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三章 混元霹雳手雷锋
    苍鹰飞过天际,天空之下,大地辽阔,群山大河,原野海洋,浩渺无际。

    人如蝼蚁,在这样的大地上自不同的方向来、去,在白驹过隙的一瞬间追求着各自的意义。就在这亘古漫长时间中的这一刻,这片名为华夏的大地以北,数十万的军队在茫茫山野间对峙,以萧干、童贯为名的两只蝼蚁以各自的意志与存在,在茫茫长河中留下自己些许的印记。

    北面,为了消弭这场灾祸,一股一股的力量在奔走运作,南面,为了维持这场对峙而形成的整个后勤线,从军队连接至小小的雁门关,再一南下连接至人群聚集的名为汴梁的小小城池,最终扩散到整个武朝的大地上,这期间的每一个人如同细微得几乎看不见的齿轮,承接着各自的因果,最终汇成能够看见,却仍旧微不足道的命运大潮。

    武朝东北大地的小小水泊里,一艘艘的船舰汇集,新的船只正在建造,从天空望下,如同小小的火柴盒。更为微小的人影聚散,如同蚂蚁衔食,随着迅速的日升月落,云雨聚了又散,这些小而精致的工艺逐渐成形。水泊周围的山岭、道间,渺小的生命因各自的意志聚散、汇集又或是死亡、腐烂,夜色降临的片刻,水畔山边,浮起斑斑点点的光影。

    在俯瞰的瞬间,我们能够看见画面掠过眼前,人的恩仇、人的生活,或激烈或平淡。光点昏黄的小小客栈中,有人安然沉睡,听外面鸡犬相闻,有时候在山间,也会泛起血腥。

    山麓间的一处客栈里,刀光交错,铜锤挥过的一刻,样貌俊美的年轻人陡然冲上。将对手抱住,在对方晃神的瞬间,一口咬了过去,将那身材壮硕几乎是他两倍的男按在桌上,哗的咬断、撕开了他的脖。灯火之中,鲜血冲天而起,诡异的一幕将正在交手中的其它敌人吓坏,聚于一旁。其中还有女,拿着武器躲藏在后方,哭泣尖叫。

    “什么人、什么人……我们铜锤门与你们无冤无仇,此次只是要去梁山,你们干什么……”

    俊美的年轻男满脸鲜血,口中嚼着被撕裂的喉管。然后呸的吐了出去。

    “狼盗……去梁山的,都要死。”

    人影扑上。

    不久之后,客栈里尸体汇成一片血泊,尸体中有男有女,尸体残破不全。“入梁山者有同此例”的巨大血字写在墙上,字字端正凛然,却是颇有名家风范。

    狼盗隐入山林之中,最后的一幕里,有人过来。到那半身血腥的俊美男身边。

    “小良传来信息,京城来人已至袁家集……”

    月光拨上天空。十余里外的山头,名为六羊寨的小小寨里一片尸山血海,月光下,刀锋斩落人头。头发披散的男将尸体踢飞眼前。

    “老叫郑彪,江湖人称郑魔王!如今与梁山众好汉一同聚义!你们敢与梁山作对,老便让你们统统死无葬身之地!还不投降——”

    刀锋所指,一名名手下冲杀而上,鲜血肆流。

    山风拂过夜空。不久。尸体成堆。月光照耀的大石之上,郑彪仰头喝酒。然后用酒水冲洗手中的大刀。

    “郑大哥。”视野那边,有人走来,“咱们梁山,比之圣公军队如何?”

    “不错!”郑彪回答,递过酒坛,“而且痛快多了!”

    “哈哈哈哈。”笑声响在空中,“我等聚义,便是要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快意杀人!哎,郑大哥,说说那天南霸刀庄如何?听说霸刀刘大彪,竟然是个女人?”

    “我迟早杀了她!”郑彪目光凶戾,“还有你们说的那宁立恒,不过狡诈无能小白脸一个。当初在杭州,若能知道……我早便一刀劈了他!”

    “郑大哥放心,兄弟之事!便是我等之事!到时候咱们一块动手……这帮不识抬举的东西,郑大哥,等咱们这些人扫完外围,宋大哥他们拿下独龙岗、万家岭,周围连成一片便可以跟朝廷叫板了。哈哈,痛快!”

