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八章 责任与肩膀(一)
    小年过后,家家户户打扫了庭院,贴起新的年画、窗花。◎學館初上时,马车穿过街道,偶尔会听见爆竹声响起来。檀儿掀开帘,看着马车在街上的行人间穿过,过了大货行街后不久,便是延和里。

    积雪已经被扫直街道两边,道上行人不多,两旁多是青墙大院,一扇扇或开或闭的大门旁挂着灯笼,竖起石狮。这些院落中的有的热闹,有的冷清,外头皆看不到里面的样,大门两旁贴着对联,靠近自家的那一户贴的是“国恩家庆,人寿年丰”。马车经过时,里面正吵吵嚷嚷地打人出来,伴随着女的哭泣声。

    宁府那边,有几道人影也在探头探脑地看这边的热闹。马车驶过去后,婵儿、苏燕平等人小跑着过来,檀儿便也瞧了瞧,见是一大一小的两名女被扔出了大门,大的那个脑袋上还被打出了血来。

    “听说是那一家的四姨,不检点,家里偷钱,又不孝敬公婆,让打出来了……”小婵贴着檀儿身边,低声说道,“也有说这四姨跟家里下人有染,她夫君不想将她浸猪笼或者告上官府,只是赶跑了她们母女……”

    高门大户之中,有时候出现这类事情,并不需要详细的理由,传出来的信息是真是假也难说得紧。檀儿摇了摇头,看着那边街道上母亲拉着女儿跪在地上哭着磕头,但有人将小包袱扔出来,门口的灯光下,有男站在那儿,神态冷漠地看过了这一切,转身进去。仆人们关上大门后,女哭着扑了上去拍打大门。

    “大过年的,人能到哪里去……”

    叹了口气,檀儿与小婵等人从门口进去,热衷于八卦的苏燕平还趴在门边瞧,被檀儿盯了好一阵后才举了举手跟着进去——这个家里眼下许多的事情都有宁毅的烙印在其中,偏头耸肩打响指什么的,包括宁毅在对敌时表现出来的一些神经质,一帮家伙都当成了潮流来习。

    当然。唯一能够用作调侃的,就是这二姐夫看起来不会泡妞的事情。类似的谣言偶尔也会传到檀儿耳中,向他们询问时,却是没人敢说了。其实他们不说,檀儿也多半明白。与聂云竹是有颇多关系的。

    门口进去便是会客的主院,正厅旁有大大的休息室,里面许多的布置是宁毅所做。各种有趣的椅、地毯、毛皮,冬日里烧起炉火,颇为温暖,算是一家人夜间休憩、聚会的场所,此时方定等人已经在里面了。正颇为热闹地说着城外大院里的事情,一些有意思却没什么用处的新玩意,又或者如何用新玩意来赚钱的点。

    在宁毅的手下,这个家并没有产生高门大户那样的隔阂。或者说还没有到产生隔阂的时候。每次看见一帮兄弟的和乐融融,檀儿便衷心希望这一幕能够持续的时间长些。

    她是主母,但毕竟也是女,过来打个招呼。留下两样小点心,便回去了。不多时。宁毅也从相府那边回来,提着一些情报卷宗,回房时正与小婵说道:“回来的上看见隔壁那家门口,有个女人带着孩拼命哭着拍门,真惨……”

    “是那家主人的第四房小妾,听说人老了不讨喜了,就被赶出去……”小婵口中的八卦又变了一种,“小婵将来就是这么被赶出去的。”

    “你冤枉我。我顶多打肿你屁股……”

    “唔,到时候姑爷你就会打头了……”

    檀儿笑望着两人在门口说着进来,不久之后,宁毅放下带回来的那些情报卷宗。一家人说话、聊天,晚饭之后,又到外面去与苏定等人聚了一会儿,散步中出门看时,隔壁被赶出家门的那个小妾与孩都已经不见了,这种吐气成霜的大雪天,不知道去了哪里。

    日可以慢慢的过,感情方面的问题可以压到心底,宁毅的身边,其实还有诸多正事。例如国内的、北地的形势,偶尔他也会通过这些卷宗看一看,檀儿是能够明白他要做的事情的,她虽是女,不少时候还是能够听懂宁毅的忧虑。对于如今辽国的颓势,国内外的具体状况,宁毅并没有拿出十分的重视,他只是在一些情报的夹缝中,集与整理金国的态。

    “其实从早两年集金国的情报看得出来,这帮女真人对武朝其实是很敬畏的。联武伐辽的时候,完颜希尹其实是亲自来了的,我打探了他的资料,这个人很厉害,武双全,而且他算是亲武朝的一派,但是这一年多来,他的一些言行上,对武朝也变得有些失望了……打得难看。至于完颜宗弼、完颜宗干这些人,对比两年以来对武朝的态变化,其实非常可怕。可惜密侦司没有多集这些东西……”

    一面翻阅着各种密侦司关于北地的情报,宁毅一面将旁人并不在意的许多细节信息归纳起来,用笔抄录。低声说话中,檀儿也会参与进来。

    “你抄录这些东西,能有用吗?”

