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〇章 山神庙(下)
    风如虎吼,划过黑暗夜色下的重重山岭,朝着破旧的山神。庙汇聚而来。

    火光之中,那道身影从门口轰然冲入,身法、出拳激起剧烈的破风声,短短片刻间,巴拳的凶悍刚猛籍着这气势直达巅峰,随后,整个身体如行云流水一般撞了出去。

    这贴山靠在巴拳中又叫猛虎硬靠山,本就是投入全身力量于一击之中的刚猛狠招,来人的冲势正达到最高,几下硬拳之后,拳意在光身体的动作几乎无需思考,力量也在这一式上激发到最高,轰然一下,如雪走山崩,毫无保存地在那黑肤巨汉的身前爆发开来。这巨汉本就被迫退一步,这一下硬生生地吃下一记贴山靠,脚下往后推出去,一时间竟也是轰轰轰的急如响雷,他未待身形站稳,的一声,已经挥起身后的锯齿刀。

    砰的一声,火星暴绽,烈焰倒伏。却是刚刚被来人扔进来的那把长刀飞至破庙穹顶,一砸之下又失落了下来,突袭者接住那把长刀即是一刀突进,正与那大汉的倨齿刀碰撞在一起。

    这突袭之人虽然占了先手,但究竟?结果身形力量不及黑肤巨汉,刹那间又是记刀光,却是他想要直冲向破庙一角那负伤的贵公被黑肤巨汉拦下,此时庙中的其余两名护卫也已经拔出了兵器,持刀上前,砰的一下,又是刀光激起的火花在空中爆开。

    转眼间的打斗,刀风呼啸,庙中央那火堆都已经被压得伏在了地面上”压抑到了点,反却是钢铁激起的火花在这夜里似乎更加惊人。但压抑鼻究只是压抑,这一下碰撞之后的短短间歇,那火堆也轰然往空中冲了一下”在煮粥的铁锅周围爆起光焰。下一刻,那入侵者:“呀”抽了一刀,黑肤巨汉与两名同伴齐齐向前。

    “敢”

    ,轰。。

    从那突袭者冲进来到此时,不过区区几秒钟的时间,他朝着墙角那贵公冲了一次,已然被那黑肤巨汉挡下来,但这一次,他却是反手抽刀,由下而上全力劈在了中央的火堆上,选取的标的目的”仍旧是那负伤的贵公。

    刹那间,火光在众人傍边轰然升起,随着火焰、灰尘、烧透的柴枝,同时被劈起来的,还有那盛着滚烫热粥的一只铁锅”都要在同一时间朝那边扑过去。几乎在同一时刻,黑肤巨汉挥出那锯齿刀劈过空中,要将他的攻势挡下来:“敢!”,这一刀连同他的身体几乎盖住了大半的火花,风力激荡在破庙中,将无数的光点激迫得更为狂烈,半空中被劈起的铁锅却正好被他一刀挥在了边沿”在空中停留了一瞬,光焰飞射间”突袭者右手刀势未尽,左手一拳轰在锅底上。下一刻,距离两米外的单眼巨汉也是一声暴喝,挥起了手掌。他一巴掌挥在了飞来的铁锅与热粥傍边,将这铁锅打了回去,轰在地下。

    不过眨眼瞬间”火焰高涨,那只铁锅如同皮球一般,砰砰砰砰的被众人轰了四下,飞出几米外砸在地下冲了出去,火焰与滚烫的热粥在几人之间天女散花似的乱飞,突袭者左手一拳轰在那烧红的锅底上,一定是欠好受的,单眼巨汉身上则被泼了最多的粥,后方的贵公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沾上一些。但此时谁也顾不上这些事情,粥锅才砸到地上,那黑肤巨汉一声暴喝,最为刚猛的一刀也就透过漫天火星劈了过来。

