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无奈!光暗组合技
    重伤后比拼的是时间,同样也比拼的是运气。

    就在姬动和蝎都感觉到希望的时候,天空中那愤怒而刺耳的鸟鸣

    声,令他们的心都沉了下来。

    那是一只翼展足足过二十米,只比白金天鹏号的巨鸟。银

    嘴铁翼,看上去与钨铁魔鹫又几分相像,但气息上却要强大的多了。

    不是鸩铁魔鹫那种秃头,看上去甚是神骏,至少在卖相上,并不输给死

    姬动手中的白金天鹏多少。它那庞大的身体俯冲而下,看似是扑向

    姬动和蝎的方向,可最后的落点却不是他们所在位置。而是先前白

    金天鹏晶核掉落的地方。

    阵疾风吹过,那巨鸟已经叼起了白金天鹏晶核,一声声悲伤的厉

    鸣不断响起,似乎是在为白金天鹏的死而哭泣。

    “都是你惹的事。你负责干掉它。”蝎怒道。

    姬动冷叭一声“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它的目标绝不只是我一

    个人。这只鸟至少有五阶,你认为我现在能干的掉它?”

    蝎道:“和你没关系?难道你看不出,这是只钨铁魔鹫王?又叫

    银嘴魔鹫。你刚才杀掉的白金天鹏估计是她丈夫。你先招惹了鸩铁魔

    鹫,钨铁魔鹫王不在,那些阶的家伙就去找来了它的丈夫寻你报仇。

    你连白金天鹏也杀了,这钨铁魔鹫王能够放过你才怪。”

    仿佛是要验证姬动的话一般,钨铁魔鹫王巨大的双翼展开,猛然

    回身,冰冷而疯狂的目光,狠狠盯视向姬动和蝎。

    姬动嘴角处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依旧端坐在那里岿然不动。

    “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身为黑暗乙木圣徒,蝎的心理素质

    也是非同一般的。

    姬动淡淡的道:“不笑难道我还哭么?看样,她可不只是把我一

    个人当成目标。你说,她是会先攻击我,还是先攻击你呢?”

    此时此刻,姬动与蝎,已经不只是实力上的战斗,同时也是心理

    的博弈。以他们现在的实力,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不可能与面

    前这头巨型五阶魔兽相比的。更何况,他们谁也没把握,眼前的钨铁

    魔鹫王究竟是五阶还是六阶。这是圣邪岛,这里的魔兽与创界是有所

    区别的。或许是受到万雷劫狱界的影响,都要比外面世界的魔兽更

    强。刚才姬动那必杀技日月阴阳界所击杀的白金天鹏,已经是七阶巅

    岭。眼前这个家伙,又会达到怎样的恐怖?

    鸩铁魔鹫王可没有给他们思考时间的打算,一声凄厉而尖锐的长鸣

    响起,它那双眼眸仿佛要喷出火来。刺目的白光不断从它体内爆出

    来,同样也是唐金系魔兽,此时它所展现的气息比起它那些小弟来,要

    强大的多多了。

    原去铁灰色的身体在一瞬旬就变成了刺目的白色,那是魔力

    遍布全身的样,双翼震颤之间,爆出强烈的铿锵轰鸣,正像姬动所

    的那样,它的目标可不只是姬动一个人。之前的战斗它并没有看

    到,自然不知道谁是杀死了它丈夫的凶手。在它眼中,姬动和蝎都是

    敌人。

    终究还是蝎先沉不住气了,身体在地面上一个翻滚,背后那已经

    有了裂痕的铠甲双翼展开,转瞬间已经来到姬动身旁。尽管她的动作

    有些急切,但看上去却依旧不失优雅。只不过,胸前那露出的春光似乎

    明显了几分。

    眼看着蝎腾身靠近,姬动并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去攻击她。

    他之所以能够稳坐钓鱼台,并不是说他现在的状态就比蝎好,在他的

    心之中,不禁对烈焰,朱雀和滕蛇暗暗感激。如果不是有朱雀变和

    滕蛇变的存在,令他的防御力远常人,他又怎么会有如此沉稳的心态

    呢?至于烈焰,他永远不会去感激,那是另一种情绪的存在了。

    “木生火,合则两利。”蝎低喝一声,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姬

    动。

    姬动和她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果决,尽管他们是

    敌人,但在面对共同敌人,不相互配合就要殒命于对手的情况下,妥

    协是必然的结果。姬动的回答简单有力,成交。”

