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调酒与挑战
    单手稳定的接住调酒壶,姬动的目光却完全凝聚在烈焰身上没有去看调酒壶,他的右手就那么自然的摇动起来

    此时的他,和以前调酒不一样,以前调酒的时候,他心中舍酒之外再无他物,而他此时不论是眼中还是心中,却都只有烈焰而已。:摇动调酒壶的右手,完全是凭借本能在调制。可也就是在这种时候,他内心的情感却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

    透明的水晶调酒壶中,酒液渐渐混合为鲜红的颜色,瑰丽的色泽伴随着调酒壶在空中的舞动带起一道道炫丽的曲线口弗瑞看到姬动在调酒,也不禁将目光投了过来,当他现姬动调酒只用了一只手时,他不禁有些失望。但是,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凝固了,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这样也行?”

    红色的酒液在半空之中渐渐凝聚成型,虽然只有一只手,但姬动的动作却变得越来越快,周围众人能够看到的只有那跳动的调酒壶带起的晶莹红色,却再看不到姬动的手臂。

    突然,姬动的目光亮了起来,他手上的动作也骤然加快了一倍,那晶莹的红色在半空之中竟然凝聚成型,不再是以往的阳形态,这一次,那晶莹的红竟然在空中凝聚成了一颗红色的心,在琉璃宫灯的照耀下,那颗红心就在姬动头顶上方不断的重复着收缩,扩张的过程,就像是心脏在跳动一般。

    砰砰,砰砰,砰砰。心脏跳动的声音真的出现了,伴随着红心每一次闪烁,每一次收缩和扩张,有力的心脏跳动声在舞会上响起。舞池中正在舞蹈着的人们不禁都将目光落在了姬动头顶。蓝宝儿更是已经用双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她心中惟有一个,念头,如果此时这颗红心是因我而跳动,那该有多好。

    不过,也唯有蓝宝儿和旁边的姬夜殇看到,那心脏跳动的声音,乃是姬动用脚尖轻点吧台底部的木板所产生的,可是,配上那询丽的红心闪耀,跳动,却是那样的和谐来就像姬动自己所说的那样,这是他从未调制过的一种酒,就连这调酒的手都是他临时想出来的。难和他曾经用过的弈射九日以及九天仙女下凡尘相比,远远不及。可它的意义却远大于技巧。

    烈焰的双眼已经变得如同月亮弯弯,满脸都是柔和的微笑,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握紧了姬动的手。

    就在这时,突然司,一道黄色的光芒悄然穿越,就在姬动头顶上方的红心处刺入,啪的一声脆响,那正在跳动的红心碎了,红色的酒液当头淋下,带着蓝宝儿凝聚的冰屑撒了姬动一头,一脸。

    金场众人都是一呆,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黄色光芒射来的方向,正能看到姬逸枫抬起的手缓缓落下。

    姬逸板原本英俊的面庞略微显得有些扭曲,眸光更是充满了嫉妒,怨愤等多种情绪。

    夜心离开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滞在那里,被姬动的调酒所吸引,眼看着那比夜心还要美不知道多少倍的烈焰,微笑的看着姬动,再想想自己和夜心之司的往事,他内心的嫉妒之火顿时升腾到无以复加的程。终于忍不住出手破坏了眼前的完美。

    那”道黄光,正是他所出。

    “混蛋。”弗瑞怒喝一声,一个箭步就朝着姬逸枫冲了上来。

    此时此刻,所有阴阳堂的弟们眼中无不流露出义境之色,哪怕是平时与姬逸枫交好的那些人也不例外。姬动调酒的手再他们眼中就像烈焰一样完美,眼看着这份完美被外力所破坏。他们又怎能不义愤填膺呢?更何况,姬动为烈焰调酒,本身就和姬逸拖没有任何关系。

    一面巨大的上墙凭空出现,骤然将姬逸拖和弗瑞隔开,姬逸板冰冷的声音响起“弗瑞,不要忘记,院不禁止挑战,却禁止私斗。你敢动我,不止你吃不了兜着走,就算是祝融董事也要跟你受过。我只不过是击破了一只调酒壶而已。”

