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齐心协力,魔王化力
    千万不要小看暗月舞,或者小看两大君王的任何一个技能。烈焰

    很早就告诉过姬动,两大君王的技能会伴随着他实力的提升和对技能的

    解而不断进化。当姬动魔力突破冠之后,对这一点的理解就变得

    越来越深刻了。

    此时此刻,姬动不断施展着暗月舞,他的目的十分简单,那就是不

    让空中俯冲而下的钨铁魔鹫王锁定自己的方位。

    尽管钨铁魔鹫王身体为巨大,但是,它的攻击也需要锁定对手才

    能完成,可是,面对那不断变换着的黑色身影,钨铁魔鹫王硬是无法

    准确找到姬动所在的位置,只能是盲目的张开双翼,尽可能让自己攻击

    的范围增大一些。

    身形变换在鸩铁魔鹫王俯冲到地面的时候突然变成了虚幻,蝎只

    觉得自己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了一下。下一刻,那鸩铁魔鹫王就已经

    重新飞入了半空之中。而她却依旧依附在姬动身上。就在先前那一

    刻,她分明感觉到姬动身上绽放出了爆炸性的力量。并不是魔力,而完

    **的力量。他全身的骨骼仿佛融化到了肌肉之中似的,扭曲中弹

    射,转瞬就是数十米的距离。险而又险的避过了钨铁魔鹫王的俯冲。

    以暗月舞迷惑对手,再以腊蛇闪躲避对手的攻击,带着暗炎魔王的

    冰冷,姬动冷静的判断着眼前的形势。就利用那钨铁魔鹫王俯冲后重

    升空的短暂时间,他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阴火凝聚法阵,魔力恢复

    再次增加。他一点也不着急。这钨铁魔鹫王毕竟只有五阶,想要伤

    到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钨铁魔毫王确实有些疯狂了,身体刚州从俯冲化为盘绕,它那庞

    大的身体就强行扭转过来,双翼一振,居然不等自己回气,数十根闪

    耀着座金白光的羽毛已经电射而出,直奔姬动覆盖而至。

    好快!姬动心中暗骂一声,毫不犹豫的倒跃而出,身体如同灵巧

    的燕一般,在身体倒飞的同时,双翼也在空中司时用力。以他的实

    力,还无法连续使用出腾蛇闪,只能尽可能去闪躲对方的攻击。

    钨铁魔鹫王的攻击并没有就此而止,双翼剧震之下,狂风吹拂,巨

    大的压力扑面而下,它那庞大的身体也已经再次扑击而至。

    姬动这一武倒翻,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就在他刚刚脱离了那

    些羽毛的攻击时,狂风已至,巨大的压力硬是将他那倒翻的身体向地面

    压去。鸩铁魔鹫王也已经扑击而下。

    几乎之下意识的做出反应,姬动双翼收敛,身体直接向地面剔去,

    在地面上横向侧翻,整个人剧烈的旋转起来,脚尖用力在地面上一划,

    身形已经蹿出数十米,身体柔韧性近乎恐怖的展现出来,在脚尖点地的

    时候,他的右腿几乎是反向关节扭动,这才挥出了最大的蹬力。

    不过,在这紧急时刻,姬动却忘了一件事,现在他并不是n个人在

    战斗,在他身上,还背负着另外一个人。

    虽然朱雀双翼收敛,将那黑暗乙木圣徒蝎的身体裹住,没有令她

    直接接触到地面,可姬动向地面这么一压,蝎顿时闷,号一声,巨大的

    挤压力险些令她喘不上气来,本就和姬动密切接触的身体更是不可避免

    的被用力挤压了一下,胸前铠甲已经有所破碎,此时更是大面积拐

    塌,她那饱满而高耸的部位顿时与姬动宽厚,坚实的背部肌肉紧密的贴合

    了阴下。那一瞬间的**,险些令蝎松开手脚。

    接下来的一连串翻滚,更是令她体验了一把从未有过的感觉,自己

    的身体就那么与姬动不断进行着为紧密的接触。

    姬动宽厚的背脊虽然带给她十分安全的感觉,但这样被接连挤压又

    怎么会舒服的了。当姬动终于翻身而起的时候,蝎这才喘过一口气

    来。

    “混蛋,野蛮人。你故意的,是不是?”

