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六章 泽国江山入战图(五)
    


        城墙上下激烈的战斗连续打了一天,第二日,也就是九月十五的中午,方才停下。

        薛长功从城墙上退下来的时候,身上又已经受伤了,他身上中了一箭,其余的便都是些箭矢的擦伤。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一次女真人攻城程不如上次猛烈,然而仍旧给城内士兵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属下开始清点伤兵的时候,有一面旗帜,远远的自汴梁西北面出现了。

        城墙上下轰然响起来,大伙儿又在拼命往守御的位置跑,薛长功眯着眼睛往那边看过去,不远处的城门正面,他的上官正拿着一根长筒状的东西在远远地看。不多时,有一个兴奋的声音,轰然响起来——

        *****************

        李棁是在九月十四的下午,自未曾开战的西面城门离开汴梁的。两股战战地来到女真军营之中,通报过后,城墙那边的战争还在继续。完颜宗望与一众女真将领接见了他,大帐之中,一片肃杀的气氛。

        不同于在金殿上的慷慨与视死如归,在大营之中,李棁几乎没有与宗望谈条件,所有的条件,都被一口答应了下来,似乎还想用黑脸吓唬一下他的女真众将颇有些无趣,双方签下和约,按照宗望之前提出的要求,悉数列了下来。

        这天晚上,李棁被留在了女真军营之中,但女真人并未放弃攻城,一方面着人将和约送回汴梁城,一方面,仍在对汴梁城墙进行攻打。

        当天凌晨。周喆在合约上用了印,送出城去。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宗望挑了个时辰,由李棁正式将和约呈交过来。

        他们倒是不担心武朝人不认账,不过。当他们放回李棁时,变数确实发生了……

        *****************

        “种帅来了!西军来了!西军万大军啊……”

        “老种将军!种少保领军勤王,已至汴梁城下!女真大军闻风即退——”

        大量的消息,在半天的时间里,充斥了整个京城。汴梁沸腾起来,师师也从矾楼中走了出来。凑热闹去看种家军的进城。

        周喆也被忽如其来的喜讯吓了一跳,此时李棁已经拿了和约回来了,他犹豫一阵,乘了龙辇出皇宫,到城门迎接。眼见着城中兴奋的盛况。又招来了蔡京。

        “和议之事,朕思虑不周,正自懊悔,如今看来,此事是朕想得岔了。如此屈辱之约,朕死后,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师啊,你看这和约。朕要反悔。该还来得及?”

        蔡京低眉顺目地想了片刻:“圣上能够想清楚,悬崖勒马,实在可喜可……呃。”他话说到一半。陡然反应过来,屈膝便跪,“老臣一时激动,说此大逆不道之言,请圣上降罪!”

        周喆大地摆手:“无妨无妨,朕是动岔了念头。想错了事情。师能有此言,说明你从一开始便不认同朕。你坐视朕行差踏错,这才有罪!师。你与朕之间,莫非也有如此隔阂?在师心中,朕已变得不能听忠言了么!?”

        他此时措辞严厉,蔡京更加诚惶诚恐起来,周喆随后便也叹了口气:“无妨了无妨了,此事朕与师,都有错。此时想清楚了,为时未晚,为天下苍生计,即便有毁约骂名,朕也只好背了,唉……师快起来吧,来,朕来扶你,您是朝元老,虽是臣,也是朕之长辈,往后朕若有错,你当直言不讳……”

        皇帝的辇驾一直到城门,接到了此时享誉天下西军老帅,种师道。

        这些年来,西军一直在西北一地抵御西夏入侵,作为武将,因其强大,事实上也颇受朝廷忌惮。西军的几个家族中,实际上以种家实力最强,老帅种师道的势力虽然不到京城,然而在陕西一地,却是地地道道的西北王。

        在武朝联金抗辽的几年里,种师道一直给京城上折,提出的是反对的意见,然而影响并不大。但也因为这样的立场问题,种师道得罪童贯、王黼等人甚深,早两年辽国被灭,童贯收回燕云六州,声势一时无两,种师道也就在西北致仕,此后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

