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极致双火vs极致乙木
    暗红色的君魔阴阳铠瞬间变为灿烂的金红色,刺目的金光一瞬间就将姬动的气势提升到了限,尽管眼前这女看上去必是一代尤物,但此时姬动心中却只有冰冷杀机。在这充满了未知的世界之中,在这随处有可能遇到致命威胁的地方,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更何况对手的魔力高于他十级,在这种时候留手,必定会给自己带来大的麻烦。

    因此,姬动没有任何犹豫,致阳火全面爆发,火焰君王的奥义刹那间凝聚,他整个人已经在君魔阴阳铠与朱雀内甲的包囊中完全变成了金红色。火焰君王的巨大虚像隐隐代替图腾,出现在他背后。

    澎湃的魔力不断吸收、转化,巨大的锥形金色几乎是在瞬间成型。正是那火焰君王必杀技,曾经瞬间秒杀阴阳堂次席阳上大宗师姬逸枫的禁、、千,艳阳锥。

    姬动要做的,就是一击必杀。他不但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而放松或是手软,更是要用最短的时间解决对手。天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再传送一个敌人到这里来。姬逸枫当初也是五十八级,而且土系对火系还有一定克制作用都被姬动这一击秒杀。在他看来,眼前这女人还是要被火系有所克制的乙木系,丙火克乙木几乎是完克,对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也不需要他以火焰君王体来释放必杀技。能够秒杀对手,姬动就」

    绝不会浪费魔力再释放更强的技能。

    但是,就在姬动凝聚这火焰君王必杀技的同时,他的脸色却微微变了,当然,这一切对手都是看不到的。

    令姬动失算的原因很简单,伴随着他那强悍至的冲上,致必杀技的凝聚。对方那还隐藏在黑光中的身体也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墨绿色的铠甲骤然亮了起来,背后一朵巨大的黄色莲花舒展开来,而这所有的颜色,在下一刻,却全部变成了莹润的白色。

    墨绿色与白色,无疑有荐大的差距,就是在这颜色转换之间,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就算姬动眼幢上铠甲带来的血红令他对颜色敏感下降许多,但也能清楚的看到对手身体的变化。

    姬动见过演谦书的致甲木魔力,那如同翡翠一般的致阳木曾经带给他相当大的震撼。但是,如果说姚谦书的木属性魔力像是硬玉之王翡翠,那么,此时呈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女所释放的魔力,就像是软玉之王羊脂白玉一般莹润洁白。在这一瞬间,姬动脑海中顿时涌现出四个,字:致阴木。

    在出与前,姬动还在思考,自己一上来就遇到黑暗五行大陆的对手,运气是好还是不好。但他现在可以肯定,自己的运气相当之不好。

    或者说是相当倒霉。

    致阴木魔力,代表着什么,如果姚谦书所说的一切都很正确,那么,此时自己所碰到的,正是对方大陆中的天干圣徒之一的乙木圣徒啊!

    致魔力与普通魔力完全是天壤之别,双方还有十级的魔力差距,尽管姬动有着众多杀手铜,但眼前这一战却绝不简单。必将陷入苦战之中。

    这所有的一切都如同闪电般在姬动脑海中闪过,不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先战胜对手才行。洁白的莲花飘然流转,那黑暗乙木圣徒的身体竟然在传送她到来的黑光消失一瞬间,身形完全隐没在背后的六瓣白莲之中。

    六瓣黄莲,代表的乃是乙木系图腾。也是十系天干神兽中,唯一一种植物系神兽。当致乙木魔力由墨绿化为洁白时,这六瓣黄莲也转化为了六瓣白莲,或者说是六瓣玉莲。而这也正是眼前这位黑暗乙木圣徒所释放的必杀技。

    六瓣玉莲剧烈的旋转起来,就在黑光消失的一瞬间,恢宏浩然,垂小满了暴戾之气的禁,,千,艳阳锥,就迎上了这充满勃勃生机,阴柔可人的白色玉莲花。

    致魔力对致魔力,自然不会产生任何属性压制的情况,致阳火次克致乙木,确实产生了强烈的效果,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将双方之间的魔力等级差距弥补了。

