为了这个月月票的前六名。唐

    门的兄弟姐妹们。拿出你们手上的月票,尽情的砸过来吧小相

    信,接下来将爆的大**一定会让你们每个人有着畅快淋漓的感觉。

    小在这里完全有自信向大家恳求月票、推荐票、打赏。所有的一切,

    都尽情的砸过来。小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