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八章 萍聚
    灯火辉煌,人影喧嚣。

    雨刚下过,外面街道上的面还淌着水流,杭州城北侧的这片院落间灯火通明,大红的灯笼将长街的模样勾勒出来,一拨拨的车马、人群汇聚过来。将这一片妆点出自方腊登基之后最为热闹的场景。

    八月二十二,永乐朝官宴。

    这一片原本叫做长兴街,附近所住原本都是杭州城内有头有脸的豪绅大家。与这边隔了两条街的一片原本是王府的大宅如今成了永乐朝这个小朝廷的皇宫。长兴街在地震中受灾不多,附近一片据说方七佛早已看中,后来的兵祸之中,便也没有经受大肆的破坏。官宴这场相对盛大的宴请,于是便设在了这里。

    宁毅是先在家中先吃了饭后才过来的,在阿常授意下跟随的小跟班只到门口为止,递交了帖之后在兵将的指引下进去,途中与一名书院中认识的士打了招呼。

    这次官宴宴请的对象,一共有四五人左右,加上周围负责治安的兵将,负责做事的下人,则足足到了数十人的阵容。这一片原本是奢华的院落园林,往日里说来大气,但这时候走在其中,灯影之间见人来人往,假山、亭台、碎石小道间各种人物通行举行,便俨然有了逛庙会的感觉。

    不过到得后方景象便开阔起来,这边在房舍环绕间有个中等大小的广场,如今周围的房舍面对广场的一边墙壁都已被打通,一个个红漆的圆桌在那些房舍屋檐下延绵而去,摆出长龙一般的阵势,看起来,倒也是显出了几分大气,广场之上原本搭起了高高的雨棚·如今已经撤去大半,地面上基本还是干的·未撤去的雨棚环绕了周围一圈,雨棚下,一个个的灯笼高高的挂着,颇为热闹。

    虽说进入杭州的是基本是一群没有什么富贵底蕴的农民,但攻下这座城市之中,至少各种装点奢华的物资还是不会缺少的。宁毅如今在杭州城里接触的圈不大·但认识的人自然还是有一些的·如烈书院的士,如一些书院弟的家长,今天更适合来往说话的,自然还是霸刀营这一边的一些参与者,他略找了找·随后便在后方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位置。

    这一桌基本上是如今在霸刀营中的一些小管事,如同以往随着刘大彪处理事务的两名士,如同刘天南手下的一些小管事,方腊的永乐朝成立之后,大家多多少少也算是官员,秉着蹭饭的心情跑过来凑凑热阄露露脸。至于刘天南、刘大彪身边侍卫之首杜杀、罗炳仁等人·虽然有份参加,大家关系也算融洽,但就算到了,也不至于会跑到这桌来。

    宁毅虽然是外来之人,但大家知道他颇有些能力,平日里倒不至于给他脸色看,宁毅在这类来往中也绝不是那种口头上会给人负面观感的人·即便与其中的两名士也都是相处融洽。这些人都是在霸刀营中有一定资历的老人,跟随征战,见到的事情也多,待宁毅坐下,其中一位名叫刘志章执笔师爷便拉着宁毅·跟他指指点点地介绍起如今到场的一些人来。

    “你看看,前面那个胡很长的·叫做高玉。认识的,武双全,人很厉害,以前一起吃过饭。

    离他不远的,有些胖的就是祖士远祖相爷啦,对庄主很不错的,以前也一起说过话,一家人……”

    “再过来一点,看,正在笑的那个,那是张道原,有时候很鲁莽,不过也有人说他口蜜腹剑,不过你不用管他·`····”

    “徐、元兴呢,他们经常在一起……厉天佑呢……贾和兄,看见厉天佑了吗?”

    刘志章指指点点,说得一阵,倒像是专门在找某些人点给宁毅看了。宁毅也明白过来,张道原、徐、元兴、厉天佑这些人,当初是想要动手杀他的,因为那陈凡的出现,对方才知难而退。刘志章等人虽然处理事情只是平庸之才,在霸刀营中的消息灵通程,却肯定是要超过他的,自然是稍稍打听了那天的情况,这时候旁敲侧击的给宁毅提个醒。

    旁边的汤贾和是庄里的一位小管事,如今就管着那几条街上的杂事,他十多岁,磕着花生,颇有几分匪气,朝周围看了看,不在意地拍拍宁毅肩膀:“没看到,那又怎样,宁兄弟,不用在乎这些人,厉天佑怎样,便是他哥哥厉元帅到了,也不能不给庄主面。”

    他说完这个,一旁有人想了想,问道:“听说······宁兄弟还得罪了石帅?”

