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强者如林,三大至尊
    胜光阴朝阳己阴昭融八冠丙火天尊祝融,七冠丙火大师祝焱,六冠阳雷天士弗瑞,这样的五人四兽漂浮在半空之中,放眼五行大陆,也是足以震撼乾坤的组合。

    头巨龙,分别是八阶飞九阶十阶,再加上一头十阶的丁火神兽腊蛇。两名拥有专属称号的至尊强者。阵容之强大,令人叹为观止,而中原城此时所承受的阴霾和压力,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原因。空中的乌云,正是庞大火元素凝聚之后所产生的效果。尽管阴朝阳和阴昭融兄妹二人什么都没有做,但单是他们的气息却也足以改变天象。这就是至尊强者的威压。

    而在地面上,代表中上帝国一方的阵容也是相当不俗,站在最前面的有四个人,中上帝国皇帝姬云禄与一名身穿上黄色长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居中而立。天干院院长姬铭偕就站在那名身穿上黄色长袍的中年人身边,神色甚是恭谨。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相貌普通但却显得为深邃的金衣男站在另一侧,在他们身后,至少有上位强犬的魔师。

    这样的阵容,几乎凝聚了中上帝国过一半以上的阴阳魔师实力,但此时每个人脸上的神色却都十分凝重。

    天干院除了土系以外其他董事行没有参与其中,除非涉及到自身利益而且无法逃避,否则谁愿意与两大至尊强者为敌?

    阴昭融手中依日握着她那柄手杖,指下方中上帝国众人,神情冷峻“人呢?”

    中上帝国皇帝姬云接高声道:“乙冕下,可否下来一谈?”

    阴昭融冷哼一声“没什么好谈的,数只问你,姬动人呢?”

    姬云禄眼底闪过一丝怒意,身为大陆第一帝国的帝王之尊却要被人如此呵斥却又偏偏作不得,这种痛苦可想而知“对不起,乙冕下,我虽然已经派遣帝国所属尽其所能,但到现在为止,却依旧没有找到姬动。”

    阴昭倒眼中寒意犬盛“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手中蓝色法挂举起,浓烈而深邃的黑焰骤然迸,丁巳冥阴灵火转瞬之间已经弥漫而起,天空中顿时暗了下来。下面中上帝国的众人不禁都是脸色大充昭融,且慢。可否吠我~言?”站在姬云禄身边的中年人突然开口说道。

    阴昭融冷冷的道:“有什么可说的?个月的时间,诺大的中上帝国竟然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姬动不过是一名冠魔师,必定是已经被你们害了。姬长信,你若是不服气,大可上来一战。我们同为专属称号拥有者,多年不见,让我看看你有长进没有二”

    这被称为姬长信的中年人,正是中上帝国唯一一位至尊强者,戊上系专属称号天罡的拥有者,天罡姬长信。

    姬长信眉头微皱“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朝阳兄,可否让令妹稍安匆躁,听我一言?”

    直闭目不语的阴朝阳淡然道:“长信兄,你应该知道,我在海边已经十年未曾出门。”他那温和得毫无人间烟火气息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奇异,与阴昭融的火爆相比,淡定自若的胜光阴朝阳才是眼前这些中上帝国强者们最为担心的。

    姬长信道:“能令朝阳兄破戒而出,必定事出有因。我也是听说贵兄妹突然大动干戈州刚赶来,对事情的经过还不了解。但我私下里已经问过陛下,姬动确实没有找到。而且,姬动因为一点小事击杀我帝国皇孙,这件事理亏的似乎不是我们。”

    阴昭融不屑的道:“理亏的不是你们?阴阳堂数十名弟当时都在场,你不妨去打听打听,理亏的是谁。如果不是姬逸枫挑衅在先,姬动会向他出手。而且当时是公平挑战,姬逸板抵挡不住姬动的攻击而殒命,这能怪谁?姬长信,我必须要提醒你,你们的皇孙姬逸接作为阴阳堂次席,魔力是五十八级,而姬动的魔力当时才刚则突破冠。在这种情况下还被一击秒杀,只能证明他艺不精。”

    姬长信脸色一变,看向姬云禄,可是如此?”

