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飞翔吧!朱雀双翼
    致双火球对上丙火天士得熔岩火球,同样是充满爆力得火属性,那恐怖的爆炸力一旦展现出来,就充满了燃烧一切得气质。k

    强烈的火元素爆裂,令周围直径十米之内得所有植物同时燃烧起来,沾染上熔岩火球中蕴含的丙火还能燃烧一会,可要是被鸡冻那致双火球中得致双火沾染,立刻就会化为灰烬,这就是属性上得强势。

    从实力上来看,鸡冻毫无疑问是出于下风的。但在这一刻得碰撞,她却并没有吃大的亏。阴阳双属性组合技,朱雀内甲,日月双辉手套再加上致双火。这众多元素配合在一起,鸡冻这一击得威力至少也能够相当于五冠魔师。黄黎明虽然实力强大,但他毕竟先后两次后退,所释放出得熔岩火球能量已经有所飞散,再动时又是事先引爆,使得威力有所下降。这样一来,虽然黄黎明依旧占据了上风,但想要真正伤到鸡冻却是不可能的。

    再双方魔技碰撞的一瞬间,鸡冻背后双翼骤然合拢,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内,强大的冲击力顿时令他的身体再次上冲五米。

    不好。”黄黎明脸色大变,他也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鸡冻没有继续贴地攻击,并不是没有这样的能力,而是他根本就没打算再继续这样动,他是要逃走。

    在这种时候,天士级强者就展现出了她应有的实力,黄黎明第一时间做出了为针对的反应,赤红色的光芒在他背后裂开,一头火红色得巨狮从那裂缝中蹿了出来,黄黎明飞身跃起,那巨狮也跟随在她身后同时跃起,黄黎明这一跃,直接就蹿升到了接近鸡冻得十五米高。

    此时,鸡冻已经舒展开双翼,猛烈地向下拍动,再没有练习过飞行的他只能尽可能再空中掌握自己的身体平衡。幸好。朱雀内甲带给他得双翼实在是大了,双翼张开,自行产生出飞行的作用。空气中的火元素宛如海纳川一般汇聚而来,承托着她得身体再次向上攀升。几乎与黄黎明得腾跃是同一动作。两人之间得距离再次拉开。

    但是,就在黄黎明上升势头快要停止的时候,那头火红色得巨狮已经飞腾道了他脚下,抬起头,巨狮猛然出一声怒吼,一股强烈得丙火魔力瞬间爆,推动者黄黎明得身体宛如炮弹一般朝着鸡冻得方向撞来,之快,已经过了还不怎么会使用朱雀内甲得鸡冻。转瞬之间就追到了她背后。

    赤红色的火焰化为液体状遍布黄黎明全身,凝聚成一层特殊得甲胄,黄黎明右手抬起,整个人得神色都变得为凝重。她只有这一击得机会,如果这一击不能将鸡冻打下来,那么他与带来的人都无法飞行,自然就不可能追到鸡冻了。

    右手虚空抓出,黄黎明整个人身上都爆出一股无与伦比得强势气息,更为可怕的是,那巨狮怒吼中爆出得丙火魔力竟然自行依附到他这一爪之上,一直直径过米的丙火巨爪直奔鸡冻得身体抓来。半空之中,至少直径五十米范围内得空气在这火焰之爪出现的瞬间就全部呈现出水波般荡漾。空气中的魔力元素全部扭曲,鸡冻只觉得自己身体一滞,朱雀双翼拍打中,身体上升却急剧降低。眼看着那火红色得巨爪已经到了身前。

    完了,这是鸡冻心中唯一的想法。此时,就算他想要引动火焰君王必杀技艳阳锥也已经来不及。禁,,千,艳阳锥得威力虽然巨大,但以他现在的实力却需要充分的蓄力时间。身在空中,他有如何蓄力呢?先前没有使用这必杀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这个必杀技会抽空她全部的力量,敌人不止一个,看上去强大的技能再眼前却并不实用。

