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魔鬼?魔王?
    就在姬动如同贴地流星冲来的时刻,那名庚金系冠魔师做出了最正确得选择,显然,他的实战经验相当丰富。k姬动虽快,但也快不过人家举手之劳。

    但是,明阳

    眼看那白色魔力凝聚的金属尖锥刺中姬动胸前,突然间,那名庚金系魔师惊恐的现,自己出的魔力像是没有任何阻力似地,姬动得身体奇异的扭曲了一下,从未见过得金色火焰几乎在一瞬间就将他出的金属尖锥覆盖,在别人眼中,那金属尖锥确实是刺中了姬动得胸口,但在与姬动身体接触的同时它就开始融化,当姬动得手抓住那名冠魔师得脖时,那金属尖锥已经消失不见。猎作为姬动继承火焰君王除必杀技艳阳锥以外的第四个技能,是那么容易抵()挡的么?

    庚金系冠魔师相当健壮的身体被高举过头,与此同时,至少有名魔师得攻击已经接近到了姬动得身体。

    一声冰冷至点的怒哼响起,轰然巨响之中,姬动手中的庚金系魔师已经化为了一团金色火焰,正好迎上了一名两冠魔师得攻击,那尸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金色火球,硬生生得撞了上去。

    根本不需要去看,两冠级别的修为被丙午元阳圣火沾染上怎么可能抵抗。与此同时,姬动没有闪避,猛然回神,不理侧面另一名壬水系两冠魔师得攻击,踏步,前冲,挥拳,烈阳噬似乎将他身上的丙午元阳圣火瞬间抽空一般,致刚猛的一拳直奔对手轰击而去。

    如果说此时姬动给人的感觉是什么,那惟有两个字能形容,那就是狂野。

    姬动得动作实在快了,以至于云天机刚从先前他所在得位置冲过来,想要援助他也不可能做到。可是在云天机眼中,那全身绽放着金色火焰,背后人性君王金色虚影闪耀得姬动根本就不需要帮助。

    另一名冠魔师是戍土系,在中土帝国之中,什么地方也少不了土系魔师。这名冠戍土系魔师很明显对姬动充满了恐惧。在他身上,覆盖着一层厚达半尺得岩石盔甲,显然是一个特殊的魔技。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在出手的时候本身就晚了一步。

    轰……

    烈阳噬与对方岩石盔甲包裹的拳头硬生生碰撞在一起,与此同时,旁边那名两冠壬水系魔师的攻击也落在了姬动身上。

    黑色魔力落在姬动身上竟然瞬间消失,甚至连姬动的身体都没有撼动一下,而正面的冠戍土系魔师只觉得一股无与伦比的爆力在自己面前绽放。

    轰然巨响之中,他拳头上得岩石铠甲已经爆裂,于此同时,浓烈的金色火焰瞬间席卷全身,致阳火带来的高热不禁令他惨哼出声,但又偏偏被一股奇异的吸力牵扯着身体,根本无法后退半分。

    “石头就不能燃烧了么?”姬动脸上那冰冷的笑容与他那暴戾霸道的攻击方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肩膀也已经在这个时候重重的撞在了对手身上。这是他来到石爵府邸之后,第一个人能够让他用出魔技得人。

    丙午元阳圣火,烈阳噬与烈阳崩叠加爆,所带来的效果,就是四分五裂。

    四散飞溅得金色火焰将其他几名两冠魔师全部挡住,那名先前攻击姬动得壬水系魔师更是被丙午元阳圣火沾染,惨叫中满地翻滚,以他那两冠级别的壬水魔力想要对抗姬动得致阳火又怎么可能。

    须弥之间,两死两重伤,死得正是对手之中最强的两名冠魔师。全部七名魔师就已经去了一半多。这是怎样的霸气。

    “魔鬼,你,你是魔鬼……”石大磊嗓音已经变得尖如女人,一边脸色苍白的向后跌退,一边失声怒叫。

    此时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那些爵府得仆人,壮丁,奴婢们更是蜂拥逃窜。除了石大磊以外,还有两名两冠魔师,可此时得他们,却似乎连逃跑的力量都没有了。

    两团最简单的金色火球找上了他们,又是两个火人出现在这正院之中。别说是级别比姬动低得,就算是级别与她一样的对手也很难在致双火面前抵抗。

    “你父亲和弟弟呢?”闪身之间,明阳猎抓住的第四个人就是石大磊,不过这一次姬动并没有让火焰蔓延到他身上,只是凭空抓住了他,在丙午元阳圣火得属性压制下,石大磊根本施展不出任何魔技。

    “呜呜……”石大磊被姬动掐着脖,脸已经从苍白变成了紫红,根本说不出话来。

    随手将他掷在地上,姬动冷冷的道:“说,石爵和石小磊在什么地方,说出来我不杀你。”

    “我,我说……”石大磊得骨气比姬动想象的还要少,根本没做任何挣扎,“父亲带着弟弟去求医了,应该快回来了。”

    “求医?难道断肢还能接好?”姬动疑惑的问道。

    石大磊道:“弟弟下面是不行了,不过手筋,脚筋应该还是可以的。父亲带他去找城里的一位著名的木系治疗师。那位治疗师只要有钱,就给看病。”

    姬动点了点头,看向云天机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总会回来的。他交给你处置。”一边说着,姬动脚尖一挑,将石大磊送到云天机面前。

    石大磊顿时哀嚎道:“你,你说过不杀我得。”

    姬动淡淡的道:“我只说过我不杀你,至于他杀不杀你,你就要问他了。”一边说着,姬动旁若无人的走到旁边盘膝坐下,丙午元阳圣火收回,通过修炼恢复着先前消耗的魔力。晶核总是有限的,能省则省。