    姬动在刚做出反应进行闪避的时候,还真的忘了背后有这么个人的

    存在,可是当他滚到在地,背后就像有一个柔软的垫不断为他化解

    冲力,而且那柔软又有弹性的感觉还相当舒服,这才让他意识到,自

    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面对蝎的指责,他实在是无言以对。

    钨铁魔鹫王再次扑空,它的愤怒已经提升到了点,厉叫声中,身

    散的白光顿时变得更加强烈起来,双翼张开,一层层夹金魔力宛

    如波涛般涌动,至少有上根坚如精钢的羽毛脱离身体,这些羽毛并没

    有直接动攻击,而是与它释放出来的魔力融为一体,在半空之中抑

    风暴涨,转瞬间,每一根羽毛都变得如同长矛一般巨大,刺目的白光

    不断爆出一连串铿锵之声。

    必杀技!这是姬动与蝎的第一反应,姬动的尴尬与蝎的羞恼,

    顿时都转化为注意力。两人的致魔力再一次毫无间隙的连接在一

    起。

    姬动凝视半空,双手在身体两侧圈起,黑焱凝固,背后阴火凝聚法

    阵变得更加深邃。那空中而来的压力,他当其冲。哪怕是身穿君魔

    阴阳铠与朱雀内甲,他也依旧能够感受到那一根根长矛带来宛如针丨刺般

    的威压。这一击,绝不是那么容易闪躲的了。

    “怎么办?”蝎在姬动脖颈后低声问道。

    姬动淡淡的道:“兵来将挡,水来上掩。”刹那间,蝎从姬动

    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厚重,冰冷的气息,充满了凌天傲意,以

    他现在这样的状态,面对那空中的强大魔兽,却依旧没有半分畏惧。

    依旧站在正面,承受着最大的压力。

    “野蛮人,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蝎忍不住说

    道。

    姬动淡淡的道“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

    “你,”蝎大怒,她没想到自己一句好意称赞,换来的却是姬

    动的奚落。不过,这时候她已经没时间再与姬动计较了。

    钨铁魔鹫王的必杀技已经完成。

    半空中,那上根由羽毛凝聚而成的长矛上,都长了—双翅膀,骤然分散,再瞬间攒射,从四面八

    方追向姬动的身体。刺耳的尖啸,仿佛令空气被破开成无数碎片一

    般。在姬动和蝎眼前的空间,已经变得无数扭曲的光条。这一切,

    都是眼前这必杀技所致。

    出这一击的鸩铁魔鹫王,眼神明显变得委顿下来,毫无疑问1这

    击已经凝聚了它全部的力量,可以说是孤注一掷。

    轰,刺目的黑焱骤然升腾,姬动仰天一声长啸,澎湃的丁巳冥

    阴灵火瞬间爆,庞大的丁火魔力骤然扩散开来,恐怖的魔力在阴火凝

    聚法阵的掩映之下,令他那身体再次化身君王。凭借着自己与蝎魔

    力的融合,姬动再次施展出了暗炎魔王体。

    蝎只觉得身体周围一冷,整个人已经被那浓重,厚实,充满无尽

    傲岸的黑焱笼罩在内,但她却依旧能够透过那黑色看到外面的一切。她

    骇然现,姬动竟然没有动,而是依旧站在那里,任由那些充斥着刺目

    白光的长矛攒射自身。

    你疯了么?—,蝎怒喝一声,此时她没有别的选择—惟有将自己

    凝聚而来的魔力全力注入姬动体内。

    但是,下一刻,她就明白,姬动并没有疯,暗炎魔王伟岸的身躯就

    那么昂然傲立—双拳同时挥出,击溃了正面几道长矛,但剩余的长矛,

    也在一瞬间全部撞击在了他身上。

    就在那鸩铁层鹫王必杀技落在姬动身上的一刹那,突然间,蝎感

    觉到那令她也为难受的致丁火魔力突然剧烈涌动起来,一种天翻地

    覆的感觉使得她下意识搂紧姬动—指甲甚至都已经抓在了朱雀内甲的鳞

    片之上。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尽管那些长矛充满了无与伦比的气势与破坏

