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失传的五行法阵
    宫殿,是的,呈现在姬动眼前的,竟然是一片恢宏好大的宫殿式建筑。

    在先前石门的位置,在姬动那丙火火球的爆裂后的光芒照耀下,他脚下一条长达米的阶梯直通向下,而就在那阶梯下,是一篇完整的宫殿式建筑。

    围墙呈十边形,每一面围墙的颜色都不一样,都闪耀着特殊的光晕,似乎是用一些特殊的材质铸造而成,而他们的颜色正是分别对应着十系魔力的颜色,从身前的阶梯,一直通向围墙外围的正门处,正门开启的那面围墙,是黄色的戍土系。围墙内,是一圈巨大的建筑,看上去呈现为十座宫殿,每一座的占地面积都要过五平方米,十座宫殿围成一圈,彼此之间都有十米左右的空隙,对应外面的十边形围墙,而在他们围拢的内部,是一个巨型圆台。

    这是一共环叠加的圆台,就像是皇宫内专门用来祭天的祭台,祭台和宫殿外围的围墙一样,也是十边形,要经过层平台的台阶才能到达顶端平台之上。能够看到,顶端平台的地面上,对应是个方位,分别雕刻着十系图腾的图案,不再是镂空,而是刻入,尽管距离很远,但姬动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些图案的精美,工艺甚至还要过先前的十门。

    姬动腾身而起,向下方宫殿快奔去,尽管眼前这气象巍峨的宫殿带给他大的震撼,但他也同时能够感觉到,这宫殿之中却没有一丝能量波动。很明显,他能够进入石门,能够来到这里,就是因为先前混沌之火诞生的那一瞬间,已经将整座地宫内蕴含的魔力全部抽空。不论这些魔力是如何留在这里的,此时,没有了魔力的支持,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它的存在。

    奔下台阶,真正进入到地宫之中,他才更能感受到这地宫的宏伟,人在其中,自然而然会诞生出一种自我渺小的感觉。从两座宫殿的缝隙内走入,没等姬动登上那中央的圆形平台。突然间,砰地一声响,一道碧光从不远处亮起。

    “姚谦书,是你么?”姬动朗声喝道。此时,空中的丙火光芒已经淡化,黑暗又将到来,姬动手上丙火点燃,照亮四周。

    “姬动,你也进来了。”摇钱树的声音中明显充斥着喘息,似乎为疲倦了似的。

    姬动腾身而起,按照先前记忆中的方向绕着圆形祭台来到甲木宫殿。果然,只见姚谦书跌坐在宫殿门口,背后殿门敞开。

    此时这位甲木圣徒脸色甚是苍白,身上的衣服也有多处破损,神色间还带着几分诧异。

    “刚才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一切都变了?”姚谦书疑惑的说道。

    姬动皱眉道:“这要问你才对。你被那绿光吸走之后,生了什么?”

    姚谦书道:“刚才我只觉得自己仿佛穿越了什么似的,就来到了那座宫殿之中,紧接着,一道绿光凝聚成与我一模一样的形体,直接就像我动了攻击。那似乎是完全由致甲木魔力凝聚的人形拥着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能力,甚至连魔力多少也不差分毫。攻击魔技也与我相同。我正疲于招架之中,突然,我感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大吸力袭来,那致甲木魔力凝聚的对手就消失了。连原本充斥着庞大魔力的宫殿似乎也被抽空了似的。一切都化为一片漆黑。”

    姬动看向漆黑的宫殿内部,“宫殿里有什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弄清楚没有?”

