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雷帝:对不起,我错了
    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蓝紫色的光彩,目光所乃范围之内,完全被天地浩然雷霆之力所笼罩,每一个人都被如此天威所慑,产生出无法形容的颤雷感。甚至连移动也变得困难起来。

    那柄看上去不大的斧,就像是这天威的巾心一般,体积虽小,却丝毫不影响它那恐怖的霸道气息。

    幸好,万雷劫狱界并没有像众人最不希望看到的那样被引动,天空中恐怖的雷电之力只是像呼应这柄斧出现似的,蓝紫色光芒与那庞大的雷霆之力逐渐消散,就连空气中都烹l斥着一股浓郁的雷电气息。

    身体刚一恢复行动能力,一道身影突然扑到撬瑞面前,紫雷耀天龙也是因为先前庞大的雷霆能量而显得有此迟滞,并没有反应过来了竟被那道身影飞跃上了自己的后背。

    弗瑞下意识的一横手中雷霆战斧,却听到了充满了颤栗的声音“弗瑞,你疯了么?你想死么?”

    弗瑞一谅,这才看到,那扑上紫雷耀天龙背上的,竟然是夜心。

    此时夜心的面庞上已经布满了泪水,娇躯更是在不断的颤抖着,一把抓住弗瑞那雷霆战斧的斧杆,带着愤怒汇恐惧翼等复杂情绪的向他大喊着。

    “你”弗瑞有些迟疑的看渗夜心,看着她的哭靥,他的心微微的绞痛着。

    “混蛋,你这个混蛋了就耸你想死,也别当着我的面。”夜心因为愤怒,丰满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情绪不稳走。喊出这句话,她转身就要向紫雷耀天龙身下跃去刁但正在这时,一只大手却抓住了她的肩膀。

    “夜心。”

    夜心心过身,看着抓住自己肩膀的弗瑞“秒,你知道刚才那秒对我乘说意味着什么吗?你不知道,你是一叮,只有铁石心肠的混蛋,你会知道什么?你从来都不知道。你自恃实力强大,刚谧自用,不近人情。你什么时候肯听别人的劝说?你从来都只是按照自己想法去做任何事,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我就是要带着所有人对付你,就,是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气死你了从现在开始,我告诉你,我要把你这混蛋的身影彻底从我心里扫除,丹也不会因为你而痛苦,再也不会,混蛋,你放开我。”

    夜心近乎歇斯底里般的呐喊着,似乎要将自己心巾的所有委屈又愤怒都释放出来似的。她的身体就在惶瑞掌中不断的痉李,情绪已经元,法自己。

    着她,弗瑞先前还无比锋锐的眼神渐渐变得柔和下来,右手一翻,将雷霆战斧挂在紫雷耀天龙龙鞍之上,改用两只手抓住夜心的肩膀,用他那特有的低沉嗓音缓缓说道“我错了。”

    我错了,这只不过是简单的个字,但是,当这个字从弗瑞口中说出,听在夜心耳巾时,她那近乎歇斯底里般爆的情绪却嘎然而止,就连脸上的表情和美眸巾喷薄而出的泪水也陷入了停滞,整卉,人的娇躯都变得僵硬了。

    “你,你说什么?”充满了不敢置信,夜心颤声问道。

    弗瑞注视着她的双眼”我说,我错了。小师弟的一番话点醒了我,你说的对,我割」是个混蛋。是个自大公自私又恃才傲物又刚恒自用的混蛋。我甚至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二现在回想起我们在一起那时的事,我才明白,当初我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该不听你的解鼎惑,断然离去了对不起,我错了,夜心,虽然我不能向你保证一安能改变,但我会尽量去试试。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么尸”