    就在这个时候,熟悉的感觉出现了,那曾经在地灵山脉中出现的情景再现,鸡冻全身魔力瞬间变成了黑色的丁巳冥阴灵火。五米高得暗炎魔王身影悄无声息得出现在她背后。

    只是一步,就越过了鸡冻得身体,挡在他面前。傲岸无边得君王意志瞬间展现,一拳轰出,正中那火焰之爪中心处。

    但是,对手不一样,这被引动而出得暗炎魔王所能达到的效果也出现了差距。上一次,那名冠丙火魔师直接被暗炎魔王秒杀。但这一次,那凝聚了六冠丙火天士得火焰之爪虽然被暗炎魔王硬生生得轰出一个大洞,但暗炎魔王得身影也已悄然消失。

    丁巳冥阴灵火确实霸道,它的腐蚀性和附着力哪怕是面对同为火焰的对方也能产生效果。眼看着那火焰巨爪中央被轰出大洞后,黑色的火焰还不断在那大洞边缘剧烈的燃烧着,吞噬者火焰之爪得丙火元素。

    烈阳噬,烈阳崩,烈阳轰,烈阳连击位一体全力轰出,迎向那残存的火焰之爪。

    暗炎魔王得出现,令鸡冻握在手中的一块晶核瞬间破碎,但现在得她毕竟有着朱雀内甲得支持,本身实力也达到了冠,所以并没有因为暗炎魔王幻影出现而被彻底抽空。凝聚剩余不多得魔力,爆出了这强势的连击。

    金色火焰,再空中犹如道巨浪一般叠加在一起,当它们与那火焰之爪碰撞在一起时,火焰之爪上附着的丁巳冥阴灵火顿时与烈阳连击中得丙午元阳圣火产生出了变异效果。组合技得爆炸力再次展现。整个空中升腾起一道巨大得火焰龙卷。

    轰

    黄黎明得身体终究还是被这股能量阻挡,与他那头火焰巨狮一同向下罗去,而鸡冻得身体也已经在爆炸中再次升腾,背后双翼展开,在那不断地用力拍大众,斜斜歪歪得朝空中飞去。尽管这是他第一次飞翔,但那种破开大地束缚得感觉还是令鸡冻有种自由翱翔的畅快。飞翔吧!朱雀双翼。

    脚踏实地,黄黎明得脸色变得为难看,他一个天士级强者让一名不过冠得双系火属性魔师从手中逃逸,这在别人看来绝对是个笑柄。

    正在这时,突然间,黄黎明挥手一抓,接住了一个从空中掉落的东西。

    摊开手掌向抓住的东西看去,黄黎明突然脸色剧变,整个人得身体似乎都颤抖了一下,眼中闪现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失声道:“不,这不可能。”

    在他掌心之中,是一块白玉牌,上面还带着一些灰烬,像是原本悬挂它得绳被烧毁所知

    白玉牌正面篆刻着鸡冻两个字,而黄黎明得目光却落在白玉牌边缘的装饰雕刻上,左右两侧各是一只栩栩如生的狮图案。

    他飞快掉转玉牌看向另一面,之间另一面赫然是一个狮头图案。

    黄黎明握住白玉牌得手剧烈的颤抖起来,猛的握紧手掌,再次抬头看向鸡冻离开的方向时,他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愤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为复杂的光芒。

    “总长大人,我们追不追?”四名银甲禁卫也因为先前那一幕大为吃惊。他们更加想不到再这种合围的情况下还会被鸡冻逃脱。而从鸡冻与黄黎明得战斗情况来看,那个十几岁得少年竟然像是并没有落在下风。这是一个冠级别魔师所能达到的?在他们心中,原本就十分神秘的阴阳堂不禁加了一个更字。

    黄黎明得神色稳定下来,冷冷的扫了一眼四名同伴,“追什么追。你们会飞么?立刻回去禀报,想要追上这个小只有请几位供奉大人出手了。就怕时间来不及。”

    “是。”