    山风吹过,月落,日升。处庄连成一片,是名为独龙岗的地方,来去的客商会在外面的市集歇脚,最近这段时间里,处庄也是戒备森严起来。远远的山岭间,有人骑马过去,望向这里。

    “独龙岗庄、万家岭纪家……这些大户盘踞一方,剥削商旅,为富不仁,民怨已久,我早闻有几位兄弟在这些地方受歧视欺压。如今我梁山替天行道,当其时也……”

    “军师哥哥,你只说什么时候动手便了,我铁牛早已有些收不住手了。到时候我等荡平这几家,助公明哥哥成就大业,真是痛快……”

    “铁牛,此事我等乃是替天行道,你杀性重,只知胡说。我辈当只杀该杀之人。”

    “是,公明哥哥你说谁该杀,我才杀谁!”

    “军师,你说还要多久能动手?”

    “如今我等声势大壮,天下好汉纷纷来投,大概月内便能动手。独龙岗、万家岭皆不比曾头市,此时征讨,如土鸡瓦狗尔,只是动手之前,也须得有大义名分才好,我已着手下记录这几处庄户恶迹,不日便能整理完毕,到时候,必可打得漂漂亮亮的……”

    “有劳军师准备了,另外,郑兄弟那边听说也是捷报连连,真虎将也。”

    “哈哈,郑兄弟江湖上人称郑魔王,在圣公方腊那边,也是一员猛将,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有他带队,周围这些与大户豪绅勾结,利欲熏心的小马匪,自然无人能挡。”

    “唉,一个郑兄弟都是如此厉害,他师父包道乙是何等风范,难以想象,圣公麾下真是人才济济,令人神往啊。”

    “可惜方腊性狭隘,失道寡助,听说那霸刀刘大彪只是一女,因他视若亲女,便因矛盾设计杀了包天师。若非如此。怕也不至于此时被朝廷团团围困,难以支撑。不过他麾下方七佛、厉天闰等人,听说乃是真正的英雄豪杰,或许似卢大哥、林兄弟那等英杰方能与这些人相比拟。”

    “我那可怜的卢大哥……我等日后必要为之报仇雪恨……”

    晨光之中,声音远去。时间飞快,傍晚的光景里,祝家庄口,一道身影踏夕阳而来。在庄口玩耍的孩认出他来,蹦蹦跳跳地到他身边,一簇拥着他进去,随后,也有大队人迎出来,当先的是庄主祝朝奉。朝着男拱手相迎:“栾教习,你回来了!”周围几个年轻人皆称师父。

    “祝庄主多礼了,在下当初为曾头市之事不告而去,实是心中有愧于庄主厚待。听说梁山有心对祝家庄动手,此时方才归返,请庄主见谅。”

    “栾教习哪里的话,我祝家庄便是栾教习的家,龙儿他们视栾教习如师如父,千万莫要见外了。去年听说曾头市被屠。我担心教习出事,还曾派人去寻,可惜一直无果。回来便好,回来便好啊……至于梁山之事,如今也只是猜测,最近梁山声势越来越大,不少人都是望风来投,也有经过这边的,我们才紧张了一些……”

    祝朝奉笑了起来。大手一挥:“不说这些了。有栾教习在,就算梁山匪人赶来。我等也能让他们有去无回!哈哈,设宴,今日为栾教习接风洗尘——”

    天又暗下去。

    茫茫山岭间,人影狂奔,交错,俊美的男勒住马。

    “被盯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随夜风袭来。郑彪冲过山林,穿过小道,拔刀飞跃。

    “受死——”

    两股人群冲杀在一起!

    **************

    又一天之后,山岭之中的岩洞边,宁毅等人见到了“狼盗”的全部,与作为首领的王山月。

    与画像上一般俊美的容貌,乍看起来,甚至偏于柔弱,像个女。这附近的传闻之中,狼盗首领武艺高强来去如风,而且生吃活人,但他的身材并不魁梧,有些单薄,看来不像是武艺练得非常高强的人,只是眼中的冷漠与怨恨给他平添了肃杀之气。双方见面时,他带着人正从外面回来,据说还死了几个,不少人受伤。

    这位名叫王山月的男同样受了伤,言谈冷漠,只是在接过了秦嗣源的书信,又听宁毅说了京城的情况之后,表情上才稍稍温和一些。

    “梁山已经发了聚义令,要狼盗的人头。不过这次是遇上了他们的埋伏,我们死了几个兄弟,仗着对地形的了解才杀出来。领头的很厉害,说是叫什么郑魔王。”

    “哦。”宁毅点了头。

    “老师在信里说了,一切听宁兄弟的安排。所以宁兄弟不必顾忌多,有什么事情要做,我必全力配合。”

    “好,我有些想法,需要狼盗这边做配合的,便不拐弯抹角了。我们人手不多,时间也不多,接下来几天,大伙养伤的时候,我希望给大家安排一些事情,做一点言谈上的培训。”

    “嗯?”

