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治疗炮龙
    炮龙疑惑的看着姬动”把抓下厨师帽,露出自己的光头,他和五年前相比,明显要胖了一些,腰围粗了一圈。他的实力虽然很难再进步,但眼力却一点也不差。当他看到那金甲女的时候,就觉得一股寒气直掼体内。那身炫丽的金色铠甲绝不只是摆设。本以为遇到大麻烦了,却被姬动这一句师兄叫的愣住了。

    你是?”

    姬动恭敬的道,“五年前,佛瑞师兄带着我和宝儿来这里吃过您一顿烤肉。那次,还遇到了师母。您不记得了么?”

    炮龙略微思考了一下,突然,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光头“是你小啊!你叫姬动,对吧?我经常听弗瑞那小提起你。一晃眼,五年多过去了。你小怎么来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姬动苦笑道,“师兄别见怪,这张桌算我的。刚才有几个人一直盯着我那位朋友看,我这朋友脾气不好,就吓唬了他们一下。都怪我,没能及时拦住他。迎向了师兄的生意。”

    炮龙阿炳瞥了阿金一眼“既然是自尸人,就别说什么影响不影响的。到了哥哥这里,还能让你赔什么吗?弗瑞就你这么一个…小师弟,你是他的兄弟,也就是我阿炳的兄弟,以后别叫什么师兄师兄的,就叫大哥吧。”

    “大哥,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姬动非常喜欢炮龙这种爽直的性格,顿时答应下来。不过,炮龙的爽直在下一句就让他尴尬了。

    小兄弟,你艳福不浅啊!这两位哪个是弟妹啊!都是?”

    呃”姬动扭头看了一眼烈焰和阿金,无奈的道,“大哥,您嘴下留情。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

    烈焰站起身,向炮龙道,“你的烤肉很不错,可惜,你的魔力阻塞了,不然,会更好。”身为地心世界的女皇,她自然不会跟姬动一样去叫大哥的,能够起身致意,已经是因为姬动的面了。

    炮龙哈哈一笑“阻塞就阻塞吧,都这么多年了。行了,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烤肉。难得姬动兄弟来我这里一次,今天这顿,算我的。”等一下。”烈焰突然开口说道。

    炮龙眉头微皱,烈焰的声音虽然为动听,但无形中却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令他心中十分压抑。他在这里开设一口香多年,连天干院的老师们都对他尊敬有加,对于烈焰的态,他实在是有些不感冒,只姬动的份上才没有作。否则早就拂袖而去了。

    “还有什么事么?”炮龙的声音也微微冷了几分。

    烈焰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炮龙情绪上的变化,依旧是那样的语气,淡淡的道,“肢体残疾并不代表魔力不能疏通。闭塞的经脉只要能够接续,打通,依旧可以恢复。经脉阻家还强行修炼,你体内积蓄的魔力已经令经脉即将承受不住,再不输导,最多能活一年。你身体粗大,不是黎胖所致,而是魔力撑涨而起。”

    听了烈焰的话,炮龙脸上不禁流露出骇然之色“你能看出我的状况。”烈焰点了点头,不能白吃你一顿烤肉,也算是替阿金赔偿你的桌。姬动,你帮他一把吧。关键位置在左眼和左臂断折处”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停了下来,接下来的内容,就都通过灵魂之旬的交流烙印在姬动脑海之中。

    炮龙有些愣的看着他们,喃喃的道“这不可能。院的老师们都没办法。”

    烈焰重新坐下,淡然道,“普通魔师当然没办法。因为他们很难压制你的魔力,一旦切断你阻塞的经脉,没等进行疏导,你就要被自身魔力接爆了。只会是死。就算他们有办法压制你的魔力,却不能在短时间内令你接续上的经脉重新焕生机,徒劳无功,你依旧是死。所以,才不会有人敢轻易动手。”一边说着,烈焰手腕一翻,装有生命之源的青色小葫芦出现在她掌心之中,之前她与姬动灵魂交流的时候已经知道姬动将自己那瓶留给了朱雀。

    “炮龙大哥,你愿意相信我么?”姬动接过葫芦,正色向炮龙看去。

    炮龙重新戴上自己的厨师帽“兄弟,没有什么相信不相信的。

    你这朋友不是说了,如果不治,我也活不过一年,死马当活马医吧。

    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我早就活够本了。”

    姬动呵呵一笑,道“大哥,只要你相信我,我就有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我们走吧,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着什么急。总要让你们先吃好这顿饭再说。你们等着,我去烤肉。”炮龙转身走向厨房,狰狞的面庞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几分激动之色。烈焰的话虽然不多,但他却能感觉到这个有着完美声音的女孩有多么不同。

    炮龙的社会经验何等丰富,从姬动对烈焰的神情,他就能看出很多东西。姬动看向烈焰时,除了爱慕还有尊敬。他可是听弗瑞详细说过姬动的事,能够被弗瑞誉为接班人,在圣邪战场上大神威,姬动的实力毋庸置疑。能够令他尊敬,可见这蒙着面纱的女来历不凡。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只眼就能将他情况分毫不差说出来的人。从那女和姬动肯定的语气中,他知道,恐怕自己恢复的机会真的要来了。

    烈焰,谢谢你。要不是你说出来,我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帮助炮龙大哥。”姬动道。

    烈焰摇了摇头,除了你以外,我不习惯欠别人什么。而且我看得出,你对他很尊敬。你尊敬的人,自然值得救一救。你要记住,混沌创造一切。…必须用最纯粹的混沌迅帮他修补经脉,重新恢复到循环状态,并且还要帮他飒固经脉。有生命之源,这些就容易的多了。”