    力,但是,当它们狠狠的撞击在姬动的暗炎魔王体之上时1却没有—

    根能够深入。每一根长矛,都只能深入一尺左右,就被那黑焱完全挡

    住,刺耳的摩擦声,不断在蝎耳边响起。恐惧感已经充满了她的大。她很清楚,只要这长矛再进一步,那么,她的身体当其冲就会被

    贯穿。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姬动口中喷出,也正是伴随着他这一口鲜

    血,暗炎魔王体似乎变得更加凝实了几分。那深邃的黑色光芒,不断的

    涌动着,每一次涌动,都带起其庞大的魔力波动。蝎在姬动背

    后,她能看到1姬动的耳朵正在向外涌出鲜血—脖处—也有鲜血滑

    落。这,这是七窍出血的症状啊!可想而知,此时这个·男人承受着怎

    样的压力。但是,令蝎不敢置信的是,她紧紧抱住的这具强壮身躯

    就算在承受着如此巨大的痛苦时—却依旧是那样稳定,甚至连那骨里

    的傲意也没有半分减弱。

    也就在这一刻,一种特殊的感觉出现在蝎内心之中,她似乎不

    再惧怕眼前这个人了—但也兴不起半分杀机。

    姬动自然不知道蝎在想什么,当他看到钨铁魔鹫王出这一击必

    杀技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很难抵挡了。以他此时所积蓄的魔

    力,想要出一记必杀技并非不可能。但是—鸩铁魔鹫王这全方位的攻

    击必定也会令他身受重创,至于背后的蝎,更是没有半点活命可

    能。

    从理智上分析,姬动当然不愿意身受重创,所以他选择了更加保

    守,先护住自身的做法。另一方面,他现在与蝎乃是合作关系,又

    怎能背信弃义呢?尽管双方是敌人,但姬动那骄傲的内心也决不允许

    他将蝎当成自己的挡箭牌。先不说没有了蝎的致乙木魔力支持

    他会更加危险,单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就不允许他去利用女人来保护自

    己。

    去,姬动释放出暗炎魔王体来抵挡钨铁魔鹫王的必杀技,这

    近乎于自杀的行为。五阶巅峰魔兽全力出的必杀技何等强悍。就

    算是实力未损之时,姬动仅仅防御也未必抵挡得住。可实际上,当那鸩

    铁魔鹫王必杀技真正落在姬动身上的时候,他做出了一种为奇特的反

    应,可以说是将滕蛇在之前一年中教授他的能力挥的淋漓尽致。

    致阴火涌动、扭转,并非是无意为之,而是在姬动刻意控制下,

    模仿滕蛇化力术的结果。这也是化力术最深邃的奥义之一,是滕蛇最

    后教给姬动的能力。将化力术作用在魔力之中,以姬动现在的实力,

    自然还不足以将这种方法作用在自己的攻击技能里。但是1当他完成

    暗炎魔王变身之后,暗炎魔王体就像是他的本体,致阴火更是滕蛇同

    属性魔力,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才能用的出滕蛇化力术真正的奥

    义。

    钨铁魔鹫王的必杀技确实威力恐怖,但当它真正作用在姬动身上

    时,顿时在那不断奔涌,律动中的致阴火中被化去了至少分之一的

    冲击力。强大的压迫力,全部通过魔力转化到姬动身上。凭借着君魔

    阴阳铠,朱雀变,滕蛇变大护体技能,姬动就那么硬生生的挡了下

    来。

    蝎没有猜错,此时的姬动确实是七窍出血,但是—他却绝对没有

    蝎想象中伤的那么重。被龙血浸泡过的身体,正挥着蝎难以想象

    的自愈能力恢复着姬动体内受创的地方1同时他的滕蛇变,朱雀变也

    被激到了限—君魔阴阳铠更是爆出了次神级铠甲真正的防御力。

    硬生生的将鸩铁魔鹫王必杀技阻挡千黑焱之外。

    姬动这样做,当然不只是被动挨打1接下来生的一幕,令蝎

    不由自主的生出钦佩之感。那每一根制入黑焱中的白色长矛,都在那

    幽暗,寂灭的致阴火中快融化着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