    姚谦书有些激动的道:“姬动,这次我们是来对地方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代圣徒曾经修炼过的地方。虽然我想不出这里是如何建造出来的,但是,在这里有着失传已久的五行法阵。宫殿内,不论是地面还是墙壁之上,都雕刻着甲木法阵,这里经过万年都没有任何变化,还有新鲜空气,以及魔力留存。甚至我们之前听到的声音,应该都是来自于五行法阵凝聚的魔力。这所有的一切,只能用鬼斧神工四个字来形容,经过万年,失传的东西实在多了。”

    “五行法阵?那是什么?”姬动惊讶得问道。

    姚谦书站起身,此时他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几分,向姬动招招手,道:“你随我来。”说着,他转身向甲木宫殿内走去。

    姬动点燃着丙火跟着他一起进入宫殿之中,在丙火的照耀下,隐约能够看清宫殿内部的情形。

    在这巨大的宫殿之中,四面都没有窗户,殿内一共有九根巨大的石柱支撑,不论是殿顶,地面,还是四周墙壁和那九根珠之上,都铭刻着不同的图案,每一个图案都不相同,绝大部分以形态各异的青龙为主,还有许多姬动叫不上名字的碧绿植物。尽管没有魔力存在,但当姬动仔细的观看这些雕刻时,还是能够从中感受到为深邃的气息,每一个图案上,都像是存在着玄奥至理。

    仔细观察能够现,这里的图案一共有九种,分别是九种形态的青龙围绕着九种树木的样,每一种,都有完全不同的感觉。

    姚谦书的目光已经完全被吸引在这些图案之上,喃喃的道:“阴阳五行法阵,乃是我们阴阳五行魔师在上古时的基础,在上古时候的阴阳五行魔师,修炼要比我们现在快得多。就是因为有着阴阳五行法阵的存在。每一系都有所属的九种基础法阵,每领悟一种,就能令魔师得到一种强大的能力,如果凭借魔力刻画好这上古法阵,在其中修炼,就可以借用天地精华融入自身,令修炼大幅增加。如果能够领悟全部九座法阵,哪怕是不修炼,天地元气也能自行令其拥有六关级别的魔力。”

    “竟然如此神奇。”姬动惊讶得说道。

    姚谦书道:“这里是专属我甲木系的地方,你当然看不出多的东西。但是,如果是你的火属性法阵,你也会像我现在这样,心中充满明悟的感受。我们都已经很有基础,又是天干圣徒的传承者。这阴阳五行法阵对我们来说实在重要了。姬动,你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制作魔技卷轴了么?就是因为阴阳五行法阵的失传。这阴阳五行法阵,乃是制作魔技卷轴的根本所在。只需要在魔兽晶核粉末涂抹后的纸张上刻画法阵,然后将自己的魔技烙印进去,就能制造出墨迹卷轴。这个方法很多年长魔师都知道,只是因为阴阳五行法阵的失传,没有人能做到而已。姬动,这次我们达了,还有什么比这阴阳五行法阵更加珍贵的宝藏呢?”

    猛然回过身,姚谦书一把抓住姬动的肩膀,“兄弟,这次我们可是立大功了。要是我们这一代圣徒都能够会自己本属性的法阵,说不定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够拥有像一代圣徒那样的强大修为啊!”

    姬动道:“姚谦书,我现在不得不破你冷水。不论这五行法阵有多好,我认为,我们都应该先找到出去的方法才行。否则,被困死在这里,就算你现在是九冠实力又有什么意义呢?”

    姚谦书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姬动皱眉道:“你笑什么?”

    姚谦书道:“兄弟,你怎么还没明白。这座地宫之中所拥有的魔力,都是来源于阴阳五行法阵,所有的建造也是因此而成。地宫内之前我们遇到所拥有的能量,都是阴阳五行法阵自行吸收的结果。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下被抽空了,但是,我可以肯定,只要我们能够领悟本属性的九**阵,哪怕只是领悟一个,也能离开这里了。我翻阅过天机那里的资料,在十系的五行法阵之中,每一系都有一种自己本系所属的法阵,名为传送法阵。只要在两个点进行传送法阵的设立,就可以相互进行传送。不过,这传送的距离根据魔师魔力的强弱而定。一般来说,一冠魔师是一米,每提升一冠,这传送距离就能够有所提升。我可以肯定,只要我们找到那个是传送法阵,肯定能够从这里传送出去,我们的先辈一代魔师并定会在外有所设置的。我们总不能没进来一次,就穿越一次迷雾沼泽去找万年迷心树吧。以你我现在的魔力,通过传送法阵,多了不敢说,万米距离不在话下。离开这里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听了姚谦书的话,姬动不禁心中暗道,这次选择和姚谦书一起出来看样是很正确的,别的不说,至少自己能够从他身上到不少东西。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你带的干粮够我们吃一个月,省着点的话还以更多一些。