        此次金人南下,来势汹汹,朝廷方才做出启用西军的策略,种师道收到命令后立刻启程,与姚家的姚平仲汇合,率领姚家七千步骑,至洛阳后将兵力补充至一万五千余,而后大张旗鼓地南下。此次抵京,倒也确实是因为他的名气,令得城中沸腾起来……

        ********************

        不同寻常的气氛笼罩了京城,同时,也笼罩了武瑞、武威、武胜等几支大军的屯兵之所。朝廷与金人和议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但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不少的讯息。其中,种师道加封检校少傅、同知枢密院、京畿两河宣抚使,诸道兵马全部由其统帅,姚平仲为都统制,而在种师道升官当天,秦嗣源复起,再任右相之职。

        京城中风云变幻,女真人则已经再按兵不动,只是派出使者进城,让武朝迅速履行和约,武朝则开始拖延起来。城外的各个军营里,气氛也开始变得愈发肃杀。

        这段时间里,周喆变得有些难堪,和议的事情是他点头的,和约已经签了。表面上说他不在乎毁约,然而女真使者在朝堂上的措辞已经越来越难听,他不能明确表示毁约,也绝对不能表示接受。此时此刻,他觉得下面有许多人可能已经在骂他,他连辩解都没办法。

        也是因此,对于要打一场漂亮胜仗的渴望,他是强烈的。

        种师道、姚平仲进京之初,他便亲切接待了这些人。种师道毕竟年纪老了,进京之时便已身体微恙。但思绪是为清晰的,与他一谈,周喆便知道,这人确实有能力。而作为西军少壮派的姚平仲也未曾令他失望,身上的英武、锐气。让周喆觉得,与朝中这些武将,完全不是一回事。

        虽然平时心有忌惮,但此时他是能看清楚状况的,满朝上下,只有西军最能打了。

        不过。将城外几十万大军的统一指挥权交给种师道后,这位老人似乎又过于谨慎。此时西军各部都在集结,种师道南下之初便让种师中集结种家军,此时也在过来的途中。病中的老帅认为,当所有大军集结完毕。毕全功于一役,方是正途。对此姚平仲倒是有不同看法,他觉得,此时武朝一再拖延,已有蹊跷,再拖下去,只怕女真人早有了准备。对此,周喆也是认可的。

        他找姚平仲、种师道谈了数次。不久之后,姚平仲的父亲姚古率领万大军前来,令得周喆心里又更加热了起来。不断催促打仗的事情。而在这个过程里,他也看穿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连续几晚他在寝宫与皇后下棋时,也说起了这事。

        “皇后啊,朕也是看清楚了,人哪,皆有其私欲。无论你年纪多大,身居何位。都难以免俗。”

        “陛下何出此言哪?”

        “老种相公进京之时,满城欢呼。说他是西北王,不为过啊。此次作战,朕已将城外几十万大军的指挥权都交给了他,李相也会配合于他,而且还有姚家的精兵,他迟迟不动,皇后你知道所为何事?”

        皇后犹豫了片刻:“此战系我武朝国运,种少保谨慎一些,臣妾心想,也是难免?”

        “确有此考虑。”周喆笑了笑,心中却早已看穿了一切,微微顿了顿,“但他另外考虑的,是不想让姚家军抢了这功勋啊,种师中领军过来,也不过、四万人,此时城内城外,大军已近四十万了,就算许多人不堪用,打还是打得了的。都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才是一窝。种师道、姚古、姚平仲这些人,确实都是当世名将啊。他们……未必是怕打,实际上……唉,都是在争功。”

        皇帝叹了口气,落下一。皇后沉默片刻:“那……圣上打算怎么办?”