    姬动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与炮龙大哥属性同源,按照你说的办法,应该毫无问题。弗瑞师兄要是知道炮龙大哥能恢复修炼,一定会很高兴。”

    烈焰道,“身体残疾,他永远也不可能达到九冠至尊级别了。八冠应该还可以。”

    一会儿的上夫,炮龙亲自端着托盘送了上来,大串的赌肉,大杯的麦酒。烈焰轻撩面纱,只露出温润细嫩的红唇,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阿金也不客气,她脸上的面具升起一半,也是露出了嘴,只不过,她的吃相就没有烈焰那么优雅了,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肉,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偶尔抬头看向炮龙时的眼神,明显舒缓了许多,显然是对这烤肉十分满意。

    姬动现,阿金的面庞要略微瘦一点,嘴唇也要略薄,看上去虽然不像烈焰那么完美,但从面部线条和唇线分明的唇瓣就能看出,她也必定是一位美女。

    姬动拍拍炮龙的肩膀“大哥,我刚才就已经吃过了。让她们在这里吃,我们进去吧。早一点把你治好,我也好放心。”有阿金保护,他也不需要担心烈焰的安危了。

    “好。”炮龙阿炳也不做作,站起身,带着姬动直接上楼而去。

    直到两人走了,阿金吃东西的才略微减慢了一点,低声道,

    “主人,这肉很好吃。”烈焰看了她一眼“你不要再吃了。你的脸胃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进入过食物,才刚刚恢复过来,不能吃多东西。倒是这麦酒可以少喝一点。等回到生命之森,我再为你要上一瓶生命之源,你的身体应该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口可惜,灵魂是人类最神秘的地方,我也无法帮你回复记忆,能不能恢复过来,就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阿金轻轻的点了点头,放下肉串,缓缓的喝着麦酒。

    阿炳带着姬动一直来到一口香须层内侧的一个房间之中。反锁上房门,他向姬动道,“这里是我平时休息的地方,谁也不会过来的。就在这儿吧。”姬动道,“大哥,待会儿可能会有些痛苦,您要忍耐一下。”阿炳哈哈一笑“放心,一点痛苦我还忍得了。死我都不怕,痛算什么?”一边说着,他直接走到床边,脱掉鞋盘膝坐了上去。

    姬动飘身而起,做到阿炳身后,沉声道,“大哥,稍后不论有什么感觉,你都要尽量放松身体,也不要去运转自己的魔力,一切有我。”阿焰点了下头,右手放在膝盖上,闭合双眼。

    姬动抬起双手,落在阿炳宽厚的背上,意念微微一动,致双火的光彩同时在他背后闪现,刹那间,只见姬动身后两侧分别出现了一轮烈日和一轮弯月,这并不算宽阔的房间之中几乎在一刹那就被这致双火的气息所充满。

    阿炳闷哼一声,眉头紧锁,瞬间爆出的强横属性压制伴随着姬动的双掌全力注入到他体内。

    姬动的魔力等级再他之上,更是拥有至阴至阳火焰,就算距离很远,这属性压制也会存在,更何况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呢?

    炮龙阿炳只觉得背后远远不绝的传来庞大魔力,再加上属性土的差距,压制的他不但无法移动分毫,甚至失去了与体内魔力的联系。

    姬动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想要治好炮龙,先就要将他体内的魔力完全压制,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帮他疏通经脉的时候这些凝聚的魔力才不会出来作祟。

    真正将魔力注入到炮龙体内,姬动才感受到他现在有多么危险。炮龙体内的魔力根本已经无法自行运转,呈现块状,分身各处经脉之间。很多地方的经脉都因为这固体魔力而撑起,有的地方经脉薄的已经如同蝉翼一般,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破碎。而一旦有一个地方破开,那么,这些凝聚成固体状的恐怖魔力会毫不犹豫的冲破束缚,那时也就是炮龙的死期了。现在姬动都觉得烈焰说的已经有些保守,在他看来,炮龙能活过一个月就不错。

    现情况的艰巨,姬动并没有急于开始动手,而是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令自身气息变得更加稳定。然后才开始运转自身魔力。背后日,月之光悄然融合,转化为黑白双色阴阳鱼,姬动身上散出的致属性顿时变成了中正平和之气。这是阴阳调和后,最中庸的魔力,司时也是最柔和,最容易被人接受的魔力。当然,千万不要小看这失去了致气息的存在,因为,它乃是混沌雏形所化。

    柔和的魔力缓缓注入到阿炳体内,属性压制的效果并没有消失,炮龙体内的魔力,都在属性压制中变得老实许多,任由这股柔和魔力注入体内,也没能进行有效的反抗。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了,再加上姬动所释放的正式最平和的火属性,不会刺激炮龙的魔力爆。

    姬动做的很小心,他先用自己这融合了混沌气息的魔力注入到炮龙的经脉之中,此时此刻,能够清晰的看到,在姬动眉心之间,燃起了一道白色火焰,那不只是混沌之火,更是融合了姬动灵魂的灵魂之火。

    他的精神力在灵魂之火的引动下已经开启到了最大程,炮龙体内的经脉分布以及经脉情况,就像是地图一般,完全呈现在姬动脑海深处。

    柔和的魔力密布于炮龙体内,渐渐为他那脆弱不堪的经脉镀上了一层保护魔力。就算没有了属性压制,炮龙经脉内的魔力想要冲破姬动这层看似平和,但却融合了致转化混沌奥妙的神奇魔力是决不可能的。

    做完这些,姬动的精力才真正转移到炮龙那郁结的左眼和左臂经脉处他先开始疏通的是炮龙左臂断臂的位置,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找到郁结所在姬动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催动自己魔力,宛如利刃一般切了下去.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