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章 拜师
    “听说相公昨晚,出大风头了呢一一一一一……

    本以为昨晚上的事情做得隐蔽,谁知道跑步回来,家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毕竟他当时那番动作瞒得过其他人,自然瞒不过旁边的苏家人与李频,被当成趣事嘲笑一番。早晨大概苏定等人过来说了,此时便也被苏檀儿提起来。

    “一次就给五两,姑爷大手笔哦。”拿着碗盛来米粥的时候,小婵笑嘻嘻地说了一句。一旁的娟儿回过头去,轻声跟杏儿道:“败家。”其实跟宁毅熟了,这也是打趣,话语声谁都能听到,宁毅没好气地举起调羹要打过去时,便笑着跑开了。

    “好了好了,相公以前又没怎么去过,少拿这事取笑了。”

    虽然五两银的确是一笔大钱,但对于宁毅昨晚的事情,苏檀儿倒也只是觉得有趣,此时并不介意的样,待到大家都坐定了,方才不经意地问起来:,“相公跟那元锦儿认识啊?”

    宁毅想想:“算不上很熟,不过我认识另一个。”

    小婵眼前一亮:“那个唱水调歌头的白衣服?早上定少爷过来的时候说她唱得好好呢,用了新唱法。本来还以为是姑爷的那套唱法,可是我唱了唱,定少爷又说不是的。”她说着笑起来,嗓里又哼唱几句,自得其乐的样:“有姑爷教的这个好听吗?”

    “人家可厉害了。”宁毅夹了一管酸豆角,摇了摇头笑起来”“小婵你是业余选手比不了。”

    “唔。”小婵抿了抿嘴,随后低头喝粥,杏儿在那边问出来:,“那她是谁啊?”

    “谈是哪位仰慕相公才的姑娘吧。”苏檀儿笑着。

    “叫做聂云竹,很厉害我以前救过她。”宁毅回答一句,随后一边喝粥一边说起聂云竹追着母鸡坠河的那个早上,从那笨拙的追杀母鸡到后来连他也被bo及,给扇了一个耳光,房间里的几人表情都怪怪的。

    “是那个……卖松hua蛋,然后跟顾燕桢也有些纠葛的聂云竹吧?”

    “顾燕桢…………啧……”宁毅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此时早餐时间也已经吃完了,又说了些有关聂云竹的琐碎的事情,苏檀儿偶尔看看宁毅,随后还是轻笑道:“相公说得这么厉害,若是有机会倒想见见这位云竹姑娘了……”

    “昨晚没什么人认识她,最好还是别外传。”

    “妾身知道的。”

    要说下去还有很多可说的,不过对苏檀儿而言,也已经到了要出门处理些事情的时候,暂时也只能压下一些想法望望一切如常的宁毅。这两天得事情已经越来越多,她上午带了婵儿娟儿杏儿出门,宁毅则打算去往书院旁边的院整理一下那小小的实验室。临近中午时分自院里出来,往书院方向绕过去时,却见两辆马车停在已经关闭了的书院门口,依然是康王府的马车周佩与周君武这对姐弟与几名护卫似乎刚刚敲了门发现没人朝这边过来护卫之中却有那陆阿贵的身影,惊喜地打了个招呼。

    “方才过来,想不到书院这边已经关门了,正准备转去苏府倒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了,真巧。”

    “呵这几日情况紧张,说不定什么时候便要关城门,于是昨天书院里开了个会,便暂时关闭了。”

    两人家暄几句,宁毅看看旁边的周佩与周君武,这才笑着问道:“陆兄过来,所为何事?呵……不会又是为了踢馆吧?”他望着那对姐弟打趣道。

    “岂敢。”陆阿贵连忙摇头,“我们走过来…………”

    “我和姐姐走过来拜师的!”陆阿贵话没说完,周君武已经插了进来,摆出非常诚恳的样,一旁的周佩却怔了怔,微微有些窘,她看看弟弟,又望望宁毅:“我……我还有问题要问的……”

    宁毅看着她,不由得笑了出来。陆阿贵在一旁略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大抵是知道宁毅xing格,想圆上几句。宁毅想想,望向那周佩:,“听说你算术很好?”

    周佩看着他,眨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方才轻哼一句:“嗯。”

    “问你几个最简单的问题,你答出来了,就可以问我问题,如何?”

    “…………好。”周佩迟疑片刻方才点头,随后转身”“我去拿纸笔。”

    “不用拿了,真是最简单的。”宁毅笑起来,待到周佩疑huo地转过了身,方才伸出一根手指,“告诉我这是几?”

    小姑娘望望手指,又望望宁毅,再望望手指、宁毅,目光转了两次,皱起眉头,心中应该是在思考宁毅诡辩和耍诈的方法。过得好一眸,才终于谨慎地开口:“陈夫曾经说过,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若要将这些基本事物混淆的,皆是诡辩……”

    这话说得缓慢,大义凛然的模样,她在看着宁毅的反应。宁毅的手指在空中微微动了动:“呃,有人这样说吗?陈夫是谁?”

