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黑暗援军!黑暗癸水圣徒
    金克火,这是毋庸置疑的。更何况钨铁魔鹫王虽然是五阶巅峰魔兽,但它的魔力却依旧是普通的庚金系,普通庚金,遇到致阴火,属性上完全压制。在必杀技最强猛的一波冲击被姬动强行挡住的情况下,属性上的优势顿时爆出来。当那一根根长矛飞融化时、钨铁魔鹫王这必杀技中所拥有的强大穿刺力又怎么能再挥的出来呢?

    以守为攻,这就是姬动的计策,眼看着那一道道白光渐渐化为乌有,姬动骤然睹目大喝一声,双拳同时抬起向空中,一声尖锐却十分悦耳的嘶鸣从姬动身上响起,只见他那已经有些残破的暗炎魔王体全部黑焱,与背后的阴火凝聚法阵瞬间结合。化是为一条身长七米的黑色膛蛇,腾空而起,直扑鸩铁魔鹫王。

    当这一击出的同时,姬动与蝎同时感觉到自己所凝聚的魔力已经全部消耗殆尽,蝎身体一软,险些从姬动身上滑落。而姬动却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揽住她的大腿。尽管带着日月双辉手套。但当姬动揽住那阴双修长x圆润而又充满爆炸性力量的大腿时,还是能够清晰感受到蝎皮肤的细腻。幸好,因为没有魔力支持,君魔阴阳铠七的尖刺已经消失,不然的话,他这一揽,恐怕就要划,破蝎的皮肤了。

    黑色滕蛇,在空中飞舞,转瞬间,已经来到了钨铁魔鹫王面前。

    蛇一鹫,就那么在空中缠斗起来。致阴火属性压制的优势完全显现出来。更何况,姬动在之前出级必杀技后并非没有收获,他的精神力得到了大幅增强,控制起这一条滕蛇可以说是毫无问题。

    钨铁魔鹫王之前又消耗了大量魔力。一个不小心,它的脖就被滕蛇的尾巴缠绕住了。

    被致阴火近身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那自然是无尽的腐蚀燃烧。

    刺耳的悲鸣、厉啸不断在空中回响,鸩铁魔鹫王再不可能造成威胁了。姬动所化滕蛇的魔力,正在一点一滴的渗入到它体内。那致的腐蚀,就算是致庚金都未必承受得住,更何况这只有普通金系魔力的魔兽呢?

    轰b,当钨铁魔鹫王那庞大的身体重重摔落在地面上,冰冷的黑焱燃烧的越来越剧烈时,姬动和蝎几乎是同时长出口气口下意识的,姬动紧了紧自己的双手,顿时感到一阵充满弹性的柔软,蝎痛叫一声。姬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还搂着人家大腿呢。赶忙松手。

    噗通一声,失去力量的蝎顿时与大地做出了亲密无间的接触。

    “混蛋,你这个野蛮人。”蝎为愤怒的叫道。

    姬动嘴角抽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蝎怒道“不是故意的?那就是计划好的,有预谋的。野蛮人,你就是个野蛮人。反正钨铁魔鹫王也死了,你可以过河拆桥了。

    来,杀了我吧。你动手吧。”

    姬动回过身,有些无语的看着蝎“,你真的是黑暗乙木圣徒?”

    蝎傲然道“当然。”

    姬动轻叹一声”可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到像是一个,市井泼妇在吵架。”

    “你,你才是泼妇。”蝎被气得险些一口气上不来被噎死。还从没有人这么说过她“你敢说我是泼妇?”

    姬动耸耸肩膀,噗通一声,坐倒在蝎面前不远处”你能说我是野蛮人,为什么我不能说你是泼妇?你认为,我现在还有杀你的力量么?你虽然刁泼了一点,但至少你那致乙木魔力还不错。我们的暂时联手是成功的。错过今日,下次再见,我们依旧是生死仇敌。”

    听着姬动前面的话,蝎不禁更为愤怒,但当她听到后面,不禁愣了愣“,你的意思是,今天你不杀我?”