    夜心目瞪口呆的看着弗瑞,她从来都没想到过,这样的话居然能够从撬瑞口中说出来,泪水大滴大滴的顺着面庞滑落,看着撬瑞,她整吓,人的身体颤抖的越厉害起来。

    弗瑞的声音突然变得强硬起来“不,为了你,我一定要再刚慎自用一回,你一安要再给我一次机会,哪怕是霸着你我也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你的眼泪告诉我,你已经答应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一边说着,他用身为雷帝那特有的霸道,将夜心紧紧的搂八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当姬动被震飞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已经看向了起瑞,那柄斧的出现,毫无疑问,验证了忧瑞的猜测。能够连万雷劫狱界都引动得为它而变化,令一头六阶魔兽进化为九阶巅峰,这柄斧肯定是神器二而且是雷属性神器。除了弗瑞以外,还有谁能更适合成为它的主人?

    可是,令姬动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竟然看到了夜心和撬瑞上演了这一幕铁汉柔情的好戏,周围所有人的目光绝大多数也都被他们所吸引,反而是那漂浮在空中的斧无人关注,如果神器有灵的话,一定会愤愤不平吧。

    猛的楼上弗瑞的脖,夜心放声大哭,弗瑞身上的铠甲虽然冰冷,但此时此刹,夜心的心却如同岩浆般火热。

    数年煎熬,一朝得以释放,这是怎样一种感觉,她心巾的郁结在这一剩终于解开。

    轻轻的抚摸着夜心的背,弗瑞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自然也看到了那神器级的雷属性斧,可是,他现在却现,与那神器相比,重新得回夜心的心,才更加重要了当他在飞腾入空巾,准备顶住雷火炼狱的空巾雷霆时,看到夜心脸上的泪水,他就知道当初自己错了,一个如此深爱着自己的女人,又怎么会去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呢?就算她做了,又是怎样的万不得已,心中承受着怎样的煎熬?就算夜心不来找他,他也绝不会再让这份煎熬继续下去。不只是因为夜心,也因为他自己,他又何曾忘记过她呢?

    姬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平复着体内激荡的气血,看着弗瑞和夜心,他心中充满了羡慕,隐约中,他仿佛看到这男女主角换成了自己和烈焰。神器在爱情面前,不过也只是一件冰冷的武器而已。

    第二次施展日月阴阳界,姬动并没有像上次似的被完全抽空,体内反而还残留了一成魔力,只是那两个元素召唤体依日被那必杀技吸收干净。

    雷火炼狱中包含的火元素实在庞大了,姬动的日开阴阳界,可以说是火属性的致,借助了一个必杀技中蕴含的火元素来施展自己的芯杀技,这就是为什么姬动有信心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事实证明,他确实是成功了。

    滚烫的雷火双属性九阶晶核烫慰着姬动的掌心,浓郁的火负,素不断传入姬动体内,补充着他的消耗。

    九阶晶核就是九阶晶核,尽管姬动已经在快吸收着,但却依旧能够感觉到这晶核内蕴含的魔力如司海水一般澎湃又恢宏。而且隐约中,晶核本身就在吸收着外界的魔力补充自身了

    六阶晶冕又七阶晶核,都是质的飞跃,都可以自行吸收空气中的元菜来补充自身。姬动日月双辉手套上的两枚晶冕被祝炭用来增强手套的增幅能力,而这枚纯粹的九阶晶核,虽然是雷火双属性,却也能快的帮助姬动恢复魔力。有了它,姬动再凭借凝聚法阵,魔力恢复至少能够提升一倍以上。

    火儿悄然落下,落在姬动肩膀上,双翼张开,致阴阳火气息澎湃而出,姬动之所以将它放出来,就是怕它在自己施展日月阴阳界的时候被屈次抽空。有火儿在,就算他陷入虚弱,至少火儿也可以保护他。五阶实力的火儿,对付普通六冠魔师毫无问题。

    姬动指向那漂浮在空中的斧“火儿,将它拿回来。”

    火儿点了点头,展开双翼,转眼间已经飞翔到那柄斧上空,略微犹豫了一下,这才用爪小心翼翼的抓住了那柄战斧。说也奇怪,这小巧的斧刚一被火儿接触到,它本身的光芒顿时收敛,看上去,就像是凡铁之物而已。