    当石大磊看到云天机那双血红色得眼睛时,他就知道自己玩了。

    惨叫声彷佛能够传遍整座天机城,当姬动结束修炼睁开眼睛的时候,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云天机眼中的血色已经褪去,他的目光又恢复了预测时那种清明深邃,就在他身前,石大磊看上去已经不再像一个人。云天机没有杀他,甚至用壬水系魔力为他简单的治疗了一个伤口。但是,石大磊得四肢却已经都与身体分离,就像云天机所说的那样,死亡,永远不是最可怕的。

    看到姬动从修炼中回醒过来,云天机向他点了点头,“谢谢你。我已经想清楚了。杀再多得人,我姐姐也活不过来。石爵是一切的罪魁祸,杀了他,再断去石小磊四肢,我的仇就算报了。”

    姬动向他点了点头,“好。”

    云天机淡淡的道:“你是一个奇怪的冠魔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魔技还能像你这样使用,也是第一次看到你出的这种金色火焰。那些人叫你是魔鬼,我认为不对,应该称之为魔王才对,你刚才背后出现的那个王者虚影,似乎不属于任何魔系。专门吞噬那些畜生的魔王。”

    “魔王?”姬动淡然一笑,“我喜欢这个称呼。如果你愿意,以后可以这样叫我。”

    他是火焰君王与暗炎魔王的继承人,魔王这两个人,完全可以代表两大君王得传承,还有那属于王者的傲岸。

    云天机得眼神似乎变得更加深邃了,“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像你这样的魔王多一些该多好。”

    姬动道:“你对这个世界很不满么?五行大陆出于几乎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你不能因为自己身上生得事就仇恨整个世界。”

    云天机冷笑一声:“没有战争就一定是十盛六世开么?没有战争的洗礼,贵族的剥削要比战争洗礼更加凶恶。你所看到的,只是表面。这社会的阴暗面,你又能看到多少?石爵在贵族中不过是沧海一粟。他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爵而已。你见过那些有封地得大贵族封地之内是什么情况么?有些地方,女人在嫁人时,初夜权都必须要交给贵族老爷。跟奴隶没什么两样。”

    姬动皱眉道:“各国政丨府不管么?”

    “管?怎么管?”云天机笑了,“支撑大陆五大帝国的就是贵族。贵族阶层乃是每个帝国的根本。除非你能将所有五大帝国推翻。否则,贵族阶层就是不可动摇的。贵族利益盘根错节,牵一而动全局。”

    姬动道:“你似乎很了解大陆的局势?”

    云天机得眼神黯淡了几分:“这是每一名候选天机的必修课。每周我都要有两天些这些。也有几年了,又怎么可能不了解。教导我们的老师给我们看的,都是这个社会最阴暗的东西。我只说一个数据,你就能明白现在的贵族阶层到了什么程。每年因为暴乱而死去的平民,五大帝国加起来,过一万。平民是很容易满足的,哪怕是有一口吃的,哪怕没有逼迫到致,他们会暴乱么?”

    看着云天机眼中闪耀的光彩,姬动道:“如果你指望说动我去造反起义,恐怕你要失望了,我没有统一天下改变世界的志向,最多只想做一个快意恩仇的魔王而已。我喜欢享受生活,而不是被束缚。”

    云天机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他虽然年纪看上去和姬动差不多,可此时看上去,却丝毫不像是只有十几岁的样。

    “快意恩仇也不错。既然你只愿做个魔王,那就做个大魔王吧。天下恶人虽然杀不尽,但杀一个总会少一个。当你的威名能够震慑天下之时,敢于作恶的贵族至少会少一些。”

    姬动失笑道:“你认为我有这样的能力么?我只是一名冠魔师而已。”

    云天机很认真的道:“我认为你可以,一定可以。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一直跟着你身边见证这一切。”

    正在这时,突然之间,姬动得目光略微收缩了一下,朝着前院与正院相连的大门看去。

    云天机骤然回,只见一行二十余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谁敢到我府邸闹事?”为一人,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身材不算高,但却为健壮,肩宽背阔,倒是相貌堂堂,一身华服衬托出逼人的贵气,只不过此时一脸的怒意。

    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石爵了。在他背后,跟着两名气沉凝的中年人,再后面就是爵府得仆人,其中四人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一个人,看不清样。

    在这些人之中,除了石爵以外,最吸引姬动注意的,是走在石爵身边一名身穿青衣的青年。这个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所有人进入院看到地上的血腥和尸体,都是脸色大变。唯有他,却依旧是一脸淡漠之色,似乎这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地。

    被姬动杀了的人,都已经化为了灰烬,就连那几个沾染上丙午元阳圣火的人也不例外。当石爵一眼看到躺在地上只剩下一口的大儿石大磊那样时,眼睛顿时变得一片通红,怒吼一声,“混蛋”。直奔云天机得方向冲了过来。

    与石爵一起动的,还有他背后那两名中年人,这两个人看上去气息都十分阴沉,几乎与石爵一起释放出了各自的阳冕。

    石爵是戍土系,那两名中年人竟然都是丙火系,也同为冠,一个是十六级,另一个达到十八级。再加上阳冕达到四冠四十四级的戍土宗师石爵,个人一同冲出,气势为惊人。

    姬动一闪身,已经来到了云天机身前,“你退后。”

    面对一名四冠,两名冠的个敌人,他丝毫没有惧怕之意,金色的致阳火再次升腾而起。当看到这金色火焰的时候,那神情淡然的青衣青年目光中这才流露出惊讶之色,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着什么。

    也就在姬动得丙午元阳圣火升腾的同时,跟随在石爵身后那两名中年人身上绽放的丙火顿时黯淡了一倍之多,丙午元阳圣火的属性压制出现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