    姬动淡然的道“我还没有立刻就过河拆桥的习惯。如果没有刚才的合作,可能我们现在都已经是尸体。”

    不知道为什么,蝎听了姬动这句话之后,心中的怒火突然消失了,注视着姬动,她突然道:“野蛮人,让我看看你的脸。”

    姬动瞥了她一眼”怎么?想找我报复么?”

    蝎强硬的道“你给不给看吧。我和你交换。我也让你看看我的样。

    姬动摇了摇头,很是不在意的道“你的样有什么可看的,我没兴趣。你的自我感觉是不是一直都这么好?”

    “你,你…………”蝎猛的抓起把泥土向姬动扔去。这当然没有任何杀伤力,但却可以充分抒她此时心中的怒气。

    姬动却不理会她,径自闭上双目,继续回复自己的魔力去了。虽然毫无疑问,面前这黑暗乙木圣徒必定是一代尤物,但对于眼前的美色他却并没有任何想法,就像当初蓝宝儿也无法打动他的心一样,他的心,早已经被烈焰所占满。如果非要说他对蝎有什么感觉的话,那么,用欣赏两个字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从两人刚刚进入圣邪岛见面开始,战斗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蝎不论在实力上x反应上,以及心智上,都令姬动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其优秀的魔师。姬动可以肯定,就算是这次光明五行大陆那些进入圣邪战场中过六十级的魔师,都未心能对付的了眼前这个女人。与她同样是五十八级的夜心,更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当姬动施展级必杀技后看到她的时候,也不禁大吃一惊,这个,女人当然不可能如此巧合的出现在这里,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一直跟在自己背后,寻找机会狙杀自己。这份隐忍x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不退却,还有那令他始终没有察觉的隐匿技能,都令姬动心中凛然。如果不是他那必杀技正好对千米范围内产生了巨大冲击,恐怕不等鸩铁靡鹫王出现,蝎就已经把自己了结了。到了最后,随着鸩铁魔鹫王的出现,蝎毫不犹豫选择与自己联手,并且用最直接的方式,将自身全部魔力注入自己体内,帮助自己对抗那强大得五阶巅峰魔兽。姬动自问,如果换个位胃,自己决不可能做的比蝎更好。

    眼看姬动不理会自己,蝎不禁狠狠半梦手打的瞪了他一眼,也赶忙开始恢复自己的魔力。天知道下一刻还会有什么魔兽到来。

    两人之间,又进入了沉就,各自努力的恢复着自己的魔力。姬动先前说今天不杀蝎,是很有根据的。以他们现在的情况,姬动身体比起之前施展级必杀技之后,终究要好了不少。只要给他时间,他恢复的一定会过蝎。更何况他的综合实力本身就在蝎之上。

    在不考虑任何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如果以死相拼,最后死的肯定是蝎而不是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突然间,姬动和蝎几乎同时睁开双眼。

    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欣赏,虽然在修炼之中,但他们的警觉却一点也没有降低。同时感受到了有生物接近,这才将目光投了过去。

    共四道身影,正在以快的朝这边接近着,看到这四道身影,蝎眼中顿时流露出强烈的喜色,而姬动的心却沉了下去。

    来的这四个人,头上的阴阳冕都显示着四冠实力,不论他们是什么属性,姬动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他们那阴阳冕周围一圈深邃的黑色。黑暗五行大陆魔师的身份,正是他心头凝重的原因。终究还是蝎的援兵先到了。

