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重伤后比拼的是什么?时间
    滕蛇化力术这门绝举,乃是滕蛇能够在历史长河中生存数万年

    封的重要能力。如果是滕蛇自己,别说是几米,就算是从万米高空掉

    下乘,也绝对摔不死它。但姬动毕竟不是滕1蛇。尽管他已经将化力

    术用到了致,但他现在毕竟没有任何魔力来支持自己对身体完美控

    制。当身体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刹那,他只觉得一阵天翻地覆,眼前一

    黑,五脏六朋仿佛都要翻转过来了似的,全身骨髓更是在吱嘎作响,似

    乎每一块骨骼都要断裂了一般。

    如果是以前,摔的如此之重,姬动一定已经昏迷过去,但刚刚收到

    两大君王意念融合的影响,他的精神力有了质的飞跃,就算他想要昏

    迷过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来自全身每一寸肌肤的剧烈疼

    痛,顿时对他大脑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冲击。

    幸好,曾经被滕蛇改造身体时剧烈折磨过的他,在痛苦承受能力上

    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痛苦虽然剧烈,但他还是咬牙苦忍着。

    至少他明白一点,自己还没有死。这一摔,并没有要了他的命。甚至

    受的伤也不算重。

    阴朝阳为什么同意姬动前来圣邪战场?并不是因为他在与弗瑞战斗

    中所展现出的攻击实力。而是因为他那被腾蛇改造以后,己经可以用

    变态来形容的身体强。腊蛇说的没错,就算现在姬动想死,都不是一

    件容易的事。朱雀变看似已经因为魔力不足而回收,但那毕竟是与姬动

    皮肤完全结合在一起的,真正遇到危难,皮肤的强韧程,足以帮他化

    解绝大部分攻击。更何况还有滕蛇变这足以改变人体骨骼x关节x肌

    肉,甚至是内脏的强韧。这一摔虽然险些摔的姬动五脏破裂,但他终

    究还是承受了下来。

    逆血夺口而出,鲜血喷出,姬动却现,自己无法呼吸了。周围

    片黑暗。他并没有昏迷。而是这高空坠落,令他的身体已经完

    砸进了土地之中。

    草原上的泥土自然不会硬,甚至可以用柔软来形容,这也无形中

    对姬动坠地时产生了一定的缓冲作用。此时,他整个人就以一个,奇异

    而扭曲的样整体嵌入地面之中。

    同样喷血的,还有另一个人。

    蝎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可却一丝力量也提不起来。她身上

    那蛋质不次于君魔阴阳铠的轻甲,此时已是多出破裂,胸前更是露

    出了几许春光。头散乱,身上已经没有半分魔力波动气息。接连喷

    出几口鲜血,她才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

    其尖,她也芝以自豪了,在姬动自创的必杀技日月阴阳界之中,

    她是除了姬动自己以外,唯一活下来的生物。尽管之前姬动的攻击并

    不是面对她,但是,那毕竟是接近必杀技的存在,但是攻击的

    余波,就险些要了她的命。

    蝎此时是既郁闷,又痛快。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叮,螳螂捕

    蝉x黄雀在后,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那个男人的技能余波,都令

    自己无法承受。回想起先前的一幕,她心中只有后怕。她清楚的知

    道,如果那一击是作用在自己身上,就阜是十个自己,也已经死了。

    日月阴阳界骨来的恐怖压力,令蝎五内如焚,先前她拼尽全力,

    又比次燃烧自己的生命力来舞放技能,再加上铠甲的保护,致乙木生

    生不息的特性,这才勉强坚持了下来。她虽然还有一丝魔力残余,但

    身体的创伤却重,元气大损不说,现在就算想要站起来都是一件困难

    的事。这就是她郁闷的地方。

    至于蝎心中的痛快,自然是那如司自由落体一般从天而降,狠狠

    摔在地面上的姬动。在她看来,那样的高摔下来,就算不被摔成肉

