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只出两个人就够了
    胜光冕下阴朝阳突然提出双方至尊强者都不出战一而是由其他非至尊级别魔师进行局两胜对决,毫无疑问,是给了魔技公会一个巨大的机会。请用道,他说过的话,是绝对不会反悔的。

    冷风云和水明月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不答应,人家四大至尊联手发动,他们也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水明月朗声道:“好,我们答应了。就局两胜。”

    阴朝阳看向姬长信,没等姬长信开口,上官吟空的声音已经传来,“胜光冕下,我相信你。”

    姬长信虽然有些不愿,但扭头看了一眼上官吟空,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毕竟,魔师公会会长是上官吟空,而且,只要妻高兴,就算失去了公会又能怎样?

    阴朝阳点了点头,道:“既然双方都答应,那么,现在可以各自挑选自己一方出场的人选了。”

    水明月道:“我们需要商量一下。”

    阴朝阳道:“当然可以。”尽管他此时所说所做有些喧宾夺主的意味,但以他在魔师界的地位,世没人多说什么。姬长信和上官吟空相信他,是相信他不会无的放矢,肯定是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会这样提出的。

    而水明月和冷风云虽然也料想到阴朝阳很有信心,但就算再有信心,大家出战的最多就是八冠魔师。拼上场,输赢还真不好说。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在双方至尊强者交流的同时,姬动身边已经多了两个人,雷帝弗瑞和炮龙阿炳。

    “好你个小听弟,你这一走就是四舞,音讯皆无啊!你想急死我们是不是?”弗瑞很是没好气的一把抓住姬动肩膀,质问道。

    四年不见,弗瑞相貌上没有多的变化,只是看上去气更加沉凝了。隐约中给人一种天地雷霆的压力。哪怕他不释放魔力,也同样会让人感到压迫。

    眼看弗瑞一手抓住姬动的肩膀,旁边的阿金略微上前一步,看样就要动手,却被烈焰拉住了,向她摇了摇头。

    弗瑞看了一眼烈焰和阿金的方向,哼了一声“你到是乐不思蜀,你知不知道师祖、师母、老师还有我有多着急?哪怕是你捎信回来一次也好啊!”

    姬动苦着脸陪笑道:“师兄,是我不好。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我也是遇到了意外,机缘巧合之下,进入闭关修炼状态。这一闭关就是四年。四年对我来说,宛如锋指之间。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拼了。”

    希瑞愣了一下”一闭关就是四年?行,咱们先不说这个。那你之前来到中原城,帮炮龙大哥疗伤之后,怎么不到院去找我。我在天干院你会不知道?如果不是炮龙大哥找不到你了跑到院来问我,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呢。”

    “这个,当时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没到院去找你。师兄,你和师祖、师母怎么都来了。”

    炮龙阿炳道:“小师弟啊!本来你治好了我,可以说是我的大恩人,不过你这吭都不吭一声就悄无声息的走了,可就不对了。你让师兄情何以堪啊!弗瑞这小,为了找你,几乎找遍了整个中原城,后来才从魔师公会那边得到消息。知道你一个月后会来参加这场两大公会之战,于是第一时间去找了两位至尊冕下。你以为我们今天来是为了两大公会么?完全都是为了你一个人。”

    “我”姬动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他的喉咙已经哽住了,看着弗瑞,眼底不禁浮现出一层水雾,佛瑞此时依旧是满面风尘,可见这一个多月来他是怎么过的。距离下一次圣邪之战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身为圣邪之战光明五行大陆这边的领导者,他本应该是刻苦修炼的才对。可为了自己,却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闻,还惊动了师祖、师母亲自来寻自己。这份感情,令姬动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家的温暖。

    看着姬动那哽咽的样,弗瑞的声音这才缓和几分,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行了,行了,男汉大犬夫,流血不流泪。把眼睛擦干了,让别人看到像什么样。”

    “师兄,我错了。”姬动默默的低下头。

    弗瑞搂住姬动的肩膀,“谁也没想到你会一闭关就是四年,这也不能完全怪你。毕竟,在你的意识中,我们只是分开了几个月的时旬,而不是几年。行了,等回去再说吧。师祖和师母也不会真的怪你的。”

    正在这时,六位至尊冕下在那边的谈判已经结束了,水明月和冷风云回到魔技公会那边去挑选他们出战的魔师了,而姬长信、上官吟空、阴朝阳、阴昭融也都返身而回。

    姬长信疑惑的向阴朝阳道“朝阳兄,我们分明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你这是为什么啊!那今天机虽然有点预测未来的能力,不过,也不可全信。水明月和冷风云这两个家伏可是一直都在暗中与你们作对的。你何必帮他们呢?”

    阴朝阳道:“天机之言,绝非玩笑。他见到我的时候,生命已经即将走到尽头了。不论如何,圣邪岛另一边,有着我们全大陆共司的敌人,黑暗五行大陆。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何况,如果魔师公会能够吞并魔技公会,且收拢这两位九冠魔师,岂不是更能大幅增加魔师公会的实力么?我们全部的力量拧成一股,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也能够更好的应对。”

    姬长信默默的点了点头,“还是你想的长远。不过,在八冠魔师这个层次上,魔技公会那边有几个相当不错的人选,我们这边,出了希洛以外,其他八冠魔师还要差了点。你这局两胜还是草率了些。”

    阴朝阳微微一笑,道:“我既然提出了这个比试的方法,自然会为你们解决问题,否则我就不是来帮忙的,而是拆台的了。弗瑞、姬动,你们两个过来。”

    “是,师祖。”姬动和弗瑞大步上前,来到四位至尊冕下面前。

    上官吟空一直避免自己去看姬长信,向阴朝阳问道“胜光冕下,弗瑞我知道,这孩很不错,已经带领天干院的那此孩们多次在圣邪战场上获得胜利了。这个孩是谁?也是祝融的弟?”