    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件披风,将自己春光泄露的身体裹住,有些得意的看向姬动。

    姬动没有任何行动,此时他的魔力才恢复了一成左右,就算想要有所行动,也根本做不到。施展过必杀技之后,他本身就陷入了虚弱之中,先前已经是强打精神与蝎配合,好不容易才杀死了鸩铁魔鹫王。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了。级必杀技抽掉了他本源中除了混沌之火以外全部的力量。从某种程上来看,他也伤了元气,恐怕在这次圣邪战场上,都很难恢复了。此时就算想要有所行动,也没有任何意义。

    很快,那四名年约二x十岁的魔师已经快接近而至,看到盘膝坐在地面上的两人,其中一人惊喜的喊道“是蝎大人,是蝎大人………………”看到一方是蝎,另一方则是不认识的魔师,这四名黑暗大陆精锐毫不犹豫的迅将姬动围在其中,魔力迸,庞大的压力顿时将姬动牢牢锁定。

    “蝎大人,您没事吧?”之前说话的清年扭头向蝎问道。任谁都看得出此时蝎的狼狈。

    蝎点了点头“我没事。”那青年道“他是什么人?敌人还是我们自己人?”因为姬动并没有释放出阴阳冕,他们也看不出姬动是属于哪片大陆的魔师。

    蝎淡淡的道“你们不要管他。扶我离开这里吧。”

    听到蝎的话,姬动不禁睁开双眼,有些诧异的向她看去,之前他虽然说过今天不会杀蝎。但蝎却没有说过。他也没想过蝎会放过自己。

    蝎嘴角处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野蛮人,并不只有你才会大义凛然,我也同样不会过河拆桥。我们走吧。”

    “蝎大人,这”那四个人并没有立刻行动,迟疑的看着蝎。能够代表黑暗五行大陆进入圣邪战场,这些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从眼前的局面和周围的一片狼藉,他们自然能看出很多东西。更何况,这个地方就是之前出现必杀技异象所在。眼前这个戴着暗红色面具的男人,怎么看都是强者,能够和蝎两败俱伤,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这样一条大鱼就这么放过,他们又怎能甘心呢?

    蝎眼中厉光闪烁“我的话你们没听到么?”四人身体一颤,眼中都流露出几分骇然之色,悻悻的收回魔力,走到已经支撑着站起身的蝎身边,就要带她离去。

    正在这时,一个悠扬的声音突然想起”蝎,你这么做可就不对了。如此大功,难道你都不想要了么?”伴随着声音的出现,光影一闪,一道身影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蝎身边。

    来人身穿紫色铠甲,但却是紫色全身铠,只是没有蝎那身铠甲那样的翅膀而已,头顶上方,黑色阴冕中显现着登水系的烙印,五冠四星,与蝎一模一样。只是那阴冷气息,比蝎有过之而无不及。从铠甲的外形来看,这是个男人。但他的声音,却更像是女。走时,甚至还扭动着水蛇腰。只是头盔遮盖住了相貌,令人无法看到他真正的样。

    此人看上去虽然娘娘腔的令人作呕,但是,他每一步踏出却都给人一种其诡秘的感觉,所过之处,地面留下了一道道冰痕。毫不掩饰的气息威压,竟然令虚弱中的姬动感受到了几分属性压制的变化。

    致葵水,也就是致**,姬动的目光,已经在变冷,心中暗叹,自己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竟然又遇到了一名黑暗圣徒,准确的说,正是黑暗葵水圣徒。

    “寒雨大人。”那四名四冠魔师同时向那黑暗葵水圣徒躬身行礼。

    黑暗葵水圣徒却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径自走到蝎面前”蝎妹妹,看样,你可是伤的不轻哦。来,哥哥来给你治疗一下。”一边说着,他抬起右手,浓烈的紫色光芒悄然转变,带着点点星光,正是致葵水才会拥有的紫晶天星魔力。至阴之水。

    “拿开你的脏手。谁用你治疗。”蝎嫌恶的一挥手,沉声道:

    “寒雨,错过今天,你爱对付谁就对付谁,和我无关。但今天这个人你不能杀。刚才他救过我的命。

    我们走吧。”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