    风力扑面,火光倒伏,突袭者挥刀一架,整个人都被劈得退出了好几米,还未站稳,黑肤巨汉已经破开光焰,悍然杀来。

    他是要呵护那受了伤的贵公的,这短短交手的片刻,加上最初将长刀掷来的那一下,这突袭者已经对贵公发出了次攻击,这一次也弄得众人最为狼狈,他这几下来势沉猛,却是要以力量将这突袭者轰出破庙,再行斩杀。

    这几下的交手,几人也已经看清楚了突袭者的样貌,这是一名年龄大概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的身材在南方人中也算高大,外表看不出什么壮或者胖的样,但刀风沉猛,与拳风一般走得同样是凶悍的线,一身力道显然也有内功在推动。只是比之那黑肤巨汉,终究还有不足,先机去尽之后,终于被迫出了庙门,不过先前的打斗中,那一式刚猛到点的贴山靠看来终究还是起了作用,此时黑肤巨汉的嘴角也有鲜血溢出,只是看他出刀的样,恐怕伤害也不是很是重。

    冲出破庙,转眼间两人就已经劈砍着冲出十余米的距离,此时破庙傍边火光也已经熄灭大半,外面则仅有微光,但黑黑暗在两道人影间不竭爆起的火光还是显现出了打斗的激烈。那年轻的突袭者虽然武风强悍,但短短的片刻间,已然落了劣势,也就在此时,轰的一下,响起在那破庙上空。

    有人从庙顶,杀了进去。

    打斗声、暴喝声、兵刃交击声,刹那间在破庙傍边沸腾起来。黑肤巨汉偏过头一看,挥刀试图迫开年轻的突袭者,然而对方已经挡在他的前方,火花绽放间,彼此交换几刀,将他逼退。

    没有话,下一刻在这破庙外响起的,只是最为激烈的战斗碰撞,那年轻人以最为凶猛的姿态盖住了去。破庙之中,有人“!”,的吼起来,随后半堵破墙被谁撞了一下,轰然倾圮,有人用契丹语大喊:“走”,贵公跌跌撞撞地从庙门冲出来,后方,两道人影刀光拼在一起,少了一只眼睛的巨汉被一刀劈翻在地,而那身材瘦高的汉浑身是血的扑了出来。

    从那庙顶悍然冲入的,也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有心算无心 这短短的片刻间,竟然就已经重伤了两人。他手上一把大概是专为战阵厮杀而用的厚背斩马刀,改短了握柄,用作近战此时身上也已经沾了很多血,瘦高个扑过来试图抱住那斩马刀,被他一刀刺穿腹,从背后刺穿了出来。

    这斩马刀重达数十斤,战阵之上以挥砍为主,本就晦气于突刺。贵公在前方晃晃悠悠的跑,那瘦高个试图用身体将斩马刀钳住,然而那大汉也未有丝毫犹豫,刀锋一刺穿,双手一齐使力哗哗哗的便连绞了下。瘦高个的身形在视野中落下去,斩马刀扬了起来,全是狰狞的血色,拉近与那贵公的距离。

    这大汉显然也是久经战阵,深谙杀人之法一旦占了上风,根本不会给人任何机会。贵公还在朝这边走过来,对方也从后方迫近。黑肤巨汉看得呀呲欲裂,陡然间扬起手上的锯齿刀,朝着那边猛地掷了过去。

    倨齿钢刀旋转着飞过贵公的肩头,后方那大汉握着斩马刀却已经俯低了身刀锋哗的横挥过贵公的双腿。

    倨齿钢习飞了过去砰的一下钉在腐朽的庙门上。

    第二下由贵公的腰部横斩而回。

    无数的尘埃簌簌而下。那贵公头抬了一下,目光望过来,随后血光冲天而起,人头飞上半空。黑肤巨汉看见了贵公身体后方的那双眼睛。

    沾满鲜血的斩马刀在空中挥过了半圆的痕迹刀锋在那大汉身侧停下来,血往地上滴。

    贵公的身体此时却是朝后方倒下被那人顺手推开。此时那大汉身上已经满是鲜血,就连脸上都被责上了血液,他挥手擦过,目光朝这边往来。

    “嘿,辽狗。”,树林间,这声音响起来。而拦在那黑肤乓汉身前,原本一直在阻挡他的年轻人也已经横起了长刀。

    现在的情况,已经酿成二对一了。

    ………………,林间风声呜咽,微微发出亮出火光的山神庙外,人站在那儿,互相坚持着,远远的,不知传来什么声音。持着斩马刀的大汉朝后方望了望:“他们赶上来了,虎,发信号,拿下他!”