    姬云禄脸上神色略微扭曲了一下,求助似的看向天干院院长,自己的爷爷姬铭擅。

    姬铭擅咳嗽一声,向姬长信道:“大哥,事情却是如此。所以,我们也并没有再追究姬动的意思。帝国却是未能寻找到他的踪迹。否则,云禄就算再不懂事,也不敢拿帝国的存亡开玩笑。”

    阴昭融哈哈一笑“姬铭擅,你少在这里装好人。你们不为难姬动?如果不是弗瑞机灵,快将姬动送走,恐怕我回来的时候也只能看到一具尸体了。你关押我丈夫和小叔的帐我还没和你算。少在这里废话。”

    姬长信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我本不想管,但昭融你也过于霸道了些。这里毕竟是我中上帝国领地。不论这件事谁对谁错,你也不能以我中原城数万姓作为要挟。就算你那弟再出色,终究也只是一个人,难道,你要让巾原城数万生灵为他一人殉葬么?”

    阴昭融大怒,“一个人?你说的轻松二你给我找出一个阴阳双属性致魔力的弟来。我这弟天生拥有致双火,乃是我们火系未来的希望,未来数年的领军者。数万人殉葬又如何?姬长信,你不用和我逞口舌之利,今日老娘必不会善罢甘休。”

    姬长信看向阴朝阳“朝阳兄,你也要看着数万生灵涂炭不成?

    致双火确实难得,但现在你那徒孙生死未卜,谁也不能肯定他是否出了事。不如这样,我愿意以一颗九阶黑暗晶冕向贵兄妹赔罪,今日之事就此罢休。如果未来帝国寻找到姬动,也会第一时旬送到你们面前。”

    听到九阶黑暗晶冕六个字,阴昭融也不禁愣了一下,这东西的稀有,甚至还在至尊强者之上。姬长信肯拿出来赔罪,显然已经被逼到了处。

    阴朝阳幽幽的道:“长信兄,我知道,你已经很是让步,也给足了我们兄妹面。按道理,我不应该再继续为难中上帝国,甚至也不会要你这枚晶冕。但是,姬动这孩对于火系的未来至关重要。更是我再传弟。昭融之所以能将我请来,是因为四个字,我现在也将这四个字送给你。如果现在姬动真的在你们手中,这是最后的机会。昭融当初对我说的四个字乃是:混沌雏形。”

    听到混沌雏形四个字,中上帝国这一方其他人还好些,姬长信姬铭恒却同时脸色突变。

    姬铭恒更是失声惊呼道:“不可能。这,这怎么可能?”阴昭融寒声道:“不可能?忘记那天中原城所有元素被抽空的一幕了么?我当时给你的解释是在实验级必杀技。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那时候,正是姬动突破冠,混沌雏形出现的一刻。”姬长信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喃喃的念叨着:“混沌雏形,混沌雏形。朝阳兄,我明白了。如果这孩真的具有混沌雏形,那他就,不只是你们火系的希望,更是我们光明五行大陆的未来。可是,我现在却是没办法向你证明他还活着。长信虽不如贵兄妹联手,但为了中上帝国和中原城数万平民,今日也不得不向二位讨教了。”当阴朝阳说出混沌雏形四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今日一战不可避免,已经再没有转园的余地。身为专属称号拥有者之一,对于混沌雏形这四个字的含义他再清楚不过。

    “等一下。”正在这时,中上帝国站在前排的四个人中唯一没有开过口的金衣中年人突然开口说道。

    这位金衣中年人虽然相貌普通,但气质沉凝,与中上帝国皇帝姬云禄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姬长信看向他,云生,你还有什么话说?”姬云生叹息一声“孽缘,孽缘啊!爷爷,我有办法证明,姬动确实没有被帝国找到或者是伤害。”哦?”姬长信微微一惊,怒斥道:“既然你有方法证明,为什么不早说?”姬云生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爷爷,这件事关系到家族丑闻,不到万不得已,我实在是不能说。”空中,阴昭融冷哼一声,“少在这里演戏,平等王,我到要听听,你有什么证据。”没错,这名叫姬云生,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是当今中上帝国平等王。