    “要让上面做好提防金国的准备,其实不容易的。联金伐辽,一方面是因为金国人少,算准他们不会攻武朝。二来,类似金国人比较友善,收回燕云十六州之后,大家乃是兄弟之邦的宣传早就在做。如果说金国真的要往下面打,这个黑锅有很多人要背。”

    “因为要背黑锅,所以才要先做好准备吧?”

    “问题在于,没人愿意说不吉利的话啊,辽国还在打,金国还仗义,就有人站出来说金人很可能会继续打我们武朝,哪怕说可能,都会让下面人心惶惶。这些事我只能跟秦嗣源说一说……其实密侦司里并不是没人担心这个,你看我抄下的这几份情报,说完颜宗弼这些人态的,字迹多有相同,看起来还是个女……密侦司辽东一部,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恐怕他们才是最了解女真人性情的……”

    “女?”檀儿来了兴趣,取了情报看,宁毅摇了摇头。

    “现在这世道,男倒还好点,若是女……我看过这几份情报送来的日,计算了一下,这个人应该进了女真人内部高层,估计已经是谁的奴隶或者宠妾之类的身份了吧。南朝女,肯做这些事情。很不容易的……”

    宁毅摇了摇头,继续记录:“这些情报,其实都不成系统,做个威胁报告没什么意义。我只是想分析一下女真高层每个人的性格,将来也许会有用。可以用点小手段什么的……呵,我总是说那帮人只会小手段,没办法正面打仗,到我自己了,其实也差不多。”

    “你只是说过来帮忙而已,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且金国人确实少,说不定不会打下来呢。”檀儿安慰道。

    宁毅点头笑:“也是。老毛病犯了……”

    亮着灯火的温暖房间里,夫妻俩聊着天,紧迫而又随意的气息。孩已经被奶娘抱走了,夜再深一些。夫妻俩吹熄灯盏,上床睡觉,温暖的被褥中,身体交融在一起。不久之后。宁毅自床上下去,到了煤炉中烧着的热水。浸了毛巾为檀儿擦拭身体。对这类事情,檀儿总会觉得有些害羞,在夫妻亲密大都是熄灯闭眼例行公事的年月里,至少这类伺候女的事情并非男该做的,多少显得有些淫亵,但天气冷下去后,宁毅便不再允许她折腾着下床了,这样的年月里,许多的病症其实都等同于等死。

    第二日凌晨,宁毅便会爬起来,或是参与到晨锻中去,或是点起灯烛,在房间里处理未完的工作,檀儿从被窝里露出小脑袋来望着他。也是这天凌晨,宁毅看到一个情报时,微微皱了皱眉。那是关于辽国大乱后,周边除女真外几支揭竿势力的消息,蒙古部族中,有一支势力在西北草原崛起,算是发展迅速的几支势力之一。当然,相对于金人的速,这一支力量也只是被情报一笔带过了。

    乞颜部……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宁毅回忆了一下,没有从脑海里的线中找到合适的解答,他将这份简单的讯息放到一边,没有做记录。

    也是在同样的时刻,北地的一片风雪当中,有一行数十骑正要启程南下。当先的郭药师喝了一碗酒,与前方的几名常胜军将领告别:“我这次南下,便是去觐见当今圣上了!众兄弟,等我回来,便给众位都待会一场富贵!”

    “这么大风雪,大哥……”

    “哈哈,我等辽东男儿,岂俱风雪,过了雁门关便暖和了!”郭药师一回事,片刻之后,又让马儿靠过去,拍了拍那将领的肩膀,“常胜军便靠你们了,记住我说的,雪一小些,便去抓丁。我看清楚啦,现在已经顾不得谁饿死不饿死,武朝兵不经打,咱们手头上一定要有人,咱们要自己能打才行,有人,就有钱有粮有富贵,没人,靠武朝的几支军队,他们顾着勾心斗角,比的是先逃跑,打不了的。你们记清楚……我先走了——”

    勒转马头,郭药师领着人,逐渐消失在向南的风雪里,穿过雁门关一向南,去往汴梁。

    不久之后,京城中升起除夕的烟火,云竹的身体,也终于完全的好起来了。过了元夕之后的一天,她以信笺邀请宁毅过去吃饭,几个月以来,两人之间的信息大都可以以口信通传,但这次不一样,她在信笺中说,想要回家了。

    想要回去……父母曾经在过的那个老家走走……

    *************

    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交1130,或者“愤怒的香蕉”

    企鹅微博:愤怒的香蕉(1120xj)

    有这两个平台的朋友,都请加一加,心情随笔、写作碎片、一些书籍、歌曲、电影、游戏的推荐分享都会发在上面,最近都在经营这些东西,谢谢大家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