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〇章 弟子
    第一七〇章 门生

    “大清早的,登堂入室,这书生是谁,看起来可不像是普通来往那般简单。”

    “去年查询拜访的时候,不曾有过这等信息吧?”

    “那聂云竹从良之后,甚少与陌生男来往,即是以往熟悉的,也都是干净利落,断了关系,确实未曾查到有这书生的存在。”

    晨光之中,两名捕快望着那书生的背影,彼此声地交换着心中的疑惑。事实上,早在去年,他们便曾与聂云竹有过一次的交集,那时的黑暗查询拜访并没有查出多有意义的讯息,后来也由于上面要结案,不支持等各种各样的事情,关于那时那案的行动暂时的停了下来。这时候姓徐的中年副捕头笑了笑。

    “两名花魁行首般的女,从良之后竟只与这书生一人有密切来往,事情若是传出去,怕是很多自诩风流的男得要气死吧,至少那顾燕桢……”

    “老徐,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顾燕桢?”

    “那时不就有个这样的料想么……”

    “也好……我跟上去查查。”

    当初关于顾燕桢的死因,陈徐二人有着好几个方面的料想,但其实起来都没有过具体的事实依据,比较空泛,也是因此到最后才没能查下去。这时候起来,那副捕头点了颔首,朝着书生远去的背影一跟上。陈姓捕快在这里思考着断线已有半年多,上面也早早结了的案,感觉上这次能找出线的可能性也是不大,又过了一阵,那徐捕头便返了回来。

    “怎么样?”

    “差点被发现,没体例再跟下去,那个书生……警惕性很高。”

    “嗯?”徐捕头愣了愣,“却是看不出来。”

    “还记得那时的推测吗?”

    “什么?”

    “那时干失落杨翼杨横两兄弟以及后来过去的顾燕桢的,可是真正的狠人哪,武艺上或许比不过杨氏兄弟,但心性上,那是真正的亡命之徒的家伙才能做得出来的事情……这人又跟那吕梁山的女刺客有关系。当初随意查询拜访找不到他也就没什么的,事情隔了这么久,若真找到了这家伙……陈头,真的想清楚了?”

    事实上,虽然他们这样的捕快总是与各种监犯打交道,心性熬炼出来,不会为一般的犯法所动,然而当面临的敌手真疯到某种水平,如果能不去碰,一般人终究还是会选择避开的。例如当初的杨氏兄弟算是这样,当初灭杨氏满门的那人,在大概推导一番后来,也是摆明了的欠好惹。他们对此查询拜访,若是猜得错了,自是另当别论,若是真找到了,却总是要与那人对上的。

    那陈捕头想了想,随后将一根草茎叼在嘴里,摇了摇头:“当初也只是随意的推测,人海茫茫,哪有那么容易便撞见……类似聂云竹、元锦儿这等女,从良之后,若真没有任何男与她们有关系,恐怕那才是笑话,只是这事终得保密,那书生警惕心重,大概也是由此而来吧。没那么容易真对上号的,不过,就算真对上了……”

    他笑了笑:“亡命之徒,我陈峰又怕过谁来了……”

    宁毅并没有真正发现有人跟在他的后方,只是在某个街口心有所感,观察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便只当是自己过多心,并未再做追查了。

    这天上午自然还是去到堂上课,昨日目睹了那场厮杀全过程的周佩看见宁毅过来,一脸惊愕的样,课间抽了个空问道:“师、师父,昨天受了伤,没事了吧?”待宁毅回答没事,她才放下心来。

    昨天下午产生那事,她在心中震撼得无以复加,那干脆利落的开枪,惊人的厮杀,面对着那等凶悍之人也没有丝毫退避的态。周佩以前几乎不知道有什么书生可以在仓促之间干出这种事情,遇大事临危稳定,面对生死毫不畏惧的书人她却是听过,但那也仅仅是引颈就戮的勇气罢了,可是一方面着圣贤书教着生,一方面能与人厮杀到这种水平的人,她却未曾听过。

    书生的儒雅与胸有成竹,以及那武人的凶悍,其实最令周佩震撼的,还是后来宁毅扔出的那支火枪,最危急的关头火枪被那最为凶猛的大汉抓在手中,一时间几乎令她的心陡然提到嗓眼,然而下一刻火枪发射,却着实令得大部分人脑内都是一片空白。周佩那时根本反应不过来那一幕是为什么,之后到了后来心情稍稍定下,也去见了秦家爷爷,听着他们的话逐步推导,才大概知道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里,一个个的介入者究竟是怎样的斗智斗勇。

    师父的不露神色、后来的出手,那把早就放置好的炸膛火枪,包含秦爷爷在门外喊的那句“就是他们,给我拿下”。这中间包含的临危稳定与机智应变,都是令一般人瞠目其后的素质,姑娘以前也自诩伶俐人,因此想着将来要做些什么大事,但直到昨天,她才第一次看见,真正厉害的人该是什么样。

    驸马爷爷应该是知道这些的,因此才让我和君武拜了师父吧,或许相处了这么多年的驸马爷爷也是这么厉害的人,只是在自己这些孩面前,历来不表示出来罢了。

    以为已经长大了的自己,果然还只是个孩罢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今天早上见到师父时,感觉变得有些奇怪,她自己也闹不清楚。其实对昨天上午的丢面和后来哭泣被看到的事情还是有些介意的,只是觉得“这蛮师父确实是很厉害的人呢”,也就在意得少了一些些,变得可以忍受了。