    蝎也非常人,听到姬动的话,她身形一转,已经来到姬动背后,

    毫不犹豫的将双手贴在了姬动背上,那由草原上弓来的生命力以及她刚

    刚凝聚的致乙木魔力,毫不犹豫的注入到姬动体内。

    姚谦书曾经对姬动说过,天干圣徒,不论是光明还是黑暗,彼此之

    间的属性都不会受到影响。就像光明属性的姬动也可以使用光明属性晶

    冕一样。

    感受着那来自背后的澎湃生命气息,姬动体内的阴阳漩涡似乎在一

    瞬间就被点燃了。原本黯淡的目光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右手抬起,铿

    锵声中,一道道暗红色流光瞬间与他身体融合,君魔阴阳铠附体。

    与此同时,巨大的乳白色双翼舒展开来,朱雀内甲在充沛的魔力帮

    助下,也已恢复。

    木生火的特性,姬动并不是第一次使用,但这一次帮助他进行魔力

    组合的,乃是黑暗五行大陆的天干乙木圣徒。论魔力,眼前的蝎

    可要比当初的姚谦书更加强悍。

    尽管是敌对双方,但当蝎毫不犹豫的全力向他倾注魔力时,姬动

    心中也不禁暗暗赞叹。蝎这份果决可以说是不让须眉,因为她很清

    楚,如果不全力以赴帮助姬动,那么,这一战他们依旧是有败无胜。他

    们二人临时拼凑起来的组合,至少在干掉眼前的鸩铁魔鹫王之前,必须

    要相互信任。

    伴随着君魔阴阳铠附体的同时,蝎收敛背后双翼,护在自己背

    后,同时她的双臂直接搂住了姬动的脖,修长圆润而又为有力的大

    腿直接盘绕在了他腰间,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羞涩,整个人的身体完

    贴合在姬动背后,双手,双腿搂紧,就像是成为了姬动身体的一部份

    似的。

    姬动当然不会糊涂的认为这是蝎在向自己示好,或是有什么阴

    谋。蝎这么做,完全是丰富的实战经验使然,她是要尽可能的减少自身对姬

    动行动的影响,并且更好的为姬动进行增幅,真正意义上让两人的魔力

    完全融为一体。

    黑色,深邃幽暗的黑色,君魔阴阳铠在姬动头顶升起阴冕的司时,

    已经化身为黑色,朱雀内甲也出现了同样的变化。

    双脚点地,姬动几乎没有任何思的时间,整个人已经如同箭矢一

    般倒跃而出,就在他身体翻出的一瞬间,先前所在的位置上,已经是轰

    然巨响,被炸出了足有直径五米的深坑。

    鸩铁魔鹫王重新腾空而起,全身上下白光湛然,看上去与那白金天

    鹏还真是有几分相像。但此时姬动对它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的判断,尽

    管看上去鸩铁魔鹫王的威势和白金天鹏差不多似的。但它却并不具备

    白金天鹏那引动天地之力的恐怖威压,更无法做到驱散空中元素。实

    力要逊色不少。应该不到六阶,属于五阶巅峰魔兽。

    这一现,也不禁令姬动暗暗松了口气。他的魔力只恢复了两

    成,蝎的恢复程也和他差不多。但是,当那致乙木对他的致

    丁火进行增幅后,此时姬动的魔力却骤然暴增,直接达到了自己六成实

    力左右的状态。这就是木生火的特性了,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

    单。

    这一次,姬动并没有再飞起,而是在地面上冷冷的注视着半空中的

    钨铁魔鹫王。他并不着急,每多过一秒钟,他与蝎的魔力就会恢复

    分,两人组合在一起的魔力也自然会上升几分。真的让他们回复实

    力,别说是两个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能轻而易举的毁灭这五阶魔

    兽。

    蝎紧紧搂着姬动的身体,此时她与姬动不司,完全是另一种感

    受。姬动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那钨铁魔鹫王身上。而蝎因为只需要将

    魔力输入到姬动体内,就无事可做,下意识的感受着姬动的身体,面庞

    不禁有些烧。

    虽然身为黑暗乙木圣徒,但蝎终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平时她