    那汤贾和抓了抓头发:“石帅有容人之量的,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宁兄弟如今与我们一条心,他会想的嘛。就算他不依不饶,陈凡与宁兄弟不是也有交情么,厉帅石帅,庄主陈凡,打个平手而已……”

    “那可难说,庄主跟陈凡毕竟年轻了····`·”

    “庄主跟石帅又不是没打过……”

    这几人说的厉元帅自然是厉天闰,石帅当然是石宝了。刘西瓜在方腊面前的地位显然颇为超然,一但与人发生矛盾,道理讲得赢的或许就讲讲道理,懒得讲的就拔刀斩人,以单挑见分晓。这种事情应该不是第一次,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津津有味,宁毅也在旁边饶有兴致地听着。

    他如今自然不用担心这个,刘大彪其实是个颇懂轻重的人,既然要保自己,说明已经有过权衡,目前看来,还是可以相信的。几人说了一会儿,又聊起如今义军之中谁最厉害谁最有权势等等等等。

    事实上这次官宴上,义军之中真正的重量级人物到的并不多,宁毅也是清楚的。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方七佛在打嘉兴,麾下虽然领了石宝、厉天闰等人,但看来战事并不顺;方花在前几日曾经回来过了个中秋,本来说会参加官宴,但前天的时候却又匆匆离城,执掌西北战局去了;如今的兵部尚书王寅在南方,协同司行方、邓元觉鏖战越州、台州一带,并且接应台州吕师囊的起义,倒是打得有声有色。

    四大天王、真正重量级的人物基本没到。如今在杭州城的,娄敏中算是一派,掌了朝政,算是大权在握,右相祖士远比较摇摆不定,与娄敏中,参知政事齐元康关系都不错,而天师包道乙虽然看来低调,其实却是钱多、兄弟多、家伙多的典型。如今大家拜山头、抱大腿基本上也就是冲着这几人来,当然其余小山头也有,但自然不如这几人的名气显赫了。

    至于刘大彪这样的,只在内部扯旗,外面的人想抱大腿其实也抱不到,知道的人也就不多了。

    宁毅心中早就有个轮廓,这时候听些八卦,倒也就更加清晰了一些。包道乙、齐元康还没到,娄敏中与祖士远被围在人堆里,远远看去,倒也颇有气场,这样看了一阵,宁毅出去上厕所,回来的上,在走廊间,却被一道人影拦住了。

    “宁立恒。”

    来人样貌端方,气质沉稳,微带几分儒雅,大约十多岁,说话之后拱了拱手。宁毅看了两眼,随后便也在记忆中出了对这人的映像:“龙行首,好久不见了。”

    他之前与这人见面的次数大概只有两次左右,第一次是初到杭州时与檀儿一同过去拜会了对方,第二次则是在有一天在街上偶遇打过一个招呼。对方名叫龙伯渊,乃是杭州一带原本布行行会的行首,那人见宁毅居然还记得他,倒也微微有些讶异,笑着挥了挥手:“哎,行首别说了,现在可不是了。”

    笑得一阵,问道:“宁贤侄没能回去,那苏家侄女她······”

    “说来一言难尽,不过檀儿回去了,有劳龙兄牵挂。”

    “回去了······回去了好啊。”龙伯渊笑了笑,点点头,随后拍拍他的肩膀,“立恒如今呢?住在哪里?境况如何?”

    “呵,未能逃脱,在烈书院那边当了个先生,如今给人写写东西,做做归类什么的······”宁毅将自己的大概情况说了一下,“龙兄如何?”

    “不好,军队进城之时,一番家业快被抢光了。布行的生意虽然有些经验,但以往的故旧都走了,如今市面上教九流,都是些生面孔,规矩也不知该如何拿捏,勉强维持而已,遭逢乱世,生意难做啊。”他笑了笑,“如今最开心的,还是看见往日故交无事,虽然在这里也不算是什么好事。苏家贤侄女走了便好,不过立恒既然在这,往后有空多来往,我还住在原来的地方,伯奋与立恒一样,也都是人,能说得上话。”他虽然经商,但家中弟弟龙伯奋,倒是个正宗的

    宁毅也笑:“自该如此。”

    “好了,我先过去了。”龙伯渊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靠过来一些,“再不走的话,对面那位姑娘,可是要过来喽,哈哈。”

    他说完这话,笑着头也不回地走了,宁毅有些疑惑地回过头,只见隔了半个院落,那边长廊的大红灯笼下,一名女正微微偏了头,有些疑惑地望过来,却是许久不见的楼舒婉。

    txt,本站地址: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