    泥,也万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蝎努力凝聚着自己的魔力,她自然也知道

    此地不可久留,先前的一切,一定会吸!大量双方魔师的注意,甚至是

    魔兽的注意。谁也说不好下一刻会有谁来到这里。是敌是友。可惜,

    她现在体力透支的是在厉害了,身体情绽只能用悲剧来形容,想动也

    动不了,只能在这里大口大口的呼吸,毫不吝啬的吃下魔力恢复药

    丸,并且手握两枚高阶乙木系晶核,尽可能的恢复魔力。她知道,自

    己此次圣邪岛之行,恐怕接下来的日就只能进行休养生息了。以她,

    那天干圣徒的地位,到不附玩不成任务。自然会有属下魔师送上需要的

    东西。

    就在蝎开始拼命恢复魔力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她最不希望看到

    的一幕。那个……,死人”居然就那么从泥土中爬了出来。

    身都是脏兮兮的灰尘和泥土,尽管现在姬动身上并没有穿着君魔

    阴阳铠,但此时的他,却更加难以辨认,口鼻之间,有鲜血x有泥土和

    灰烬,看上去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就在这简单爬起的过程中,他

    臂一软,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但是,他却强行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没有

    再例下去,而是强行的坐了起来。

    尽管他看上去是那么的狼狈,可是,此时此刻,在蝎眼中,却仿

    佛看到了魔鬼重生一般,充满了恐惧。先前那级芯杀技爆时所有

    的傲意,似乎都蕴含在眼前这依旧看不清相貌的男身上。她几乎是脱

    口而出”不,这不可能。”

    蝎看到了姬动,姬动自然也看到了就在不远处的她,看到蝎,

    姬动第一个反应是完了,但当他听到蝎的声音时,立刻意识到,怡况

    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坏。蝎的声音完全是沙哑的,再看她那狼狈

    的样,似乎比自己也强不了多少。虽然姬动并不知道此时蝎的一

    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但他可以肯定,至少目前自己还是安全的。

    “同样的话,我已经是第二次从你口中听到了。我记得,我曾经告

    诉过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没摔死,你很遗憾。巴。”

    姬动的声音也比蝎好不了多少,说几个,字还要略微停顿一下不过,在这种时候,就显现出了他那被龙血浸泡过的身体所拥有的

    强大恢复能力。就在说话之间,姬动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

    热,就像是普通人了高烧一般。凭借着大幅提升的精神力,他能清楚

    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各部分的机能正在快恢复。这无疑是一个好消

    息。他现在要和蝎比拼的,就是谁能早一步恢复过来。

    腕一抖,一枚魔力恢复药丸甩入口中,姬动也握住两枚晶核,开

    始恢复自己的魔力。

    与蝎相比,他看上去要从容的多,至少在气势上,他是绝不会

    被对手压倒的。

    “喂,野蛮人。你就那么想杀我么?”蝎挺了挺那露出几许春

    光的傲人胸脯,遮眼面具后的绿色眼眸注视着姬动。

    姬动淡淡的道“你属于黑暗,我属于光明,除了敌对,我们还能

    做什么?难道说,有机会的话,你不会杀我?黑暗乙木圣徒小姐。”

    蝎哼了一声“野蛮人就是野蛮人。不过,我们谁能,坚持到最后

    还很难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光明五行大陆这一代的圣王

    吧。”

    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两人都是身受重创,竟然制造出了可以彼此

    交流的可笑一幕。

    姬动淡淡的道:“你认为我会告诉你么?”