    巨大的艳阳锥尖端,直奔那白莲中心的一点轰去,而那六片白莲花瓣也同时剧烈的旋转起来,切割向艳阳锥本体。

    轰n奇异的魔力爆炸出现了,这虽然不是姬动遇到的第一个,拥有致魔力的人,但却绝对是第一个拥有致魔力的对手。当两大致魔力碰撞在一起的一瞬间。姬动的意识中,就只有一种感受,那就是柔软。

    对方的魔力竟然是柔软的,柔软如棉,层层叠叠,艳阳锥恐怖的爆炸力就在那柔软的触感中被疯狂的抵消着,有力无处使的感觉令他那致火焰的炽热大幅削减。

    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却依旧是姬动。澎湃的爆炸声带着刻目的光彩冲天而起,以两人的身体为中心,直径米之内,十余棵巨树轰然倒塌,十米以下的空气更是荡滤起一层强烈的水纹光晕,金与白两色光芒在不断的颤抖中旋绕闪烁。宛如利刃一般在那些巨木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轰,又是一声爆响,铠甲已经变成乳白色的女倒飞而出,重重的轰击在近米的一株巨树上,整个人的身体都有大半嵌入其中。

    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而姬动却站在原地,身体从脚下到头顶奇异的扭曲了一下,一层深蓝色的光晕从金色的朱雀内甲上一闪而没。就已经化去了全部的冲击力。

    两人碰撞的这一击,终究还是姬动占据了上风。等级的差异,被属性相克和先手后手的关系所弥补。两人身上都是轻铠,从眼前的情况。

    来看,他们的铠甲所附带的能力相差不多。而真正的差距,就在姬动的朱雀内甲上。朱雀内甲对他所产生的增幅,令他在爆发出艳阳锥这一击的时候,硬是将比自己高出十级黑暗乙木圣徒轰飞而出,由此可见,此时的姬动有多么强悍。

    此时,姬动身上的君魔阴阳铠出现了奇异变化,在他的肩铠上,一动出现了向斜上方的:根突刺,每根突刺长都在七寸左右,同时出现突刺的,还有他的护肘、护手、膝盖、战靴鞋尖和后跟等处。再配上那拥有血红色眼瞳的面具,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是狰狞的魔神一般。

    姬动吃惊,他的对手就只能用震骇来形容了。姬动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眼前他所面对的对手,正是黑暗五行大陆上的乙木圣徒。名叫:蝎。她这个名字有着为奇特的来历,哪怕是她的同伴也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是什么,就只知道她叫蝎。阴冷、强悍。哪怕是在黑暗天干圣徒之中,她的修为也能名列前五。又怎么会想到,在刚一来到圣邪岛上就被人创伤呢?

    眼看着姬动全身金色火焰绽放的一瞬间,蝎就意识到了不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释放出了致乙木必杀技:六瓣玉莲。这与姚谦书荐翠青龙有着异曲同上之妙的强大必杀技虽然保住了她,的性命。但是,丙午元阳圣火爆发出的艳阳锥攻故于一点,又岂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她喷出那一口鲜血在空中更是化为一团火焰爆发开来。幸好,致乙木最擅长的就是治疗,从这一点上来看,甚至还要超过甲木。

    一层层乳白色的光晕不断在蝎身上流转着,治疗着她体内的伤势。同时身体一挣,闪电般跃下,宛如蝎盘踞一般,悄然蹲在地面上,双手分开在身体两侧,背后的羽翼也同时舒展开来,目光冰冷凝固着望向对面那充满暴戾之气,如同一代暴君,全身都散发着恐怖气息却只有四冠的对手。

    没有急于去追击,姬动深吸口气,阴阳漩祸自行平复,他的退掉手上护手,手腕一翻,掌中已经多了两件东西。先前因为着急了一些,虽然穿上了君魔阴阳铠,但他却并没有带上自己的日月双辉手套。