    轰),那看上去厚达一米的上墙在雷帝弗瑞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轰然破碎”我管它什么校规,姬逸枫,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别以为你是中上帝国当今皇帝的孙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大不了我干掉你,再脱离天干院。”

    半空之中,恐怖的雷力疯狂凝聚,整个舞会中的琉璃宫灯都开始闪烁起来,尽管支撑它们的并不是电能,可收到雷元素魔力狂暴的影响,在场每个人身体都产生出麻刻的感觉。

    师兄,住手勺”就在这时,低沉而冰冷,宛如地狱一般的声音突然想起。

    弗瑞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雷属性六冠阳冕,却也在这声音之中暂停了自己的动作。他和姬逸板的目光,也同时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投去。

    鲜红色的酒液,令姬动看上去十分狼狈,他此时已经松开了烈焰的手,因为他不想自己身上的酒液流淌下去沾染到烈焰。

    如果说,上一刻,他的目光炽热如火,那么,此时的他,目光就犹如恒古玄冰般充斥着无尽寒意。

    ,…小姬动。”烈焰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姬动回过头,勉强向烈焰挤出一丝微笑。然后他毅然决然的转过身,大踏步的向姬逸拖这边走了过来。

    烈焰略微有些呆,今夜所生的一切她也完全没有想到,她想不到,自己的到来会令姬动那样姬动,更想不到在星空下与他那一舞会令自己的心跳在兴奋中加,也想不到姬动会以那样的手调制美酒。

    当姬动毅然决然转身走向姬逸枫的时候,烈焰现,自己似乎越来越控制不了他了。自从上次朱雀的事情后,姬动似乎就不再宛如弟般听话,可是,偏偏越是这样,她却越容易被姬动那份霸道的阳洲所感染。

    ,小师弟,你放心,我不会放过这家伙的。”雷帝眼中电光四射,看着他那墓人的目光,姬逸拖此时已经清醒过来,心中不禁阵阵懊悔。

    他怎么也想不到在雷帝眼中,他这个小师弟竟然如此重要。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后悔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师兄,这件事让我自己处理,

    吧。”姬动走到弗瑞面前,向他点了点头。

    弗瑞愣了一下,眼中的怒火渐渐淡化,因为他现,姬动眼中闪烁着的寒光,就连他也有些不寒而栗。心中暗道,小师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姬动转过身,看向姬逸枫,此时的姬逸拖因为先前承受雷帝的巨大压力,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阳冕。五冠,四颗半冕星,彰显着他五十九级戍土系大宗师的强悍实力,尽管与弗瑞的六十九级还是天差地远,但在整个阴阳堂的员中,他的实力也是除了弗瑞之外最强的一个)。

    抹掉脸上的酒液,姬动冷冷的道:“给我一个理由。”

    姬逸拖冷笑一声“需要理由么?看你不顺眼,这算不算是一个理由你以为你是谁?你有多少级?两冠还是冠?也敢雷帝的样?

    凭什么世间的好女都要跟你们师兄弟?夜心直到现在都不肯和我亲热,还不是因为她心中始终装着弗瑞?你又算什么东西,才不过刚刚加入阴阳堂,就能得到那样的美女清眯,凭什么?你告诉我,你凭什么?”

    姬动没有怒,只是向姬逸枫点了点头“我会告诉你我凭什么。”一边说着,他右手一甩,当略一声,带有特四十九号字样的令牌砸在地面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他斩钉截铁的说道“特四十九号,火系姬动,向你挑战。”

    “小师弟,不可。”弗瑞大急,他怎么也想不到姬动竟然会刚劲如斯。

    姬逸枫也有些愣住了,你要向我挑战?特四十九号挑战特二号?”