    蝎不屑削呸了一声“不用你告诉,我也知道。必杀技,还不

    到五十级的魔师能施展必杀技。这还需要别的解释么?就算你那还

    不是真正的必杀技,但也绝不是普通天干圣徒所能施展出来的。我

    乃是乙木系魔师,恢复本就是我最擅长的。你等死口巴。”

    姬动认真的向她点了点头”我等着。”

    两人就这么相互而视,蝎眼中尽是愤怒,而姬动眼中却只有淡

    漠。他们虽然在说话,但却谁也没有放松魔力的恢复。

    蝎说的很对,作为乙木圣徒,凭借着致乙木魔力,她的恢复力

    确实是十系巾最强的,不论是治疗伤势还是恢复魔力,都要过其他

    系魔师。但是,现在的她可不是正常状态,在两次燃烧生命力之后,

    她自身已是元气大伤,恢复有所减缓。而姬动虽然不知道这一点,

    但姬动却有着自己的凭借,先不说他的防御是不是恢复一些魔力后的

    蝎所能攻破,他还有阴阳火凝聚法阵。只要他的魔力恢复到一定程

    ,能够重新凝聚法阵,那么,在魔力恢复上,必定能够奋起直

    追,后先至。

    姬动的目光不禁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自己右手腕上的朱雀手镯,不禁

    阵无语。

    火儿啊火儿,真是对不起你。每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的魔力

    总会被抽干净。希望不要对你产生本质上的伤害吧。如果你还有魔力

    的话,我们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眼前这个女人了。

    为了对付白金天鹏,姬动可以说是底牌尽出,包括隐藏在阴阳冕

    中的龙蛇之力也全部释放了出去。通过这次战斗,令他深刻的明白了

    个道理,那就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也要尽可能保存自己的实力,

    绝对不能孤注一掷,将所有力量完全释放。如果不是贪心击杀白金天

    鹏,在幽焱冰封住对手后就离开这里,他绝不会有现在这么狼狈。尽

    管在先前那一击下,他领悟到了很多东西。可那毕竟是他早晚会使用的

    技能,也早晚会有所领悟。换一个地方,不是圣邪岛,他根本不需要

    担心什么。可现在,他不但要面对黑暗乙木圣徒,而且还有可能面对随

    时有可能出现的敌人和魔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在拼尽全力的情况下,魔力都在飞

    恢复。但他们一个是元气大伤,一个是被完全抽空,想要在短时间

    完全恢复魔力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刻钟后,他们已经都有了行动能力,但谁也没有轻举妄动。他们

    都在等待,等待机会。姬动是准备释放阴阳火凝聚法阵了,而蝎还

    在想着自己的恢复肯定会过对面这个野蛮人。

    光芒闪耀,姬动和蝎几乎司时抬起了手。

    姬动的右手虚空急挥,阳火凝聚法阵在他的手指勾勒下有些艰难的

    渐渐出现了。淡淡的金色光边完成法阵,空气中的阳火元素明显变得

    浓烈起来,加涌入姬动体内。令他的恢复开始大幅增加。经

    过这一割钟的休整,他骨髓飞肌肉和内腑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失了。时

    旬,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蝎抬起的也同样是右手,只不过她的手却是拍向自己,凸道墨绿

    色的北一芒闪过,蝎的气色看上去顿时好了许多,整叮,人身上也开始

    荡谧起阴层淡淡的绿色光彩,墨绿色缓缓转化,化为羊脂白玉般的致

    乙木之色。那淡淡的白光似乎在出声明的呼唤,千米外的草原上,

    星星点点的绿光悄然浮出,朝着她的身体涌来。那即是乙木魔力,也同

    样是植物中的生命力,有了它们的帮助,蝎的恢复无疑也会大幅

    增加。

    在双方同时增强了恢复的情况下,他们彼此都没有动攻击,

    他们对自己都有充足的自信。场面再次呈现出一种均衡的态势。两人

    的魔力公体力,都在一点一滴的恢复着。他们彼此始终对视着的眼眸

    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具有威慑力。

    就在这一切都朝着他们彼此都能满意的方向展时,突然间,一

    声充满悲掩和愤怒的刺耳鸣叫在空中响起。一只巨鸟魔兽从远处疾飞而

    来。直奔他扪所处的位置俯冲而下。

    魔兽来了,魔力未复,身体又重创,怎么办?且看下一集:光暗组

    合。

    第十集到此结束,不知大家对最近的否满意,小竭尽全

    力在写。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