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苏檀儿的一天(二)
    第一章 苏檀儿的一天

    车马萧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仓库后方的巷道间树影斑驳,两道身影坐在那儿各自捧了一碗凉粉在慢慢吃。

    “江宁城里的几家店,每天都要走走管管。爹爹以前带着过来,说真想管这些,就得花大工夫把该弄懂的都弄懂了。现在家里的那些少爷没几个真能把店管好的,我就能管好这些,哪个掌柜手上的事我都可以代下去……”

    隔着矮墙与树影、水沟,隐隐可以看见那边集市之上的情况,喧闹声传来。宁毅是今天中午下课之后闲逛到这里的,两人此时便在这后方吃着凉粉,稍稍休憩闲聊。苏檀儿平时不怎么吃零食,此时倒像是晚上在那小楼的二楼廊道上一般,一面捧着个小碗,一面琐琐碎碎地说些东西。从留仙裙的由来到一些染料的配比之类。

    “西京杂记里有记述,留仙裙的由来是因为赵飞燕,西汉以前的裙其实都是没有这样的褶皱的,不过据说有一次赵飞燕跳舞的时候裙摆被一位宫女拉了一下,有了皱纹,跳起来反而更好看了,后来宫中女纷纷效仿。不过当时裙摆的褶皱也不像现在这样,唐朝的时候有一种好看的纹,比现在的裙要多七道工序,不过呢穿的时候有些麻烦的讲究……”

    “今天的衣裳白色跟蓝色也不是简单的颜色,这种白色要染出来很麻烦,一共有二十道工序,首先选用的染料就很特别,不用硫磺也不用石灰……蓝色反倒好染,不过这里是翠蓝跟宝蓝之间的颜色,用了很贵的暗蓝星彩石,就是家里放在二楼的屏风上的那种,如果用作描眉的脂粉可贵了。安南坊那边有一种,很小的一盒要十五贯……”

    苏檀儿在家中的时候多半说些家长里短,讲讲一帮傻瓜堂兄弟的坏话,或者骂骂生意伙伴什么的,吃着东西显得有些坏心眼。这时候却只是讲着与印染、织布、制衣有关的东西,随便指了宁毅身上的东西都能侃侃道来,她不是在背书的态,而是本身就非常理解这些,也不知在这上面已经花了多少的功夫,宁毅端着半碗凉粉,听这有着自己妻名义的十九岁女说着这些,倒也颇为有趣。

    前方仓库里的搬运一直在继续着,辛时左右仓库那边的街道上似乎传来喧闹的声音,杏儿跑过来说前方打架了,两个帮派打群架什么的。苏檀儿也只是扭头看了宁毅一眼,笑道:“这儿常打架,有时候会死人,我们别去看了吧……”

    她言语之中有些恳求的味道,宁毅点点头:“嗯,免得被误伤。”杏儿看看气氛,又笑着跑掉了。苏檀儿才扭头朝里面喊了一声:“别受伤啦。”

    一边隐约传来混乱的厮杀声,一边还是繁忙的车辚辚马萧萧,两人坐在这后巷里聊着天,听着秋日的蝉声,看着从树隙落下的光影斑驳,那些声音似乎都变得有些远。凉粉并不好吃,苏檀儿喝了一口便端在手上没有动过,一片树叶落在碗里,她也只是看着,过了好久才用调羹弄出去,随一勺糖水洒在地下。

    “好久没有这么悠闲的时日了呢,若是闭了城门,怕是要更忙了。”

    “闭了城门不是要更悠闲么?”宁毅将拿在手上好久的半碗凉粉又吃了一勺。

    “几年前也闭过一个月的城门啊,那时候年纪还不大,但也觉得闷。”苏檀儿看看他,“相公莫非连这个也忘了?”

    “不记得了。”

    “相公以前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想不透……”

    “大概是个书呆吧,也许是很呆的那种,又或者跟现在也没什么两样……呃,你那种眼神是在想什么?”

    “我以前去看过相公,跟小婵小娟她们去的,打听相公是个什么样的人。”苏檀儿想了想,笑起来,“那时候大家确实都说相公是个书呆,我偷偷去看过相公一次,远远的看见,没能上去说上话,所以也不知道那时的相公究竟怎么样……相公那时候埋头走,不知道我跟小婵她们在不远的马车上掀开帘看你。”

    远远的传来惨叫声,“杀人了”之类的呐喊声,简直像是混乱不堪的背景音,宁毅想了想,笑笑没有说话,苏檀儿偏了偏头:“相公生气了?”