    姬云生向阴朝阳阴昭融兄秣微微行礼“胜光冕下乙冕下。

    我的证据很简单。那就是姬动的身世。恐怕你们也都不知道他的身世吧。我可以肯定,姬动是我的嫡亲孙。也就是我爷爷的玄孙。”听了他这句话,聪昭融愣了一下,阴朝阳也是略微皱起了眉头。

    有阴朝阳在,祝融祝焱兄弟二人一句话都不敢说,更别说弗瑞了二“你说什么?”姬长信吃惊的看着姬云生”云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姬云生苦笑着摇了摇头,从怀中摸出一件东西,正是黄黎命得自姬动身上的玉牌“不知道两位冕下可曾见过这枚玉牌,它是来自于姬动身上的,上面刻有他的名字二这玉牌上的双狮图案,乃是我平等王一脉所专属,单是这块牌,就能证明姬动的身世。他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孙。帝国所属在追击他的时候,得到了这块玉牌,但却被姬动跑掉了,他拥有飞行的能力,两位冕下应该知道吧。”阴昭融右手一挥,一道黑焰席卷而下,化为一个圆环,以那丁巳冥阴灵火强烈的焰烧能力,竟然丝毫不伤玉牌,将其卷入自己手中二在姬动修炼的时候,阴昭融曾经看到过这枚玉牌,仔细的看了看,再扔给祝融,祝融向她点了点头”确实是姬动身上的东西。”地面上,姬云生继续道:“两位冕下,既然我知道了姬动是我的嫡亲孙儿,又怎么可能不全力以赴去寻找他呢?更不会去害他。陛下恕我说一句不敬之话,中上帝国生的事,还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二因此,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两位冕下,姬动到目前为止,依旧是踪迹皆无,根掘我手下传来的消息,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诺丁森林。”

    阴昭融沉声道:“既然姬动是你孙、儿,那他为什么又是个孤儿?

    就在姬云生准备开口解释时,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师母,姬动在此,请匆大动干戈。”姬动?”这牵动了中上帝国全部高层的名字突然出现,顿时吸可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姬长信也不禁腾空而起,钻石般的光泽笼罩着他的身体,虚空踏步迈入空中。他这是凭借着自身强横的魔力强行将自己身体推入空中的。

    之旬中原城北方,一道身影宛如星丸跳跃一般快朝这边而来,姬云禄适时下达命令,命令负责戒的士兵放行,很快,那道身影就已经来到近前。

    面对空巾的众人,姬动朝着阴昭融和祝融的方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老师、师母,姬动让你们担心了。”这一跪,是他真心实意的跪拜。男儿膝下有黄金,傲岸如姬动肯如此跪倒,可见他此时心中的感动。

    为了自己,师傅师母竟然要与一个帝国为敌,这份情,值得他这一跪。

    “没事就好,孩,快起来。”阴昭融看到姬动,顿时心怀舒畅,法梭再挥,丁巳冥阴灵火席卷姬动身体,将他带上了自己的丁火神兽腥蛇背后。

    姬云生目光灼灼的看着姬动,道:“来的正好,姬动的身世其实是,……”就在这位平等王要说出姬动身世之时,姬动眼中涌出几分寒意,冷冷的道:“不用说了。我不想听,我只知道再我还未曾记事之时就已经是孤儿。现在以后,我也依旧是孤儿。我只有师使师母,没有父母亲戚。”这个月只有二十八天,马上就要月底了。”小悄悄的个任务吧。如果今天咱们的酒神在月票榜能够进入前五,那么,明天加更一章。万一书友们热情高涨月票多多,我们达到第四,就再加更一章。

    第是不想了,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也会继续加更。就看大家的投票力了。,小不贪心,我们距离第五只有二票而已。机会还是大大的。是吧。呵呵。所以”小相信,明天书友们至少也会让我更。没有月票也不要紧,大家别忘记在推荐票上顶一顶我们的酒神就,是了,小同样感谢。小小任务,也算月底爆一下。今天牙终于好点了,松了口气,貌似不用去拔牙了,明天努力码字。更新几章,就看大家的了。(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