    弗瑞一把拉住姬动“小师弟,赶快收回你的令牌。这不是闹着玩的。他正找不到理由对付你呢。”

    姬动回头看向弗瑞,冷静的道:“师兄,我的实力是不行。可是,有人当着我的面侮辱我的爱人,如果我还不作出回应的话,那我岂不是和他一样,只能是一只特二的缩头乌龟?不要阻拦我,不然兄弟没的做。”

    “你说残是缩头乌龟?”姬逸枫的痛脚被踩,顿时气的全身都在抖。而事实上,在场每一个人心中都有杆秤。舞会开始时,面对弗瑞带来的压力,姬逸枫退缩了,将夜心让了出去。而此时,姬动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却以特四十九号的排名悍然向他这个特二号出挑战。简单的对比,已经可以令人明白许多事情。

    “好,好,好。”姬逸枫弯腰,拣起了姬动扔出的令牌,我接受你的挑战。按照阴阳堂内部挑战规则,双方排名相差十位以上,挑战方式,时间,地点由排名低者决定。”

    姬动冷冷的道:“挑战地点就在这里,挑战时间,现在,战斗方式,互相对攻,一人一次,被攻击时不能闪躲,只能防御,双方轮流进行,直到有一方倒下为止。”

    姬动充分向阴阳堂的众多员们展示了什么叫做简单,粗暴。

    他所提出的挑战方式,无疑是最为简单的。挑战更是现在即将进行。

    每个人都不禁为他捏了把汗。毕竟,双方在阴阳堂的排位相差四十七位啊!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姬动的实力能够达到什么程,但不论怎么说,他与眼前的姬逸枫相比,差距都是巨大的。而且他所选择的这种挑战方式,无疑是对姬逸枫有力。成土系最擅长的就是防守反击。上克水,次克火,更是压制得姬动不可能有半分机会。

    姬逸拖自己也取出一块令牌,与姬动的令牌一起递到弗瑞面前“弗瑞,你是阴阳堂席,这里没有老师,就请你来为我们见证这场挑战好了。”

    阴阳堂中,低位弟向高位弟进行挑战,就算是院董事也不能制止。这是持续了几年的规矩,弗瑞此时心中再急也没用。

    接过姬逸飘递来的令牌,弗瑞低声道:“如果你不想死,就不要伤到我的小师弟。否则的话……”雷帝身上散出那强大的压迫力,令姬逸拖先前有些歇斯底里的情绪彻底冷静下来。姬动的挑战对他来说胜之不武,如果真的伤到了姬动,恐怕眼前的雷帝也不会放过自己。

    姬动,你过来。”烈焰天转般的声音响起,姬动回头向她看去,略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了过去。

    来到烈焰面前,姬动眼中闪烁着毅然决然的目光“烈焰,不要劝阻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有人能侮辱你,就算是神也不行。”

    烈焰微微一笑,我说过要阻止你么?如果我真的不想让你继续这一战,也不会用言语的方式来劝阻,你听我说”一边说着,她俯下身体,在姬动耳边说着什么。

    听着她的话,姬动显示愣了一下,紧接着缓缓点头,眼中的寒意中多了点其他的东西。

    很快,烈焰的话说完了,没等姬动反应过来,轻声道:“知道么,…小姬动,你是第一个为了我而战斗的男人。我等你回来告诉我你刚、才调制那杯酒的名字。”

    姬动眼中的冰冷重新化为炽热,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他眼中的炽热更多了几分狂野的气息。回过身,昂阔步的走向姬逸枫。

    姬逸拖此时心中还有些犹豫,但挑战已经答应了,就要继续,弗瑞他是得罪不起的,圣邪战场上,关系到他的生命。向姬动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你先开始吧。”

    姬动的眼睛亮了,他的双手缓缓从身体两侧抬起,烈焰究竟对姬动说了什么?这一战,冠挑战五冠巅峰,又会怎样?姬动能够洗局耻辱向烈焰证明他拥有保护她的力量么?请阅下集。

    酒神第六集,终。

    第六集结束了,姬动的挑战将如何?他能否战胜对手戏耍耻辱。明天将会为大家揭示。希望姬动干死姬逸枫这个混蛋的,就用你们的投票力来告诉我吧。推荐票和月票。…小都能看得到。明天让书友们爽起来。(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