    他这句话完,刀锋一振,猛地朝前方冲了出来,持长刀的年轻男反手在后方一拔,一只烟火冲上天空。那黑肤巨汉低吼一身,转身便跑。

    乒、乒乒几击兵器的劈砍声响起来,那黑肤巨汉已经没了兵器,但身上究竟?结果还有几样可用作格挡的钢铁,人两追一逃,冲入树林。

    黑暗间,打斗声还在逐渐传来,随后又掩在风中,变得稀薄。只走过得一阵之后,破庙附近又簌簌的响起脚步声,持斩马刀的大汉与持长刀的年轻人有些无聊地走了回来,望着破庙门口的具尸体,横流的鲜血,年轻人朝着后方树林望了望,此时已经从身上撕下一截布片,开始包扎手掌他的右手虎口已经裂开了,左手也受了些烫伤:“妈的,这家伙厉害了,要不是他扔了兵器,死磕到底,那可受不了……”,他年纪轻,刚刚与那黑肤巨汉硬碰硬的时候满眼都是凶戾杀气,此时放松下来,虽然也着粗话,但看来竟有几分气。

    大汉点颔首,将斩马刀插在地上,找了块石头有些艰难地坐下来:“不定真交代在这里……卜虎,那边的消息是什么人呢?”,他指的却是刚刚引起人警惕的响动,名叫虎的男朝那边的黑黑暗望了望:“不知道,可能是狼,可能是猎户……呃,老大,受伤了?”,大汉举起手,往肩膀上点了点:“背后一刀,换了他们条命,我硬撑的,还好把最难缠的这个吓跑了……没事,去把他们几个的头砍下来,明天找几个盒,拿石灰腌起来,回家找我大哥显摆一下,哈哈。

    他笑着,从身上拿出伤药来,随即又摇头皱了皱眉,有些为难:“妈的,这时候真不想回去,受这么重的伤,都不知道怎么跟我娘,没被她发现却是好,被发现了她又得担忧得不得了,可是也快清明了。过年没回,总得赶在清明之前到家,妈的,这几个家伙就给我添乱……”,名叫虎的年轻男手上拿了一颗人头,正在挥刀将那瘦高个脑袋斩下来,脚下一地碎尸,回头道:“老大,这是为国杀敌,老夫人应该会谅解……”

    “不不不不,不是这么一回事。”,大汉忙不迭地挥手,“家中有个老娘嘛,非论是怎么受的伤,受了伤她就要担忧。我娘也不是什么喜欢唠叨的人,可就是因为她不唠叨,她就那样看着……唉,时候我在汴京喜欢打斗,可受了伤就怕我娘知道,她以前为我爹担忧,我参了军她又为我担忧,所以我每年回去都不敢告诉她我打过仗,从戎嘛,混吃等死领粮饷,我告诉我那老娘就是在军营里混日过罢了……”,“虎记住,这次过去,也千万别跟他人提起什么兵戈杀敌剿匪之类的事情,我呢,就是一个在军营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就是二世祖手下的兵,咱们平日里做的事……呃,归正不欺压良善也就罢了,想要为国捐躯什么的那是怎么也找不到的想可以,但找不到,明白了……唉,这伤一时半会肯定好不了……”,风刮过去,树叶簌簌的响,样貌剽悍、浑身是血的名叫秦绍谦的将军坐在那儿,变得稍微有点唠叨……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