    “没有,只是觉得事情很有趣。”

    苏檀儿点点头,会意一笑:“妾身也觉得有趣。”话语之中,似有微微有些感慨,心情稍有些复杂,当然,这份复杂与宁毅心中的或许不同。

    不久之后,衙门的捕快过来,驱散了前方的打斗,大概也抓了些人,将至傍晚时宁毅与苏檀儿穿过仓库去到前门,街道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熙攘状态,行人往来,搬运货物的工人们来来往往,店铺负责人如同之前无异地吆喝着指挥工作。经过仓库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事。

    那是原本看起来不是很稳的一个木架,两人经过的时候摇了几下,因为对面有一名伙计正在上大件的货物,大概一时间也控制不住,摇摇欲坠,宁毅看见了,本想用手往前去扶一下,走在稍前方一点正望着另一侧上货的苏檀儿大概是扭头注意到了这边,几乎也在同时挥手退了一步,试图将宁毅挤开。

    这或许是个下意识的动作,因为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出来,她终究将宁毅挤得停了一下,也没能完全扶住前方的一个大袋,白色的棉纱锭从口袋里掉出去,都是些轻巧的东西,其中一颗砸在苏檀儿的头上,苏檀儿眯着眼睛缩了缩脖,这才轻呼一句:“啊……”随后又道:“相公……”前胸贴后背,两人几乎就这样靠在了一起。片刻,宁毅才退后一步。

    就算一整袋棉纱锭掉下来砸到人估计事情也不大,不过那下意识的阻挡结果帮了倒忙的动作倒令宁毅多少有些好笑,隐性的强势。过得不久,宁毅笑着说道:“知不知道上面如果是其它的东西被砸一下就麻烦了?”苏檀儿也只是偏了偏头,淡然笑笑:“看见是棉纱锭才过去的嘛。”

    “哦。”宁毅点点头,随后又笑起来,“帮倒忙……”

    “知道了……”苏檀儿做出微微有些糗的表情。

    只是一件小事,整理了一下稍微被打乱的头发后,似乎也就这样过去了。

    夕阳西下,跟廖掌柜说了几句话后,苏檀儿与宁毅一同找到娟儿与杏儿,搬起几个大大小小的盒准备上马车,回家,仍在这码头上忙碌的众***概得一直忙到时左右才能得以休息。

    时间接近七月半,一回去苏府,沿途中都可以看见不少卖纸、竹、冥钱之类的摊,如今灾民正过来,各种面有凄惶之色的行人也不少,道两旁的乞丐、流民。回到苏府之后,偌大的府第之中也多少不少的生面孔,只在进门之时,便有等在门房中的十余人过来与苏檀儿说话,苏檀儿也笑着一一点头说话打招呼,宁毅自得陪同在旁,不一会儿,大概也忙碌了一天的小婵自夕阳那边的院门中小跑出来,笑着朝这边挥挥手,随后悄然挤入人群,无声无息地移动到苏檀儿身后。

    回去院的上,小婵也得叽叽喳喳地汇报一些家中的情况,哪位亲戚遇上了什么困难啊。这其中有些与大房关系比较密切的,或者由苏伯庸那边处理,或者就得由苏檀儿这边搞定。据说有一位远房来的表少爷近几天常在江宁城中闲逛,今天去了一个赌坊惹了事,被扣下了,他母亲不好找苏伯庸帮忙,听说苏檀儿这边一向很好说话,如今也求了过来,苏檀儿也只得皱着眉头问了涉及的银钱数目,随后让小婵去找府中一个比较擅长处理这类事情的孙护院过来。

    类似的事情常常会有,特别是在这几天,还不止是一两件而已,晚饭之前那名叫孙二的孙护院就过来了,跟苏檀儿了解了具体事情之后拿了张银票就出去。晚饭之前苏檀儿还去了父亲那边一趟。晚餐过后入了夜,便又有各种人来拜访,远远近近的亲戚,这些***抵都离开了,苏檀儿才能回去自己的房间里处理一些要处理的件账目。

    许多时候宁毅其实觉得这样的忙碌很有趣,对于真正有心、有目标的人来说——例如苏檀儿,这一点的忙碌在平时倒还不会对她造成大的问题,看着她熟练地处理掉这些事情,宁毅偶尔会想起以前的自己。不过最近几日,终究是有些超负荷了。

    准备七月半祭祖的事情,安排和处理一些大房亲戚的事情,城门将要关闭的事情,最重要的恐怕还是因为皇商事情的进展,这天午夜时分,苏檀儿那边房间的光芒未灭,宁毅看了一会儿书,去到院里走走。秋夜凉爽,他最近练着陆红提教给他的气功吐纳方法,破坏力上的成果倒还没有见到,但精神不错,他走到苏檀儿那边屋檐下的走廊间停下来,微微叹了口气。

    苏檀儿卧室的窗户打开着,书桌就摆放在窗前,油灯的光芒在桌上微微地颤动,暖黄的光芒中,苏檀儿趴在几张信件的笺纸上,此时已然睡着了,稍嫌纷乱的发鬓。

    宁毅站在窗前看了一阵,随后呼的吹灭了桌上的油灯,那窗户暗下来,明月清辉洒在这片庭院中。正准备转身离开,后方似乎察觉到了光芒的变化,传来“唔”的一声响,宁毅回过头去,苏檀儿也在那边艰难地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伸手揉了揉眼睛,随后吸吸鼻,朝窗外望了出来。

    月光中有些平淡的对视,苏檀儿的双眼在黑暗中像是有着光芒一般,但睁得不是很开,有几分慵懒与迷茫:“呃……夫君……”

    月光下,那是如同小女孩一般的低声呢喃……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