    回到姬动身边,火儿将斧交到姬动手上了

    没有了光芒的掩映,这柄小斧呈现出通体紫色,姬动惊请的现,在这柄小斧上,竟然铭刻着其复杂的魔纹,每一吓,纹都自成体系,就像是一个个五行法阵铭在其上似的。体积虽然不大,但重量却为惊人,落入手巾,少说也要过个姬动勉强提聚魔力才能抓的稳它。

    众多目光从弗瑞又夜心身上转移到姬动手中,其中不乏贪婪和嫉妒的目光,阴阳堂的弟们展现出了高的素质,顿光明魔师,轻点伤亡数量,惑,像是没看到这斧似的,井井有条的打扫战场。

    但是,有些人却并不甘心,光明戊上圣徒鳌峰又光明庚金圣徒管若再加上姚谦书,等一众光明圣徒们缓缓走了过来。

    他们的样是翼多狼狈就有多狼狈,雷火炼狱就是荆棘雷火龙对他们而,虽然在弗瑞的雷霆之下,捡回了一条性命,但那必杀技的余波还是令他们个个重伤,就算凭借致魔力,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恢复过乘的。

    姚谦书的脸色最难看,跟在比较靠后的位置,依日是鳌峰走在最前面,八人来到姬动面前站定。鳌峰脸上的高高在上已经消失,试探的问道:“你真的是姬动?”

    姬动缓缓摘下君魔阴阳铠的面具,露出了自己的本来样貌,看着他的面庞,鳌峰的眼神顿时变得复杂起来,喃喃的道“既然你有这样的实力,确实可以加入到我们圣徒之中了。欢迎你的加入。曰

    姬动目光冷淡的注视着他们“没兴趣。我说过,我从来毅没想要成为过什么光明圣徒。”

    旁的管若适:“可是你已经拥毒了致双火魔力,那就是圣徒之一一。”

    姬动横了他一眼”你不是说,我不配么?”

    “我…*……”管若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姬动目光再次转向鳌峰“我现在再说一次,我姬动与你们光明圣徒没有任何关系。也绝不会与卑鄙无耻的小人为伍,如果你们想妻杀了我得到我的晶冕,那么我随时恭候。”

    鳌峰怒道:“姬动,你不要过分了。我们已经主动来邀请你了,你迹想怎么样?”

    姬动淡然一笑“道不同,不相为谋。”

    鳌峰剧烈的喘息两声,因为情绪波动牵动伤整,不禁咳出一口鲜血,管若目光盯着姬动手中的斧“你不愿意加入就算了。不过,刚才击杀那头荆棘雷火龙,我们也走出了大力的。我们这么多人,晶核你已经拿了,这斧应该归我们才对。”

    什么叫无耻?只有最无耻,没有更无耻,姬动气反笑”看来,这才是你们真正的目的吧了有本事,自己来拿。”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你们也配称之为光明天干圣徒?”龙天飞水若寒等一干阴阳堂高手们已经凑了上来,看着鳌些等人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

    姚谦书从光明圣徒中走出,他脸上的神色已经难看到了点,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我退出天干圣徒,今后与你们再没有任何关系。与你们这些人并称,真的是一种耻辱。”

    鳌峰愣了一下,急道:“姚谦书,你疯了么?”

    姚谦书冷冷的道:“我没疯,疯的是你们。我真不明白,上天为什么会将致魔力赋予在你们这样卑鄙无耻口自私自利的小人身上。”

    就在这时,一声铿锵有力的低沉嗓音响起“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

    雷帝弗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搂着夜心来到姬动身边,一众天干圣徒被他那充满强悍霸气的目光扫过,不禁都别过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滚”阴阳堂弟们几乎司时怒吼出生。

    鳌峰身体有些颤抖着抬手指向姬动和阴阳堂众人“你,你们等着。我们走。”、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