    阴朝阳微微一笑,道:“不只是祝融的弟,同时和你也是关系匪浅啊!姬动,还不叫人。”

    姬动赶忙上前,恭敬的向上官吟空行礼道:“玄孙姬动参见祖奶奶。”

    “等一下。”、上官吟空厉喝一声,倒是吓了姬动一跳,不过他到也不怕,有阴朝阳兄妹再,这里还真没有人能伤的了他。

    上官吟空冷厉的看向她长信“姓姬的,你还说是误会。你们连后代都有了。这少年是胜光冕下的徒孙,自然是火系魔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那贱丨人也是火系魔师吧。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姬长信苦笑道:“吟空,你就不能冷静点么?没错,姬动确实是火系魔师,但这和我可没什么关系,这是你曾孙找了一个火系的妻,才有了姬动这孩。其中过程甚是复杂,待会儿让云生解释给你听。我可以告诉你的就是,我虽然做错了那一次,但是,那次我是被下了药的,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而我也只有你一个妻,我们的儿已经去世了,就云生这一脉相传下来口如果我还有其他女人的话,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平等王一脉至于如此人丁单薄么户”

    七官吟空疑惑的看向姬云生“是这样么,云生。”

    姬云生赶忙点头道“是啊!奶奶,教们这一脉直到姬动他们这一代,也才有两个孩而已。一个是姬动,还有一个名字叫姬夜涛。”

    阴朝阳道:“家务事稍后再说吧。弗瑞、槽动,待会儿你们就代表魔师公会出战,佛瑞,你我就不说什么了。姬动,这一战,许胜不许败。刚才你和你师兄的话,我都听到了,既然你闭关了四年,就让我看看你这四年的成果。你可有坐骑?”

    姬动点了点头“有的。

    师祖,您放心,弟当定然得胜而归。”在当初面对灭绝军团时,姬动凭借着存续法阵都有战胜一名八冠魔师的把握。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了茅台、五粮液这头大衍圣火龙的帮助。他今天前来参战,就是想要试试自己那柄昨天刚得到的烈焰双剑威力如何。

    上官吟空大吃一惊“胜光冕下,您没搞错吧。让这两个孩出战他们才多大年纪?”

    阴朝阳微笑道:“有志不在年高,大吉冕下,请你相信我。我绝不会拿自己徒孙的生命开玩笑。”

    上官吟空道:“弗瑞就算了,我知道这孩实力一直很不错,在天干院那群天才儿童中都走出类拔萃的。可姬动这孩呢?看他的样,能有。十岁就不错吧……十岁,就算他从娘胎里开始修炼,到现在能有五十级也为了不起了。他们要面对的对手,必定会是八冠魔师啊!”

    阴朝阳向姬动道:“告诉你玄祖母,你是什么级别的什么魔师。”

    姬动道:“祖奶奶,我是致双火系魔师,魔力六十一级,请您放心,一名八冠魔师,还不算什么问题。”

    致双火四个小字是绝对有震撼力的,而六十一级四个字一出,连阴朝阳、阴昭融兄妹脸上都不禁流露出了笑容。不说别的,四年十。级,姬动可是双系同修。这个速绝对是天才的速了。要知道,弗瑞在这四年之中,魔力也只是提升了四级,现在才刚刚七十五级而已。虽然七冠提升等级要困难的多,但五冠之后的修炼速也并不快,尤其是姬动还突破了六冠这个关卡。

    上官吟空是震撼的扭头看向姬长信,却发现姬长信神色如常,显然是异就知道的,她或许不相信阴朝阳,但对姬长信这个她内心充满恨意,但也充满爱意的男人,在这种事情上又怎会不信呢?

    “那第个人选是谁?”上官吟空问道。

    阴朝阳微微一笑,淡然道:“不需要第个人选了。有他们两个足以。”尽管他的话语十分简单平和,但其中拖含的信心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气息。这是绝对的把握。

    姬动和弗瑞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腰杆都挺得笔直,面对即将来临的大战,师兄弟。人根本没有半分紧张。仿佛这只不过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阴朝阳向他们道:“魔技公会的魔师,对于魔技研究有着其独到之处,你们两人要把这次的战斗当成前往圣邪岛的一次磨练。弗瑞,你先上,姬动,你第。阵。”

    “是。”师兄弟。人恭声答应。这边的人选就算是挑选好了。

    上官吟空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姬长信阻止了,姬长信向上官吟空传音道:“朝阳兄的安排毫无问题。姬动这小,在未来必将接替我在家族中的位置,甚至还会超越我们,冲击到另一个层次。你等着看吧。稍后他一定会给你惊喜的。”

    上官吟空瞥了姬长信一眼,反向传音道:“刚才你说的是真的?当初你真的被下药了?”

    姬长信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吟空,那次是有人刻意要破坏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等我从药性中清醒过来后,直接杀了那个女人,追查数年,终于找到了陷害我的元凶。”

    “是谁?”上官吟空眼中寒光大放。

    姬长信额头上清筋暴露,双拳紧握“是皇室。还记得么,在出事之前我还和你商量过。我们平等王一脉的存在在帝国中特殊,必定引起国家妒忌,打算把钻石军团交还给皇室。可没等我交出手中的力量,皇室反而倒打一耙。所以,现在钻石军团还在我们手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