    “另外,有关梁山的所有情报,这边了解的,我全部要。”

    “……好。”

    之前没什么交情,秦嗣源也说了这王山月性情有些古怪,他干干脆脆,宁毅便也在第一时间摆出公事公办的姿态,而不打算过多的套近乎。这样的态,倒像是受到了对方的认可。狼盗此时一共只有十多人,基本上其实都属于密侦司,一部分还是王家的家仆,加上这次过来的宁毅等人,一共四十人左右,便是目前可以动用的全部人手。

    接下来的天,按照计划对众人做了一些简单的训练,属于说话方面的,若是识字的,则需要掌握一些简单的归档知识,这样古怪的事情弄得大家都有些疑惑,好在王山月对这些人有着绝对的掌控,配合得还好。至于有关梁山的信息,这边几乎没有任何记录,所有信息全都记在王山月一个人的脑里,他便一面养伤,一面桩桩件件地说给宁毅听,宁毅将东西记在小册上。

    暂时还没有多的交情可谈,一切变成公事公办,宁毅还是相对喜欢这样的模式。王山月心中明显是有疑惑的,一个外地过来的书生就这样过来,竟像是有着明确的计划,想要对付如今已有数万人声势的梁山泊,让他觉得不解,但秦嗣源的信函足够他压下一时的疑惑,看着这个京城过来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天之后,狼盗的众人还在山上养伤以及做训练。宁毅、王山月、齐家兄弟、苏昱与随行的五名侍卫便一同下了山,去往独龙岗做第一步的准备。

    宁毅穿起华服,戴起扳指,挎上刀剑,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好武且又浮华的暴发户公哥,在独龙岗停留半日之后,朝庄之首的祝家递了帖,代表京城一地有名的大商户雷家过来与独龙岗谈生意。

    有关的证明皆是通过秦老、官府各方面正当渠道而来,那雷家在山东一带的走私业中也颇有名气。随后一行人得到了祝朝奉的隆重接待,陪同的甚至还有祝家庄的位公,祝龙、祝虎、祝彪。事实上,宁毅宁立恒这个名字在梁山已经有了备案,这次过来,他冒充雷家的侄辈,也早给自己改了名字。

    “在下雷锋,自幼好武,闯荡江湖数年,也小有成绩。”见面之后,宁毅拱手自我介绍,“江湖人送匪号,混元霹雳手。这次听说山东这边不甚平,才主动请缨过来,既做生意,也交朋友,今日得见祝家庄各位英雄,实在荣幸。”

    宁毅不过二十岁出头,此时也没什么武林高手的气势,名字一出,众人脸上有些疑惑,但嘴上自然客套:“原来是混元霹雳手雷锋雷兄弟,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其实生意还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行侠仗义,不平即鸣。这次听说梁山匪人意图对独龙岗不轨,雷某自幼熟读兵书,一直想上战阵瞧瞧,可惜家中过迂腐,这次北伐未能赶上,近日若有梁山匪人来攻,还望诸位务必让雷某留下,旁观一二,哈哈哈哈,他日必有重酬啊……”

    他双手叉腰,一番说话,旁人脸上表情一阵红一阵白的,尴尬不已……

    ************

    几个人qq上问小佩,呃,剧透一下吧,她会是后期最出彩的女主之一,虐肯定是要狠狠虐的啊,但不会纠结青绿帽的,我不喜欢那种故弄玄虚的东西,如果能用喜剧打动人,我绝不会用悲剧,当然,我的虐女主,也是喜剧的一部分,你们会喜欢的^_^

    有人还说什么会相忘于江湖淡出主角的生活,以此表达青春,开玩笑,落在我手里的女角怎么可能跑得掉,真是图样图森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