    “陈秋岚陈夫,乃是康王府客卿,当世大儒,与我家主人也常有来往。”陆阿*在旁边说着。

    “哦。”宁毅点点头,手指仍旧伸着,“说得有道理啊,不过说了这么多,这到底是几?”

    “一。”顿了片刻,回答短促有力。

    “哦。

    ”宁毅点点头,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几?”

    “二。”这一次没有迟疑,小姑娘一仰头,模样看起来像是说看你能耍出什么hua招。

    随后根手指:“一加一等于几?”

    “!”回答依旧嘹亮。

    宁毅收回了手,笑了起来,前方周佩,旁边周君武、陆阿贵还在下意识地等待着宁毅的第四个问题,看见宁毅表情,周君武“啊”的反应过来。周佩眨眨眼睛:“干嘛,你还不继续呃……,噶?”

    周君武与陆阿贵都在旁边笑起来了”小姑娘这才反应过来,涨得满脸通红:“你你你、你耍诈……”怎么能……””

    “呵,你想的多了“……做人要有礼貌。要不然………,你想赖账?”

    “我……我才不赖帐呢,你想怎么样!”

    “哪有怎么样?开个玩笑罢了,不过这下我可不用回答你的问题了吧。”宁毅朝陆阿贵耸了耸肩,“肯定很难,不用回答真好。”陆阿贵也在那儿笑了起来。周君武举起手,眼睛都要放出光来:“我我我,我不要问问题,宁先生,我可以拜师吗?”

    “书院摆在那里,想进的谁都可以进去,只是现在关了门,你觉得有趣,待开门时进去交了费上课便是。”

    宁毅随意说着”陆阿贵那边小声道:“其实若有可能,康王爷是希望立恒能去王府教授,最好能在王府有个客卿职衔,我知立恒不爱当官,不过这客卿并无甚强迫之事,只每月领些薪傣罢了。不知立恒意下如何?”

    “康王爷怎么知道我的?”

    “说来话长”其实康王爷只是听过立恒才名”这乃是我家主人开的。”若是可以还望手下两位小王爷小郡主,教些有用的东西,当然,客卿之位”也以立恒的意思为主。”

    宁毅想了想:“那“…还是谢过好意吧,我懂的也不是很多,多两个弟没关系,到课堂上来听听课,能教的我当然教。不过去王府还是算了,我这人xing格古怪,人多的时候说些故事什么的没关系,若是单独教,我还真不知该教些什么了。”

    周君武在旁边拉了拉陆阿贵的衣服,随后高兴地表态:“我也觉得书院好,还有姐姐……姐姐?”

    他回头看姐姐,只见周佩吃了个哑巴亏,这时候还在低头生闷气不说话。不过周君武仍旧很高兴,随后便转过头来:“到时候我和姐姐过来书院才有趣。”想来他平素在家中习或是参加一些大儒的si塾也总嫌枯燥,此时巴不得到个新地方玩。陆阿贵想了想:“既然立恒这样说了,我便如此回头禀报,想来问题倒也不是很大。不过平日大概会有一两人陪同,当然,绝不致打扰立恒上课。”

    “这事我明白。”宁毅点点头,几人随着马车一前行,后方几名护卫跟着,不久之后,宁毅才问道:“倒是陆兄说的那说来话长,到底指的什么?”

    陆阿贵想了想,方才轻声道:“其实………前几日立恒于那李频李德新在课室中所言之事,小王爷和小郡主碰巧听到了,我倒是不知道立恒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

    他原原本本地交代一番,宁毅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主人这几日皆在思考立恒所言,看得出来,他其重视立恒这些话,有时候也说立恒离经叛道,岂有此理,可总的来说,怕是被立恒说到点上了。今日若非有事,原本是要陪两位小王爷、小郡主一同来的。呵呵,我知主人xing格,少不得要与立恒理论一番,不过让小王爷小郡主拜立恒为师也是主人亲口所说。今日只是来征求立恒意见,主人说依立恒xing,得由小王爷小郡主亲自过来才显礼貌,待到真正拜师,自不会如此简单,康王爷也得出面的,礼数如此,立恒得有些准备了,…”

    陆阿贵一面笑,一面说着话,随后又跟宁毅提起另一榫事。

    “哦,方才立恒所说,关闭城门,便是这一两天了,今日十明日十四,待到十五中元,家家户户祭祀先人,城外失去家人者不少,怕会闹出事情来……,…”

    他的话未说完,急促的钟声与锣声自江宁城东的方向传来,马车在这儿停了片刻,随后众人扭头朝那边望去,重重屋舍相隔,自然看不清景象,然而这片刻间,整个城市都仿佛宁静了许多,压迫感从东边传来,随后,隐约的喧闹声、混乱声,开始变大。

    “出事了……”

    时间接近中午,街道之上,宁毅听见陆阿贵喃喃说的……,……………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