    在普通魔师面前,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算是黑暗大陆的天干圣徒

    之中,能令她假以辞色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可以说是眼高于

    顶。自身实力也确实强大。像眼前这样,命运掌握在他人之手的情

    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刚刚进入圣邪岛,她就遇到了姬动,当她看到姬动只有四冠的实力

    时,并没有大的感觉。直到她看见姬动身上燃烧起了致阳火,并且

    释放出艳阳锥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遇到了麻烦。可就算是那时候,她

    也并没有多在意。毕竟,她的魔力要远姬动。

    可是,当两人真正动起手来后,她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这个只有四十八级的对手,却拥有着令她无法理解的强大力量和层出不

    穷的恐怖魔技。

    尤其是先前那一幕,级必杀技的施展,更是令她永生难忘。

    此时近距离的接触姬动,她真恨不得将这个男人彻底撕碎才甘

    心,她是在不愿意承认自己失败,甚至会将落在下风的原因归结于属性

    相克。可在她内心深处却十分清楚,换一个五十八级的天干圣徒前

    来,依旧不会是他的对手。不说别的,先前那必杀技,是他们能够

    抵挡的么?

    当姬动进行致阳火与致阴火的转换时,当那暴戾的君王转化为

    深邃魔王的时刻,蝎的心,不知不觉间出现了怪异的变化,两种同

    样致的气质却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她口中虽然叫着姬动野蛮人。可

    在心里,却只会觉得这个男人充满神秘。

    搂着姬动的身体,亲眼看到他身上自行浮出的朱雀内甲,蝎不

    禁瞪大了双眼,姬动身上的变化,完全出了她对魔师技能理解的范

    畴。君魔阴阳铠虽然可以件次神器,但她身上的铠甲也不差。

    可是,这个男人皮肤下浮现出的甲胄又是什么?

    朱雀内甲从触感上来说,光华如镜,似乎与皮肤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蝎却能感觉到,就在这朱雀内甲之中,陆含着为特殊又强大的魔

    力。就算她现在真的去偷袭姬动,恐怕也讨不了好。更何况,这个男

    人从数米高空摔下来都摔不死,自己真的能够杀死他么?在蝎心

    中,姬动早已成为了不可战胜的存在。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

    就是当眼前这一战结束后,不论如何,都要尽快远离眼前这个充满危

    险,不知道是暴君还是魔王的男人。

    姬动自然不知道蝎在想什么,他那隐藏在面具后的双眸牢牢盯视

    着空中的鸽铁魔鹫王。

    眼看攻击未成,钨铁魔鹫王口中厉叫变得越来越尖锐,猛然间,

    它从天空俯冲而下,原本就为巨大的身体周围,更是迸出了一层强

    烈的白光,令它那本体看上去似乎又增大了一圈似的。

    庞大的魔力波动就在这种情况下完全爆开来,凭借着**的重

    量,再加上自身唐金系魔力的输出,钨铁魔鹫王就那么强悍的撞向了

    姬动。

    蝎清晰的听到姬动口中出了一声冷哼,紧接着,她突然感觉

    到,身体周围的空间似乎变得虚幻起来,甚至没有任何震动,但她的视

    觉之中,却出现了短暂的虚幻。姬动正在以一种为特殊的方式在,

    定范围内悄然游走。

    他的动作高贵而优雅,依旧充满了傲然之气,面对从天而降的钨

    铁魔鹫王,就那么小幅的腾挪着身体,忽而旋身,忽而横跨,隐约

    中,似乎有数十个姬动在司时闪烁似的。

    这正是暗炎魔王之技,暗月舞。它的作用很简单,那就是:解除

    锁定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