    至于昨天那张瑞、李桐两位夫,原本筹算与师父辩一辩的他们在见到事情产生,后来又看见秦家爷爷对师父的态之后,便只是客套的打了些招呼,赶紧走失落了。

    姑娘被昨天的事情冲击到,心情有些不合,对将要选郡马而引起的懊恼,也放松了一些,感觉这世上有师父、秦爷爷、驸马爷爷这类人,自己也不该为了这些事烦来烦去才是,只要自己变得厉害,什么事情总是可以应付的。宁毅若能知道这郡主今天的想法,将这心情放在了婚姻之上,大抵得为她将来的郡马默哀一番了。

    事情昨天才产生,到得下午时分,宁毅也就一去往秦府看看情况。才只到秦府所在的街道转角,便见前方车马轿乘停了一,秦嗣源原本假寓江宁,默默无闻,但到得今年也有了很多人过来造访,昨天又出了那事,涉及辽人,到得今天,即是各人物一齐涌了过来。宁毅看了几眼,转身便要离开,决定风头过了再来,谁知才一转身,便被人盖住了。

    “立恒若是就这样走了,怕是老爷夫人,都得责怪妾身了呢。”

    此时呈现在他面前的,却是秦嗣源的妾芸娘,此时这名知书达礼的女戴着面纱,身后跟着一名丫鬟,朝他微微一福,宁毅连忙行礼:“呵,芸夫人,从外面回来么?”

    “妾身是专程来等公的。”芸娘笑了起来,“夫人知道公今天会过来,刚刚在家中,待会一定要好好谢过公对老爷的救命之恩,其时康老也在旁边,笑着道若公见了门口的架势,一定失落头就走,要过好些日才来,姐姐便叮咛妾身过来街口等着。公的反应,倒果真是与康老所料的无差呢,呵。”

    芸娘完这些,微微敛去了笑容,稍稍严肃起来:“公昨日救了老爷性命,对秦家阖府上下都是大恩,请公受芸娘一拜。”

    她与身后的丫鬟这次屈去,为郑重地行了一礼,宁毅也只好郑重还礼。

    话到这里,一时间倒也没体例抽身走人了。随着芸娘进了秦府,果然此时的秦家聚集了很多人,或是官员,或是大儒,只有少数几人是宁毅认识的,大抵也曾经是秦嗣源的棋友,见宁毅过来,纷繁询问起他是否受伤,其余人则互相询问着这年轻人是谁,略问出个轮廓之后,大赞其英雄出少年,也有知道他赘婿身份的,不由惋惜一番,却是“十步一算”的外号,却没什么人介意,只当他在做生意上有些门道,少年英雄却是个商人,这实在是让人惋惜的事情。

    其后大家在客厅之中一番闲谈,免不了聊聊辽国刺客,聊聊辽国,随后又聊到秦嗣源的身上,此时要他的昔日的“功业”还有些早,究竟?结果金辽两国关系还难,秦嗣源也不肯在此时谈这些。话之间,众人的注意力难免往宁毅这边过来,宁毅如今虽然已经不热衷于应酬,但在这方面的修养却是深厚无比,云淡风轻的谈笑一番,偶尔甚至引导一下气氛,驾轻就熟。

    此时满屋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官员大儒,一般的年轻人在这等场合若是应对得好了,或者可以称得上应对得体,不骄不躁。但即便不骄不躁,总是也有个身份地位的落差在。宁毅的表示却有些不合,他平素便与秦嗣源等人是平辈论交,这时候却是没有因此表示得张扬,只在旁人与他话时才回答两句,他的气质中本就有着如上位者一般自然而然的态,有时候几句有趣的话题,大家都笑起来,却也没人觉得他在尊长面前乱开口,过于狂悖张扬什么的,再加上秦嗣源、康贤对他态的重视也增加了宁毅自己的融入感。

    那时觉得自然而然,只有在这个下午散去之后,其中一些人想起来,才觉察到这年轻人的不简单,这种姿态几乎不是如今江宁年轻一辈可以及得上的,大概了解了宁毅以往便与秦嗣源、康贤有来往之后,便大概料想,这或许是秦嗣源在这几年里培养的门生,显然,驸马康贤也有介入其中。

    这个厉害的老头,若真是有大功,他日或许还是要复起的,或许也只有他才能在这几年里,培养出一个这样厉害的门生来吧。

    只不过这门生既是赘婿,又是个商人,倒也真是……令人奇怪。

    第更却是已经构思好,不过目前有些困,可能语感会掌控不住,果断跳票,晚上起床再码,更新时间大概和今天差不多,总获得凌晨才有第一章。

    另外谢谢大家对香蕉身体的关心,其实对我来,最耗心力的终究还是灵感不畅,码不出来的时候,灵感顺畅时,每天反倒会觉得轻松,前两天的不舒服,大概也是因为之前断更时的疲劳一直堆垒过来的原因,如果能多顺畅一段时间,我基本也就有余力控制一下自己的作息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