    这双以两枚七阶黑暗火系晶冕制作的手套,无疑会令他的攻击力再上一个台阶。

    铿锵声中,护手重新与护臂连接,淡淡的金光令君魔阴阳铠上的云纹变得清晰起来,姬动就那么一步步的朝着黑暗乙木圣徒蝎走去。

    蝎的目光此时已经凝聚如针芒,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遇到了足以致命的对手,很可能就是光明五行大陆上的丙火圣徒。

    光晕流转,一条白色的长鞭悄然出现在了蝎右手掌中。长鞭呈现为晶莹剔透的纯白,就像她身上的铠甲一样,但上面却带着众多长约一寸的倒刺,一眼望去,看不出它究竟是金属还是植物形成。但是,其上所散发出的蒙蒙魔力波动却与蝎在瞬间融为一体。令她自身的气势增大了几分。

    对于这一切,姬动就像是没看到似的,依旧一步步向前走去,君魔阴阳铠外表的恐怖再加上他身上气息释放所带来的巨大威势,在每一步踏前时都不断的增强。

    一步走出,地面就会留下一个金红色的脚印,而姬动身上的魔力也会膨胀几分,背后的火焰君王图腾变得更加清晰。

    双方都是圣徒的身份,在没有出现绝对实力差距的前提下,尽管感受到对方带来巨大压力,蝎也绝不会轻易退却的。这是圣徒与圣徒之间的较量。如果这一次她轻易的退走,那么”必然会在心中产生心理阴影。下一次再遇到姬动时,就」更不可能战胜对手。尤其是,眼前这个,对手看上去再魔力上还比她要低上十级。

    对于先前那一击的结果,蝎在心中告诉自己,那是属性相克与准备不足所导致的。她的伤势在致乙木魔力的作用下已经痊愈,更是服下了一枚恢复魔力的药丸,她深信,这场战斗继续下去,胜利者依旧会是自己。能够击杀一名光明圣徒,毫无疑问将成为她此次参加圣邪之战最大的亮点。也足以令她光荣而去了。

    与蝎不一样,姬动心中并没有多想什么,此时此刻”在他内心之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战胜对手,消灭对手。对胜利的执着,令他将全部身心都凝聚在眼前这场战斗之上。在阴阳漩祸的急速转换之中,致阳火魔力全面绽放。

    两人的距离在不断接近,就在距离对手还有十米的时候,突然,一金色火焰在姬动背后凝聚而出,化为巨大的圆形阵,正是阳火凝聚阵。朱雀的光影将周围映衬成一片金色,而他那已经燃烧到致的丙午元阳圣火也在瞬间爆发开来。

    阳火凝聚阵取代了火焰君王图腾的位置,而那火焰君王虚影却在瞬间与姬动本体融合。几乎就是眨眼之间,姬动已经完成了火焰君王变身,背后双翼猛然展开,急速拍打之下,带着他那已经高达米的身体宛如流星般直奔黑暗乙木圣徒蝎而去。

    蝎的眼神终于变了,在她那凝聚收缩的眼神中,分明出现了恐惧的情绪变化。

    同样是圣徒,她又怎么会认不出姬动背后出现的五行阵是什么呢?但是,最令她恐惧的换是这一点。而是姬动的火焰君王变身。

    化身为火焰君王体的姬动,竟然已经令她感受到了一种属性压制的气息,身为天干圣徒之一,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又怎能令她不恐惧呢?

    不过,蝎不愧是天干圣徒,在内心情绪出现波动的情况下她也没有选择后退,口中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同样拍打着翅膀腾身而起,她那翅膀乃是自身铠甲的一部份,在拍打的过程中,还带起一连串金属的爆鸣声。手中长鞭抖得笔直,宛如一根长枪般直奔姬动迎面扎去。

    开始啦,兄弟们,还有月票的就砸向小吧,我们和前面的差距很小,一个个的爆了他们的菊花。嘿嘿。没有月票,推荐票也是好的。多谢多谢。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