    我们节省时间,先找到出再说。”

    姚谦书点了点头,郑重的道:“姬动,不论如何,就算是死记硬背,也一定要将本属性的法阵都记住。你是双属性,要记忆的东西比我更多。这些法阵,都是我们远古时候的先辈呕心沥血以大智慧所创,分毫都不能错误。否则就无法产生法阵效果。”

    姬动道:“我明白。我们现在就分头开始吧,把你的食物和饮水分我一半。谁先记忆完毕,就在这祭台顶上等待。哦,对了,如果我不在,你照明会不会有问题?”

    “不会的,放心吧。我只需要将致甲木魔力注入到这些法阵之中,他们就会自行亮起,不用特意去照明。”

    姚谦书的心此时完全放在了面前的甲木法阵上,也不啰嗦,快分出一半食物和饮水让姬动收入到朱雀手镯之中,姬动退出甲木宫殿,姚谦书关上殿门,在兴奋和紧迫的心情下,开始参悟去了。

    姬动也没有耽误时间,快来到代表着丙火的宫殿前,不论姚谦书说的有多么神奇,只有自己真正去领悟,才能体会到是否真的像他说的那样。

    这宫殿不知道是用什么木石建造而成的,经过万年,竟然没有丝毫**,不过,正像姚谦书所说的那样,这也可能是因为五行法阵的存在,保护了这里的建筑。

    推门而入,没有任何生涩的感觉,厚重的大门问问敞开,红色的丙火从姬动身体每一处亮起,顿时照亮前方。

    踏入其中,姬动缓缓走入宫殿内,只是在这一刹那的功夫,他的目光就凝固在正面墙壁上的一幅雕刻图案之上。

    那是一种心神被完全吸引的感觉,他的视线就像是被磁铁牢牢地吸附着,下意识的一步步向那图案走去。

    那是一幅以朱雀为主体的图案,在姬动身上的丙火照耀下,墙壁上的浮雕显现出晶红的色泽,明润有光,甚是奇异。图案中,朱雀展开双翼,做振翅高飞状,一道道奇异的魔纹从他身上散出来,围绕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圆形的完整图案,那每一个魔纹,似乎都有着特殊的生命力,宛如火焰一般跳动,不是在浮雕中跳动,而是在姬动心中跳动。这一瞬间的感觉,仿佛姬动自己已经变成了朱雀,体内的魔力也自行经过阴阳漩涡转换,完全变成了致丙火。红色的丙火化为金色,令整座大殿变得更加明亮。

    似乎是受到了姬动那丙午元阳圣火的影响,那幅图案就在姬动的注视下亮了起来,丙午元阳圣火如丝如缕般被那图案吸引而去,振翅高飞的朱雀顿时变成了金红色,此时此刻,姬动整个人已经完全进入到一种特殊的状态之中,就连体内的魔力波动,似乎也循着一种特殊的轨迹在震颤着。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先前姚谦书会那样激动了,这确实是一种为神奇的图案,除了体内那一丝混沌之火以外,姬动这个人仿佛都进入到这种特殊的状态之中,皮肤表面,明润的乳白色光泽缓缓浮现,朱雀内甲在未经催动的情况下若隐若现。

    近少牙疼,长智齿,咬牙码字了,不舍得拔,听说跟上刑场似的,杯具~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