    望着鸡冻消失的方向,黄黎明眼中再次流露出先前得不可思议,手中的白玉牌更加仅仅攥住。

    东木帝国,东海海滨。

    东海,对于光明五行大陆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危险地所在,虽然这片海域并不算过辽阔,天气晴朗的时候甚至能隐约看到远方的黑暗五行大陆上得一丝影。但是,就在这片海域之中,不但随时都有飓风在海面上肆虐,更有着无数高等级海魔兽游弋。曾经尝试渡海得强者,无不成为了海魔兽空中食物。不过,也正是这片恐怖的死亡海域,才将光明与黑暗两块大陆隔绝开来,维持着两块大陆各自的和平。

    在距离东海海滨只有不足米得地方,有一间单独的小屋,木制的,门前有一个小院,或许因为海滨是盐碱地得缘故,院内并没有种植任何东西。一切都显得很冷清,但在这随时能够聆听大海声音得地方,却也别有几分味道。

    此时,就在这小屋门前站着一个人,蓝色宫装长裙在海风的吹拂下竟然纹丝不动,手中拐杖支撑在地上,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正是天干院副院长,拥有丁火系专属称号的乙阴昭融。

    “我不是说过,不要随便来找我么?昭融,你一个月内已经来了第二次,难道真的让我赶你走么?”温和得毫无人间烟火气息得声音从那简单的木屋中传出,这声音听在耳中,会给人一种为湿润的感觉。

    阴昭融微微一笑,“大哥,我也不想来。但这次却是不得不来。我们打个赌如何?如果我将事情说出来你不自行走出你得木屋,就算我输了。以后我也再不来打扰你。反之,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木屋中温和得声音失笑道:“昭融,你还是原来的那个样,从不肯吃亏。不过,虽然你这赌约并不公平,但我还是愿意听听,你能说出什么事让我自行走出这间木屋。我已经十年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步了。”

    阴昭融眼中流露出意思狡黠的光芒,此时的她,神色间竟然像是一位少女般跳脱,“阴阳双属性火系魔师,大哥,你见过么?”

    “哦?”温和得声音略微带着几分诧异,“难道你们天干院实验成功了?”

    阴昭融道:“不,不是天干院得实验。而是招收了一名来自咱们南火帝国的员。他的名字叫鸡冻。现在算是你得再传弟了。”

    温和得声音道:“祝融那小又收徒弟了?他自己的天分虽然不足以冲破最后壁障,不过在收徒弟方面还是值得肯定的。弗瑞那小很不错,不出十年,就有可能冲击九冠专属称号。不过,昭融,阴阳双属性火焰虽然罕见,但还不足以让我离开木屋。再这里坐了十年,每天聆听着海浪的声音,我得心之稳固是你所无法了解的境界。”

    阴昭融微微一笑,“大哥,我的话还没说完。如果,你这个再传弟本身的阴阳双火乃是致双火呢?”

    “致双火?这怎么可能?”温和得声音终于出现了一丝真正的情绪波动。

    阴昭融道:“大哥,能到我还会说谎言骗你不成?丙午元阳圣火加丁巳冥阴灵火。致双火。单体的致双火能让你想到什么?致双火组合技。一个人来完成的契合无疑是最高的。”

    木屋中得生意你消失了,周围又再次只有海浪的声音,阴昭融静静地站在院门口,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浓郁了。

    良久,一声叹息从木屋中传出,“昭融,我的心确实被你打动了。等到这个孩修为达到六冠之后,带她来见我吧。你和祝融这是找到了火系未来的希望。”

    阴昭融道:“大哥,你还不肯走出来么?”

    温和得声音道:“致双火需要强大的魔力作为后盾,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个孩的修为应该不高。否则得话,她根本不需要拜祝融为师了。”

    阴昭融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浓郁,道:“大哥,你猜的确实很对,这孩今年十五岁,才刚刚突破冠。就连混沌之火,也只是有着一点点雏形而已。还算不上强大。最多就是再得到朱雀的认可,为他铸就了一身朱雀内甲。”

    “混沌之火?混沌雏形?”咯吱声中,那十年来未曾开启得屋门终于敞开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