        “朕已先后与他们谈了多次,言语之中,也有暗示,只希望他们能戮力携手,不分彼此,这样……”最近经历各种大事的皇帝顿了顿,望着那片月色,声音才稍稍转低了,“如此……才是武朝之福、社稷之福啊……”

        混乱的局势,叵测的人心。城内城外点点滴滴的变化都在天空中聚集,天气开始转寒了。杞县附近,九月二十,连日的时局变化中,宁毅也感到了气氛的转变,传到他手上的,京城的局势,也开始收紧。

        作为密侦司的操盘人之一,各种时局的变幻,他确实是可以掌握第一手情报的。而另一方面,秦绍谦也已经从军方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这天下午,两人聚在一起,交换了讯息。

        “今天晚上,姚平仲要出城,与我们商议出兵之事,我看,怕不是奉种相公的意思……”秦绍谦多少有些忧虑。

        宁毅点了点头:“种师道声势隆,进京之时,全城震动。童贯、王黼这些人当初逼他致仕,现在是怕他的,而且,圣上那边对他也有些忌惮。你知道……圣上原本就忌惮西军。”

        “家父与他关系也有些不睦,但若真要打,我觉得他比姚家的人靠得住……”

        先前联金抗辽,秦嗣源是坚定的主战派,并且就是直接的幕后推手,与反对这一行动的种师道便不怎么对付。只是种师道乃是军队体系,因此与童贯等人直接对上了而已。但此时说起来,对于这位享誉天下的老种相公,秦绍谦还是更加信任一点。

        不过作为他来说,即便身为武瑞营的最高武将,这些事情,也不是他可以决定和选择的。

        当天晚上,姚平仲过来,与几支军队的领导人,商议了事情……

        ****************

        九月二十四,夕阳西下。

        整片大地,都悄然动了起来。

        阳光并不强烈,深秋也正在逝去,衰草飞舞上天空,冬天要来了。

        “岳兄弟!”

        走到院落附近时,宁毅在那边向他挥手,岳飞走过去,一些大车停在那附近,不少人跟在旁边。

        宁毅将一份军令交给他。

        “岳兄弟,今晚你跟我们走,我们要……保护一下车上的东西。”宁毅看了看天空,“不过,今晚天气可能有些不好。”

        “宁公,要开战了吗?”

        “……有可能。”宁毅皱着眉头,顿了顿,“有可能。”

        夜开始降临……

        ********************

        牟驼岗,女真大营之中,一切如常,在入夜之后,逐渐从喧闹开始变得寂静,渐渐的,人们都睡了。

        武艺高强的斥候避开了巡逻的女真游骑,往来的方向回去。而一切如常的女真大营里,着甲的士兵,大多已经从营帐里走了出来,无声的列阵,上马。

        黑暗的颜色里,宗望骑在他的战马上,或许是感受到某些不寻常的气息,战马微微晃了晃头,宗望俯下身去,摩挲它的颈项:“吁……”他低声说着。

        “你们说,为什么武朝人觉得,本王会忌惮那个叫种师道的老头呢?”

        他低声说了一句话,周围的大量将领都没有说话。

        ——九月十五,种师道抵京之后,正在攻城的女真人迅速撤兵,一方面是因为谈判已毕,另一方面,确实有不想两头作战的考虑。但这种战术上的正常想法似乎令武朝人觉得异常振奋,此后一直有传,女真人因种师道的到来而撤退。于是不久之后当女真使者进入汴梁,在完颜宗望的授意下,对于其他人尽皆傲慢,对于种师道,还是非常尊重。

        但作为在场的许多人来说——即便是郭药师——都无法理解武朝人自信的理由,说破了天,种师道不过是在西面抵御了西夏而已,西夏说起来厉害,在辽国面前,也不过是条死狗,而女真人的战绩,却是在数年间覆灭了整个辽国的。

        但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过得片刻,宗望又低声说了一句:“武朝人怎么这么慢……”

        ……

        包裹了马脚的军队在黑暗中的原野上走。

        步兵也大都包起了靴,提着兵器,在沉默中前行。

        风吹过来,姚平仲仰起了头。

        在不同的方向上,计有一共二十二万的大军,在这个夜里,围向牟驼岗!

        ……

        宗望摩挲着战马的脖,看着半跪在前方的传消息的探。这位女真军神的面容粗犷,身材高大,一双眼睛此时在昏暗中,却显得格外明亮、深邃。那里面,蕴着千万人的尸骨。

        “传令全军。”他勒了一下马的缰绳,话语低沉,“出击……踩死他们!”

        “是。”

        不久之后,马蹄声化为雷鸣,巨浪在黑暗中掀起来了!(未完待续)

        ps:ok,前奏完成,舞会开始。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